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性感少妇让我在监控后面指挥调教她,最后她竟自摸到一发不可收拾……

红秀小说 2020-11-28 08:12:26


    于红雪捧着十三张银行卡,交到了经办人手中,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三天之后,扔进去三百五十万之后,她独自开着车子,来到了华夏北方的铁狱之前,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一个小时之后,铁狱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青年人。一身发白的牛仔装,整个人显得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

    手里提着一只小包袱,年青人看了于红雪一眼,快步走了过来,一脸的笑意。

    “你就是雪姨吧,我叫路卫东,海叔说你会在外面等我,我们走吧。”

    于红雪一怔,转头向铁狱大门望过去,接着一张冰雕雪砌般的面容,更加地苍白。

    “……是于大海叫你出来的?”

    路卫东点点头,笑道:“海叔让我先出来,他说让年青人受点累,等我把外面弄好了,他再出来,呵呵,海叔是在里面呆懒了,雪姨,咱家里都好吧。”

    于红雪没有吭声,他掏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有人接起来,于红雪冲着电话咆哮了两声,电话就转到另一个人手中,那人诧异问了一句,接着电话又转到第三个人手中,这时电话里沙哑沉重地声音响了起来。

    “红妹,路卫东不是出去了么,什么事?”

    “大哥……你……咱们家最后的三百多万已经都扔进去了,我已经再拿不出一分钱了,你明白我说的意思么,大哥,现在你告诉我,我面前的这个路卫东是怎么回事……我砸锅卖铁……我拼了全部家当……我日盼夜盼,盼着有一个强有力的人,来支撑起我们于家来……”

    于红雪眼睛顿时通红,这些天的艰难,不足以打倒她,但是看到这个笑嘻嘻出现在眼前,又苍白又瘦弱的年青人,于红雪再也支持不住了。

    “大哥,难道让我一条条地告诉你,我们于家完了么,再没有人支撑着,我们于家一大家子,三十几口子人,只能去要饭了,这还用我告诉你么,三百多万,最后的养老钱,换出来了……来个毛孩子,大哥,现在你告诉告诉我,他能干什么……”

    于红雪对着手机几乎咆哮了起来,泪水也终于迸出了眼眶。

    电话里面沉默了片刻,于大海声音微沉地说道:“红啊,一呢,大哥的犯的事大了点,三百多万不足以出去,二呢,路卫东是大哥能给你找到的最好的人选,比我在外面都有用,我三十年的老江湖了,这点眼光还没有么,要相信他,你把咱家交给他就可以了,真的,红,大哥以咱在天上的爷爷发誓,路卫东就是你需要的人。”

    电话很果断地挂掉了,这一分钟的通话,至少几万块的消费。

    于红雪一转头,路卫东已经自己跑到车子里头去了,正拿着她的女士香烟,很享受地吸着。

    回到了车内,于红雪驾着这辆二手奔驰,回三江市。

    车内,于红雪一直不理路卫东,过了很久,忽然冷冷地问道:“路卫东,你今年多大了?”

    “我……二十四,雪姨呢?”

    “我已经三十五岁了,路卫东,你叫我姨一点都不亏,所以,别总盯着姨的大腿和胸脯了,姨不是你的菜。”

    路卫东淡淡一笑,目光在那双如玉柱般的玉腿上停留着。

    夏季的超短皮裙,红一样地颜色,衬得那又白嫩嫩柔滑滑的玉腿,更加性感得惊心动魄。监狱里的多年生活,让路卫东的双眼,格外地饥渴能耐。

    “雪姨,你是我见过最有味道的女人,呵呵,不知道雪姨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

    “真正的男人……”

    “哦,那就好办多了,我会让你看到什么是真正的男人的,呵呵,雪姨,到时候别忘了和我上床……”

