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竹林的秘密深处

兀自填补的自留地 2020-05-27 14:49:52

 

 

遗憾我当时年纪不可亲手拥抱你欣赏
童年便相识
余下日子多闪几倍光
谁让我倒流时光一起亲身跟你去分享
遗憾印象
没有你家中那面墙

   

    午后的阳光很暖和,阿宝携了贝贝的手穿过一片草地往竹林里走去。灰白蝴蝶在阳光下草地上翻飞,贝贝的一只手轻轻迎上去。阿宝在前面开路,手持一根破木枝砍倒两边的杂草,口中嚯嚯地喊着口号,如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一条狗突然从草丛里蹿出,金色的毛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贝贝惊喜地望着它的身影叫着,别跑。阿宝觉得这条狗很漂亮,它让他想起了姑妈家的那条白色家犬。

在竹林中出现一条小路,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竹叶。林子里的泥土柔软可亲。阿宝和贝贝踩上去,脚底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好舒服啊。阿宝脱了鞋子叫道,赤着脚在软绵绵的泥土上跳跃。大地的肌肤润而清凉。你把鞋子脱了吧。阿宝对贝贝说。贝贝放开阿宝的手,脱下鞋子,阿宝帮贝贝提着鞋子,贝贝跟在身后欣悦地跳着。

阿宝头上的竹叶密密麻麻,只有零丁的几缕阳光从天空上滑落下来。竹林中阴凉,听得见一串一串的蝉声和偶尔几声加以点缀的清亮鸣啭。贝贝眼前,是一棵大树,枝条蔓延,树叶竹叶相互掩映。大树根系庞杂,向上隆起,形成一个小土坡。阿宝带贝贝绕到树后。土坡后面,是一个小小的洼地,上面铺满了青色杂草,几张白色作业纸横七竖八,却圈定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宛如一个小巢。

这是你弄的?贝贝和阿宝坐在青色的草上,贝贝问。嗯,我花了一个上午呢。阿宝觉得自豪,躺在地上伸展着四肢,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贝贝躺下,看着上面随风翻滚的叶子和叶隙间细碎的光亮笑着。两个人在这种静谧下沉默了一会儿,贝贝突然起身,说道,我妈妈说开学前我们要搬家,她要让我去一个新的小学读书。啊,真的?阿宝突然转过身爬起来,眼睛里浸满疑惑。嗯。贝贝说。为什么?阿宝不安地看她。我不知道,我爸爸说那里的学校比咱们的又大又好,我小姨还在那里当老师,贝贝回答,但我不想去。阿宝不作声,他仿佛看到了贝贝走进一个又高又大的新校门的情景,而自己孤单单地行走在一条田间小路上。你爸爸妈妈肯定不让的。他说,声音又轻又无奈,他不确定贝贝是否听见了。

两个人走出了竹林,走过了草地,到了田野上。阿宝沿着田垄走,两只手轻轻拍打两边金黄的稻穗,贝贝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微风轻轻地吹起她额前的刘海。两个人好像都忘了刚才那令人伤心的谈话。阿宝口里叼着一棵狗尾巴草轻轻吮吸,忽然感到颈后一阵瘙痒,倏地回头,贝贝在面前天真地笑着,声音从耳边纯净地滑过。田野的一头是个池塘,此时被一大块绿覆盖,荷叶亭亭,绵延至岸,只能看见零碎稀疏的水光。阿宝说要帮贝贝摘荷叶,便趴在岸边,臂膀以上悬在水面上方,左手拈住荷叶,小心翼翼地拉近,右手一伸,抓住叶柄,啪得折断……


阿宝记不清什么时候认识贝贝的了。他们现在快上三年级了,每天上学放学一起,连影子之间都显得亲密。大约在上一年级的时候,阿宝还是个特别爱哭的孩子。每天早上喝粥,太烫,太多了,阿宝喝不完。但奶奶一定要让阿宝喝完一大碗粥,阿宝不想喝了,因为害怕迟到,迟到要在教室门口罚站一节课。阿宝只有放声大哭。往往这个时候,贝贝来找他一起去上课了。贝贝站在阿宝面前,用食指揩脸颊说羞羞。你怎么又哭了。贝贝对阿宝说,说完自己便笑了起来。阿宝不哭了,奶奶对阿宝说,你再喝两口,再喝两口就去上学。

奶奶很喜欢贝贝,阿宝觉得贝贝就是自己的救星。

阿宝是个很胆小很害羞的人,每天上课不敢举手回答问题。每当老师有问题要提问了,老师的眼睛便像扫描仪一样,视线掠过每一个学生。阿宝总是低着头装作看书,面颊发热,中途从不敢抬头,等到听见有人站起来回答问题时,他才长舒一口气,摸摸发热的脸颊,终于抬头看黑板了。然而有一次他低头惴惴不安的时候,,突然觉得耳根一热,心跳加速了。坐在斜后方的贝贝用铅笔戳阿宝的后背,阿宝听见她说,阿宝快站起来,老师点到你名字了。

阿宝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双脚不停颤抖,脑袋像被烈日晒着,热得发昏。舌头也在颤抖。他听见自己胡乱发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周围的人哄堂大笑,阿宝大脑更加发昏了,脸滚烫,窘得要死。

阿宝今天上课怎么了?阿宝和贝贝一起回家,贝贝问。我紧张。阿宝说。阿宝想起下课后听到许多人骂自己大舌头,一路上不作声。阿宝不开心是吧。贝贝说。阿宝沉默了一会儿说,没有。有几个同学裹挟着笑声从阿宝和贝贝面前跑过去。大舌头!他们喊,并朝阿宝身上扔了一把东西。你们胡说,你们才是。贝贝朝他们喊。阿宝看着他们做着鬼脸跑开,既伤心又愤怒,但同时又感觉有一股奇妙而温暖的感觉从伤心和愤怒后面慢慢升起,并渐渐笼盖了它们。

