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小小说:面馆里的大社会

冰山果实 2021-10-11 08:18:02

中原的春天说变就变,前天热的好似初夏来临,人们纷纷脱去冬装换上了夏装,昨天北风呼啸了一整天,气温骤降,今天一大早大家都又重新穿上冬装御寒。

临近中午,镇上的一个面馆食客渐渐多了起来,店里的伙计和老板不断的吆喝着答应着照顾顾客。这时门开了,冷风随着开门刮了进来,面馆里面的顾客都一缩脖子,外面的人进来后随手关上了门,朝着伙计喊道:“来一大碗板面”。伙计答应一声朝后厨喊道:“再加一大碗面”。来人是老李,他见门旁边的一张桌子还没有人,拉了一下凳子就坐下了,工地收工吃饭时间只有50分钟,以前中午赶回家吃饭,媳妇早早就做好了饭等着他,可是媳妇年前中风了,现在只能勉强能照顾自己,如果回家自己做饭一定来不及,迟到了工头是要罚款的,为了赶时间,年后工地开工,中午他就到这家面馆吃碗面就匆匆赶往工地。

“老李来了!”老板也不是镇上原住户,是老李邻村的人,年轻时就和老李熟悉,见到老李就赶紧过来给他倒茶打招呼。

“店里这么多人,你去照顾别人吧,咱们这么熟悉不用客气”,老李笑着对老板说。老板将倒满的茶杯放到老李面前说道:“老李,你现在这么节约干啥,你看看他们,顿顿在这里点菜喝酒”。老李顺着老板手指的方向,看到最靠里的那一桌坐着两个人,桌子上煨了一盘牛肉和一盘羊肚正冒着热腾腾的汽,还有两盘素菜,两个人正在交杯换盏,喝得满脸红光。这两个人老李认识,和他是一个村子的,老李看后叹了一口气:“我咋能和他们相比,他们俩一个是省级贫困户,一个是市级贫困户,坐着不动不摇,国家每年都给他们救济款好几万,咱累死累活一年到头来手里够过年就算不错了”。

“老李,过来喝一杯,今天我请客!”说话的正是省级贫困户蛋蛋,很显然老李和老板的谈话被他们听到了,老李连忙说道:“不了,你们喝,我吃碗面就行”,蛋蛋从自己的位置走过来拉着老李:“我们请你喝酒,不让你掏钱,走走走。”说着硬把老李从自己的位置拉过去,“来来来,吃菜”,市级贫困户狗儿递过来一双筷子,老李也不再客气了,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一会功夫,桌子上的菜菜渐渐少了,几杯酒也下肚后,酒开始在老李、蛋蛋、狗儿的身上发挥着威力,蛋蛋首先说话了:“我说老李,你当初真不该不听我的,我说让你没事别那么拼命干活, 你说勤劳能致富,如今咋样,你还不是只能吃碗面,我们哥俩却能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老李喝了一口酒闷闷的说道:“当年县里提倡致富光荣贫穷无能,我就响应了号召,辛勤致富,谁能想到现在贫穷了反而光荣了”。蛋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叭砸着嘴嘿嘿一笑:“我当年就知道致富不一定是好事,你当时虽然还没有致富,你生了一个闺女后想要一个儿子,村干部领着乡干部以计划生育为名,今天拉你的猪,明天拉你的羊,生了二胎后你只好咬紧牙关给嫂子结扎了,我呢天天睡懒觉,无聊了去打牌,穷得叮当响,反正屋里啥值钱东西也没有,计划生育反而不来找我的事,我却生了两个儿子两个闺女。”说着又拿起酒瓶倒酒发现酒没了,对着老板喊:“再拿一瓶,加一盘肉菜上来”。

