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南街回味

后勤大院 2019-12-09 12:26:49

短短的那段南街,似乎汇聚省会都市的万千繁华。



天色向晚,我鸟儿般快活地飞出校门,终于放学了,站在街头,仅迟疑了片刻:为什么要走校门斜对过的井大路呢?今天作业不多,今天……东街口那人头攒动,车马喧闹呀!花巷的油酥肉松,只要想起,口中味蕾,蓦然苏醒,满嘴酥脆鲜甜,奇香袭人;塔巷口鱼丸这会一定在沸腾的锅中腆着白白的圆肚皮舞蹈,淡淡的鱼香早溢满半条街;豪门广院的味中味总是那样雾气腾腾,各色福州小吃,油头粉面,模样俊俏,让人两眼放光……



那时,家住学院前巷,学校在东街的三牧坊。每天放学只要时间充裕,我总要从南街——这条充满口舌诱惑的街道走过,虽然平时也常来。

爸爸时有叮嘱,放学回来带几片豆干。街的北端有一家门面挺大的酱菜店,花五分钱能买到一片又香又Q弹的豆干。它的外观与众不同,虽也是长方形,但四边的角弄成圆圆的弧形,表面深棕色中透着油闪闪的光泽,拿到手上一股醉人的酱香扑鼻而来,口感更是好,不仅入味,还软硬适中,有嚼头,咀嚼中,你会觉得它一点不比美味的红烧猪肉逊色。不很大的几片豆干,切成丝状后,调上些许酱油麻油,竟是一盘菜,一盘最受家人欢迎的菜肴。遗憾的是,多年后我寻觅它的踪影,可尝尽千家皆不是,到哪去了呢?莫非味觉的记忆出了差错,抑或它真的消失了。



南街中段的食杂店,门面更是恢宏,气度不凡,店内,烟酒自不必说,各色副食可能是福州最全的,它隔着街,睨视着斜对面的味中味,大有分庭抗礼的味道,但它们是两个不同的去处,勤俭持家的人更青睐前者。虽多数食品凭票供应,但不要票证的你总能在店中淘到。家人喜欢店中盛在坛中卖的四川榨菜,红彤彤,湿漉漉,通体沾满辣椒粉,才开坛,香气扑鼻,未入口,鲜辣味就在口中游窜。称一砣鲜嫩的,回家后洗净,再切成条,即是一盘美味的下饭菜;有时,改善生活,妈妈称来斤把猪腿肉,将肉、榨菜切成薄片,做成汤,挂了芡粉的猪肉片嫩嫩滑滑,榨菜片脆生生的,灰白与翠绿相衬,鲜甜与香辣搭档,可谓天造地设的绝配。汤成了,家里人多,每人一小碗,就着饭,狼吞虎咽享用完后,久久唇齿留香,我常端着碗,愣愣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后来店中的粉丝也开放卖。要上学了,妈妈追出门,塞几角钱到我手中,说,回家带些粉丝!我知道又能品尝妈妈的拿手好菜,粉丝鸡杂烧白菜了,那一整天心情好得像过节。

难忘那夜,二哥当家,率我们姐妹三前往此店,一副颐指气使的尊长嘴脸,站在水果摊前,叉着手,一字一顿对众妹妹发指令:就两角钱,看看买什么?!不一会儿,姐姐惊呼:甘蔗,一根五分!我凑近价目牌,上面赫然写着:猴蔗!这真是实至名归,甘蔗细细短短,真只配猴子啃。但我们还是欣喜若狂,一人扛一根,一路高歌而归:日落西山红霞飞……

南街食杂店既高端大气,又不忘亲民,在我心中,它就是一座圣殿。

对街的味中味,我始终敬而远之,总是远观,早先仅随人进去看了几次。真正以食客身份,冠冕堂皇地入店上座,享用美食还是文革时的事。那会我着了魔般喜欢样榜戏中的京剧,整日在家唱念做打,偶尔返家的慈父,不仅不烦,还悄悄地领着我拜师,李老师,袁老师……那日热心的袁老师执意要请我尝尝味中味的羊肉线面。我猜那面一定价格不菲,肉多呀!坐于香雾缭绕的席间,品尝软烂而鲜甜的羊肉线面,内心满是欣喜,感激……名师赐予的高端享受,使我隐隐觉得自己飘飘然似氤氲的烟气,就要羽化而登仙了。



