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变形记

读书和杂事 2020-07-02 14:31:25


推荐语:

  • 《变形记(卡夫卡小说精选)/创美文学馆世界经典名著》是世界文学文库中的一册,收入了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作品“变形记”等中短篇小说数篇。这些作品内容丰富,构思精妙,文笔流畅,具有深刻的思想内涵,不能把它当作寻常的小说,只有仔细研读,才能领略到作者那独特的写作风格及思想内涵。
    卡夫卡被誉为“现代文学的魔法师”、“20世纪***的作家之一”。他的小说全部都是关于人类世界这个庞大的寓言体系的一部分,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卡夫卡用简洁的文字和深刻的象征洞悉人们生活的虚无、矛盾和荒谬,剖析人性的孤独、脆弱和*望,以不朽而精辟的真知揭示生命及其生命置身其中的世界的所有真相。

  • 《变形记(卡夫卡小说精选)/创美文学馆世界经 典名著》为卡夫卡的小说选集,其代表作《变形记》 表现了卡夫卡创作中的主题:恐惧、异化和对外在的 怀疑。《变形记(卡夫卡小说精选)/创美文学馆世界 经典名著》讲的是推销员由于沉重的肉体和精神上的 压迫,失去了自己的本质,异化为非人,尽管还有人 的情感与心理,但虫的外形使他逐渐化为异类,变形 后被世界遗弃使他的心境极度悲凉,几次努力试图与 亲人以及外界交流失败后,等待他的只有死亡。由此 看来他的变形折射了西方人当时真实的生存状态。其 他各篇小说也融入了自己深刻的思考,读来虽荒谬无 理,但是震撼人心。 本书是世界文学文库中的一册,收入了奥地利作 家卡夫卡的作品“变形记”等中短篇小说数篇。


精彩试读:

  • 一次斗争的描述 人们身着服装 在沙砾上蹒跚地漫步 在巨大的苍穹下面, 它从远方的丘岗 直延伸到远方的丘岗。
    I 近十二点的时候,一些人已经起床了,他们相互 躬身致意,彼此握手,说道,过的不错,随后穿过巨 大的门框进入前厅,穿起衣服。女主人站在房间中间 ,不断地躬身行礼,这使她衣裙上漂亮的褶皱摇晃不 已。
    我坐在一张小桌子旁,这是一张三条细腿的桌子 ,绷得紧紧的。我正在品尝第三杯果汁。在啜饮的同 时我忽略了我为自己挑选和叠放在一起的一小堆焙制 的糕点。
    这时我看到我的一个新认识的人有些沮丧和仓皇 地出现在邻室的门框旁;我要走开,因为事情与我无 关。但他却冲我而来,打消了我离去的念头,他笑着 对我说:“请您原谅,我来找您。但我直到现在同我 的姑娘在隔壁房间里用餐,就两个人。从十点半开始 。一个晚上就这么一次。我知道,我给您讲这件事是 不对的,因为我们彼此还不大了解。不是吗,我们是 **晚上在楼梯上彼此相遇的,作为同一幢房子里的 客人交谈了几句而已。可现在我必须请您原谅,这种 幸福在我身上无法这么简单地继续下去,我自己无能 为力。在这儿我没有我信赖的熟人——” 我悲哀地望着他——我嘴里正含着一块糕点,它 并不怎么可口——对着他赧颜得可爱的脸说道: “我当然高兴我值得您如此信赖,但不以为然的 是您信任我。如果您不是如此惶惑的话,您必然感到 ,您对一个孤独地坐在这里饮酒的人讲述一个可爱少 女的事情是多么不合适的。”当我说完这段话时,他 一下子就坐在那里,向后仰去,并让他的两只胳膊垂 了下来。随后他支起双肘把胳膊朝后背过去,用相当 响亮的声音自言自语地说道: “还在稍顷之前,我们俩单独地在房间里,我和 安内尔。我吻了她,我吻了她的嘴唇,她的耳朵,她 的肩膀。我的上帝,我的主呵!” 这儿有几个想是在进行一场活跃谈话的客人,打 着呵欠靠近了我们。因此我站了起来并说,使他们所 有人都能听得到的: “那好,如果您愿意的话,那我跟您走,但我仍 然认为,现在在冬天夜里去劳伦茨山是毫无意义的。
    再说天已变冷了,又下了些雪,外边的路像冰场那样 滑。呶,随您的便——” 他先是惊奇望着我,张开了嘴,露出了湿润的嘴 唇,但当随后看到了就在跟前的那些先生时,他笑了 ,站了起来并说道: “噢,真的,寒冷是件好事,我们的服装都热得 冒烟了;再说我又有些醉意了,虽然喝的并不太多; 是呵,我们将分手并各走各的路。”于是我们到女主 人那儿,当他吻她的手时,她说: “不,我很高兴,您**看起来**快乐。”这 句话表现出的好意使他十分感动,他再次吻了她的手 。我得把他拉走。在前厅里站着一个整理房间的姑娘 ,我们是**次见到她。她帮助我们穿上上装,并拿 着一个手电筒,以便穿过楼梯时给我们照亮。她的脖 颈是赤裸的,只是颈部围着一条黑色的丝绒带,她衣 着松散的身躯躬身向前,并且当她引导我们下楼时老 是探着身子,打着手电。她的双颊泛红,因为她喝了 酒。在微弱的,充溢整个楼梯的灯光里,她的双唇在 颤抖。
    到楼梯下面她把手电放到一个台阶上,向我的这 位熟人走近一步,搂抱他并吻他,一直搂住他。直到 我把一张纸币放到她的手里时,她才慢吞吞地松开她 的双臂,慢慢地打开了小门,放我们进入黑夜之中。
    在空荡荡的,亮得匀称的马路上方是一轮巨大的 明月,云汉浩渺,薄云点缀其间。在结冰的雪地上人 们只能小步移动。
    我们刚一到外面时,我就明显地兴致勃勃了。我 抬起我的大腿,让关节咔咔作响,我朝街巷上方呼唤 一个名字,好像一个朋友在街角避开了我似的,我跳 起把帽子抛向高处,然后趾高气扬地把它接住。
    但我这位认识的人却无动于衷地与我并排走在一 起。他低着头,他也不言语。
    这使我惊奇,因为在我意料之中,我把他从社交 场合之中带了出来,他定会快乐得发疯起来的。现在 我也只好安静下来了。我正要在他背上捶上一掌,让 他高兴起来,可我突然不明白他现在的处境,于是把 手缩了回来。我不需要手了,就把它放进我外套的口 袋里。
    我们就这样沉默地走着。我注意到,我们脚步是 怎样的响动,我不能理解,我为什么不能和我这位认 识的人的步子保持一致。天气晴朗,我能清楚地看到 他的腿。不时也有人倚在一扇窗户那里,观察我们。
    当我们走到费迪南大街时,我注意到我的这位熟 人开始在哼哼《美元公主》里的一首旋律;哼得很轻 ,但我听得**清楚。这是什么意思?他要污辱我? 我马上准备好了,不去听这种音乐,还要放弃整个散 步。对的,他为什么不同我交谈?如果他不需要我的 话,为什么他不让我安静,让我待在那儿暖暖和和地 喝果汁和吃甜点。我真的不该被扯进这场散步里来。
    再说我也能自己散步嘛。我是恰巧在这场社交活动里 ,从羞愧中挽救了一个忘恩负义的年轻人并在月光中 散步。事情也就是这样。整个白天办公,晚上社交活 动,夜里徜徉在街巷,没有什么过分的。这是一种生 活方式,就其本性来说已放荡不羁了。
    可我认识的那个人还跟在我的身后,当他发现他 落在后面时,就加快了脚步。没有什么可谈的,人们 也不能说我们在奔跑。但我在考虑,是不是踅人一条 侧巷会好些,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义务与他做一次共同 的散步。我可以独自回家,没有人能拦阻我。我会看 到,我认识的这个人是如何没有察觉地从我居住的巷 口走了过去。再见了,我亲爱的熟人!在我的房间里 ,我一到达就会感到暖烘烘的,我将点燃我桌子上的 铁架子台灯。美好的景致!为什么不呢?但随后呢? 没有随后。灯将会在温暖的房间里大放光亮,我把胸 膛靠在扶手椅上,扶手椅立在破碎的东方地毯上。呶 ,随后我会感到凉意,独自一人在涂颜色的墙中间度 过时光,后墙上挂着一面金框的镜子,地板在境子里 是倾斜不平的。