    吱嘎……

    车子发出刺耳地刹车声,几乎横在了路面上,于红雪目瞪口呆地盯着车上的年青人,年青人一脸的微笑,显得很亲切,那张很普普通通的脸上,因为这丝笑意,变得很顺眼。

    路卫东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依然平平淡淡地盯着那双美腿,似乎刚刚那几乎侧翻的车子里,根本没有自己一样。

    “你……你怎么敢这么对我说话,我刚刚救了你出来……”

    路卫东淡淡笑着。

    “雪姨,你不要着急,能出来不是你救的,是我有能力出来,于大海他自己办不到的事,我可以的。呵呵,另外,雪姨,漂亮女人,是需要人睡的,我不睡,还有牲口来睡,与其便宜那帮牲口,还不如我自己来,你不用用这么吓人的眼光瞪着我,正因为我是个真正的男人,于大海才花光了家底,也要救我出去,不就是小小的三江市么,好,我让于家在三江市里,横着走,只是雪姨,到时候,我要你洗得白白地,乖乖爬上我的床!”

    于红雪几乎崩溃掉了,阴沉着脸,将车子一路开进了市郊的农家乐渔村,这时是于家少有的两家还在营业中的餐馆。

    于家十几口子,现在大都住在这里。

    穿过农家搭着花架的小院子,没有进到饭厅,而是穿过小路,来到后面的平房里。

    平房内,十几个得到消息的于家人,正焦急不堪地等着于红雪回来,她一进屋,十几个男男女女的,就一齐站起身来,紧张地盯着于红雪的身后……

    路卫东跟在于红雪身后,一脸笑意地走了进来,冲大家点头为礼。

    一屋子人,目瞪口呆地盯着他,好象看到远古神兽突然横空出现一样,全是不可思议之色,有人直指着路卫东,脸色发白地问于红雪。

    “二姑……怎么是这个人,我爸爸呢……”

    于红雪叹了口气,坐到大沙发里,拿过冰水来一阵痛喝,想浇灭心头的怒火。

    “问你呢,二姑,我爸呢,他不出来,晚上的鸿门宴谁去,难道是这个毛孩子……”

    再次发声的,是个一身黑色清凉装的女孩子,二十多岁的样子,妆化得很浓,给人一种风尘之感。

    路卫东至少在她身上,发现了五处撸点。

    于红雪叹气说道:“你爸爸让我们把家族的事情,都交给他来处理,哼,鸿门宴当然要他去,难道真要我去给熊坤跳脱衣舞!”

    “他去……”

    于大海的这位女儿,差点把葱指点到了路卫东的鼻子上,一脸的鄙夷不屑。

    “你都有什么本事?”她直接问路卫东。

    “我会打架,而且很聪明。”路卫东认真说道。

    “能打得过几十人么,他们应该有枪,都是武术馆的学员。”

    “打不过。”路卫东老老实实地回答。

    于家人失神地盯着他。

    于大海的女儿,机关枪一样的声音,一连气说道。

    “你听说过三江市的鸿宾楼么,鸿门宴就摆在那里,那里有间叫红楼梦的房间,就是大欲窟,熊家人要我二姑去陪熊坤跳舞喝酒,不去的话,就交出这个渔村去,隔壁的桃花源酒家,就是熊家的产业,他们要将小东湖水库边的所有渔村统一到他熊家去,我跟你说,那个桃花源原来就是我们于家的地方,被他们硬霸占过去了,我们于家已经快被他们几家逼得跳楼了,花三百多万要我路卫东出来,是要对付拥有三处武馆的孙家,拥有十三家夜店的王家,拥有无数地下产业和无数小流氓的熊家。你明白了么,你现在告诉告诉我们,你能做到么。”

    路卫东微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我可以试试,不试谁知道呢。”

    “好吧,你现在告诉,今晚的鸿门宴谁去!”小姑娘掐着腰,模样快一张性感小嘴,把路卫东吞了。

    “当然要雪姨去……不过我会陪她去的,呵呵,雪姨,想不到你还会跳脱衣舞,那可是要真本事,身体有真料的艺术舞蹈,一般人是跳不了的,呵呵,真是期待……”

