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追债人

不如一起编故事 2019-12-09 11:33:22


雪亮的白炽吊灯尽忠职守的垂挂在房中,被四周的黑暗肃穆的拱卫着,让灯下歪着脑袋臃肿青年看起来也似乎散发着庄严的气味,但他却仍然戏谑的看着办公桌后面的警察。头上的灯光太晃,导致他不得不眯起他那唯一不显肥胖双眼,同时撇开嘴角发出习惯性的讪笑声。在文件夹上随意勾画了后,将犀利的眼睛压在了青年身上,看来这位约莫跟青年差不多大的警察同志有点不耐烦了,发出了属于他的第一个声音:“姓名!”

 

“肖二~”青年懒散的回答道,被灯光照得雪亮的脸庞偶尔散发出不健康的酒红,估计肝脏功能不太好。

 

犀利的眼神一阵晃荡,虽然早就知道了,但每次听到这个略带萌系色彩的名字,再跟眼前的臃肿青年联系一起,就忍不住内心OS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出于职业素养,立刻严肃问到:年龄?”

 

“二十四~”还是慵懒的声音,不知道是耍酷还是已经对目前的处境无所谓了,垂下头颅舔了舔干燥的上嘴唇再次昂着头歪着嘴看着对方。

 

“犯了什么事啊?”警察似乎想早点结束这没营养的话题,直接略过了一两个问题。

 

“追债。”这次语气依然慵懒,但却听出了一丝疲惫。

 

“嘭!”警察一巴掌排在办公桌上,大吼道:“追债,追债你能把人杀了啊,别人是欠你命还是欠你钱啊!”

 

    青年没有马上接话,三四秒后,挂着痞坏痞坏的笑容:“你想知道啊?”接着闭上眼皮,如同在回味般:“那我说给你听。”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职业,明面的,暗面的,专职的,兼职的,形形色色。有让人喜欢的,也有让人唾弃的,有让人崇敬的,也有让人恐惧的。但有一种职业,估计会大部分人感到厌烦,尤其是当你直面他的时候,那就是——追债。可惜这次我们的主人公不是讨债的而是被讨债的人。车水马龙的新街报亭旁,一个穿着宽厚绿色风衣的肥胖男子正对着电话怒目圆睁,口吐脏话:“我草尼玛,你们今天早上给老子打了十几个电话了,还有没有完!”对方回复的声音在车流声中显得很模糊,但是不影响他的情绪再次爆发:“没错,老子就是在骂你!跟你们三个客服说了,老子今天早上已经还了,已经还了!那是我兄弟给我打的生活费,一打过来就被你们扣了,扣了也就算了,还他妈一个个拍着队来催我还款,我说你们眼睛瞎了吗,看不到老子已经还了啊!”“行啊,来啊,老子肖二这辈子就还真没怕过谁!”肖二骂骂咧咧的狠心戳掉挂机图标,抬头看着如同蝗虫过境的车流,内心一阵恍惚。草,如果有可能,谁他妈愿意整天跟个泼妇一样,到处撒泼。

 

    肖二被骗了,虽然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就不必骗自己了,无论是吃饭睡觉,拉屎撒尿,13万的数字总会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出现在窗台上,出现在镜子上,出现在饭碗上,连茅厕蹲位前面都贴这13万,多的密密麻麻,突然所有的13万化为各种喧闹的声音:你好先生,你的本月马上金融1831.18元已经预期两天了,请立即还款,不然我们将通知你家人。”“你好肖先生,你的名校贷今日内还款860元,请保证你银行卡余额充足,我们将自动扣款。”“你好肖先生,你本月信用卡账单已出,本月还款3680元,请及时还款。”你好肖先生,你好肖,你好,你.......

 

    啊!”肖二愤怒的把脸盆砸向窗台,质地硬朗的塑胶脸盆在空中翻滚一周奇迹般的正面落下,盆口外张,像一张散发讥笑与讽刺的恶魔嘴巴操!让你笑!让你几吧笑!”肖二抬起肥胖的右腿,一脚一脚的践踏在塑胶盆上,硬朗的脸盆终于不甘的破碎掉,碎屑翻飞,跃出了窗外。

 

    妹妹你坐船头哦,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锤子手机通过这首不知道被同事嘲笑过多次的老情歌,竭力的提醒他有人在试图召唤。他面无表情的翻出手机,来电显示是以前公司的一个小领导。“什么!学校还有押金没退,我去要回来,就能缓解一部分还款?去,怎么不去,本来就是我们的钱!”

