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公司最大的责任就是盈利:平安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吗?

毛有话说 2020-11-29 09:02:06

,说平安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这是神马逻辑?你弱你有理,越穷越光荣,优秀是一种错,业绩好是一种罪?


一、利润与消费者不矛盾:?

文章说:


中国平安2017年890.9亿元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其平均每天净赚2.44亿元;

意味着2017年中国平安一家的净利润就占据了中国保险业的三分之一强;

也意味着中国平安在其视为主要竞争对手的BATJ科技巨头面前也完全不输阵。


紧接着话锋一转,赚这么多钱是多么错误,多么邪恶,,。


如果赚钱多一种错,我希望中国的公司越来越错,死不悔改!


因为股东价值的最大化,往往是以牺牲客户价值为前提”,这句是诛心之论,把公司利润与消费者权益对立起来。难道企业与消费者之间是零和博弈?这是典型的农业社会的小农臆想。


市场经济是建立在双方自愿交易之上的,交易是自愿的,必然是在可选择范围内的最优化决策,因而对于交易者双方都是利益最大化,否则买卖就不会发生。一家公司能盈利,不是因为坑蒙拐骗和剥削他人,而是因为它解决了社会的痛点,为消费者创造了价值。赚取的利润越多,就意味着为消费者创造的价值越大。BAT做到万亿巨头,日进斗金,本质上是因为它们为消费者提供了比竞争者更优质的服务。淘宝为消费者提供了物美价廉的购物体验,微信把所有人链接在一起提供了迅捷美好的社交体验,大家想想,淘宝、微信这些伟大的产品出现,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但我们吃瓜群众的生活是因此变好了还是变糟了?

批评者不懂,在市场上,消费者的钞票就是选票,谁的产品和服务好就把票投给谁。因此,钞票赚得最多的人就是为人民服务最好的人。市场经济是天然的“为人民服务”体制,你要想赚钱,就必须全心全意为你的客户服务,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懈怠。这怎么就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啦?


所以,,恰恰相反,赚钱越多越光荣!


四十年前,邓公正是搞明白了这个朴素的道理,开启了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把中国从一穷二白变成了全面小康的丰裕社会。

二、公司最大的社会责任就是赚钱

批评者的理论基础是近年来西方社会流行的一种“白左”理论,所谓公司的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就是说公司不能仅仅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为自己的唯一存在目的,还应当最大限度增进股东利益之外的其他所有社会利益。这是一个在经济学、伦理学、法学上争议极大的议题。


最早的市场经济很纯粹,公司就是股东的工具,存在的目的就是为股东赚钱。“公司的社会责任”这个概念是1924年由美国学者谢尔顿(sheldon)提出,认为企业还要“流淌道德的血液”。他们重新定义了现代公司,从股东的赚钱工具变成了各种利益关系的综合体,公司可能涉及到大量社会利益相关者,例如劳动者、消费者、债权人、竞争者、环境利益、社会弱势群体等。因此,提倡公司在履行法定义务之外,还应积极出资赞助救灾、环保、教育、扶贫等慈善事业。


我要说,西方“白左”理论逻辑上是错误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是蠢话,因为前提你都搞错了,主体混淆了。承担社会责任、从事慈善活动、进行道德选择的,主体不是公司,而是股东。公司只是一种社会组织,一种商业工具,背后真正的主人是股东,公司的财产理论上都属于股东所有。正确的做法是,公司把利润分给股东,然后由股东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慈善活动;否则,就是慷他人之慨。有的股东偏好是教育,有的股东偏好是环保,公司怎么选择都可能违背股东的意志。


另一家伟大的保险公司伯克希尔是这么履行社会责任的:为了企业形象和减税,伯克希尔也想做慈善,巴菲特把自主权交给股东,当年把红利做成慈善券,股东拿到慈善券后捐助,受助者可以凭券到公司再兑换成现金。


在2015年伯克希尔股东会上,有听众提出社会责任的问题:“如何才能鼓励企业对不是股东的人的生活产生更大的影响?”


巴菲特的回答简洁而睿智:“我同意我们应该更多地从事慈善事业,但这应该是在个人层面,而不是在企业层面。我自己生活已经很满足了,但我还在为股东努力,每个股东可以决定自己的慈善行为。但我不会擅自开张支票给别人。那是股东的钱,不是我的钱。

所以,无论再怎么强调社会责任,也不能抹煞公司是股东出资的这一事实。公司赚钱,为股东负责,是任何公司存在的第一使命。


在中国,很多荒唐的错位,张冠李戴,指鹿为马。现实的问题根本不是公司社会责任不到位,而是连基本的股东合法权益都没落实。A股有多少只知道向股东圈钱而从不分红的“铁公鸡”?有多少坑蒙拐骗让小股东为梦想窒息的“乐视网”?中国不是股东利益保护过度,而是严重不足,这才是真问题。平安对股东负责,为股东赚钱,加大分红力度回报股东,不是罪过,而是荣耀!

