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四面楚歌的情妇

京祺的江湖 2021-01-10 09:48:07

1


林如玉的梦想,很坚定。

她要开一家无与伦比的甜品店,粉红色的蔷薇壁纸,挂在天花板上的星星灯,陈列柜摆放着新鲜出炉的面包,奶油蛋糕要放在开放式的冰柜里,上面盖着透明的玻璃钟罩。店铺的音乐要舒缓,浪漫,如同天籁。顾客走入时,要有误闯了法国沿街甜品店的错觉。


10岁不到的她,对甜品店,就是这样的印象。艳俗的壁纸,滥俗的装饰灯,还有听到耳朵起茧的纯音乐。

可母亲,在那天带她进入了一家如此的小店,给她买了一个拿破仑蛋糕,然后告诉她,要离开这个家。蛋糕甜的发腻,眼泪混在奶油里,化不开。她一边吃,一边想,我也要开一家蛋糕店,做出比这个好吃一百万倍的蛋糕。


她再也没有见过母亲。

她却有了一个目标,到法国学做甜点,回来开店。

少女的雄心壮志,在家徒四壁的乡下,是实现不了的。老实巴交的父亲,既不能挽留去意已决的母亲,也无法满足林如玉奢侈的梦想。他只能背起行囊,跟着别人,一起南下打工。

360天的期盼,才与父亲,见上一面。两人总是话不多,默默加上两个菜,算是过年。

高中毕业以后,她也到了城里,开始一个人的生活。 


2


如今的林如玉,在五星级酒店的行政套房里醒来,慵懒地睁开眼睛,阳光进入房间,在繁复花纹的地毯上,洒下星星点点。

淋浴间里传来冲澡的声音,是昨晚的那个人。

果然是个金主。


她偷偷地翻看起他的皮包,现金不多,但很崭新整洁,银行卡不少,还有一张高尔夫会员卡。这个会所,林如玉自然有所耳闻,一年的入会费,就能够她开上一家店。

她迅速下床,简单地看了一下妆容,还不算难看。蓬松的长发,落在后背,更显得她娇小可人。她等在床边,连衣裙穿到一半,拉链还没有合上。


浴室门打开了。

温铭嘉擦拭着头发,走了出来。

林如玉顺势抓起床边的手包,提起鞋子,作势逃跑的样子,她撇了一眼温铭嘉,眼底清澈,闪现一丝惊慌。

“小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温铭嘉扔掉手里的毛巾,向她走来,“你喝多了,只能带你到酒店。”

林如玉不说话,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撇了一眼凌乱的床。

“衣服上洒了酒,我帮你脱了衣服送洗。不过,放心,我没做其他的。”温铭嘉指了指书桌上的电脑,示意自己在工作。


“谢谢。”林如玉的声音很小,小到自己都听不清楚。她头也不抬地,鞠了一个躬,逃出了门外。

在回型的走廊里,绕了一大圈,才找到电梯。

电梯只能按大堂楼层,其余都要刷卡。她按了1F,然后慢条斯理地将连衣裙收拾妥当,穿好细带高跟鞋,捋了捋头发,抓好手包。

电梯到了。

她步履轻盈地走出电梯,礼貌性地朝一旁的礼宾员笑笑,往门口走去。 


3


林如玉回到自己的房子,自然是租来的。

她先是拿出了烘焙用具,电子秤,量杯,黄油,巧克力等等,热好烤箱,裱花枪上阵。不到一个小时,烤盘里满满的一盘巧克力曲奇饼干,就做好了。房间充满巧克力迷人的香气,她惬意地哼起了小曲。


时间还早,如玉整理衣柜,挑出一件素净的灰色连衣裙,带着木耳边的飞袖。换上衣服,她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很满意自己的选择。

这个男人,不能过于激进,需要循序渐进。

昨晚,她自然是装醉的。那家酒吧的老板,早就熟门熟路,一有新常客,就会通知她。她可不是按钟点来卖的外围,只是找一些靠山套些钱。

原本,她是有个金主。可自从半个月前,马老又看上了一个女大学生,自己被抛弃。

她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窘境。 


4


温铭嘉大概是团队领导,这段时间,经常带着员工到这家清吧,算是团队建设。你一杯我一杯,喝的好不自在。

酒吧老板一眼就认出了,他手上的Richard Mille腕表,价值百万,另外点单时,深处的袖口上,镭射绣着一个“温”字,同行的人,都是称他温总,错不了了。


老板通知到林如玉时,她正在看出国的费用,还差多少。一听说,又有新目标,立马来了精神。

她佯装失恋,跌跌撞撞,在酒吧里横冲直撞,将一杯大都会鸡尾酒,不偏不倚地洒在了温铭嘉的白衬衫上。她连连道歉,慌乱中又撞了个满怀,自己身上也弄的乱七八糟。

最后等着温铭嘉一行人出去,她坐在酒吧旁的台阶上,失声痛哭。她是得到了老板的提醒,这个“温总”前几日对喝醉的一个姑娘,照顾有加。她才故技重施。


果不其然,温铭嘉扶起了酒吧外面的她。可她是一问三不知,直接挂在了温铭嘉的身上,不松手。

如果,能用身体勾引他,自然是好。如果不行,她也有办法。

现在是午餐时间。

她先到小区门口,找门卫借了下手机,拨通了自己的电话:“您好。我的手机貌似落在你那里了。真是对不起,我能来拿吗?”