    于家人目瞪口呆地盯着这个眼睛直留在于红雪身上的青年人,一个个,心一凉到底。

    鸿宾楼地处三江市最繁体的主街上,白天基本没有多少生意,但随着夜色来临,这座宏伟建筑就迸发出生机来。

    晚八点,灯火辉煌的鸿宾楼上,已经是一片纸醉金迷。

    一行三辆车子,在鸿宾楼门前的大街上,来回了三趟,之后,停在了街角一处暗影里。其中一辆车子里,三男两女,正小声地说着话。

    于红雪表情呆滞,目光绝决。

    于初月,于大海的大女儿皱眉说道:“二姑不能去,看到了么,进去就出不来了,门口至少有七八十个流氓,还有十几位武校生,连楼顶都是人,五叔你看到了,楼上竟然都布置下人,绝对是全方位的布防!”

    于五阴沉着一张马脸,瞪了一眼于初月。

    “你二姑不去,我们于家最后一块生财之地就归了熊氏了,我的意见,还是要去……”

    说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于红雪与路卫东身上。

    于红雪点了点头。

    “我去,反正老娘已经三十五岁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说着,全身却微微而抖。

    坐在她身边的路卫东,轻轻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笑道:“不用怕,没什么事的。我看了下,奇怪的事,熊家请的鸿门宴,武馆的王家掺和什么呀,武馆的小子们生猛,有了他们,计划肯定会变的。”

    “哼,你有个屁计划,早说过是熊家跟王家一齐欺负我们于家了,熊坤能把我二姑熊到给他跳脱衣舞的地步,他熊坤能不显摆一下么,肯定是王家的败家二小子王涛跟熊坤两个在里面了。”

    “哦,这样……没事,雪姨进去吧,我呆会儿看看怎么办,没啥大事,你们几个人就回家等着吧,没有你们事了。”

    路卫东淡淡说道,将手中的烟蒂从车窗内扔了出去。

    “就这么简单……”于初月象看白痴一样地看一眼路卫东。

    “你还想多不简单,呵呵,几十个流氓,两个大色鬼,这事挺大么,呵呵。”

    于初月直盯着路卫东,象是要看到他内心里去。

    “别他妈嬉皮笑脸的,我二姑有事的话,姓路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路卫东回了她一个大白眼。

    “美女,要不你就自己去,要不就给老子说话注意点,老子他妈的为你们于家跟几十个流氓周旋,你他妈的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么,没人教过你怎么讨好男人么,操,再敢对我无礼,老子先把你强奷了!”

    于初月气得胸脯起伏不息,倒是波光动人,路卫东的眼光,立刻从雪姨身上转到了那对大兔兔上,看得兴高采烈。

    于五阴沉着脸。

    “你想怎么做?”

    “五叔,你不用担心,大场面我见得多了,雪姨尽管进去,出了事我路卫东提头见你,多大点事,连这点事都做不了,我路卫东都不好意再活在世上,哼,不就比谁更流氓么,多简单点事。”

    于五直盯着他。

    “我会等在外面,另外我们的人也会一直都在,如果没有把握,就给我电话。”

    路卫东点点头,随即开门下车,就要离开,忽然回过身来,目光直转到雪姨身上,脸上笑得阳光灿烂。

    “雪姨,你穿上这件红礼服,这乳房,这大腿,今晚能迷死鸿宾楼全楼男牲口。真漂亮,记得进去后,他们要你干什么就一定听话照作,千万不要倔强,嘿嘿”。

    于红雪怔了一下,想不到他会说这个,目光要杀人。

    路卫东转身离开,片刻就消失在街上的人丛中,本来就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想找出来都难。

    于红雪准备了一下,重新坐进另一辆车子来,驶向了鸿宾楼。

    当她一袭大红的晚礼服出现在鸿宾楼门前时,犹如神女下世,挺拔如梦的身材,娇好的容貌,令门前所有人的流氓们,都惊叹不已。

    看着二姑在几位小流氓的热情引导下,走进了鸿宾楼内,小姑娘于初月一张脸都是黑的,她望了眼路卫东离去的方向,觉得自己一大家子,把姑姑的清白与安全,都交到那样一个人手,真是疯了!

