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一大早,他们在面馆里喝酒

安之书馆 2020-07-24 16:58:58

2016年1228日     气温5-1°

 ——东园日志(4)


长沙桥下有一家小面馆,它是离东园最近的小吃店,所以也成了我常去光顾的地方。

 

我几乎每天都去吃早饭,一碗馄饨,或是一碗面条,再煎个鸡蛋。鸡蛋都是现煎的,很好吃,也很对我的胃口。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我今天想说的是,我竟然发现有人一大早的,就在面馆里喝酒。

 

这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每天我一边吃着馄饨,一边饶有兴致地观察这些快乐的饮者。

 

他们都是些六七十岁的老人。有时一两人,有时三四个,最多时,我看到六位老人,围坐在一张小桌子旁,边喝酒边聊天。东家长,西家短;谁家生意赚了钱,谁亏大了;小镇大事,身边小事……接近年关,大家的话题似乎也格外多——而那张桌子,顶多只能坐四个人。

 

当然是米酒,农人家酿的那种。每人一个大碗,一溜摆开。然后等面馆的大婶去热酒。

 

你一定很感兴趣下酒菜是什么,对不对?

 

据我几天的观察,下酒菜实在是很简单。有时是一盘花生米;有时是一盘炒鸡蛋,虽是六个人围着吃,却很是自然,没有半点不适的样子;有时就是两个茶叶蛋。当我看到他们仅仅以茶叶蛋为下酒菜时,不由讶然。我脑子里突然跳出一则曾经很搞笑的新闻,说是台湾某综艺节目上,嘉宾以很同情的口吻说,大陆人民还吃不起茶叶蛋。唉,如果他们看到这一幕,不知会作何感想。

 

而更令我称奇的是,有一回,两位大爷竟然没有用下酒菜,在那里也喝得挺欢。

 

我很诧异地问他们,为什么不来点下酒菜?其中一位大爷说,我们是来喝酒的,不是来吃菜的。说完,便嘿嘿地笑了。

 

当然也有奢侈的时候。有回,我看到他们前面摆着一盘烤鸭,这是其中一位大爷自己拎过来的。

 

但是当他们把烤鸭摆好后,还不开始喝。我忍不住问,你们还在等人吗?

 

一位大爷又是嘿嘿地笑着说,再炒两个菜。我扭头看去,果然里间的灶台上“噼哩啪啦”响,一大爷正在那里炒菜。

 

“你们自己炒?”

 

“对啊,都是我们自己动手炒。”

 

“今天炒的什么菜啊?”

 

“炒羊杂,炒肥肠。”大爷回答我,依然是一脸笑意,看来那菜香已经和酒虫子一起在撩拨人心了。

 

趁着等菜的这个当儿,大爷便和我聊了起来。

 

他告诉我,今年66了,家就住在附近。日子过得挺好,每天早晨都来喝酒,每次喝一斤。一同喝酒的,都是老伙伴。他的孩子们都很有出息,有的在外地工作,还有的出国了。他只要负责12岁的小孙子,每天晨送晚接,照顾他的起居。别的时间,则悠闲自在。喝喝酒,打打牌。但是只早晨喝,中午晚上却不喝。(怎么样,有点惊讶吧?)

 

我听着他的话,一脸羡慕状。

 

见我如此,大爷来了兴致,他走过来,很感慨地对我说,人生要有三个想得开。一是脑子里要想得开,二是心里要想得开,三是在吃上要想得开。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他的看法。他又说,人生无常,一定要看开。我从16岁参加工作到退休,什么没见过。人要会过日子,我们这叫奔小康。说话间,他一边踱着步,一边哼着小曲。

 

你们早就小康啦。我大声说,再次打量着眼前这位快乐的大爷。他硬朗精瘦,满脸笑意,一种幸福感由内而外地洋溢在他的身上。

 

对了,大爷还有个很好的姓,姓福。

 

我笑着说,您这个姓好,名字姓福,生活也幸福啊。

 

听了我的话,福大爷哈哈大笑。




安之书馆投稿邮箱:

2544394967@qq.com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