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神医潘德孚:治疗 癌症,白血病,疑难杂症!解说全集!

艾香万家 2020-03-20 07:08:08


【导读】

       潘德孚,1935年出生,民间著名老中医,工作单位:温州市潘德孚中医诊所。温州市汉字现代化研究会会长、温师院教科所兼职研究员。行医45年,著有生命医道书系列1-5卷,《西医病理,百年反思》、《医学理念》、《人体生命医学纲要》、《治病的常识》、《铁杆中医宣言与现代医疗批判》、《现代医疗魔怪化之对策》、《天下无癌论》、《白血病治疗的理论与实践》均由香港东方文化出版社出版)。以及《解悟中医——相信你的自愈力》(浙江科技出版社)等。




神医潘德孚!

专治,疑难杂症!


     潘德孚,男,1935年生。1961年自学中医。著有《潘德孚医案疑难病例选编》等。最近,写成多篇抨击医医疗腐败的文章。


今天的医生,仅仅是制药公司市场部的附庸!


制药行业的这种不良影响已经演变成一个全球性的丑行,这种行为正在根本性地扭曲医疗科学,腐蚀了医学实践,毁坏公众对于医生的信任。

 

去医院看病,心里想的当然是要找个能看病的医生,这才是主任门前排长队,一般医生则冷冷清清。治疗和吃药,毕竟不是可好可差的小事;对个人来说,是涉及生命与健康的大事。一家中,一人得病就会让全家不安,至于挂号费多些钱,当然是不在话下了。



然而,许多事实证明,医院里的医生,只要是内科的,不管主任或一般医生,都不是会看病的,他们实际是个卖药的。


我说这话,有人会说:“因为你是个中医,对西医有偏见。”这不是我故意污蔑现代医学的内科医生,有说在先:“医生再也不是一种职业了——这个事实够残酷的,今天的医生仅仅是制药公司市场部的附庸。一度受人尊敬的医生到如今为了免费的午餐、赠送的礼品和免费打高尔夫球而心甘情愿地让自己的灵魂被制药公司所收买。”

  



       自己怎么?没了脑袋都不知道怎么没的!


只有那些坐在医院里等卖货的药物推销员转了业后,才揭开这个黑幕:他们是按支论价,销掉一支化疗药收多少回扣的;在心血管科装一个支架,回扣是让一般人眼红的。西医的内科医生只是为西方制药公司赚钱大机器上的一个小零件,自己没了脑袋是不知道的。


       这位糖尿病科的主任自己也得糖尿病,这位心血管科的主任自己也得心血管病呢!他们连自己都救不了,哪能救病人?


经过一个世纪的医疗实践,许多有思想的医学家通过自己的实践经验,了解并理解,现在西方医学中所提到的许多疾病,实际只是正常的生命过程中的一种正常变化,哪算得上什么疾病?

                           

我的朋友邵先生碰到我说:“老潘,今天我去做了健康检查。”


我就问:“医生说你有什么病呢?”他笑:“说我前列腺肥大。”我问:“给你吃什么药?”他说:“我已经78岁了,不肥大才真的是生了病了。”


把正常的生理过程当做疾病,医学不能说医生不好,那是被资本控制的医学的厚颜无耻。医生只是在照本宣科。许多西方医学家揭杆而起,像美国的全国健康联盟主席门德尔松,就说出:“如果90%以上的现代医学从地球上消失,即90%的医生、医院、药物和医疗设备能从地球上消失,那么,这就会大大地增进我们的健康。


        现代医学对外穿着白大褂,表示救死扶伤,事实却是个内科的“专业医盲团队”


贾谦先生说得好“医院里除了“三素一汤”(即抗菌素、激素、维生素,加输液瓶),就无药可用了。


一个医院里有三四十个专科,这些专科医生只能看身体上的某种病灶。他们对待这种病灶,除了能做外科手术外就毫无别的办法。凭这点医疗能力,怎么能治病呢?这是医学院里把解剖学当做基础学科的结果。解剖学是教学生做手术用的,而任何内科疾病都是整体性疾病,单靠手术是解决不了的。

        



西医把诊断的能力局限于病灶的发现,所有的医疗仪器,都是为了发现病灶而研制的。因此,培养出来的学生看内科病,就成了“专业医盲团队”中的一员了。


人们并不知道,现代医学挟着“科学”进入我国后,许多人并不知道它的真实内容,它对生命的研究一无所知。内科病的实质就是生命生病。现代医学院培养出来的医生并不会看病,他们只是依靠医疗仪器寻找病灶的外科医生的业务员。


可以这么说,是西方制药公司的指挥棒,改变了西方医学医疗的方向,也改变了西方医生的一生。随便哪个科室的医生开药物,都只能暂时有效,有人说,确实有很多病也给治好了,那是什么原因?原来人们并不知道生命有自己对付疾病的能力现在医学院的教材中,根本没有一点关于人的生命的研究,就拿它来教学生治疗疾病,能治好病吗?