    两辆车子依然隐在黑暗的一角,车上人紧张地盯着鸿宾楼上,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那时就是红楼梦了……

    路卫东悠闲地转到了红宾楼的后面,果然找到了个小门,供后厨食品原料,后厨人员进出的,红宾楼内的垃圾等一些东西,也是由此推出去。

    路卫东看了眼那只小门下的探头,在脸上加了个大口罩,走了进去。

    一入门就向侧拐,果然找出一条供服务生们上下的楼道,一路上楼。

    几分钟后,路卫东已经用一支特制的万能钥匙,悄悄打开了十四楼的一间房门,闪身进入。

    他得在这里找个进红楼梦的路,再做好退路才行。

    一进门,就是一股淡淡的酸味扑鼻而来。

    “有人吸毒……”

    路卫东动作轻捷而迅速,如一只狸猫一样地滑进了室内。

    大床上躺着一位四五十岁干瘦的男人,正昏睡着,在他身边,精赤着上身躺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全身只穿着一只卡通小裤裤,正笑眯眯地冲着室顶比划着,象是在游泳。

    路卫东疾步上前,举起了拳头,想将她击昏,犹豫了下。

    女孩子长得还算精致,胸前的两只小蓓蕾凸起不明显,颜色淡淡的,胸口处,竟然有着细细绒毛,好象胎毛一样。

    对女孩子,路卫东总是难以下手,他叹了口气,随口问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游泳啊,哥哥……”女孩子开心地笑着,双臂修长而有力。

    “你可以慢点游,别累着了……”

    “好的,可是我就要游到夏威夷了,得加把力……”

    路卫东心想:运气用不用这么好啊,这是一个多么好的退路啊,有这个女孩子在,省事多了。看看小女孩的状态,一时半会儿清醒不过来,也就不再理她,快步来到床头桌前,将未开封的三包毒品放入口袋,走到了落地长窗前,观察了下,又快步来到后面,发现后面的小窗下是一长串彩灯。常言所说的灯下黑,灯光之下,自己的身影会全然隐没,就是此处,最好的下去之地。

    他毫不犹豫地推开了窗子,跳到了窗外,两只手攀到了一只从顶楼垂下的水管上,含了一口气,四肢微扣在水管上,身躯飞一样地滑下去。

    下面就是十三楼的红楼梦独间,红宾楼内最奢华最情色也是保卫级别最高的所在。

    噗!

    路卫东双脚如同两只钩子,直接搭在了十三楼的窗台上,落地一玻璃窗上,只有一个微微地凸起,停在这上面,身侧就是灯火通明的红楼梦独立的大洗手间。一张大纱帘覆盖着整个窗口,听了一下,里面好象没有人在走动。

    路卫东伸手试了试,窗子是从里面扣住的,对于一处豪华套房来说,空调都是智能开启的,很少有人会打开窗子,除非是想居高临下看看外面的风景,才偶尔打开,管理者更是为了安全着想,全年封闭着大窗。

    路卫东想了想,随手从脚下抽出一只匕首来,贴到窗子上划了下去。

    咝……

    特制的钢刀,刀尖下碎粉如雨雾一样地崩开!