 

     每个人都不承认自己是傻子,但当你什么都失去了的时候,你就真当自己是傻子了。肖二是带着梦想加入公司的,海鸥教育,一个职场能力训练的地方。他从大一就进入海鸥的,当时还叫拓宇。他喜欢这里,这里有谈得来的朋友,敬佩的老师,还有丰富有趣但是累得要命的实践课程。大四还没毕业,就已经在里面工作一年了,他相信西门老师,也相信未来的梦想,相信付出就有收获。于是当公司需要借款才能维持运转的时候,他和其他老师,以及大部分的学员都同意了。一次,两次,七次,八次。一万,两万,直到十三万。慢慢升起的惶恐与担忧终于爆发出来,公司没能力还款了,所有的负债全部压回到自身,压到这个一直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人身上,一个刚刚毕业一年但一年没得工资的应届生身上,一个因为没有钱连女朋友也不敢找的光棍身上。

 

    熟练的打开支付宝,借呗还有最后的130元可以借,立马全部提了出来。打开滴滴,订去往大口川禾拥学院的顺风车。

 

    我们每天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让人感到很沮丧的事情,有的人遇到这种事情多了,就慢慢变得懒散暴躁,变得市侩和颓废。因为既然努力都没有用,那还努力干什么呢?但至少我们的肖二还在努力着,之前是因为没有方向,钱去哪儿了?西门不可能骗他,已经将房产拿了出来,并且自己把自己当做原告希望公安订他为诈骗。所以肖二很失望,但却仍然相信,相信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相信这个世界上不会亏待一个七年内靠红牛撑下来的男人。肖二使劲摇了摇头,脸颊上的肥肉配合得抖动了两下,似乎把昨晚熬夜到三点的疲惫也抖出了脑袋。到学校后先联系负责房屋出租的温老师,还好有负责财务工作良老师的电话,这个钱公司让我来催,我是直接先把我明天的信用卡先还了呢,还是先给公安局呢,哎呀,好纠结啊。胖出褶皱的脸上破天荒的竟然出现一抹羞涩,憨厚实诚的脸怎么看怎么怪。

 

   “温老师,温老师,我是海鸥的员工,我来和你们协商退换住房押金的事,哎。啊。你们在开会啊?那我在下面等等吧。”

   “温老师,你们终于下来了,我是海鸥教育来协商退还住房押金的员工,我叫肖二......

   “小肖啊,这件事我个人也不是很了解,学校对这件事很重视的,你直接去找恭主任恭老师吧,他是负责这件事的。”

   “恭老师,我是海鸥教育来协商退房押金的员工.....

   “你个人来的?可是我们签协议的时候不是你啊,这样把,你回去把委托书拿过来,里面当时的每一个人的签名都签上,你也理解,这是学校流程,这件事情也很敏感,确实需要严肃对待的.

   “警察通知,那我公司的这个委托书就这样是可以了吧?我还是想问一下,这个押金学校应不应该退?”

   “这本来就是两码事,你们公司欠款的事是欠款的事,你们以前签的协议是协议的事,不用混为一谈。”

   “喂,龚老师,哎,委托书拿到了,我明天就可以过来,啊,明早你要开会,下午去主城啊?我可以良老师啊?”

   “喂,良老师吗?我是海鸥案件的学生和老师代表,我来处理相关退房押金的事情。检老师负责这件事啊,他在什么地方我去联系他?”

   “小肖啊,这件事学校非常重视,你心情一定要平缓,不要有过激的想法,马上联系学校相关人员和公安机关核实这个事情,警察说可以退我们才能退,希望你也能理解,我们的目标都是维护好学生。你把沙区经侦的电话给我,我们去了解,放心,学校一定尽快解决!”

   “喂,检老师,都快下班了你们那边核实得怎么样了啊?”

   “小肖啊,你不要着急,有时间我会第一时间答复你的。” 

   “老板,杂酱面多少钱一碗?那小面呢?哦,来碗小面吧。”

   “检老师,现在有答案了没啊?”  

   “小肖,明天上午一定给你答复。”

   “警察通知,昨天学校有老师跟你们提供材料和消息吧?就十一点有个委托书照片?那我今天在这儿等他们吧”

   “十一点了,我先回吧,不过给检老师打个电话,他们的人怎么还没来?咦,未接?”

