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霸道总裁的俏姑娘养成记,且看大叔如何诱爱小娇妻

觅缘坊丶 2019-12-01 15:39:44

“头儿,已经五天了,相思所有亲戚的电话都打遍了,他们都不愿意收养相思,您看这可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送福利院吧。”

刘警官蹲在聂相思面前,“小相思,明天刘叔叔送你去福利院,好么?”

相思垂着长长的睫毛,薄薄的小嘴轻轻抿着,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话。

刘警官长叹一声,“你说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就没人愿意收……”

刘警官话还没说完,就听一串沉乱的脚步声从警局门口传来。

刘警官一愣,站起身朝门口看去。

“三少,这边。”

一道清泠的视线仿佛蕴带着摧毁万物的犀利射了过来,刘警官心头忍不住一跳,看过去,当即倒吸了口凉气。

朝这边走来的男人,身姿秀芹,着浅色休闲套装,双手插兜,犹如上帝亲自雕琢的深刻脸庞裹挟着与生俱来的冷漠,两片干净的薄唇抿直,周身折射而出的清贵之气,叫人不敢直视。

战廷深!战家最看重的三少爷,老爷子当众宣布的未来继承人。

可,他来这里干什么?

战廷深径直走到聂相思面前,放在裤兜里的一只手抽了出去,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轻挑起聂相思的小下巴,深邃幽沉的冷眸盯着聂相思精致如洋娃娃的小脸,面无表情,“要不要跟我走?”

车祸后,聂相思已经连续五天没有说一句话。

她看着战廷深,乌黑的眼珠子像两颗没被世俗侵染过的宝石。

“不愿意?”战廷深皱皱眉。

聂相思垂了垂长得有些过分的睫毛,什么都没说,慢慢抬起一只小手儿,轻轻握住了他放在她下巴上的微凉手指。

战廷深微眯眼,长臂一探,勾住聂相思的小身子,将她夹在他手臂下,阔步离开了警察局。

“三少决定收养这个孩子,有关收养的程序以及收养所需的手续,我来办。”

战廷深没有将聂相思带回战家老宅,而且直接带去了自己独居的别墅。

不喜被人打扰,所以别墅并没有请佣人,别墅的打扫问题,老宅那边隔断时间便会派人过来。

不会久留,做完这里的清洁就离开。

聂相思被夹了一路,战廷深胳膊又硬,铬得她腰和肚子都疼,可小丫头硬是硬气的没有吭一声。

走到客厅,战廷深将她放了下来,没再管她,往沙发里一坐,两根手指轻捏了两下高挺的鼻梁。

聂相思站在客厅,垂下的两只小手捏成小拳头,睁着一双纯净乌亮的大眼瞅着战廷深。

虽是陌生的环境,可小丫头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怯场和不适。

“你很累么?”

这是五天没开口的聂相思,对人说的第一句话。

战廷深微顿,放下手,冷眸凝向聂相思。

聂相思慢慢朝他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我叫聂相思。你呢?”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冷眸里掠过什么,快带让人捕捉不到。

聂相思见他不说话,粉润的小嘴微微抿了起来。

“战廷深。”

战廷深还是第一次跟人这么介绍自己,俊逸的眉宇轻蹙着,似是有些不习惯。

聂相思小嘴儿张了张,似是在默念他的名字。

好一会儿,聂相思说,“那我叫你什么?”

“我在家排第三。”战廷深说。

“我叫你三叔可以么?”聂相思歪了歪小脖子,大大的眼睛征询的盯着战廷深,小声说。

战廷深盯着她黑琉璃般莹净分明的大眼,半响,“随你。”

聂相思突然弯了弯小嘴儿,甜糯糯道,“三叔。”

战廷深眼阔轻缩,盯着相思看了良久,很轻很轻的应了声,“嗯。”

而就是相思这一声“三叔”,让战廷深此生,注定无法与之割舍开。

时光如梭,十二年弹指一挥间。

“喏。”闺蜜夏云舒将一只折叠成桃心的信笺大喇喇的拍到聂相思的课本上。

聂相思翻了个白眼,拨到一边,抬起精致的小脸眯眼看着夏云舒,哼道,“说吧,这次收了人家什么好处?”