    划出一个圆洞来,放回匕首,拿出一卷胶带来,在圆内左一道右一道粘贴着,直到粘满为止。然后微一运气——路卫东人长得瘦弱,走的路子绝不是肌肉力量型男,而是内家的功法,从小修炼少林童子功,内息已经精练如龙,微一运行,就在体内狂龙一般地冲出体外,聚于手臂,一拳之威,开碑碎石。

    这时所运的,却是寸金力,拳头不动,手臂猛然如毒龙般点出——一点即回,砰地一声低响,钢化的能抵御十级狂风的玻璃面,立即沿着他所划出的圆面,飞了进去……

    路卫东的身躯,几乎是人在拳后,流水一样地流进了室内,随手一探,已经将还没有落地的玻璃握在手里,随即一个滚身,人已经掩在了大洗水池下面。

    室内音乐声很响,音乐中,一个女声,象叹息象呻吟一样地哼哼着,节奏极强烈的打击音,恰好盖住了路卫东进入的声音。

    路卫东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什么反应,这才悄悄起身,看了眼这间奢华香艳之地。

    大浴室只有两种色彩,洁白如玉的墙壁与洁具,到处点缀着金色的装饰物。香料的清香,在室内微微漂浮,刺激着路卫东的嗅觉。

    此时此刻,路卫东已经完全兴奋了起来,身躯每一丝的肌肉,都能在十分之一秒内,做出任何反应。他反而沉静下来,自信的目光,玩味地欣赏了这间大洗手间,就在净手池前洗了洗手,将大洗手间的门推开一缝,细听着室内传来的声音,安静地等待着时机。

    “嘿嘿,三十五岁的老处女么,世界上还有这种事情,真是雷死老子了,哈哈……”

    “坤哥,兄弟还没有玩过三十多岁的老处女,一定非常地刺激,何况还是于大海的妹妹,想想兄弟的就硬了,哈哈,按辈份算起来,我应该称你一声大姑吧,跟姑姑做,老子不成了杨过了,刺激,妈的,太刺激了,熊哥,头一炮归我了,回头我送你十张我武馆的金卡。”

    “哼,我楼下的那两车子,一会儿你开走,这处哥哥受累来开,开了之后兄弟可以尽情接着享受。”

    “哈哈,你这流氓,姑姑的处也要自己动手。”

    两个人一齐放声大笑。

    直到此时,一个几乎颤抖的声音响起来。

    “畜牲……”

    两个人笑得更欢了。

    熊坤的声音说道:“二姑,今天如果我们有一点不满意的地方,明天我就把初月妹妹办了,再把于家的几处产业,全抢过来,你也知道,你于家现在的情况,就算我办了初月妹妹,又能拿我怎么样呢,你今天能来到这儿,其实是于家那帮孙子,已经等于把你送你我们了,他们只想保住于家最后赖以活命的产业,何曾将姑姑你的清白放在心上,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我说出来么!是不是,所以,别跟我装清纯,老子今天就想玩个痛快,老子让你怎么做,你就得怎么做,不然,我就一脚下去,让于家灰飞烟灭”

    嚣张而冷酷无情的声音,字字敲在了于红雪心上,半晌过后,是一阵凄凉地笑声。

    “不错,是于家把我送给你们了,呵呵,不错……于老大弄一个孩子出来,于老五就缩起来当王八蛋……于家完了,算了,姑姑让你们操,让你们玩,让你们玩高兴了,只要别伤害我家的孩子们就行……”

    “哈哈……”

    室内的笑声,有如狼枭!