    我的双腿疲惫,我决定无论如何要回家,躺到床 上;我在犹豫是否在离开时要向我这位熟人打招呼或 者不必。但我太胆怯了,不打招呼就离开;可也太软 弱了,大声地去打招呼。因此我停了下来,倚在一面 洒满月光的墙上并等候着。
    我认识的这个人穿过人行道向我走来,走得很急 ,仿佛我要抓他似的。他用眼向我示意某种默许,显 然我已经把它忘在脑后了。
    “什么事?什么事?”我问。
    “没什么,”他说,“我只是要问问您对那个整 理房间姑娘的看法,就是我在过道吻过的那个。那个 姑娘是什么人?难道您从前没有见到过?没有?我也 没有。难道她根本不是整理房间的姑娘?在她引导我 们下楼梯时,我该问问她。” “她是一个整理房间的姑娘,**不会是**次 做整理房间的姑娘,这我从她红红的双手立刻就看出 来了,当我把钱交到她的手上时,我感觉到皮肤粗糙 。” “但这只能证明她有一段时间一直在做工,我也 是这样认为的。” “您可能是对的。在那种光线里人们无法把什么 都分辨清楚,但她的脸也使我想起了我的一位熟人的 大女儿,他是一位军官。” “我没有这样想。”他说。
    “这不应当妨碍我回家;天已经晚了,明早我要 上班;在那儿觉睡得不好。”说话的同时我朝他伸过 手去告别。
    “呸,冷酷的手,”他喊了起来,“带着一只这 样的手我可不想回家。我亲爱的,您也该让人吻一吻 ,这是一个疏忽,呶,您应该补上才对。睡觉?在这 样的夜里?您哪来的这个念头?您想想看,有多少幸 福的思想都在被窝里被窒息而死,当一个人孤独地睡 在床上时,有多少噩梦使他汗流浃背!” “我不窒息什么,也不汗流浃背。”我说。
    “您算了罢,您是一个滑稽演员。”他结束了谈 话。随之他开始继续走下去,我跟着他,毫无察觉, 因为我一直在想他的这番谈话。
    我相信从他的谈话中认识到了,我认识的这个人 他在我身上猜到了某种我身上并不存在的东西,但他 是通过对我的观察,他才猜想到的。那好吧,我不回 家了。谁知道,这个人——他现在与我并行在严寒中 想着整理房间姑娘那张充满烟味的嘴——也许能够在 人们面前赋予我价值,而不必我自己去赢得它。但愿 这些姑娘不要把他给我忘掉!她们可以吻他和挤压他 ,这是她们的义务和他的权利,但她们不应当把他从 我这儿拐走。当她们吻他时,若是她们愿意的话,也 应当吻我一小会儿;就是说吻嘴角了,若是她们把他 拐走,那她们就是从我这儿把他偷走了。可他应当留 在我身边,永远留在身边,如果不是我,那有谁保护 他。他是那么愚蠢。有人在二月告诉他:您到洛伦茨 山去,他就跟去了。若是他现在跌倒了,怎么办;若 是他受冻了,怎么办?若是从邮政巷冲出一个嫉妒人 把他揍一顿,那怎么办?我会出什么事,我会从这个 世界里被抛出来?这我是预计到的,不,他不会再把 我甩掉。
    明天他要与安娜小姐谈话,先谈些普通的事情, **自然的,但突然他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昨天, 安纳尔,在夜里,在我们的幽会之后,您知道我同一 个人在一起,这个人肯定您还从来没看见过。他看起 来——我怎么形容他好呢——像一个做来回摇晃动作 的木棒,上面是长着黑头发的脑壳。他身上悬挂着许 多小块深黄色的布料,它们把他全身遮盖住了,因为 昨天一点风都没有,那些布块纹丝不动。怎么,安纳 尔,这使您倒胃口?是呵,这是我的过错,这整个事 情我讲的糟透了。若是您看到他就好了,他跟我并排 走在一起显得是那样的害羞,看起来他是在竭力讨我 的欢心,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为了不至于妨碍我的 好感,他一个人走在我前面,拉开一大段距离。我相 信,安纳尔,您一定会笑一笑的和感到一丝畏惧的, 可我却喜欢他在我跟前。安纳尔,您在哪儿?您在您 的床上,非洲也没有比您的床那么遥远。但有时我觉 得是真的;布满繁星的天空用它平坦胸脯呼出的气息 浮高起来了似的。您认为我在夸张?不,安纳尔;用 我的灵魂作证,不;用我属于您的灵魂作证,不。
    我认识的这个人在讲这番话时必定感到羞愧,对 此我一丁点也不原谅。——这时我们在弗兰岑滨海大 街上刚走了*初的几步路——。当时我的思想混杂不 清,因为摩尔塔瓦河和对岸的市区都偃卧在一片黑暗 之中。那儿只有几盏灯在闪亮,用观察的眸子在嬉戏 。
    我们穿过车行道,到了人行道上,在那儿我们停 了下来。我找一棵树,好倚在上面。从水面上刮来一 股寒气,于是我戴上我的手套,无端地叹起气来,夜 里在一条河前人们怎可能感到惬意呢,但随后我要继 续走下去。可我认识的这个人向水里望去,一动不动 。随后他靠近栏杆,把腿放在铁柱上,支起肘部,把 额头埋在双手中间。还有什么?我感到冷,把衣领支 立起来。我认识的这个熟人伸展下身子,背部,双肩 ,颈部并把支撑在绷直的双臂之间,探出栏杆的上身 挺身立起来。
    “在回忆,不是吗?”我说,“是啊,回忆是可 悲的,像它的对象一样!您对这类事情太热衷了,这 对您没用处,对我也没用处。这样做只会——没什么 比这*清楚的了——使他当前的境况变得软弱,不会 使从前的境况加强,除非是从前的强大不再需要了。
    您真的相信,我没有回忆?噢,比您的要多十倍。比 如现在我能回忆起,我是怎样坐在L地的一把椅子上 。那是傍晚时分,也是在河岸边。当然是在夏天了。
    在这样一个傍晚,我习惯于把腿抬起来绕在一起,把 脑袋仰靠在椅子的木背上,凝视着彼岸的云雾缭绕的 群山。在海滨饭店里一把小提琴在轻柔地演奏。两岸 车辆熙往攘来,冒着烟光。” 我认识的这个人打断了我的话,他突转过身来, 看来好像是,他看到我还在这儿,令他吃惊似的。“ 啊,我还能讲得很多。”我说了一句,就不讲下去了 。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