   “小肖啊,我们的人十一点才开完会出发去的警局。”

“他们大概三点会学校吗?那我三点过来吧。”

   “小肖啊,这个还得签协议的人亲自过来才行啊?委托书?不,我们学校律师说这是一回事,你看,我们协议上说得很清楚了......为什么没去跟沙区公安核实?我们怎么知道你给的电话是警察的?”

   

    肖二的气得发抖,想到这几天像狗一样被呼来唤去,想到每天晚上像鬼一样到处游荡,想到每天接到的催款声,想到之前他们说学校非常重视所有相关的老师都在尽力。“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你们七八个老师就合起来玩我是吧!你们说是要为学生解决问题,这个钱就是学生的,你们又要等这个事情过后再给,你们的目的是什么?稳定学生?还是撇清责任!你们说清楚,如果不是稳定保护学生,我立马转身就走,我受够了!”想到这些天的画面,鼻头一酸,苦的辣的酸的咸的一下子化为眼泪从眼睛里滚了出来,因为身体肥胖,累得馒头大汗。

 

“小肖,学校是站在...

 

    “你们就说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还要跟学生代表和老师们交代,你们说你的目的是什么啊?把我哟来换去准备这个准备那个,结果到头来说我做的这些都没用,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啊!”肖二原本酒红的肤色因为愤怒和委屈更加的殷红,就像只被下了锅烹炸的龙虾。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检老师赶紧让良老师拿了一盒抽纸。看着他那幅尊容又想笑又想哭。

 

“同学们。学校说帮助,调查都他妈是扯淡,一个二个只想撇清自己的关系,不担责任。他妈的海鸥是在你们学校地界儿办公的,他早不说流程,早说它还能开下去,15年海鸥就开始让学生贷款,你管过吗,你早管,他也开不下去。也不知道学校他妈的收了海鸥多少钱,之前那些钱贪了也就算了,现在这笔帮助学生还款的钱也要贪,狗日的。海鸥这个事情反正我现在也没想通,也不知道以后该相信谁了,反正已经是欠起10多万的人了,大不了坐牢,大不了一死,放心死之前,一个都别想好过。操你妈。同学们,没人会管我们了,我们只有靠自己,能拿一万是一万,能那一千是一千。明天谁和我去,我是不要脸了,我们一起去,让学校把我们的钱吐出来!吐出来!”

 

一位卷头发的麻脸女孩子诧异的望着门口站着的这十几个青年,中间那个挺胸凸肚的红脸青年正生撕竭力地喊着:“垃圾学校还我还款押金!”几个同学拉着同样字体的横幅要么怒目圆睁,要么唉声叹气。还以为是某个社团在拍微电影,在旁边津津有味的看起来起来,却没发现摄影机,倒是看见了五位保安和几个面熟的老师围了过来。双方开始交涉,表情语气都很激烈,终于横幅下有一青年开始推搡慢慢围拢的保安,然后双方好想很有默契的加大力量,终于青年力没用到,一下子扑倒在地。“靠,你们为甚么还打人!打人了,打人了!欠钱还打人了!”“你打我干嘛!公司欺负我,分期欺负我,连你们也要欺负我!我豁出去了,同学们,还手啊同学们!”

 

    麻脸女孩不忍心再看被踢到在地的那些青年,尤其是变躲边咬却被塑胶棍和橡胶靴招呼红脸青年,突然莫名担心起自己毕业以后的事情来,看来还是今天要少看一集连了,上次社长说推荐的那个会计资格证,也有必要考虑一下。

 

    “啊!”没来由的麻脸女孩突然尖叫一声,人群也突然如苍蝇一样立马散开,所有人都看着红脸的青年,以及他手里还挂着血丝的水果刀。看来面前呕血的一个中年保安,像是看完一场电影后的沉默环节。红脸青年抬起头,闭上了眼睛,觉得全世界终于安静了。

 

    安静了,一切都会过去,没什么什么是过不去的。这些都是老一辈们说的,他们还说,不用担心,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但是,等到天真的塌下来,我们四处寻找时,才发现,举目无人啊。

 

坐在雪亮白炽灯下的臃肿青年,还在闭着眼睛,胖出褶皱的脸上无声滑落下两行眼泪,不屑得喃喃道:“草,如果有可能,谁他妈愿意像个泼妇一样,到处撒泼.......