直到手机自己的衣服里响起,温铭嘉才记起这个女人。


他声线平稳,说:“到酒店大堂吧。”

林如玉穿着小家碧玉的木耳边飞袖裙,提着手工做的饼干,在酒店的大堂吧等他。她递上饼干盒,娇羞地说:“真是抱歉,昨晚失态了。这是我自己做的,请你收下。不然,我过意不去。”


林如玉知道自己的优势,容貌动人不必说,说话温柔,不带一点攻击性,一看就是小绵羊。不管男人还是女人,礼物这种东西,但凡是自己亲手做的,总是不好意思拒绝。即便不喜欢,当面也会收下。


温铭嘉倒是有些不自在了,这个在他面前的女人,低着头不说话,递上饼干的手,似乎还在退缩。

她大概是觉得昨晚发生了些什么,所以,才避着他。

为了缓解尴尬,他开口说:“吃过饭没,正好到时间,一起吃饭吧。”

林如玉点点头。 


5


男人都对无害的女人不设防。一个一心想要学做甜点,恰巧又失业失恋的女人,更加是不设防。

她可没有说谎。她是想要学甜点,所以要存钱。也是最近刚失恋,只不过一失恋也就代表着失业了。


果然,温铭嘉对她想学甜点,做出好奇的样子,然后,尝了一块巧克力饼干。足量的黄油巧克力,做出的饼干,怎么会不香呢?

不知道,是饼干的助攻,还是清纯的佯装。

最起码,温铭嘉并没有拒绝她。


临走前,还是林如玉提醒他,手机在还没有还给自己,接下来自然是互留微信,添加好友。

林如玉的朋友圈开始了频繁的更新,早上的日出,晨跑,中午的水果沙拉,晚上的深夜烘培。她等到的温铭嘉的第一条回复,是三天后,新烤的一盘巧克力曲奇饼。

她配上文字,这次,我要一个人独享。


他回复:可是我的吃完了,要补货。

林如玉的朋友圈,任何人都看不见。她从来不选择分组屏蔽,而是在添加好友时,就选择好了,让不让对方看。

一次专心一个人,不会出错。


林如玉没有立刻回复他。而是到深夜,又发了一条,配上一杯热水,说,多喝热水,感冒会不会好的快一些啊?

温铭嘉发来了信息,只是一个表情动图,但他已经上钩了。

又不是因为喜欢,林如玉手机回复着,心里安慰自己。她也诧异,为什么能够如此淡定的徘徊于一个又一个男人中间。


她只知道,高中毕业以后,只能在城里找到超市导购员的工作。每天累死累活,回到出租房里,算算工资,除去房租生活开支,连买个面包都要考虑半天,又怎么去学做甜点呢? 


6


她和温铭嘉,发展得很顺利。

温铭嘉的公司,在最好的写字楼里,办公室的落地窗,能够看见最好的城市夜景。他是刚回国创业,在国外多年,回来遇到林如玉,温润的性格,他心生爱意。


说不上一见钟情,但她小心谨慎,像是一只容易惊扰的小鹿,而她谈起甜点梦想时,闪闪发亮的双眸,仿佛自己是拯救世界的超人。

时间过去了3个月。

还是这张床,林如玉躺在温铭嘉的臂弯里,她有些累,用手指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圈。

他在头顶问她:“要去工作吧。”

她点点头,柔软的头发,磨蹭着他的胸膛。

“不要去了,我给你开家店。”温铭嘉不想她去。


她咯咯咯地笑。

温铭嘉突然又提出,让她陪她去参加家人生日,说是露个面,吃个简餐。

林如玉吃了一惊,这是要见家人?

