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被重庆勾了魂,小面和火锅都会让我麻辣致死!

成都同城会 2021-10-12 08:25:05



上周末去了重庆,一座有毒的城市


它是依山建筑的山城,却引无数人前来仰望梯坎;它是夏长酷热的火炉,却常年充斥着火锅的热浪;它是云清雾重的雾都,巴渝夜话却格外动人。



-重庆朝天门-


山城的起起落落注定了夜景错落有致,说它是3D魔幻城市还一点都不夸张。


轻轨上天入地,横穿长江直穿楼房,这样的体验,恐怕只有在重庆才有。



-重庆轻轨2号线-


当然,吸引众多游客到重庆的原因还有——美食。


重庆的美食和成都相比口味更重,做法更为粗犷;要辣就辣得彻底,要麻就麻到迷幻。这种味蕾极致的刺激挑逗着所有食客的嘴巴。


每一个挑剔的吃货,在重庆,总会说不出话来



-烟雨重庆-


>>>>

重庆人的一天从一碗小面开始


早有人形容山城的早晨:“随手一抓,一把水面,几根青菜,三两分钟煮毕,五六分钟下肚,小面之小,莫过于此。


满城的小面挑花眼,随便进一家都是重庆江湖的味道。我和朋友誓死也要在早上吃一碗小面。



-小面+豌杂面-


虽说成都和重庆永远是娇嗔的一对冤家,但是在面条上,成都总会哑口无言。


重庆上千家小面,每一家都有每一家的绝技,不论是面条的软硬,红油的熬制,甚至是猪油菜油的比例,都是决定小面味道的关键。




我们去的这家小面就在解放碑附近,走两步就到了。不用早起,睡饱了,慢悠悠的走过去,小面还在。


这种慢悠悠的、举重若轻的态度,川渝人独有。




刚一落座,就听见一重庆崽儿:“老板!二两小面,一瓶国宾!”小面就着啤酒,可以,这很重庆。




重啤在我的心中就是好喝又便宜,以前的“山城啤酒,知心朋友”的广告语家喻户晓。吃火锅,吃串串,吃宵夜,居家必备。




这家小面软硬刚好,口感弹牙,红油的味道辣而不失辛香。一碗面三下五除二,没有过场,没有讲究。不管是写字楼白领还是码头边的棒棒,吃完都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

世间苍蝇馆子都一样,味道和环境成反比


在走过错过好几个路口后(两个路痴和两个外地朋友真的不适合去找苍蝇馆子),终于找到了我们中午要吃的烧鸡公。



我们顺着一个坡坡上去,看样子是居民楼,两个外地朋友一边走一边说这不像是吃饭的地方,心里想着果然他们太年轻了。再往里走就是叱咤重庆的李记串串了。



叉进巷子,就是一个居民住处改的店。烧鸡公最开始是出自重庆璧山,说是来自于一群长途车司机,这就是典型的江湖菜。


起始于路边小店,厨师随意发挥,把重庆人的泼辣和不拘小节统统丢进菜里。




烧鸡公就是用当年的仔鸡公加芋儿、魔芋放进火锅底料中乱炖一通。这家的烧鸡公是提前就炖好了的,看见空桌子直接就坐下吃。



碗碟里是佐料再加泡菜,还有一小碗酸菜在旁边。自己随意加,我太饿以至于忘了拍照。



这张图的一句话就是来自魔芋的诱惑。魔芋是尸花的近亲,在四川和云南两地种植得比较多。这家的魔芋嫩气入味,有魔力,一口一口停不下来。



芋儿和鸡,绝配。绵软入口一抿就化,芋儿和土豆不同,土豆淀粉更易流进汤里,芋儿是一边吸收汤汁,一边慢慢变软,口感细腻香糯。




烧鸡公的鸡肉很大块,要的就是这种大铁锅盛肉,吃的人也要粗犷豪爽,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不为别的,只求刺激,只为饱口福,满足人类最纯粹的口欲之欢。