就因为生命的自愈能力在发挥作用,说是医生治好病是夸大了医疗的作用。


        妇女怀孕,发生呕吐恶心,西医使用“反应停”治疗妊娠反应,导致无数海豹胎的出生。这说明,如何看待病人所发生的不正常反应,是医学研究的根本问题、医疗实践经验,但都经不起西医的一击,就倒掉了。是因为市场的虚假被充分利用了。人类不得不为这种虚假付出代价。


人类创造了科学,却不知道科学会毁灭人类。原来,科学也是被市场利用了。人类为医学的虚假,遭受了报应,这就是医生罢工,死亡率降低的原因。


疾病本只有内科和外科。内科病是指没有外伤而感觉不舒服的疾病。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如:发热、疼痛、呕吐、咳嗽、泻泄、眩晕、沉重、疲惫、困倦、不正常的困倦、衰弱……等等。如果生命活动终止了,这些感觉当然也就消失了,也就是疾病消失了。这说明所有的内科疾病,都是生命生病,不是身体生病。因此,在身体上寻找内科疾病的原因,犯的是方向性的错误。


更可恨的是他们还打着预防的名义,把医疗的猜测,作为治疗的依据,利用行政暴力,使无病者接受治疗,使健康者成为病人


它也造成很多愚蠢的,不愉快的,有时甚至是有害的医疗实践。在1910至1950年间,几乎所有的医师都受这种理论的影响,甚至现在医学界也没有完全摆脱它的影响。这样胡说八道的事的例子还很多,实在是数不胜数。西医把解剖学作为医学的基础,说明他们的这种错误是基础性的错误。古代西方医学在盖伦时期,在内科病方面是研究体液学说的,也就是认为体液在身体里流动,构成了生命的活动,这种研究也还有些靠谱,是因为体液是动态的,带有动态性,所以,说它有点靠谱。但仍然被物质观所束缚,无法实现对生命的认识。全面控制了中国的医疗权力靠什么?现代这个最好的名词就叫医托。中国最大的医托就是卫生部。没有卫生部的努力,占医疗主流地位的中医,怎么会几十年之间就会被弄得几乎是一无所有了。


      医学的一个大毛病,医生只负责自己一科的躯体部位治疗,而不对病人的生

命负责。

     医生掌握医术是为救治病人的生命,不只是切掉某处息肉的技术。在未做息肉手术前,医生以恐吓的方法骗取病人赞同手术切除;在做了手术后却什么都不管了。这样的医生不应该称之为医生,他所掌握的只不过是一种工艺,亦即手工技术,不是医术。


    如果碰到什么都不懂的病人,被骗上钩,不仅花了一大笔钱,白做了手术,病还可能越治越重。


一个并不怎么重要的病去治疗 !小便不通,几十个小时就会送命。带回来一个影响生死存亡的病,实在太不合算。医学本为救助生命,却被搞成了在躯体上的修修补补,令人怎能满意?


生命是五脏六腑腑及其他大大小小脏器所有功能的联合活动体,无论那里停止或减弱都不行,都有可能形成重大疾病甚至死亡。而分科治病,只是治身体上的某个地方,而不能治功能。因此,很可能顾了东边,害了西边。例如,治肺结核的药物,都会损害肝功能。把肝功能损害了,比肺结核对生命的威胁更厉害。可见,分科治疗对生命有一定的危险性。


        他们的头脑里,就一直以为人的病,都在躯体里;或者认为,有了病,在躯体的某个部位,会有显示。这种思想,是从他们学习解剖学时建立起来的。所以,我在认真地研究了这个问题后,才会说解剖学误导了学习西医医学的学生。

     有的人因为吃了止痛片后真的好了,后来就没有作痛了,别以为这是医生治好的。人的生命有很强的自我调整能力。疼痛也是一种调整的信号。被止痛片止住的一段时间里,患者的生命自己调整好了,疼痛也就消失了。此后不再复发的原因很多。