贝贝轻轻帮阿宝摘下身上附着的苍耳,阿宝站立不动。阿宝不要难过好吗?贝贝说。嗯。阿宝点点头。他们都是坏蛋,瞎说的。贝贝说。阿宝点点头,不作声。此时落日的余晖浸满大地,夕阳下的贝贝对身旁的阿宝说,今天我去你家写作业吧。阿宝说好,长长舒出一口气。此时春耕,稻田里水汪汪一片,或绿盈盈一片,是密集的秧苗。大水牛哞哞地叫,声音浑浊厚重,透过空气,钻进两人耳朵里。贝贝说,前几天我看见一个大胡子男的给隔壁语文老师送了一大捧花呢。送花干嘛。阿宝问。不知道,隔壁语文老师拿到花后特别开心,贝贝笑着说,那花可漂亮了,要是有人送我的话,我也特别开心。阿宝低着头说,贝贝喜欢的话,那我也送给贝贝。贝贝不说话,大水牛哞哞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贝贝在阿宝家写了一会儿作业后,太阳在西边只剩红红的半轮了。阿宝的奶奶要留下贝贝在家吃饭。贝贝说,我奶奶看到我没回去会来找我的,我得回去。有人赶着一群鸭子从阿宝家的门前经过,嘎嘎嘎嘎响了一路,湿淋淋一路。贝贝的奶奶从门口进来。我的贝贝啊,还不回去吗?奶奶说着,立定檐下,微笑着看阿宝和贝贝。阿宝奶奶说,我刚刚打算让贝贝在这吃晚饭呢,你就让她留下吧。贝贝奶奶说,那不好,下次吧,下次来。贝贝收拾书包走,对阿宝说拜拜,阿宝说拜拜,内心有一点小遗憾。

     帮贝贝摘荷叶的暑假快结束的一天,贝贝一大早就过来找阿宝了。

     阿宝在床上滚来滚去,太阳已经照在屁股上了。阳光下的飞絮慢慢上升。阿宝!阿宝听见房间外有人喊自己。紧接着贝贝就钻进了房间。这天贝贝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贝贝跳跃,裙摆飞舞,在阳光下异常美丽。阿宝看见贝贝,在床上翻了一个滚,伸了一个懒腰,起来穿上上衣,便和贝贝出去。

     早饭时,阿宝给贝贝一根玉米,两个人坐在檐下的台阶上啃了起来。卖豆腐的阿姨从他们面前经过,水迹沿途。阿姨见了他们说,两孩子坐在一起真好看。此时庭中枣树的果子多已成熟,阿宝持了长竹竿去打枣,贝贝在地上捡着。有几颗枣子咯噔一下砸在贝贝头上,贝贝叫疼,阿宝叫,小心。两人洗枣,在檐下吃枣,时间一寸一寸地流着。

阳光很好,从贝贝的白裙上滑落。两人在庭院周围转了一圈,阿宝觉得无聊,带贝贝进屋去看动画片。两个人盯着电视荧屏一动不动,也不说话,有时候其中一人哈哈大笑,有时候两个人一起大笑,但紧接着两个人又沉浸在电视画面中。阿宝总觉得这一个上午过得太快了,比任何一个上午都快,悠闲平静得像没有了一样,或者说是像在做梦。

我明天就要搬走了。贝贝对阿宝说。此时下午,两人坐在竹林深处的小巢里。明天就去!阿宝惊讶,随即又呆住不说话了,左手默默地抚弄着地上的杂草。还会回来吗?阿宝低声问。不知道。贝贝低着头说,白裙散落一地。竹叶的沙沙细声,震耳欲聋的蝉鸣,阿宝那天都没听见。

傍晚的时候阿宝独自一人回家,走进院子的时候,阿宝听见一两声狗吠,清脆稚嫩。远远看见姑妈在井边帮奶奶洗菜,阿宝唤了一声。姑妈说,阿宝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一条小狗。阿宝远远看见了。奶奶一直想养一条狗看门,正好姑妈家的大狗一窝生了六个小崽。小狗通体灰色,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阿宝觉得它可爱,走过去抱它,小狗随即惊动,一路叫唤着跑开。阿宝加速追上去。快要追上时,小狗突然趴在了地上,叫声低缓下来,身子战栗。阿宝抱它起来,它四肢瘫软着哀叫了一会儿,慢慢在阿宝的怀里安静下来。

阿宝溜进厨房,掀开桌上的纱罩拈了一块肉又跑了出来。奶奶看见阿宝一个劲的让小狗舔着他的手,对他说,阿宝别和它玩了,快来洗洗手吃饭。晚上的时候,阿宝躺在床上对旁边的爷爷说,爷爷,小狗一个人在厨房里会怕黑吗?爷爷说,不会。阿宝感到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想到自己有了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就很高兴。他张大了眼向漆黑的天花板望了一会儿,一闭眼就睡着了。

 

 

阿宝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一起来就看见了在院子里四处溜达的狗。他迫不及待地跑过去抱它,相互嬉闹了一会儿,他才开始刷牙洗脸。整个上午,阿宝抱着它陪自己看动画片。近午的时候,奶奶买菜回来,刚放下篮子,便对阿宝说,今天贝贝要搬家了,你知道吗?

阿宝忘了!

你明天什么时候走?阿宝在竹林里问贝贝。奶奶说明天清早就走。贝贝说,阿宝要来看我吗?阿宝点头。我不想你走。阿宝说。

         (去年写的,尝试淡淡的文字风格,尬到自己了……)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