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面————之外婆面

诗文论天地 2019-11-01 15:05:39

到目前为止,有两碗面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面。一碗是以前放学回家时外婆煮的亲情面,另一碗则是工作后fei姐煮的家常面。
外婆的面,无论是寒冬腊月,还是酷暑炎阳,都是吃得到的。并不是说我有多爱吃面,而是面作为一种食物,一直以来长期地霸占着晚餐的席位。问过外婆原因,她的回答简洁干脆:禁饿。外婆仅用简单的两个字不止说明了一个事物的道理,还满足了一个孩童的求知欲,让人不得不惊讶于她的睿智。我不知道外婆是通过什么实践或者理论得出了这个结论的,那时候我还小,不像有些同龄人那么聪明善思,在我的世界里,外婆就是万能的,就是一本“百科全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于是我便始终为这理由信服着。因为把面吃到肚中,确实觉得精力又充沛了起来,我又变成了那个生龙活虎的我,又可以在庭院里“舞刀弄枪”,让人不得不感叹它的神奇力量。现在如果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吃面?”我应会脱口而出:因为禁饿。
那时候是不用愁没有菜来下面的。屋前就是一块菜地,起先是并没有人耕种的荒土,是外婆一锄一担辛辛苦苦开垦出来的,现在已变成了“良田”。随着时节的变化,丝瓜、南瓜、豌豆尖、四季豆、小番茄、茄子等蔬菜亦层出不穷,饭桌上也总有新菜品可以大快朵颐。这些蔬菜都是纯天然无害,未添加任何饲料的,在外婆的精心培育下,往往又能长势极好,隔三差五便有邻居来找外婆问能不能采摘一点儿菜,外婆总是大方的让他们去采,有时自己还去帮忙,直到邻居手上再也塞不下为止。空闲下来时,外婆也是耐不住的,这不,又在菜地旁边开垦了一块空地,在里面种上甘蔗、梨子树,倒也颇有闲情逸致。
一个碗、一勺猪油、一把面、一捧菜、一个鸡蛋,再加上点调料,就可以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这些柴米油盐、锅碗瓢盆组成了日常的生活。不知不觉中,时光就这么从碗底的油汤里过去,从忙碌的厨房中过去,也从晕黄灯光下的身影穿过去。
吃面的时间是紧跟着四季规律而走的。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渺小的,我们不能改变规律,只能让自己适应变化。夏天昼长夜短,一般是七点半左右吃饭,冬天呢,昼短夜长,六点半是正常的吃饭时间,春秋两季,一半一半,则是七点才开饭。这习惯发生改变还是在我上了高中以及家里养了鸡鸭后,上高中时,我住校,外婆不用再为我是否饿着渴着操太多心了,那时候,食堂以及自觉性成了衡量我吃饭好坏的标准。好在我的自觉性够强,食堂饭菜不好吃时,就会跑到校外去犒劳今天辛苦的自己,只是,晚上的主食从面换成了饭。家里养了鸡鸭后,外婆把心思很多都放在了它们身上。每天都要等到它们全都回笼之后才去煮面,有的鸡比较调皮,经常玩失踪,外婆就拿着一根小木棍,去草丛和各个院落去找它们,找不到的话,就不煮晚饭。于是,你可以时常看到这样一个画面:夕阳西下,一个老人披着金黄的光辉,拿着小木棍,在田野里,一边寻找一边吆喝着鸡鸭回群。
现在,每次和外婆通话时,她都会叫我不要亏待自己,要吃好喝好,还说如果发现我以后回去瘦了,要收拾我。 其实,我才想真正对她说:不要亏待自己,要吃好喝好,不要太劳累了。

决定了,国庆回去,定要好好再吃一碗外婆亲手煮的家常面。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