 

 

老驴注:本故事40%部分内容有参考真人真事,部分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熟巧合。

     

 

      

 

 

雪亮的白炽吊灯尽忠职守的垂挂在房中,被四周的黑暗肃穆的拱卫着,让灯下歪着脑袋臃肿青年看起来也似乎散发着庄严的气味,但他却仍然戏谑的看着办公桌后面的警察。头上的灯光太晃,导致他不得不眯起他那唯一不显肥胖双眼,同时撇开嘴角发出习惯性的讪笑声。在文件夹上随意勾画了后,将犀利的眼睛压在了青年身上,看来这位约莫跟青年差不多大的警察同志有点不耐烦了,发出了属于他的第一个声音:“姓名!”

 

“肖二~”青年懒散的回答道,被灯光照得雪亮的脸庞偶尔散发出不健康的酒红,估计肝脏功能不太好。

 

犀利的眼神一阵晃荡,虽然早就知道了,但每次听到这个略带萌系色彩的名字,再跟眼前的臃肿青年联系一起,就忍不住内心OS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出于职业素养,立刻严肃问到:年龄?”

 

“二十四~”还是慵懒的声音,不知道是耍酷还是已经对目前的处境无所谓了,垂下头颅舔了舔干燥的上嘴唇再次昂着头歪着嘴看着对方。

 

“犯了什么事啊?”警察似乎想早点结束这没营养的话题,直接略过了一两个问题。

 

“追债。”这次语气依然慵懒,但却听出了一丝疲惫。

 

“嘭!”警察一巴掌排在办公桌上,大吼道:“追债,追债你能把人杀了啊,别人是欠你命还是欠你钱啊!”

 

    青年没有马上接话,三四秒后,挂着痞坏痞坏的笑容:“你想知道啊?”接着闭上眼皮,如同在回味般:“那我说给你听。”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职业,明面的,暗面的,专职的,兼职的,形形色色。有让人喜欢的,也有让人唾弃的,有让人崇敬的,也有让人恐惧的。但有一种职业,估计会大部分人感到厌烦,尤其是当你直面他的时候,那就是——追债。可惜这次我们的主人公不是讨债的而是被讨债的人。车水马龙的新街报亭旁,一个穿着宽厚绿色风衣的肥胖男子正对着电话怒目圆睁,口吐脏话:“我草尼玛,你们今天早上给老子打了十几个电话了,还有没有完!”对方回复的声音在车流声中显得很模糊,但是不影响他的情绪再次爆发:“没错,老子就是在骂你!跟你们三个客服说了,老子今天早上已经还了,已经还了!那是我兄弟给我打的生活费,一打过来就被你们扣了,扣了也就算了,还他妈一个个拍着队来催我还款,我说你们眼睛瞎了吗,看不到老子已经还了啊!”“行啊,来啊,老子肖二这辈子就还真没怕过谁!”肖二骂骂咧咧的狠心戳掉挂机图标,抬头看着如同蝗虫过境的车流,内心一阵恍惚。草,如果有可能,谁他妈愿意整天跟个泼妇一样,到处撒泼。

 

    肖二被骗了,虽然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就不必骗自己了,无论是吃饭睡觉,拉屎撒尿,13万的数字总会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出现在窗台上,出现在镜子上,出现在饭碗上,连茅厕蹲位前面都贴这13万,多的密密麻麻,突然所有的13万化为各种喧闹的声音:你好先生,你的本月马上金融1831.18元已经预期两天了,请立即还款,不然我们将通知你家人。”“你好肖先生,你的名校贷今日内还款860元,请保证你银行卡余额充足,我们将自动扣款。”“你好肖先生,你本月信用卡账单已出,本月还款3680元,请及时还款。”你好肖先生,你好肖,你好,你.......

 

    啊!”肖二愤怒的把脸盆砸向窗台,质地硬朗的塑胶脸盆在空中翻滚一周奇迹般的正面落下,盆口外张,像一张散发讥笑与讽刺的恶魔嘴巴操!让你笑!让你几吧笑!”肖二抬起肥胖的右腿,一脚一脚的践踏在塑胶盆上,硬朗的脸盆终于不甘的破碎掉,碎屑翻飞,跃出了窗外。

 

    妹妹你坐船头哦,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锤子手机通过这首不知道被同事嘲笑过多次的老情歌,竭力的提醒他有人在试图召唤。他面无表情的翻出手机,来电显示是以前公司的一个小领导。“什么!学校还有押金没退,我去要回来,就能缓解一部分还款?去,怎么不去,本来就是我们的钱!”