        生病就会产生不舒服。外科医生不知道是生命生病,你有感觉不舒服去找他,他就在身体上寻找病灶,如果找不到病灶,他就没法可使了。如果找到了病灶,他就会说这些不舒服都是这个病灶引起的,最好是把它切除。然而,我见过很多被做了手术的人,并没有恢复舒服,而是更不舒服了。他们后悔做手术,但是,天下没有后悔药可买。

  


      打通任督”是对现代医学的威胁——潘德孚

 

曾经被武侠小说家夸大的“打通任督”,实际只是启动人的生命的意识系统自控内气的运行,使因各种原因造成运行障碍的内气重新恢复有序化,因而增强了自我维护能力。这种使用意识进行自控的训练方法,能使无病者强健,有病者恢复健康。这方法只是中医养生学说的一种,值不得大惊小怪的。中国道家创气功养生已有数千年历史,门派很多,方法不同,各有师承。


癌病、白血病......就这么点事,就这么点病,很容易就能痊愈,可是由于西医辨不清方向,把这么简单的病越治越乱,越治越复杂,还自以为很“深奥”,其实是误入了歧途,走进死胡同里出不来了!广大癌病、白血病患者朋友们,别指望“科学进一步发展”来救你们了,西医只会“造出”更多更大的“绝症”来祸害你们,并且把你们往死里整,面对已经被“医”死的亿万生灵,现在是该到觉醒的时候了!

“打通任督”是利用意识的可自控性引经气有序运行

问题就在于众生的无病健康有损于利益集团的经济效益也。人民健康了,谁到医院里看病?好不容易被有意创建起来的“看病贵、看病难”的大好局面被破坏了。这还得了?在“看病难,看病贵”醉翁之意是国家要多拿钱,扩大医保面,使更多的人得到医疗“享受”。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住院,平人就可以被医保绑架,国库就可以被恣意宰割。医疗化的迷宫就是这样深不见底。


      西方的保健医疗知识保不了中国人的健康


人要过完一生,最要紧的是健康,也就是活得有质量。我们现在都把医疗保健的希望寄托于西方的医疗保健常识,忘了自己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这才是我们自己和下一代不健康的根由所在。



西方最著名的保健专家黄建始,58岁就死了。保健专家连自己的健康都保不了不是他的错,错在他念的“经”——医疗保健常识——错了。


这种常识对生命毫无所知,却不断地在大念特念保健经。读者可以随便问无论哪一位西方顶尖尖的医学家或保健家,生命的定义、特性或结构,肯定一个也答不出来。顶尖专门家不知道什么是生命。怎么知道什么叫健康,什么叫生病,又如何保得了健康!“我相信,如果90%以上的现代医学从地球上消失,即,90%以上的医院、医生、医疗设备和药物从地球上消失,这就马上会大大地增进我们的健康。”


 现代医学不是为保健而是以赚钱为目的的 


西医对中医不了解也不理解,那是因为文化基础的不同,哲学背景迥异。民主制度和市场经济虽然给西方带来现代科技的发达和经济的繁荣。但是,也带来了市场医学这个恶魔。这也许就是上天给市场社会的报应。不过,民主制度天生有一种纠错机制,它都时时在启动,不断地会对这个恶魔实施制动。现代医学顶着科学的牌子,它在我国说一不二唯我独尊的独裁统治也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了。


      现代医学否认生命的自愈能力!


这百年里,我们大量的医疗费不仅源源不断地注入了美国制药公司的钱库,还把许多很有作为的生命送进坟墓,同时使我们民族的年轻后代本就健康的生命,遭受抗生素、激素的污染。如今长大成人的青壮年们,总是因“亚健康”活得不舒服;他们的后代,由于化学药品的污染而失去童年的活泼天性。我国的政治体制没办法建构像西方一样的医疗“刹车板”,现在孩子药物污染的情况比西方严重得多。


靠着比西方替代性疗法医生还少得多的纯正中医实施可怜的制动,一旦有人提倡养生保健治未病,还必须面对强大的“良心拍卖行”的群体的攻击。这还像中国人干的中国事吗?


大概在七八年前,我在老年大学讲课,题目是《人体里有个自愈医院》


一个从卫生局退休的局长听后发牢骚说:“按潘德孚的讲法医院都不要办了!”弄得这个班主任再也不敢请我讲课了。我说人的生命有自愈能力并没有错,错的是我说的这些真话一旦广泛传播必然损及他的利益收获面。温州到底有几个卫生局退休局长没参与药械公司商业操作,或者没在民营医院、诊所领有股份的?这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现象,说好听,叫利益保护伞。


       说难听点,就是良心拍卖行。你卖药管卖药,连别人讲课的内容也管起来,这算哪门子邪道?



