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话音刚落,二人分开左右,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此地

云平阅读 2021-10-10 14:05:25


第1章 林辰

夜,星月遮天。

一片繁密的森林之中,几道身影争相追逐,为首的是一名白衣少年,手持一柄青钢剑,时不时的回头朝身后看上一眼,脸上还沾了几滴血滴,在这苍白的脸上显得格外的冷漠。

“三个人,还有三个人。”林辰突然撤步,转身停留在了原地,青钢剑斜指地面,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等着身后那三个人。

砰砰砰!

三个人踩着沉重的步子停在了林辰十丈开外的地方,他们的脸上蒙着黑布,行穿黑色夜行衣,看不清面容,只能从三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上感觉出他们的修为。

三人皆是炼体五重的武者。

原本有十个人,追了他三天三夜,死了七个剩下三个竟然还对他穷追不舍,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林辰冷然道:“修罗殿的追杀令果然恐怖如斯,未完成任务,便是不死不休,领教了。”

其中一名黑衣人冷笑一声,道:“既然知道有人在修罗殿买你的性命,那你也应该清楚,即使你逃到天涯海角,最终还是会被我们找到,你的下场就跟你林家的那些死人一样!”

“不。”林辰冷冷地看着眼前三个人,一身杀气似乎无穷无尽一般从他周身散发而出,周围的空气也跟着遽然下降了几分,“这里就是你们的终点。”

砰!

林辰左脚猛的一踏地面,所立之处竟是硬生生的下陷了三分,下一秒以闪电般的速度行至三人身前,他双脚离地停在空中,仿佛身后有一股庞大的力量将他推动出来一般。

三人身形猛的一窒,从未想到林辰这区区炼体三重的身体,竟然能够爆发出此等恐怖的速度!

“散!”为首的黑衣人怒喝一声,身体猛的下蹲,双掌一拍地面,出腿朝着林辰横扫而去。

林辰单手按在黑衣人横扫而来的腿上,身体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手下用劲揪住了黑衣人的右腿往上一提,与此同时手中的青钢剑毫不留情的刺向黑衣人的腹部。

撕拉……

“死!”林辰冷哼一声,右手青钢剑往外猛的一带,几条断肠从黑衣人的肚腹之中翻飞而出。

一时之间,余下的两个黑衣人顿时慌了,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炼体境界的武者凭着他那诡异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战斗方式,硬生生的杀死了他们中的八个人,其中还有几个人的修为可都是在炼体六重之上的啊!

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不!

或许他们更早的时候就应该察觉到了,在他第一次杀死他们十人中一人的时候,他们就应该明白,眼前这位少年,绝对不能够用他的修为来判断他的强弱!

余下的两名黑衣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股浓烈的恐惧,视线在对上那名手持青钢剑,面容清冷,杀气滔天的少年,他们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举动。

“分开逃!”

话音刚落,二人分开左右,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此地。

刚才还来势汹汹的三个人,不仅死了一个,剩下的两个更是选择了逃跑,追杀者竟然反过来变成了被追杀者!

林辰目中血意正浓,身上杀意未消,手中剑更是蝉鸣不止,还未满足,此战未休!

“逃?你们修罗殿的人,一个也逃不了!”林辰运行真气凝聚脚底,轰然踩爆,整个身体顿时如炮弹一般朝着其中一名黑衣人逃窜的放心赶去。

“啊……”剑到此处,决无虚点,他一剑洞穿黑衣人的胸口,借着前冲的去势在空中猛的转身,一脚踏断借力的粗木,又迅速追上第二个黑衣人逃去的方向。

黑衣人根本不知道另外一个黑衣人已经被对方斩杀,随着一阵破风声他猛的抬头,只觉得眼前一暗,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打在他的后脑。

林辰一脚将黑衣人踩在地上,半张脸都被尖锐的石块给磨烂了,脸上的黑布也跟着脱落,露出了一张惨白如鬼魅般的丑脸。

林辰毫不留情的脚下用力,将他整个头都踩进了土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不带一丝表情,眼中满是杀意,冷冷地问道:“我猜,如果我问你是谁花钱请你们屠我林家满门,你也应该不会告诉我的吧?”

“别杀我,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人是……”

林辰脚下猛的用力,黑衣人话音戛然而止变成了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

“我知道是谁。”他淡淡的看着星空中的那轮皎月,“只是暂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辰长叹一声,手中剑不知何时已经从他的手中脱落,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身旁的一根大树,回想起这些年在林家生活过的点点。

他来自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他是地下组织令人闻风丧胆的最强杀手,在一次任务途中被组织出卖葬身在火海,估计组织也开始畏惧他的力量,害怕某一天在也无法控制他,才会设局将他杀了。

林家的人都很和善,并没有其他家族那种明里互相称兄道弟,背地里互相捅刀子。他在林家待了三年,这三年是他最快乐的三年,毕竟好不容易有了个家,还有一些年纪小的弟弟妹妹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找他玩。

结果,这些都随着某个人谋划许久的一场计划,而让他失去了全部,现在他的名字还挂在修罗殿追捕令的追杀名单上。

这一生,又要过上那四处躲藏,夜里无法入睡的混账日子了!

