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竹林深处有人家

溪云小札 2020-05-09 15:15:17

安徽之行的起心动念缘自小禅两篇文章——《隐士》和《山僧》,山僧是一音禅师,隐士是圆光,他们都在泾县查济村的山里隐居,每天陪伴他们的是清风、明月、溪水、山竹、幽兰,一僧一隐,加上泛着古意的查济二字早早地收了我们的心,此次执意前往徽州,只因寄予了一个寻隐的梦,期待能在山间一隅邂逅清瘦的山僧,感受一下他的灰袍子飘起来,里面装了何等孤独的风。

抵达的次日早上,从宏村出发前往守拙园,错峰而行的好处就是一路畅通无比地抵达五柳先生后人建造的世外桃源——守拙园,没有宏村的名气大,也就避免了尘世的喧嚣,正合我俩心意,一日就在湖边的栀子树下陶然忘机,不想归去。后又移步换景来到一个观景亭上,一壶祁门红茶笑对四面春风,一直坐到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携着一点浩然气和千里快哉风乘兴而返,心头回荡着归园田居的韵……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返程途中我心里惦念着一片竹海,同频的琴欣然答应当下即往。据说那里是电影卧虎藏龙竹林打斗的拍摄地,那组镜头唯美飘逸,将竹的清雅、幽静、空灵、柔美的风骨寓以人心的含蓄、冷静、坚韧、深沉与安宁,那份竹林穿叶拂风而来的诗意画面一直成为横亘在我心头深处永久的记忆。

到了木坑竹海已是黄昏,进入大门漫山郁郁葱葱的竹林令人心旷神怡,木坑竹海又称"滴翠谷",翠浪波涛,谷中观日,仿佛天上人间。一路拾阶而上,一只黑狗始终伴我们左右,我笑说琴身上有狗味所以有狗缘,琴给它起名阿黑,阿黑领着我们一直往竹林深处走去。不知名的小黄花欣欣然绽放,一路蔓延在曲折的山径上。山涧的溪水涓涓流淌眼前全是明绿的竹,半山处种很多丛茶树,溪水旁还有古木、幽草。前方有两个山民背着竹篓,篓内露出鲜艳的塑料袋子很应景,吸引着我一直跟着他们的背影拍照。路过一个亭子,他俩放下竹篓休息,里面装的是新制的绿茶,我和琴与他们攀谈起来,原来是夫妇二人,就住在山顶的竹林深处,琴询问是否可以到他家中吃晚饭,二人欣然答应,背起竹篓继续前行,唤一声阿黑走喽,这时才知原来他俩就是阿黑主人,而阿黑真的就叫阿黑……


一路走在竹林氧吧里,斜阳透过竹叶间隙丝丝缕缕地照在脸上身上,无比的惬意,不知不觉地来到了竹林第一家——阿黑主人自己修建的竹舍,我们点了臭鳜鱼、笋烧肉和清炒山野菜,告诉主人饭做好了我们就回来和琴继续在竹林间徜徉,有个室外的小桌上摆了一个茶壶,我拿起青色的茶壶对着苍翠竹山大喊“我有一壶茶,可以慰风尘,尽倾竹海里,赠与天下人”,顿觉清风无限,豪情万丈。山凹处是竹坑村民居住的宝地,一共有23户居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间或有袅袅炊烟从山间升起,日日鸟声婉转,竹林纵横,鸡犬相闻。


晚饭时与来自京城的两位年轻女子相逢,一长发一短发、面容姣好、衣着时尚,脸上流露出一丝对大都市生活的厌倦,因此抽离到这片竹海中聆听山中禅乐,皆是大因缘。我和琴当下决定今晚就住在这里了,明天再离开。臭鳜鱼的鲜香软嫩、笋和肉的美妙相逢,山野菜饱含着日月的精华,全在琴和我的舌尖心头荡漾。长发女子带着小音箱,通过手机蓝牙将一曲曲音乐在林间随机地播放着,琴声、筝声、笛声,声声入耳,山鸟声、溪水声、竹叶声、鸡鸣犬吠声,天籁之音世世清明。饭后我坐在木板凳上望着深幽的竹海发呆,勤快的琴帮男主人扒掉新采回的竹笋外皮,我要了一根嫩笋横在唇边做吹笛状,大自然竭力调动全部音律为我伴奏,一时间得大自在。