老板将酒和肉端上来放在桌子上,拿起酒瓶给蛋蛋满上,问问蛋蛋:“你要这么多儿女,又不干活,怎么养活他们?”看来老板一直在旁边听他们谈话,蛋蛋听后哈哈笑了起来:“我有我的办法,我经常将他们穿的破破烂烂的,然后将他们领到人多的地方,转一天就够很多天的生活费;有时将其中一个孩子身上搞个伤,然后让他们在村里跑着玩,中午过后就到村里有狗的那几户人家讹诈他们,说他家的狗咬到孩子们了,让他们赔钱。”老李和老板都不解的问:“人家能给吗?”“当然不会给了,可是我是贫困户呀,我赖在这户人家不走,他们打电话报警,派出所民警来了看到我是贫困户,也不想把事搞大,就会和对方协商,说我是困难户,给我几百块就当扶贫了,基本上在派出所同志的协商下,都能拿到七八百块钱,又够一个月生活费了。”蛋蛋得意的向大家说着。狗儿插话道:“蛋蛋老表的这招我也试了两次,都讹诈成功,谁让我们贫困户有特权呢,来,再干一杯!”说完大家都端起酒杯干了。

老李问到:“你和狗儿情况差不多,你为啥能评上省级贫困户?”“这需要手段,我经常将几个孩子和我自己打扮的比捡破烂的还脏,然后将他们领到镇政府、市政府的大院里,政府工作人员就怕这一幕被不明真相的路人拍下来发在网上,造成负面影响,经常会给我们一些救济钱,再派车辆送我们回来,次数多了,市里和镇里的工作人员都认识我了,扶贫政策下来后,我直接成为省级贫困户。”

“你这是讹诈政府呀,不怕被抓起来?”不知道啥时旁边的桌子也坐满了顾客,大家都在听蛋蛋的贫困户赚钱经,一位顾客忍不住这样问蛋蛋。蛋蛋一听反而笑了:“当前的确是打黑除恶,无恶除霸,无霸除痞的时期,如果按这样的政策我肯定被当成痞子抓起来,可是我是贫困户,说白了就是特权户,不但不会抓我,领导们还把我当爷爷敬着,实话对你们说,越往上面的领导,越脑残,脑袋装大便的越多,很好糊弄,我经常利用他们报私仇,有一次我在讹诈一户村民,村干部说我讹诈人,不向着我说话,没过几天,市里领导来入户慰问贫困户,到我家问村干部有没有经常入户扶贫,我回答从来没有,他们只顾自己打牌,哪有时间来看看我这个贫困户呀,市领导听后当场大骂了村干部,我在一旁看着村干部挨整的样子心里偷着乐。”众人听到这里,都对贫困户流露出羡慕的眼神。

蛋蛋继续说道:“还有一次,市里干部又来调查,问村医有没有给我们体检,其实村医一年给我们体检四次,还给我签过合约,并给了签约医生联系电话,可是一次我腹泻,村医边给我包药边说我不注意卫生,小小的村医竟然也敢数落我,现在市领导问起村医了,我就给村医上点眼药,说从来没有给我们体检过,也没有给我们签约和联系电话,党和政府这样关心我们贫困户,村医却经常嫌我们贫困户脏不搭理我们,应该吊销村医的执业许可证,我这番话说完,下午村医就被镇卫生院领导大骂了一顿,第二天又被镇领导训斥了一番,还写了几份检查。”

“一次孩子病了,到村卫生室和镇卫生院我嫌服务不好还花钱,就将全家都穿得破破烂烂的到市人民医院,我还是采取老办法,我们全部都站在医院大门口,来往行人都驻步朝我们看来,有的问我咋了,我说孩子们病了,没有钱看病,众人都小声的骂起领导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医院领导赶紧派科室主任把我们领到住院部,住院部的病人真多,走廊都住满了人,医院为了减少舆论,把一个病房的病人全部撵出来,我们进去住了单间;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孩子们的病也好了,医院说照顾贫困户不要钱,其实他们怕我继续到医院门口给他们带来负面影响不敢要钱,并且派救护车把我们全家送到村里。”

“做一个贫困户真好,咋样才能当上贫困户呢?”旁边桌上另一个顾客这样感叹后向蛋蛋请教道:“听了你的这番话,我从明天开始就不干活挣钱了,也要成为一个贫困户”。“是呀是呀,你说说咋能成为贫困户”。众人都这样随和着问。蛋蛋听后笑道:“这容易,来来来,咱们干了这一杯再说。”

饭馆的碰杯声和笑声隔着门都传出去很远。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