虽然,味中味卖的也是福州小吃,但安泰桥南边那家福州小吃店更让人殷殷垂念。如果说,味中味是珠光宝气的贵妇,小吃店则为布衣荆钗的村姑。她不施粉黛,却因天生丽质,令人仰慕。店内细心烹制的佳肴真多:咸稀饭、甜稀饭、卤面、锅边糊,炒米粉、虾酥、芋头馃、海蛎酥、红年糕、白年糕……样样可口,其中炒米粉是我的最爱。店中,口径巨大的铁锅中尖尖地堆着炒好的米粉,米粉中有丝丝切细的菜蔬,肉菇与虾皮等配料虽不多,但我以为恰到好处,四溢的香气勾人食欲,吊人胃口,伙计盛上一碗,递到你手中前,再在上面浇上糖醋蒜泥调味汁,真是锦上添花,咸香酸甜与微辣的完美集合,绝妙的口味,令人一入口,就被它俘虏,老老实实成为它的忠实信徒。每每饥肠辘辘时,想的总是:能有一碗炒米粉该多好啊!



毗邻的安泰楼饭店对简陋局促的小吃店来说,就是广厦华屋了。那儿最便宜的可能是煮面条吧,不过比炒米粉贵,要一角六分一碗,那些年似乎在店中只尝过这道吃食。即便如此,它给我的印象仍极浅,面条除了虾油味,就是许许多多的芹菜大蒜与几根细细的肥肉丝,其余全淡忘了,大约都淡化到它身边静静流淌着的安泰河中去了吧。

最便宜的算大众电影院门口叫卖的橄榄,它是由生橄榄用甘草等略微腌制而成,许多售卖时还浸在腌汁中。它绿中透黄,色彩煞是好看,味道更妙:橄榄才入口,即有一股冰冰凉凉的淡淡的甜味充满全口,细细地吮吸,咀嚼,又似乎有微微的青涩味,再后来舌根底渐渐又涌出丝丝的甘甜与清香,绵绵不绝,余味袅袅,乃至半天你的口中都异香环绕。若视其为蜜饯,我以为,那世间可比之物,没有出其右的。地道的天然美味,不知现在可还有? 



有趣的是,记忆最深的,竟是一家极不起眼的小门店。

它就在安泰楼饭店的斜对面,窝在两个路口的拐角处,津泰路和南街的喧闹与它无干,静悄悄地它就在那,面街的柜台,似乎只有两三米长,货品更是少得可怜。走过路过,我都会不由自主地瞄一眼那瓶摆在柜台正中的五香花生,大大的敞口玻璃瓶,并不新奇,福州许多街边小食杂店都在用,妙的是瓶中之物,它们美极了,个个大小匀称,粒粒着粉红外衣,清清爽爽,脉脉含情地偎依在瓶中。至少我是很难抵御它们勾魂摄魄的曼妙身姿,爸爸则更甚。他爱喝酒,隔三差五要我们去请它们来侍酒。两角钱也就是那不大的一包,尖尖的纸包,老板那么一折,不仅美观,还严实,不洒不漏,捧在手上,似有细微的甜香溢出。但它们绝不是徒有其表,口味更是一绝,咸淡适中,微甜,香脆又无半点焦糊味,才一咀嚼,顿然满口甜香,更奇的是那保留完好的花生粉粉的表皮。它们是如何炒制的呢?至今我还百思不得其解。



流年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谁说不是这样?可美好的记忆,却常历久弥新!

说来,那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事,那时我十来岁。




---------------------------------------------------------------------------------------------------------------


投稿微信公众号:houqindayuan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