平安在回馈股东的同时,做慈善也是好学生,社会责任履行的并不差,此亦不能免俗。中国平安在发布2017年业绩报告的同时,还有一份《2017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国平安成立了教育公益理事会,连续11年开展支教行动,将优质教育资源输送到农村;大力开展普惠金融,推动保险下乡,银行下乡,累计为农村提供保险保障及融资服务超万亿元;响应脱贫攻坚号召,2018年将正式启动价值100亿的“三村建设工程”,为全国各贫困地区提供1000亿元免息贷款……


归根到底,公司不盈利,回报股东是空谈,社会责任也是扯淡。就像几十年前中国人勒紧裤腰带也要解放全人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公司赚钱就是履行最大的社会责任,因为只有公司自己赚钱了,同时才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才能提高劳动者待遇,才能产品升级改善消费者体验,才能惩罚劣质的竞争者净化行业,才能拉动GDP造福社会,才能纳税让政府提供更优的公共服务……

三、被用滥的热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一个被用滥的词儿,装逼利器,然而又不知所云。最早来自北大中文系钱理群教授的一段话:


“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看清楚!


首先,钱老说的是大学教育,是育人目标,做人要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教育的理念与商业的逻辑是两码事。


其次,“精致”这个词用偏了,钱老抨击的是很多名校大学生,具有专业的知识,却缺乏正直和勇气,因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其实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伪善和犬儒。难道精致是一种错?不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做一个粗鄙的利己主义者?


最后,“利己主义”作为贬义词和道德大棒本身也错了。钱理群作为鲁迅研究者,深受理想主义熏染,才会说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种似是而非的话来。


“利己主义”其实是个中性词,无论是作为一种伦理观,还是作为一个生物学意义上的事实。读过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不难明白,DNA决定了任何生物的第一本能都是维持自我生存与繁衍。一切人类文明和美德都是建立在这个客观规律之上的,因为不自私的基因都已经在进化过程中被淘汰了。

:《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这两部书揭示了经济学与伦理学的关系,19世纪中叶德国历史学派质疑所谓“斯密难题”,即:《国富论》研究的是经济世界,出发点是利己主义;《道德情操论》研究的是道德世界,出发点是同情之心;斯密没有把这两个世界联系起来。其实,所谓“斯密难题”完全是一个伪问题。在斯密看来,这两者之所以能够并行不悖,出发点都是基于共同的人性,自利而利人。


人们往往承认市场经济的效率,恰恰忽视了市场经济在道德领域的巨大贡献。社会运转的秩序,无论经济秩序还是道德秩序,都是建立在每个人利己之心之上的。《国富论》说:“我们每天所需要的食料和饮料,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家或烙面师的恩惠,而是出于他们自利的打算。”《道德情操论》虽然把社会道德归因于个人的同情心,但其前提仍然是利己之心,“每个人首先和主要关心的是他自己。无论在哪一方面,每个人当然比他人更适宜和更能关心自己。每个人对自己快乐和痛苦的感受比对他人快乐和痛苦的感受更为灵敏。前者是原始的感觉;后者是对那些感觉的反射的或同情的想象。前者可以说是实体,后者可以说是影子。”


实际上,人无不从自我出发,才可能推己及人,才可能有道德选择。即便中国传统的儒家学说,也是“我欲仁,斯仁至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人我关系上,没有“我”,就没有“人”,当然也不会有“仁”。


一个丧失自我意识和利己之心的人,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连自己都不爱怎可能爱别人?鬼才信!


美国最有影响的思想家安兰德专门写过一本书,名字就叫《自私的德性》,阐明了“自私”的道德价值。她对“自私”的定义是“自私的根源是人按照自己的判断来行动的权利和需要”。人类的任何有目的的行为,包括利他行为,本质上都是利己的,是一种自我选择,是对自我认可价值的追求。任何脱离自我选择的利他主义,通往的必然是一条奴役之路。


所以,拜托脑残们不要在BB什么“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种装逼过度不小心秀出智商下限的蠢话啦,记住:


公司最大的责任就是盈利;公司最大的罪恶就是亏损。

谢您阅读“毛有话说”,释老毛的微信号,以往文章请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希望它能增加您的知识和财富。如有点滴收获,请扫下面二维码;或者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查看公众号”关注即可;也可搜索微信号:mao-talk。知识改变命运,投资实现自由。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