呃……

夏云舒讪笑,“这个嘛,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月的早餐而已,哈,哈哈……”

聂相思嘴角抽搐,“你丫好歹也是夏家的大小姐,区区一个月的早餐就把你给收买了,还能不能有点追求了?”

夏云舒耸耸肩,“有哪家的大小姐需要自己打零工赚生活费的?”

聂相思皱眉,声音冷了下来,“这个月又没给你拿生活费?”

“不说这个了。下个礼拜学校组织秋游,你前两次都没去,我们现在已经高三了,最后一次,你不会也不去吧?”夏云舒下巴搁在聂相思的胳膊上,哼哼的看着聂相思道。

聂相思盯着夏云舒看了会儿,忽地叹了口气,“这个我自己做不了决定,得回去请示上级领导。身不由己啊。”

“可怜的娃啊。”夏云舒摸摸聂相思的脑袋,深表同情的看着她道。

“去去去。”聂相思拍开她的爪子。

聂相思背着书包从车上下来,边往别墅里走边低头捉摸着什么。

砰——

“啊……”

脑门猛地撞上一堵“石墙”,聂相思当即痛得捂住脑门轻呼出声。

“哎哟哟哟,小相思,你没事吧?”

虽然是担心抱歉的话,可声音里却一点歉意都没有,反而还带着丝丝笑意。

聂相思抬起漂亮如同水晶石的大眼忿忿的瞪过去,咬牙,“为老不尊!”

说完,聂相思拉着个小脸,气咻咻的朝别墅里走。

“小相思,翟叔叔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嘛,别生气了好不?”

翟司默站在原地,乐呵的冲聂相思的小背影道。

翟司默这话一落,原本往别墅里的聂相思突然停了下来。

翟司默一愣,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慢慢回头,微微拉着的小脸此刻却笑颜如花的对着翟司默。

翟司默眼皮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上。

“翟叔,你还不知道吧,我三叔今晚就回来了。”

聂相思笑眯眯的看着翟司默骤变的脸,继续说,“等三叔回来,我一定告诉三叔,在他不在的这几天,翟叔叔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三叔务必要好好感谢一下翟叔叔你对我的照顾。”

翟司默听话,一颗心拔凉拔凉的。

谁不知道,聂相思,聂小祖宗是某人的命根子,平时碰都不让人碰一下的。

这要是让某人知道他把他心尖尖上的人给欺负了,以某人心狠手辣的程度,他还不得把他整残了啊。

这么想着。

翟司默狠狠打了个寒噤,立马端出一副笑脸,屁颠颠上前,讨好的给相思摁肩膀,“小相思啊,翟叔叔平时对你不错的是吧。”

聂相思认真的点点头,同样很认真的指了指自己被撞红的额头,“翟叔的确对我‘很’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从小跟某人身边长大的缘故,性格上也像极了某人,睚眦必报!

翟司默看着聂相思傲娇的小背影,好想不要老脸的哭一哭。

夜里近十一点。

张惠从厨房出来,看到相思仍坐在沙发里,抱着两条嫩白纤细的长腿,下巴搁在膝盖上,灵动的大眼巴巴的瞅着门口。

张惠在心里叹了口,走上前。

“张阿姨,你去休息吧。”聂相思从门口收回视线看了眼张惠,而后又转到了门口。

“先生到现在都还没到家,兴许今天不回了呢。小姐,您明天还要上学,还是回房休息吧,别等了,啊。”张惠道。

聂相思轻轻摇头,“三叔说今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张阿姨,你先去睡吧,别管我。”

“先生回来看到小姐这么晚不睡等他,不知道得多心疼。”张惠小声道。

张惠看了她一会儿,许是觉得自己劝不动她,无奈的摇摇头,朝自己的房间走了去。

凌晨三点,别墅外传来一阵汽车厚重的引擎声。

张惠听到汽车引擎声披着外套开门出来,就见身形挺括高大的男人正从门口走进来。

张惠忙走过去,将男人臂弯上挂着的黑色西装外套接过,挂在一旁的衣架上。

男人精深犀利的黑眸淡扫过客厅,精准的落在了蜷在沙发里睡着了的人身上。

入鬓的长眉蓦地拧紧,两片薄薄的嘴唇抿直,迈动长腿朝客厅走了去。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精彩内容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