>>>
火锅是重庆人的DNA


到了下午的饭点,路过一家火锅店,食客在梯坎上坐着等位。山城特色一看就明了。川渝人从来不厌烦为了美食排队,有时排上个1小时也算正常,照样在门外谈笑风生。



然而我们要吃的是重庆两路口那家渣渣火锅。地址是两路口急救中心向下200米。


大概全国描述方位,除了东南西北,还有重庆的上下左右吧。




这家也要等位,我们先让重庆土著朋友过来等到的。太久没见,一激动也忘了拍照。老火锅其实算是重庆火锅的另称,严格来讲,加了香料的都不算是老火锅。



重庆火锅主打牛油,正宗的重庆老火锅是纯牛油,不加其他油(有时为了提鲜会加少量鸡油)。


动物油能更好的锁住食物的香味,吃重庆火锅,不要一直喊服务员过来加汤,加了汤,味道淡了。


-老肉片-


重庆火锅中的老肉片越煮越香,肉质松软入味,说是老肉片,其实煮不老。至今不晓得是哪个部位的肉,肥瘦相间,猜测是结缔组织之类的肉。


-腰片-


处理猪腰是个技术活,要怎么去掉骚味,要怎么保留脆嫩,各家有各家的方法,总的来说,越薄越好。私以为,切成片的比切成花儿的更嫩更脆。



-毛肚-


毛肚是牛第三只胃的叶瓣,它大而薄,表面凹凸不平正好吸附锅底的各种味道,上下唇齿开合间,爽脆化渣,吃尽锅中所有味道。


一家老火锅店是否麻辣鲜香,细细品味毛肚就够了。


-鸭肠-


鸭肠讲究一个“七上八下”,大火等锅底开沸,夹着鸭肠在锅中不断游走,不断上下。要是谁捞菜不小心夹走了我筷子中鸭肠,我估计会马上放下筷子和他打一架。


>>>
江边吊脚楼是重庆人的乡愁


在重庆吃完火锅,请移步到洪崖洞,被炒得很火的,在重庆可以遇见千寻的地方。




到了洪崖洞,没有看见千寻,倒是看见了许多在路边拍照的游客和一直都旁边兜售两江游船票的贩子。




我们站看岸上拍风景,看风景的人在船上拍我们。格外喜欢有江河的城市,有灵气。




在岸边看完江景,我们去了洪崖洞9楼的酒吧,在这里,几乎每一层楼出门都是一楼,都可以上街。


>>>
凌晨12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两个外地朋友是两广地区的,其中一个说:两广地区的夜生活已经够丰富了,没想到这边也是。


刚好喝了带酒精的莫吉托,出来又喝了超级好喝的国宾啤酒,微醺到忘记到底是吃了哪一家烧烤,大概记得是较场口夜市那边。


-烤牛肉-


这家的牛肉签子不是很好吃,腌制的时间不够,吃到嘴全是麻味,肉有点偏老。老板说这一带要晚上12点半才会出摊,在这个时间之前城管不让摆。


山城果然是个不夜城。


-烤脑花-


吃烧烤,没脑花还怎么愉快的吃?酸辣味的脑花,里面有干海椒也有山海椒,脑花在不锈钢小盆盆里慢慢烤熟,海椒在热油中缓缓释放的辣味,爽口嫩滑,再喝口啤酒,幸福感直冲后脑勺。



脑花的最下面垫了有且只有一片的藕,为了让脑花完整不粘黏,果然劳动人民的智慧是伟大的。这片藕吸收整碗脑花的精华,我还以为它是耙的,一下口是脆的,深深被折服···


-烤茄子-


要表扬一下是茄子上的粉丝,深受我们几个的好评,粉丝烤后不坨,估计是豌豆粉,茄子太老不予评价。


>>>> 

念念不忘的不止是山城的火锅




《舌尖上的中国》里说到重庆火锅那集的名字是《相逢》。不同食材在热火朝天的滚滚红浪中相逢,释放出本身的味道,融入到牛油的锅底。


一个城市的饮食习惯足以可见这个城市的性格。火锅本身的包容性注定受到所有人的喜爱,每一位食客都能在火锅里找到食物的安慰。


在川渝,每一次离别是以一顿火锅结束,每一次相聚是以一顿火锅开始


在你的城市,相逢的第一顿和离别的最后一顿将会吃什么?


文:成都同城会原创(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删

小编:张小胖   主编:鸡汤格格

▎合作联系:吴大大 电话(微信)18180746008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