忽地一曲《绿野仙踪》应时而来,与钢琴的完美融合,时尚与传统、古与今、中与外的天作之合,让人来到心灵栖息的世外桃源,箫与钢琴合奏的声音之美妙,使人仿佛看见一个个银质的音符从箫声中滑落,在钢琴上跳跃,闪烁。箫声如水,钢琴中似有诗的韵脚,隐约散发着绿茶的清香,该曲可谓是开辟音乐新境界的一次大胆的创新。


素朴的箫声在银珠落盘般的钢琴音符里起落,获得了新鲜的生命力和极具时尚感的表现力。箫的音韵传达着木管特有的沉思与了悟,而钢琴虽多是在低音区零落地弹奏,却仍不失“乐器之王”的宽阔襟怀,正是东方灵性与西方智性的完美融合。中西两位演奏家功力的碰撞所创造的旋律与技艺的融合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使得音乐中蕴含了无尽的想象和慑入心灵深处的震撼。我跟不远处的长发女子说,每次我听到此曲,总要潸然泪下,内心总会不由自主地被召唤,仿佛被箫声招了魂,女子微微一笑,说懂了,就懂了……

一霎时顿觉地老天荒了,身和心都安住在世外桃源里,竹林上空的风里都是空旷的独自和美意,一轮皎洁的明月独坐幽篁里,印心来相照,那份清寂的欢喜,是知心人逢知心人,痴心人遇痴心人,真是难忘难忘。

饱满、空寂、春凉、清幽、烟火、通灵、冷艳、颓灿……这是我能想起的词,来形容这个夜。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破。夜深了,风起了,终于散去,才惊觉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夜晚。一切不可复制,亦不能再重来。一期一会的这个夜晚,只属于这个春天,属于有缘者,属于我们这几个人。

当然,还有那些竹啊,草啊,鸡啊,狗啊,还有猫……对了,还有虫和鸟。

山中日月长,一日已千年。进屋洗了热水澡,擦了这家小主人的护肤品,带着淡淡的香躺进暖暖软软的被窝里,被子白天刚晒过,蕴含着太阳的味道,琴枕着溪水声很快入睡了,竹叶的香飘得到处都是,屋外的小鸟也睡着了。我却一夜无眠,可能是身体的每个细胞都不愿辜负这千载难逢的佳境吧。琴早上说这晚也被鸡犬猫鸟扰的没睡好,我笑说有得必有失吧,因为太安静了。心头无事,早早出去看日出听溪水闻竹音,与风儿在一起,与鸟儿在一起,与漫山半绿半黄的竹子(春季是竹子的换叶期)在一起,这是我和琴一辈子的精神记忆。

其实每个人都想逃离于时间之外,落后于这个时代,但大多数人只是说说而已,但小禅笔下的隐士做到了,一个人,如一朵空谷幽兰,隐于山中,与山中老树、兰花、梅花、湖水、竹风、溪涧为伴,与禅乐、清风、明月、星辰为侣,这样一生,也是值得。我们无法过一生,有此一日,足矣!

早餐也是极尽“奢华”,因为置身在竹林间,与谁同坐?清风翠竹我!腌酸笋、辣炒豆付、清炒白萝卜还有昨晚剩下的笋烧肉,两碗白粥、两个茶叶蛋、一杯春茶,就着啾啾的啼鸟声,嗅着春风全部进肚,和男主人打了招呼,静悄悄的离开,山花和溪水送我们,小鸟和竹风送我们,没想到阿黑和他怀孕的娘也来送我们,一路走一路送,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阿黑送我情哟。本以为会送到大门口呢,不经意地一回首却不见了阿黑,看来狗狗比人更通灵,懂得见好就收,恰似“风过疏竹,风去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过潭不留影 ”。就此归去,不禅不下山,花开不自知。返璞归真是拙朴,是此中有真意,是从此已忘言……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