    “二姑,去洗洗吧,在那里,看,大浴缸,这里的设计可真他妈的绝啊,然后让我们看看你的艳舞,听说二姑年青时可是三江市的小舞后啊,哈哈……”

    室内安静了下来,两个声音低低地说着什么,然后又是一阵肆无忌惮的长笑声,从门缝里望出去,大厅内粉红色的灯光里,两个一身名贵的猥琐小胖子,正在给一瓶饮料里面加料,一面污言秽语,一面大笑着,将一包东西倒入饮料之内,等着于红雪来喝掉它。

    路卫东一丝冷笑在脸上一闪而没。

    等了好一会儿,忙完了的王涛,一脸得意洋洋笑着,向着洗手间走来,想洗去手上沾着的粉状物。

    路卫东转身躲到了门后面,数着王涛的脚步声。

    一共二十三声,脚步落地有些重。

    门一开,王涛近三百斤的身躯,走了进来,直接走向了洗手池,哗哗地清洗起来。

    路卫东走了过去,将自己脱下来的衣服,搁到他胖胖的脑袋上面,在他愕然抬起头的时候,对着他镜子内的脸,呲牙一笑,之后,挥手一拳砸了到了他的头上……

    噗……

    声音很闷很轻。

    王涛胖大的身躯,立刻就软了下去,路卫东接住了他的身躯,轻轻放到地上。

    然后剥下王涛的西装,穿在自己身上,将两包毒品,倒在一起,通通倒入了王涛口中……

    洗手间直通大卧室内,粉红色灯光,暧昧而柔和,灯光下,巨大的睡床,纱障轻晃,金碧辉煌,处处是奢华到极致的装饰,整间套房内,如古老的帝皇之居。

    熊坤就侧坐在大沙发里,手是捏着古巴雪茄,一手举着一罐啤酒,停在嘴边,却没有喝,而是直盯着对面,目不转睛。

    路卫东体轻,不得不运功足下,加重落地声,数着自己的步子,一共走了二十三步,已经走到了熊坤身后。

    从始至终,熊坤就没有动过眼珠子,直盯着对面,眼中有欲火在烧。

    “慢点来,不要急……”

    熊坤呼吸不畅地对着一只小话筒说道。

    路卫东控制着自己的好奇,没有抬头看对面,而是右手呈手刀,一刀斩在了熊坤的脖子上,呯地一声,熊坤立刻就摊软下去,软下去时,神奇的是,依然张大两眼,直视着前面。

    路卫东直接拿起他面前桌子上那杯动了手脚的饮料,给他直灌了下去。

    至此,已经忙得差不多了,路卫东这才有时间抬起头来,看看令熊坤昏迷都瞪大双眼的美丽景色。

    “天啊……”

    路卫东眼睛也直了!

    ……大卧室连接着大浴室,铺有反光膜的大浴室内一切,纤毫毕现在路卫东的眼前。

    已经脱掉了上衣的雪姨,上身雪也似的白晰,皮肤在浴室的灯光下,简直要透明一般的光洁如玉,娇嫩得哪还象是个三十五岁的女人。让人觉得,只要轻轻一捏,就会捏出水来。

    大浴室内,雪姨正在慢慢地脱掉乳罩……

    路卫东咽了口唾液,觉得此时此刻打断这么神奇的瞬间,自己只会成为千古罪人,为了不让这种事发生,自己只好跳过了熊坤,坐到了大沙发内,全神惯注地欣赏着这人间奇景。

    ……雪姨抬起粉臂,双手扣在乳罩的前搭扣上,啪地一声,搭扣打开了,路卫东看了眼摊软如泥的熊坤,声音正从他手中的那只小话筒里传出来的。

    他随手拿了过来,小话筒也是个收听装置,连雪姨微有些紧张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是放大过的声音。

    “慢一点……”

    路卫东说了一句,果然,浴室内,雪姨的双手更加地缓慢。

    但搭扣已开,巨大的双峰,几乎是崩开了罩杯,活蹦乱跳地直接跳入了路卫东的眼帘!

    “咝……”

    路卫东往前俯了下身体,目光如炬。

    乳峰微有些垂,比身体还要多一层奶白色,两点蓓蕾熟透了,紫红之色,小小的,硬硬的,挺立在震颤不已的双峰之上……

    雪姨接着将双手从乳间滑下去,滑过了小腹,插到了那只小裤裤上,犹豫了下,慢慢扯起两腰,向下脱去……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