 

     每个人都不承认自己是傻子,但当你什么都失去了的时候,你就真当自己是傻子了。肖二是带着梦想加入公司的,海鸥教育,一个职场能力训练的地方。他从大一就进入海鸥的,当时还叫拓宇。他喜欢这里,这里有谈得来的朋友,敬佩的老师,还有丰富有趣但是累得要命的实践课程。大四还没毕业,就已经在里面工作一年了,他相信西门老师,也相信未来的梦想,相信付出就有收获。于是当公司需要借款才能维持运转的时候,他和其他老师,以及大部分的学员都同意了。一次,两次,七次,八次。一万,两万,直到十三万。慢慢升起的惶恐与担忧终于爆发出来,公司没能力还款了,所有的负债全部压回到自身,压到这个一直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人身上,一个刚刚毕业一年但一年没得工资的应届生身上,一个因为没有钱连女朋友也不敢找的光棍身上。

 

    熟练的打开支付宝,借呗还有最后的130元可以借,立马全部提了出来。打开滴滴,订去往大口川禾拥学院的顺风车。

 

    我们每天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让人感到很沮丧的事情,有的人遇到这种事情多了,就慢慢变得懒散暴躁,变得市侩和颓废。因为既然努力都没有用,那还努力干什么呢?但至少我们的肖二还在努力着,之前是因为没有方向,钱去哪儿了?西门不可能骗他,已经将房产拿了出来,并且自己把自己当做原告希望公安订他为诈骗。所以肖二很失望,但却仍然相信,相信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相信这个世界上不会亏待一个七年内靠红牛撑下来的男人。肖二使劲摇了摇头,脸颊上的肥肉配合得抖动了两下,似乎把昨晚熬夜到三点的疲惫也抖出了脑袋。到学校后先联系负责房屋出租的温老师,还好有负责财务工作良老师的电话,这个钱公司让我来催,我是直接先把我明天的信用卡先还了呢,还是先给公安局呢,哎呀,好纠结啊。胖出褶皱的脸上破天荒的竟然出现一抹羞涩,憨厚实诚的脸怎么看怎么怪。

 

   “温老师,温老师,我是海鸥的员工,我来和你们协商退换住房押金的事,哎。啊。你们在开会啊?那我在下面等等吧。”

   “温老师,你们终于下来了,我是海鸥教育来协商退还住房押金的员工,我叫肖二......

   “小肖啊,这件事我个人也不是很了解,学校对这件事很重视的,你直接去找恭主任恭老师吧,他是负责这件事的。”

   “恭老师,我是海鸥教育来协商退房押金的员工.....

   “你个人来的?可是我们签协议的时候不是你啊,这样把,你回去把委托书拿过来,里面当时的每一个人的签名都签上,你也理解,这是学校流程,这件事情也很敏感,确实需要严肃对待的.

   “警察通知,那我公司的这个委托书就这样是可以了吧?我还是想问一下,这个押金学校应不应该退?”

   “这本来就是两码事,你们公司欠款的事是欠款的事,你们以前签的协议是协议的事,不用混为一谈。”

   “喂,龚老师,哎,委托书拿到了,我明天就可以过来,啊,明早你要开会,下午去主城啊?我可以良老师啊?”

   “喂,良老师吗?我是海鸥案件的学生和老师代表,我来处理相关退房押金的事情。检老师负责这件事啊,他在什么地方我去联系他?”

   “小肖啊,这件事学校非常重视,你心情一定要平缓,不要有过激的想法,马上联系学校相关人员和公安机关核实这个事情,警察说可以退我们才能退,希望你也能理解,我们的目标都是维护好学生。你把沙区经侦的电话给我,我们去了解,放心,学校一定尽快解决!”

   “喂,检老师,都快下班了你们那边核实得怎么样了啊?”

   “小肖啊,你不要着急,有时间我会第一时间答复你的。” 

   “老板,杂酱面多少钱一碗?那小面呢?哦,来碗小面吧。”

   “检老师,现在有答案了没啊?”  

   “小肖,明天上午一定给你答复。”

   “警察通知,昨天学校有老师跟你们提供材料和消息吧?就十一点有个委托书照片?那我今天在这儿等他们吧”

   “十一点了,我先回吧,不过给检老师打个电话,他们的人怎么还没来?咦,未接?”