他觉得好累啊!

“果然,杀手无论在什么世界,什么时代,不是被人追杀,就是在追杀别人,呵呵。”林辰拾起脚边的青钢剑从地上站了起来,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他走向那被他杀死的黑衣人。

“这就是储物戒吗?”林辰手里捏着一枚非木非铁的戒指仔细打量了一眼,说来惭愧,林家并非什么豪门大家,甚至连一些三流的家族都比不上,家族中绝大部分由一些未曾修炼的普通人组成,这种储物戒就连族长也不曾佩戴过。

林辰将真气缠绕在储物戒上,储物戒像是开了一个透明的口子,能够让他看到戒指内的内部情况,里面大概有一立方左右的空间,几块下品灵石以及几株草药散落在地上,在也没有其他东西。

林辰将储物戒指戴在手上,分别将其余两具尸体上的储物戒都摘了下来。

“五株凝气草,十六块下品灵石,真是穷啊,难怪选择做杀手。”林辰将所有东西一股脑的全塞在一枚戒指里,之前一直被人追杀,他倒是没有想过以后的问题。

眼前的麻烦既然已经解决,他就得冷静下来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

“与其被人不断的找到追杀,不如寻一处安生之所。”

他抬头看了一下月色,时间还早,修罗殿的下一批杀手应该暂时没有那么快追来,连续逃了三天三夜,他早已精疲力竭,当下无暇顾及其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株凝气草握在手中,闭目盘膝,开始缓缓吸收凝气草中的药力。

第2章 玉中老人

凝气草中蕴含大量的灵力,可供炼体境界的武者吸收炼化,价值十分珍贵。

在林辰将凝气草中的灵气吸收之后,将灵气在体内运行了一周天循环转化成真气纳入丹田,他掌中的凝气草也逐渐变成了一堆灰烬。

他深深的吐了口白色的浊气,准备在拿出一株凝气草继续吸收。

然而这时,一个略带着戏谑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小娃娃,你这样修炼,什么时候能到头啊?”声音略显苍老,像是来自于一位年过花甲的老者,语调轻扬,充斥着一股玩味。

林辰自顾自的拿出第二株凝气草握在手中,淡然道:“老先生,你有更好的方法吗?”

其实这个声音并非来自于他的脑中,而是来自于他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白玉,这块白玉是他偶然间在山中捡到的,未曾想这白玉竟是说话这位老者的魂之居所。

老者极少与他说话,偶尔会出来跟他闲聊几句,要不然就一直待在白玉里,林辰有时听他说话,多少能够听出这位老人的也曾经叱咤一方过,说话很大气,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落到个只能将神魂寄居在这块玉中的下场,老先生不说,他也没有多问。

“想知道?求我啊!哈哈哈……”

林辰嗤笑道:“老先生想说,自然会告诉我,又何需用求。”

“哎。”老先生重重一叹,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即便看不见老先生现在的表情,林辰也知道对方此刻的神情应是落寞,道:“你跟我那徒弟实在是太像了,让人捉摸不透,跟你待了那么久,我还是看不出你属于那种人。”

“老先生会看相?”林辰继续吸收着药力,脸上云淡风轻。

“哼!我要是真会看相,也不至于落得被自己的徒弟弄的肉身俱灭的下场!”

原来这老头是被自己的徒弟害成这样的,难怪在玉中藏了那么久,也不见得他出来对他的修为稍作指点,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其实,我也一直在等老先生主动献身,收我为徒。”

“你?”老先生轻嗤一声,道:“我原本还有这种想法,不过从前些天你逃出林家之后,就不敢想了。”

林辰微微邹了邹眉,奇怪道:“老先生何出此言?”

“你林家被人灭族,你却未落一滴眼泪,不仅没有放弃,反而冷静对敌,最终只你一人逃出,十人追杀,修为皆在你之上,可你硬是仗着一把青钢剑,边逃边杀,逐一击杀了十人众。”

林辰咬了咬嘴唇,略微沉眉,道:“难道,这是错误的?老先生觉得我应该被他们杀死?”

