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重庆重庆,凌晨三点你怎么还不睡

阿莹的玫瑰花 2020-04-14 06:38:34



山城

重庆



没有什么攻略,只是我从重庆的路过。

下车的那会儿,天蓝云白当然也很晒,我们住的地方离解放碑和洪崖洞很近,从十八楼的窗外往下看,刚好可以看见嘉陵江和千厮门大桥。


 

山城


所有人都知道重庆依山而建,但来到这里还是忍不住一直感叹着神奇神奇,一座城市就这么拔山而起,就像太行山的陡坡上长出一幢幢高楼来,是不是很神奇?!大概重庆所有的一楼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走在这坡可以望见上下不同的坡。


这儿没有共享单车可以骑(反正我一辆也没看到),很少见妹子穿高跟,走路就是在不停地上下坡,陡坡对司机师傅来说也是很考验技术,红灯七十多秒绿灯只有十几秒,绿灯这么短我猜是不是担心卡在坡上的公交溜了?哈哈,不过汽车会礼让行人,也不用慌张着过马路。



洪崖洞


这应属魔幻3D的经典之作了,依山就势、沿崖而建的洪崖洞,还有随坡就势的吊脚楼群。明明是从地面上刚进来,随后才发现其实这算是在洪崖洞的顶层,置身其中丝毫不觉与他处有何不同,站在远处才能发现它的“立体”,晚上在嘉陵江的大桥上吹吹凉风,刚好可以看到洪崖洞的夜景,它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神奇的美丽,忍不住一看再看。

 


朋友说看照片真的好美好美耶,但是跟照片比起来,眼前的景观才更让人惊叹。我在洪崖洞寄出了两张明信片,千万拜托邮政 ~


临走前一天我们特地晚上十点半出门又去了一趟洪崖洞,里面依然热闹。十二点半的重庆街头人一点儿也不少,还有车堵在路上,怪不得睡在十八楼的窗边,大半夜依然听得到楼下汽车在嘀嘀响个不停,果然是“大山大水不夜城”。


你看,这哪里像十二点半的街头嘛


解放碑


远看快到解放碑,我就开始跟室友妹子念叨着:“这解放碑啊原来不叫解放碑,是当时国民政府所树的抗战胜利纪功碑,后来blabla……”


从日落到天黑,华灯初上,解放碑和周边的建筑开始在夜色之中闪耀起来,在解放碑边坐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听着大家说着不同的方言,开心的说笑的成群结队的吵架的拍照的全都淹没在人流里,逐渐消失不见。



在重庆,你能站在路边就地开吃,就是喜欢这么接地气的随性。在“好又来”买上一碗酸辣粉,随即就挑个没人的空地儿搅匀了开吃,真的是爽~爆~了~好吗,左手端碗,右手举筷挑着粉滋溜滋溜,根本没人看你,可以开心吃到放飞自我~



随便走一下八一小吃街,吃点自己喜欢的就好。很多摊贩都是外来,连鸭血粉丝汤都开在这里了我还能说什么,嗯,开心就好。类似的小吃街对我诱惑不大,远远不如老巷子居民楼下的小摊吸引人啊,不过我们还是边走边吃了一路,哈哈哈。

 

鹅岭贰厂 


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想把它喊成“鹅厂”,这里原是重庆印制二厂,据说上世纪七十年代,重庆很多带字带色儿的纸片都是从这里诞生。

后来停产只剩斑驳和岁月的痕迹,你能看到当年老厂房墙外风雨侵蚀,长出的青苔,还有老窗破败得摇摇欲坠,之后因为《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在这里取景而火,变成了现在的贰厂文创园。




有时候,好些这样的地方被贴上了“文艺青年圣地”的标签,你会发现众多的千篇一律最后只剩无趣,尽管鹅岭贰厂可能也难逃刻意地装扮文艺,有猫和咖啡、花花草草和秋千,当然还有凸造型的涂鸦墙。

 


但好在鹅厂它更多地保留了原来的面貌,可以随处可以看到铁门上掉落的红漆和欠层的老墙,还有疯狂生长的爬山虎和野草,见证了它曾经的辉煌,也记录着过往的沧桑。你又不得不说,添上这样的色彩,古旧的建筑不再那么遗世独立,新旧的交替显现出另一番魅力。好在它又重新活下来了,不是吗?