   “小肖啊,我们的人十一点才开完会出发去的警局。”

“他们大概三点会学校吗?那我三点过来吧。”

   “小肖啊,这个还得签协议的人亲自过来才行啊?委托书?不,我们学校律师说这是一回事,你看,我们协议上说得很清楚了......为什么没去跟沙区公安核实?我们怎么知道你给的电话是警察的?”

   

    肖二的气得发抖,想到这几天像狗一样被呼来唤去,想到每天晚上像鬼一样到处游荡,想到每天接到的催款声,想到之前他们说学校非常重视所有相关的老师都在尽力。“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你们七八个老师就合起来玩我是吧!你们说是要为学生解决问题,这个钱就是学生的,你们又要等这个事情过后再给,你们的目的是什么?稳定学生?还是撇清责任!你们说清楚,如果不是稳定保护学生,我立马转身就走,我受够了!”想到这些天的画面,鼻头一酸,苦的辣的酸的咸的一下子化为眼泪从眼睛里滚了出来,因为身体肥胖,累得馒头大汗。

 

“小肖,学校是站在...

 

    “你们就说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还要跟学生代表和老师们交代,你们说你的目的是什么啊?把我哟来换去准备这个准备那个,结果到头来说我做的这些都没用,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啊!”肖二原本酒红的肤色因为愤怒和委屈更加的殷红,就像只被下了锅烹炸的龙虾。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检老师赶紧让良老师拿了一盒抽纸。看着他那幅尊容又想笑又想哭。

 

“同学们。学校说帮助,调查都他妈是扯淡,一个二个只想撇清自己的关系,不担责任。他妈的海鸥是在你们学校地界儿办公的,他早不说流程,早说它还能开下去,15年海鸥就开始让学生贷款,你管过吗,你早管,他也开不下去。也不知道学校他妈的收了海鸥多少钱,之前那些钱贪了也就算了,现在这笔帮助学生还款的钱也要贪,狗日的。海鸥这个事情反正我现在也没想通,也不知道以后该相信谁了,反正已经是欠起10多万的人了,大不了坐牢,大不了一死,放心死之前,一个都别想好过。操你妈。同学们,没人会管我们了,我们只有靠自己,能拿一万是一万,能那一千是一千。明天谁和我去,我是不要脸了,我们一起去,让学校把我们的钱吐出来!吐出来!”

 

一位卷头发的麻脸女孩子诧异的望着门口站着的这十几个青年,中间那个挺胸凸肚的红脸青年正生撕竭力地喊着:“垃圾学校还我还款押金!”几个同学拉着同样字体的横幅要么怒目圆睁,要么唉声叹气。还以为是某个社团在拍微电影,在旁边津津有味的看起来起来,却没发现摄影机,倒是看见了五位保安和几个面熟的老师围了过来。双方开始交涉,表情语气都很激烈,终于横幅下有一青年开始推搡慢慢围拢的保安,然后双方好想很有默契的加大力量,终于青年力没用到,一下子扑倒在地。“靠,你们为甚么还打人!打人了,打人了!欠钱还打人了!”“你打我干嘛!公司欺负我,分期欺负我,连你们也要欺负我!我豁出去了,同学们,还手啊同学们!”

 

    麻脸女孩不忍心再看被踢到在地的那些青年,尤其是变躲边咬却被塑胶棍和橡胶靴招呼红脸青年,突然莫名担心起自己毕业以后的事情来,看来还是今天要少看一集连了,上次社长说推荐的那个会计资格证,也有必要考虑一下。

 

    “啊!”没来由的麻脸女孩突然尖叫一声,人群也突然如苍蝇一样立马散开,所有人都看着红脸的青年,以及他手里还挂着血丝的水果刀。看来面前呕血的一个中年保安,像是看完一场电影后的沉默环节。红脸青年抬起头,闭上了眼睛,觉得全世界终于安静了。

 

    安静了,一切都会过去,没什么什么是过不去的。这些都是老一辈们说的,他们还说,不用担心,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但是,等到天真的塌下来,我们四处寻找时,才发现,举目无人啊。

 

坐在雪亮白炽灯下的臃肿青年,还在闭着眼睛,胖出褶皱的脸上无声滑落下两行眼泪,不屑得喃喃道:“草,如果有可能,谁他妈愿意像个泼妇一样,到处撒泼.......

 

 

老驴注:本故事40%部分内容有参考真人真事,部分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熟巧合。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