老先生呵声笑道:“不,你理解错了,我在赞你,赞你的沉着冷静,赞你的机智多谋,心狠手辣。”

林辰面无表情的应声道:“谢谢。”

“可也正是如此,我不敢收你为徒,你跟我那徒弟的性子实在太像,我怕再培养出一个令人祸害人间的魔头来。”

林辰略一沉吟,道“那老先生,自己看着办吧。”

话已到此,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一个希望对方收自己为徒,可另外一个却害怕帮错人,不敢收徒,只能就这么僵持着。

第二天。

林辰一连吸收了三株凝气草的药力,体内真气已经完全恢复,修炼也逐渐提升了不少,昨夜打坐时丹田略有松动,破境之期,怕是就在这几日了。

林辰顺着晨光,走出了森林,站在路口,看着前方,不远处有一条大路,顺着大路走,应该能够找到一个村庄或者城镇。

现在他无牵无挂,四海为家,没有可以让他回头的地方,只能不断的往前走了。

“小娃娃,接下来准备去那?”

林辰走在大路上,问道:“不知老先生有什么好的提议?”

“自然是选择加入一个宗门,安心提升修炼才是正经,一来也可以避免修罗殿的追杀,二来你的处境也会相对安全一些,又或者你想当个散人,四海为家?”

“老先生说的没错。”林辰低头看了左侧道路旁的那块石头一眼,石头后方有一株凝气草,他顺手摘了下来,“加入宗门,提升修为,才是上上之选,咿!这里居然有一株凝气草,运气不错!”

“一株长在路边的凝气草就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真是没见过世面。”

“凝气草可是所有武者提升修炼速度的不二之选,平白无故的得到一株凝气草,难道还不应该高兴一下?”

老先生沉默不语,林辰此时也是笑而不语,最近老先生找他说话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了,看来总是待在玉里,也让他变的很无聊啊。

“有人来了。”老先生出声提醒道。

林辰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身后,一支驼满货物的商队,此刻正从远处由远至近缓缓朝这边行来。

“好像是商人的队伍,还有一些穿着宗门服侍的武者在旁护商。”

老先生呵笑道:“怎么了小子,手痒了?想劫镖啊?”

林辰轻笑道:“我是正经人家长大的孩子,可不是土匪。”

当商队从他身前经过的时候,林辰向着为首的商人点了点头,之后挑了一辆货物较少的马车,翻身上了马车。

“掌柜的,有人上了我们马车!”

为首的富商深深的看了那坐在马车上的少年一眼,伸手阻止道:“这少年也是武者,没什么恶意,只是想让我们载他一程而已,不用惊慌,而且,天行宗的那三名武者也不是吃素的。”

商队的最后头跟着一辆马车,赶车的青年身穿一件银白色的宗袍,胸口处用金线绣着天行宗三字。

此时有人掀开车帘,年纪跟赶车的青年相差无二,看了一眼坐在离他们只有三辆马车之隔的少年,低声询问道:“这人是谁,怎么没见过?”

赶车的青年摇了摇头,说道:“在路边上遇到的,雇主也没说什么,我就没多管。”

“荒山野岭的,小心一点。”青年男人说了一句话,拍了拍赶车的青年肩膀,说道:“好了,换我来赶车了,你休息一下吧。”

“恩。”两个人轮换了一下位置,赶车的青年掀开帘子进入车厢内,车厢里坐着一个同样身穿天行宗服饰的年轻少女,他看着打坐中的少年那较为出色的面庞,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却不敢擅自打扰,也在旁边的位置坐下开始打坐。

第3章 商队

夜,众星捧月。

奔波了一整日的商队,在大路旁一处靠河的空地上停了下来,商队中人喂马煮饭砍柴打水,每个人都有事情做。

林辰坐在货车上,将早上在路边摘来的那株凝气草握在手中,开始吸收凝气草中凝聚的天地灵气。

周天复始,循环而生。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

咔——

丹田处传来一声轻响,这一生轻响正好吸引了正在河边用餐的那三名天行宗弟子,他们停下了进食,三人目光灼灼的望着远处坐在马车上的那名少年。

“似乎……破境了。”

“恩!炼体四重,不过观他年纪不过十六、七,有此修为资质也只能算是一般吧。”

说完,这两个人低头继续吃饭,唯有三人中的女子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货车上的那名少年,不知所想。

隔天清晨。

果然,整夜都没人接近林辰,似乎将他当做了不存在。

商队继续上路,途径一片森林,稍作停顿了一番,又继续前进。

“只要过了这片林子,在行数里,就到廊坊了,希望不要发生什么变故。”为首的掌柜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远处货车上的那名少年,似乎话里有话。

站在他身前的是一名天行宗的弟子,此次护商是因在师门接受了任务,听到商队的掌柜这样说,他多少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掌柜的还请放心,有我李飞在,多少人来的,就会回去多少人,多一个少一个,都不行。”

“把他赶走就行了,在叫人检查一下他坐过的那辆货车,看看有没有偷我东西。”商队掌柜看着货车上的那少年冷哼一声,驾车驱赶马儿进入森林。

商队缓缓前进,李飞叫来师弟刘行,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声,只留那师妹在车中,随后朝着林辰的方向走去。

