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亲情故事《双面妈妈》

360故事 2019-12-08 09:38:07

中学生学习压力大,很多家长担心孩子吃不好,就精心搭配營养餐送到学校。程铮的妈妈谭晓梅虽然也是送饭大军中的一员,却不是给他送的。谭晓梅是一名保姆,雇主家的女儿叶灵就在这所学校读书,她的主要工作就是给叶灵做饭送饭。这天程铮从食堂打饭回来,看到叶灵一个人站在大门口干等谭晓梅居然迟到了。

“我来晚了,灵灵,你饿坏了吧?”谭晓梅匆匆忙忙赶来,一边从电动车上往下搬东西,一边满脸堆笑地说:“今天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谭晓梅来得晚,几棵大树下的阴凉地方都被送饭的家长们占满了,只好把折叠小餐桌摆在大日头底下。叶灵脸色十分难看:“这么大太阳,晒都晒死了,怎么吃啊?”

“没事没事,我带着伞呢!”谭晓梅半弯着腰为叶灵撑伞,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在烈日下晒着。程铮发现周围来送饭的家长都是只带饭盒,孩子们要么坐在电动车上吃,要么在地上蹲着吃,只有叶灵排场大,又是餐桌又是椅子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这骨头汤是用高压锅炖的吧?”叶灵皱皱眉,“不是告诉过你了吗?骨头汤要用砂锅慢慢炖,炖上五六个小时才好喝……”

“今天时间有点紧,你先凑合着喝一点,我明天早早用砂锅炖上!”谭晓梅讨好地说。程铮端着饭盒走过去,说:“高压锅家家户户都在用,怎么到你家就不能用了?”叶灵成绩不好,平时就讨厌程铮那副自以为学习好就目中无人的样子,于是嘲弄地说:“我爸给我雇保姆就是担心我在学校吃不好,我喜欢吃什么样的,她就得做什么样的……”

这时周围的学生和家长们纷纷侧目,程铮满面通红,恨恨地往回走,胸腔里涌动着一股说不清楚是屈辱,还是心酸的情愫,眼泪一滴滴砸在饭盒上。

晚自习结束后,程铮回到家就一头钻进自己屋里,闷闷地不说话。谭晓梅拿了一盒奶油曲奇进来,说:“铮铮,这是叶叔叔送给你的,进口的呢!”

程铮一看是从叶家带回来的东西,脱口而出:“妈,你以后还是去超市上班吧!”谭晓梅一怔,惴惴不安起来:“铮铮,是不是妈在你同学家当保姆,让你觉得没面子了?”

程铮看着妈妈诚惶诚恐的表情,不禁鼻尖一酸:“妈,你干什么工作我都不嫌弃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再受她那份气,你把这份工作辞了吧!”“能受啥气?灵灵只是孩子脾气,再说能帮忙照顾照顾她,我心里也好受些。”谭晓梅神情复杂地说。程铮听她话里有话,便追问怎么回事。

“叶灵的爸爸是我高中同学,和你爸爸也认识。”谭晓梅说。她结婚后不到一年,程铮的父亲就出意外去世了。当时谭晓梅怀着一对双胞胎,孩子出生后,姐姐程铮没满月就查出患有小儿麻痹症,她只好到处借钱给程铮治病。

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哪有人肯借钱给她?谭晓梅走投无路,只能把小女儿送人。最后还是叶知秋借给她一大笔钱,程铮才得到及时救治,万幸只留下了轻微跛脚的毛病。

程铮听完非常震惊,她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妹妹,急忙问道:“那我妹妹现在在哪儿?”“应该挺好的,收养她的是户好人家。”谭晓梅不愿深谈,很快转移了话题,“其实灵灵也很可怜,你叶叔叔去年离婚了,叶灵的妈妈带着儿子离开后,一次都没回来看过她。她坚持要喝用砂锅熬上几个小时的骨头汤,就是因为她妈妈在家时就是这么熬的。”

程铮不说话了,虽然她跟着母亲过得很清苦,却比叶灵幸运多了。

第二天是月考,程铮刚好坐在叶灵后面,看到有人偷偷给她递答案。叶灵攥在手里,刚要打开,程铮就把文具盒一推,咣当一声掉地上了。监考老师被吸引过来,叶灵被抓个正着,试卷当场作废。叶灵出考场前,狠狠瞪了她一眼。程铮装作没看见,低头继续答题,心里隐隐有些得意。她原本是想趁这个机会教训一下叶灵,却没想到给妈妈招来了更大的麻烦。

程铮吃完午饭后,照例到学校大门口看一眼妈妈,结果只见叶灵一个人坐在树阴下吃饭。

“我妈呢?”程铮问。叶灵抬头看她一眼,慢悠悠地说:“去买哈根达斯了,附近的冰棒都太难吃!”程铮一听,火气一下就冒了上来,要买哈根达斯,最近也得跑到万达广场,来回将近四十分钟的路程。叶灵让谭晓梅顶着烈日跑那么远,就为了买一支哈根达斯,显然是在报复她。