通过上面的事例我们就很容易想通,为什么中国人的后代会受到西方化学药品的大量污染,以致卫生部不得不向这次的两会保证,在五年内,把抗生素从现在使用量的96%,减到3%。大家知道,保证是一回事,做到做不到又是另一回事。这个靠大量倾销以抗生素、激素为治病主药的利益集团会愿意放下“屠刀”吗?实际问题不是愿意不愿意,而是医院和医生要靠这三素一汤(抗生素维生素激素+葡萄糖)才能维持生活有饭吃是最要紧的,别人的健康不健康与他们没什么关系。


        “打通任督”是解除“看病贵,看病难”的最佳方法

舆论界在广泛宣传“看病难,看病贵”,养生保健不用上医院看病,不就从根子上解决了“难与贵”的老大难问题吗?这本应该被认为是一件大好事,中国的医院里就不会如此连续不断地出现杀医事件了。大多数人没看出“看病难,看病贵”实际是医药利益集团放出的迷雾,目的是把医改导向服务于他们的利益。既然“看病难,看病责”,为什么民营医院仍然是门庭冷落,还需要大做广告大争生意。


      医改把目标指向市场化,是不是有点残忍!


照理说,对付“看病贵,看病难”不应该是扩大医疗的“享受”面,而是要求提高医疗的治愈率。


        “打通任督”展示中医维护健康的无穷魅力!


让中国人统统吃西药用支架去喂饱喂醉制药大佬。冯委员开了一个糖尿病医院,没治好一个糖尿病人,靠卖出大量的西药赚得眼睛发黑了,头脑发晕了,仍觉得不满足。因为,还有几个中医在治糖尿病,也确实能治好几个人。这不是糖尿病医院和他这个糖尿病“专家”的眼中钉肉中刺嘛,非除而净之而后患无穷矣!


关键在于,中医只管养生保健,而不是赚多少利润。中医是个体化的,也只能个体化才能出真中医。因此,它不能结成利益联盟,更不能被政医一体化而继承医疗市场化的大统。复兴中医普及中医,只能够给平民百姓带来养生保健治未病,只能够给国家减轻亿万财政负担,但是不能给药械大佬和摩登医院创造天文数据的利润。这就是问题的癥结所在,亲爱的同胞,我们该怎么办呢?




潘德孚:关于“打通任督”之我见


“打通任督”引起的争论,本质是医学的慈善性与市场性之争,“打通任督”无疑是给热火朝天的医疗市场化拨了一盆冷水,也给“看病难、看病贵”而求医无钱无门的患者的一瓢“甘露”。


现在消息讲的是医务工作者,那当然不同。一个医务工作者能帮助很多患者,因此,它如果像原子裂变,那就把医疗市场的部署打乱了。由医疗市场化制造起来的“看病难、看病贵”岂不乱套了?!每个人如果都不生病了,医院、医生做什么用呢?


 “打通任督”只是一种维护健康防止生病的方法之一种!维护生命和健康,避免生病和死亡。这里最重要的是对生命的认知。


几千年的医疗实践,中医学家们建立了整套无可匹比的生命医学认知体系;而对生命的认知却是现代医学的盲区。但是,它却盗用科学的名义,借此否定中医学——真正的生命医学。建议你们回家认真忖度,不要急于反驳。如果你很想讲明白,希望遵守如下的原则:首先要系统地把生命、健康、生病、死亡,这四个概念连起来解释清楚。


       “打通任督”是利用意识的可自控性引经气有序运行


人的生命有两个系统:一个称为信息系统;一个称为意识系统。信息系统是与生俱来的,具有自组织性,是人的生长壮老自己这个过程的动力;意识系统是人的生命的指挥系统,具有可自控性,是气功产生的原理之所在。意识系统的形成,主要来自出生后的环境。它是人的生命价值之所在。两个系统的两种特性,相辅相成,是人类向高智慧发展的原因。

     



一个活的人有生命。解剖活体也看不到生命,解剖尸体当然更看不到生命了。那么,人岂不是就是没有生命的?所以,说看到的就是有,看不到的就是没有,这才是真的谎言,是睁眼瞎说的谎言。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非本平台立场)。


小程序链接:

仁艾万家艾灸宝护膝宝艾茶艾条泡脚包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看更多好文!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