早上天有点阴,刚来的时候人也不多,随便地走一走,路边的老树和石阶给人一种悠远静谧、远离尘嚣的感觉。楼道里弥漫着似曾相识的古朴味道,好像小时候也曾偷偷溜到这样的老厂房里,和小伙伴一起玩着捉迷藏和过家家。



磁器口


好像哪里都有一条号称是“××最美古街(镇)”的地标性建筑。重庆的磁器口古镇被称之为“小重庆”,建筑很有特色,古老之中带有巴蜀韵味。



屋顶的瓦片错落有致,任随花草长在墙缝和屋顶,偶遇了一只可能想要上房揭瓦、偷瞄人类的喵星人。




踩着青石板路,偶尔要下个坡拐个弯,巷子也是忽宽忽窄。和成都一样也随处可见喝茶、听戏、采耳的小店,麻花可能算是重庆的特色,我们走走停停尝了一路的麻花。


看到一家“时光邮驿”的小店,店家那张布上贴满了世界各地带邮戳的邮票,羡慕到走不动路,盯着看了很久~




三拐四拐之后,看见有家篆刻店,我当时可能只是想歇一歇,就拿出一张印章图想要刻一个一模一样的,那个篆刻叔叔认真地比照着画在纸上,然后又不停地擦了重画,我也是满怀期待激动地不能行……


嗯,怎么样呢,就是,你不解释大家看不出来印的是啥。只用十来秒刻上的这个名字倒是让人很满意,哈哈哈,我能看懂就好了 [笑cry]



川美


位于黄桷坪的那一条涂鸦街很有名,与艺术气息的川美很搭。




学校里的雕塑、造型也都很特别,会画画的同学好会玩,他们的校园也很酷。



学校经常会举办各样的展览,我们刚好看到陈安健老师的画展,他几十年只画茶馆,把茶馆画到了出神入化。



来到川美,仿佛偷入了谁家静悄悄的后花园。

 


洋人街


来洋人街就是冲着那条1000米只要五块的穿楼索道去的。

它其实算是个大型游乐场,有很多刺激的好玩的,比如蹦极、跳楼机、大摆锤等等



而我,只去攀了个岩,还是儿童挑战道的那个。当时拽我的大叔说:“攀到顶了,请你喝红牛”,问我有没有信心,我连说有有有。

大概五六米的时候遇到了第一个坎儿,一直攀不上去,胳膊都要酸得使不上劲儿了,我紧张地冲下面喊:“呀,我觉得我不行了不行了”,大叔说,自信自信,腿使劲儿~

然后,我就轻松又尴尬地掉了下来……

话说,在哪儿跌倒一定要在哪儿爬起来呀……


穿楼索道已经不能穿楼了,坐在索道上看了一下洋人街的全景。



不过啊,索道终点那里有一家洋人街馒头,那么长的面包只要一块钱,绝对扛饿。



火锅


我们去了邓莽子火锅,没想到如此的接地气,里面人声鼎沸,火锅腾腾冒着的热气,人们说话声大笑声,夹杂着碰杯的声音,大家和热闹的火锅一样沸腾着。



我和同伴一起吃一边说感觉和成都火锅没差,火锅也是越煮越辣,不管它冒着汗,一边辣着一边吃着,或者停下喝口酸梅汤,歇一歇还能继续吃。


下次啊,一定要多几个人,然后大家一边聊天一边碰杯一边开心地吃着过瘾的辣火锅。


吃撑的我们沿着路往回走,准备走路到长江索道的售票口,在拐弯的路口小广场上看到有一个乐队在唱歌,凑近听了几首怪好听,结果忘了时间,索性又去解放碑前坐着看夜景了。



李子坝


就是那条2号线的穿楼轻轨,我们去的时候,阳光很刺眼,已经有很多人在下面望着轻轨穿楼而过。



下浩老街


临走前去了一条快要拆迁的老街。

人不多,路边的车来来往往。有的树长在路边,刚好遮住一点强烈的太阳光,有的树就斜着扎根好像长在屋顶上。



沿着石阶往上去,石缝里冒出来的枝叶还有盆栽的小花,晾着的衣服,炒菜的饭香,还有接小朋友回家的家长。



老旧的居民楼很多都已经不住人了,路边的小店铺有的已经歇业,经常能碰到扛着扁担卖水果的叔叔阿姨。



在路边一家没有招牌的小店里,老夫妻俩人忙活着做小麻花和面包。



随便在路边的一家店吃了一碗小面,你总是觉得在这样的老街里能真切地感受得到生活的气息。


 

在重庆坐了足够长的车,从起点到终点,

那些人、物、声音、还有风和阳光,都成为专属于我的风景。

它们从我眼里一晃而过,慢慢刻画出我的重庆印象。

 


重庆好多地方没有去,还有好多景没来得及看

期待不久的下一次,在重庆和你相见啊

来,约嘛


@ 我是懒人只会发原图





事物的本质

 

         肉眼无法看见

               阿莹的玫瑰花 

          分享|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空·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