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我与浦大铨的"一面之交"

白浪情 2019-11-07 16:40:40

我与浦大铨的"一面之交"

林源森


     郭小平的《对我军旅生涯影响最大的人》系列文章中提到的好几位人物,我都认识,尽管也是"一面之交",但印象深刻,年代虽远,他们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

     现在说说我和其中的一位好领导浦大铨的"一面之交"吧。

(上图是敬爱的老首长浦大铨副政委)

    七十年代初,浦大铨任铁道兵一师五团副政委。1972年秋,浦副政委到我所在的五团三营十二连蹲点,当时我们连在担任武当山隧道正洞施工任务。

(上面是我们当年修建的武当山隧道)

     由于1971年"913"事件发生,为肃清林彪反党集团对军队建设的影响,实行多年的"四好连队"、"五好战士"评比活动取消了,隨之而来,不少同志对今后怎么带兵,部队思想政治工作怎么做感到束手无策。浦副政委在我连蹲点时,认为这是个带倾向性问题,需要认真解决。于是,在我连召集全营班长以上干部(班长、副排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于部,还是属战士)开会,我连全体指战员参加,他就如何在新形势下加强部队思想政治工作给大家讲课。 

(武当山隧道是我们亲手修建的)   

     那天,我连的礼堂(其实就是土坯油毛毡的大房子)乌压压的坐满了人。浦副政委声音宏亮,不用扩音器,那洪钟般的声音抑扬顿挫,传到到每个角落。因为我们连是东道主,我当时是六班长,有幸坐在第一排,聆听浦副政委的声情并茂的讲话,那富有哲理,磁性般的话语深深震憾了我,他讲的这些过去都沒听过,感到特别新鲜好奇,深入脑海。他讲话时,还时不时和我对上眼,仿佛专门讲给我听似的。他说,由于遇到新情況,出现新问题,不少同志觉得老办法不管用了,新方法又不多,今后兵怎么带?思想政治工作怎么做?他脸带微笑面授机宜,提出诸如总体分析、一分为二、典型引路、点面结合、一人一事、解剖麻雀、入心入脑、正面为主等方法和措施。接着,他话锋一转,画龙点睛般地强调,思想政治工作归根结底是做人的工作,千言万语是要落实到调动人的积极性,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提高部队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战斗力。他这语重心长的话语深深地打动了我,并在后来的工作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

    浦副政委蹲点结束回到团里,我就再也沒见过他。1975年底我调到团组织股任干事,他已离开老五团,不知调哪儿去了。这也是"一面之交"吧。

    说实在的,在连队要见到团首长的机会是不多的。有的当兵几年,一次也沒见过团首长。但这都不影响对部队首长的敬重。就拿我来说吧,1969年我刚当新兵时,有一天,连队来了一位首长,脸古铜色的黑里透红,他在连里蹲点三天,连首长介绍他是五团团长韩德成。后来,经常在连里宣读团通令嘉奖时听到团长韩德成的名字,但那以后再也沒见过他的面,后来听说他转业到湖北一座油田去了。可以想象,全团沒有见过团长的面不在少数。

(纪念大会开幕式)

    1999年莆田籍战友纪念参加铁道兵三十周年聚会时,听说韩德成老团长的儿子韩宝林在泉州工作,特地邀请他来莆田参加纪念大会并在主席台就座,表达对老首长的敬重怀念之情。

(上图是老五团团长韩德成的儿子"铁二代"韩宝林)

     台下的老兵不少可能还沒见过老团长一面,但这不影响铁兵的情谊。这是一段小插曲。

(这是铁道兵莆田市战友入伍三十周年纪念册) 

    真诚感谢郭小平的文章、《白浪情》公众号使我又见到了当年的老首长尊敬的浦副政委,得知当年他回团里后不久,便先后调到襄渝铁路十堰指挥部、铁道兵成都指挥部、铁道兵司令部办公室任过职,在办公室副主任位上离休的,老首长今年80多岁了,在北京安度晚年,他那慈祥的笑容仍历历在目,衷心祝愿老首长身体健康长寿!

    


作者林源森,男,福建莆田人。1969年 1月入伍,在铁道兵一师五团历任班长、排长、团组织股干事,一师组织科副营职干事。转业后历任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人事处干部、副处长、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正处)、办公厅副主任、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


责编:严京平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