两个人来到林辰跟前,刘行踹了一脚货车,道:“下来与我师兄说话。”

林辰睁开眼,瞧着面色不善的二人,疑惑道:“两位找我有事?”他说着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这两位天行宗的弟子,一个修为在炼体五重,另外一个则是炼体六重,背负长剑,显然跟他一样,都是剑修。

商队的货车陆陆续续的进入了森林,一时之间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还留在原地。

李飞跟刘行对视了一眼,两个人早有交代,当下二话不说拔出了背上的青锋剑,指着林辰说道:“小兄弟,休怪我师兄弟心狠手辣,只是此事事关我们这一次的师门任务,倘若惹的商队掌柜不高兴,这几天的辛苦也就白费了,所以,你就死吧!”

刘行微微一愣,急忙阻止道:“师兄,你起先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只是吓唬吓唬她,在把他赶走就行了……”

“师弟,你难道不想要他储物戒里的灵草?”李飞眉头一挑,如恶魔般在师弟耳边怂恿到。

“啊?”

“这荒山野岭的,他死了也没人知道。”

林辰这时也是一个跨步后撤,青钢剑握在手,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姿态,目光冰冷,神情淡漠的看着眼前当着他面讨论杀他抢他储物戒的人。

林辰冷然启唇,“既然你们势在必得,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李飞面色一喜,冷笑道:”区区炼体四重,竟也敢说出这等大话,井底之蛙,就让我李飞来告诉你这天有多大吧!”

李飞在手中舞出一朵剑花,下一秒举剑迎上,喝道:“七星连环!”

当!当!当!

林辰连挡三剑,借着后撤的力量,卸去了对方剑上的力道,可仍旧是被震的手腕发麻。

“七星连环,只有三剑?你这武技怕是没有练到家吧?”林辰忍不住讥笑道。

李飞怒视着他,“此乃我天行宗最难练的剑法,七星连环,连出七剑,石破天惊,你以为是这等好炼的?三剑又如何?三剑足以要你性命!”

“七星连环!”李飞又冲了上来。

一旁的刘行这时也从旁侧夹击,“碎星剑法!

七星连环,碎星剑法,两把剑上夹带着十分强大的真气,朝着林辰所立之处劈来。

“不愧是武技,当真能将真气发挥到最大的威力,只可惜速度太慢了!”

林辰脚下突然发出一声闷响,整个地面都跟着震动了一番,他拔地而起,躲过二人的剑技,在他二人头顶轻松跃过,以剑刺敌颈处,往上一挑,顿时带出其中一人的脖子上的一块肉。

“师弟!”李飞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刘行,对方分明没有施展任何武技,却瞬间夺走了刘行的性命!

“你们要杀我,难道就没想过被我杀死的可能吗?”林辰冷笑一声,一个错步,真气凝聚脚下,瞬间引爆,速度瞬间加快了数倍,来到了李飞的身前。

“找死!”李飞微微一惊,急忙举剑去抵挡,林辰手中的剑瞬间变换,改刺为挑,击落李飞手中的剑,李飞一个踉跄身体往后退去,连退数步这才堪堪站稳。

可当他站稳的那一瞬间,林辰正保持着身体下蹲,手中握剑向上斜指的古怪姿势!

“出剑,要快!就像这样——”林辰怒吼一声,手中剑如如闪电一般朝上刺去,直接洞穿了李飞的咽喉。

“你……咳——”李飞重重的朝着身后倒了下去。

二人生死各方。

林辰随后将他们手上的储物戒摘了下来,也快速的闯进了森林。

沿着地上车轮的痕迹,林辰脚步很慢,商队既然不欢迎他,那他就没必要在跟他们一起同行了,决定跟着车轮印一起往前走,应该能找到一处村庄或者是城镇。

半个时辰之后,林辰突然听到了前方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他跳上旁边的一颗大树,爬上了最高点,抬头看去,只见六七个身穿兽皮的中年男人,手持钢刀对商队发起袭击,商队中也有几名武者,可他们修为实在太低,并不是这些山贼的对手,唯有那天行宗的女弟子才能够跟其中一名山贼拼个你来我往。

林辰嘴唇上翘,冷笑道:“想杀我,结果却遇到了山贼,看你如何自理。”

林辰准备绕远路离开这里,可他突然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那被四五个山贼团团围住的天行宗女弟子,估计过不了多久她就无法招架山贼的攻势,被人生擒……

这商队对他并没有恶意,只是李飞太过贪心了,想要杀他夺他储物戒。

“就算我多管闲事吧。”林辰从树上跳下,快速的朝着战圈的位置赶去。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