她有些忐忑,但还是应允了。 


7


在饭店门口,她就想离开,是马老的饭店。

马老是之前的金主,据说是孤家寡人,无牵无挂,坐拥城里知名连锁饭店,底子够硬。

她也为了取悦他,天天一身旗袍,长发盘起,说话慢条斯理,特意学了茶道。


马老对她的喜欢,是金屋藏娇,首饰珠宝,送起来不眨眼,现金红包更是日常恩爱,但从不带她招摇。她乐得自在,把钱都存了起来,不陪着他的时候,就去学习做甜点。

林如玉的心,七上八下,她看了看身旁的温铭嘉,心想他不会和马老有关系吧。

温铭嘉拉着她进去包厢,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左右环顾一圈,正席上,果然坐着马老。

“这是我外公。”温铭嘉提醒她,然后在她耳边说,“前不久,心脏病发,现在还没恢复,还不会说话呢。”


她在温铭嘉旁边坐下,看了一眼对面的马老。

他咿咿呀呀地指着林如玉,眼睛睁着瞪圆。他知道肯定是个女人拿走了药,害他病发之时,翻箱倒柜,没有找到。幸好,他早就把医生的电话,设为快速拨号,才救回自己一命。

旁边的亲戚,却笑着轻拍着他:“是铭嘉的女朋友,说是很会做甜点,马上要开店了。这还是第一次见。”


温铭嘉带着她,给各位长辈敬酒,坐下后又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她坐如针毡,大气都不敢喘。

马老现在不会说话了,也说不出和自己的关系。原本就是金屋藏娇,说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林如玉在心里安慰自己。

只是,有样东西,她要赶紧扔掉。为了日后,能有保障,她偷偷在马老睡着,拍过照片,想届时好要钱。虽然,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用这些照片,可如今,却成了证明两人关系的铁证。


聚会一结束,她就匆匆回到自己的住所,在床垫底下,拿出了封存已久的照片。

她要把这些都烧掉。

温铭嘉在车上等她,她是找了个借口上楼,要赶紧下去。

打火机,打火机在哪里?她左右探望。

当时她以为,即便不能扶正,存够了钱,就能去法国学糕点制作,到时再甩他还不迟。

万万没想到,账户上的数字,还没有涨到她满意的程度,马老却被一个弹古筝的女大学生迷住了,先是天天拉着她去听琴音,给出的小费不菲,后来又是,让这个大学生给自家的饭店拍了海报,面子里子都给足了。


女大学生一感动,主动现身,一树梨花压海棠,海棠深深红满枝。

马老对着床单的血红,感动地老泪纵横,女大学生娇羞地埋在被子里,涨红了脸。

林如玉也想过讨说法,但有什么好挽留的,钱也拿了,市面也见识过了。无非是,再多拿点分手费罢了。本想是,好聚好散,可这老头子却一毛不拔,直接让她滚。


离开公寓前,她偷偷顺走了,老头子放在桌子上的药。这个药,是每次开房前,老头都要先吃一片,说是保护心脏,续命的。

她扔掉了那瓶药,心想,要是死在床上,才好呢?

马老作为城市的小名人,还是有号召力的,若是真有三长两短,肯定有八卦爆料。她天天刷本地新闻,平静了几天,相安无事。她才约起了酒吧老板,让他注意有没有新来的客人。

“你在找什么?”温铭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林如玉吓了一跳,转身,手里的照片,散落一地......


——END——


Hi,大家好,今天这篇文章来自我的好朋友米娅

由于篇幅有限,关于温铭嘉和林如玉的结局

欢迎大家关注“米娅小酒馆”

后台回复关键词“情妇”

即可免费畅读哦


米娅是一个不甘平庸的小镇姑娘。在最该嫁做人妇的年纪,过起了不靠谱的人生。她18岁开始写作,不停更换笔名,她说不喜欢别人了解她,只想用故事诉说人间的喜怒哀乐。


她曾经开过一间酒馆,不幸倒闭

虽然酒馆没有给她富裕的生活

却给了她一个丰富的人生

在这间酒馆里,她遇到了很多平凡的人

听过许多感动的、狗血的、悲伤的故事。

 

她想要把故事讲给大家听,也想继续听别人的故事

所以开了自己的公众号:【米娅小酒馆】

希望重现酒馆里的百态人生。

在这里,有酒,有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

这没什么区别,因为我是你,你是另一个我。


米娅曾经写过很多故事,也有很多故事还没来得及讲给你听。

她写过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最后的结局。

《寡妇的艳遇》

(点图片跳转链接)


她写过一个步步为营的小三,如何获得真爱。

《坚不可摧的奸情》

(点图片跳转链接)



她写过同根不同命的姐妹俩,如何相爱相杀。

《姐姐的男人》

(点图片跳转链接)


她写过一个包养瞎子的旅店老板娘,如何被骗一生。

《包养瞎子的旅店老板娘》

(点图片跳转链接)

她写过遇上真爱的好姑娘,如何面对恶魔。

《遇见爱情那一天,恶魔回来了》

(点图片跳转链接)

更多故事,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

『 米娅小酒馆 』

我是米娅,不知名的酒馆老板。

我有酒,也有故事。

我在等你,也在等那个对的人



长按关注二维码

米娅小酒馆

这里有酒,也有故事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