程铮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你考试作弊本来就不对,有怨气就冲我来,折腾我妈算什么本事?”“这么说,你承认刚才是你故意的了?”叶灵瞪着她。程铮攥紧拳头,正要说话,这时谭晓梅回来了,急急忙忙支起电动车,抱着冰桶趔趄着走过来,膝盖上擦伤了好大一块。

她把冰桶交给叶灵,急忙掏钱给程铮:“你要吃冰棒吗?妈给你钱,你去冷饮室买一支吧!”程铮哪有心情吃冰棒,急忙问:“妈,你的腿怎么了?”“没事,刚才骑得快,躲车时摔了一跤……”谭晓梅故意轻描淡写地说。

叶灵一听,神色不安起来:“谭姨,你去医院看看吧!医药费让我爸出……”程铮冲口而出:“不用你来假惺惺,任性自私,怪不得你妈不要你!”“铮铮!”谭晓梅神色惊慌地呵斥她。

叶灵的小脸一下变得煞白,突然尖叫一声,举起冰桶朝程铮砸去。程铮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一道血水从她眼帘上流淌下来,越来越多,很快形成一道血红的小瀑布。谭晓梅惊叫一声,上来搂住她,周围家长赶紧帮忙拨打120,只有叶灵睁着惊恐的大眼睛,愣在那里无法动弹。

程铮在医院里醒来时,发现自己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药水正在一滴一滴通过输液管进入她的体内。谭晓梅一直焦急地守在病床前,见她扭动头部,急忙上前捧住她的脸,噙着泪说:“可不能乱动,医生说还得观察,万一真有脑震荡可不是玩的……”“本来就跛脚,感觉加上脑震荡更配了呢!”程铮开了个玩笑。谭晓梅听了却如万箭穿心,捂着嘴呜呜哭了起来。

“铮铮,我是叶叔叔,是带叶灵来向你道歉的。”叶知秋儒雅温和,回头招呼叶灵,“灵灵,快过来!”叶灵磨磨蹭蹭走过来,一副“我错了但不能承认”的模样。

程铮一看见她,血气顿时就往头上涌,对叶知秋说:“叶叔叔,我想替我妈辞职,麻烦你再找一个保姆照顾你女儿吧!”叶灵一听,立刻冲口而出:“不行!我不许谭姨离开!”

“灵灵,你太任性了,这件事要谭阿姨自己决定。”叶知秋看向谭晓梅,谭晓梅左右为难。

“我妈妈出国以后,都是谭姨在照顾我。我知道我不好,可我喜欢她那么惯着我,像妈妈惯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以后改就是了……”叶灵说着哭了起来,气恼地抹了一把泪,对着程铮凶巴巴地说,“跛脚有什么关系?穷有什么关系?你有那么好的妈妈,如果能换,我情愿和你换!”

“灵灵,快别哭了……”谭晓梅把叶灵拉到身边,神情复杂,欲言又止。

“我们一直认为自己是为孩子好,也许我们错了!晓梅,是要物质上的富足,还是亲生妈妈的陪伴,我们至少应该给灵灵一个自己选择的机会。”叶知秋的一席话石破天惊,程铮顿时明白了,原来当年伸出援手给他治病的是叶知秋,收养妹妹的也是叶知秋!

叶灵一头雾水,叶知秋把事情的经过从头说了一遍。叶灵难以置信,追问谭晓梅:“真的吗?我爸爸说的是真的吗?”

谭晓梅点头,哽咽着说:“当年我实在照顾不了你们姐妹两个,你姐姐有病,我总得把她留在身边,你别怪妈妈心狠……”

“所以我爸妈离婚后,你就来我家做保姆,你那么惯着我,就是为了弥补小时候没能照顾我?”叶灵又哭又笑,多年来她一直得不到妈妈的宠爱,家里有了弟弟后更是孤单失落,虽然叶知秋悉心呵护她,但她一直有个心结。原来事情的真相竟是这样,这一年多来,她的亲生妈妈一直在以保姆的身份照顾她,宠爱她。

程錚出院后,谭晓梅发现到学校送饭的家长更多了,就计划代理学生餐,帮工作繁忙的家长给孩子做饭送饭。谭晓梅的这一决定,得到了程铮、叶灵和叶知秋的全体支持。叶灵整个人脱胎换骨一般,虽然在叶知秋的坚持下,她还住在原来的家里,却不再有娇纵的大小姐脾气了。叶灵不但和大家一起吃简单却足够营养的学生餐,忙的时候还帮谭晓梅分发饭盒。

空闲时,叶灵趴到程铮耳边神秘地说:“叶爸爸说,当年他暗恋过咱妈,你说咱妈会和叶爸爸在一起吗?”“有空多看书,下周就考试了,再抄袭有你好看……”程铮故意瞪她一眼。叶灵吐吐舌头,不说话了。

程铮看着她的模样,不禁微笑起来,她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但肯定会越来越好。



关推荐:

鬼故事 | 替死

民间故事《君子留路》

【故事会】推销员上门

【恐怖故事】会动的人体模特

情感故事《相亲记》


关注我们,明天精彩继续!

免责声明:【文字图片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删除处理,我们只做分享之用,不用于商业。】

更多好故事,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