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我留她过夜,她却用脚搭我 的肩,还让我用…

一号秘I密 2019-07-01 01:09:55

第1章 通过考核

毕业时候的栀子花的香味总是特别的香,也特别的令人感触,这是刘伟名走在学校林荫小道看着路两旁盛开的栀子花发出的感慨。

刘伟名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人,他的身份平凡的令人想哭,出身农村,家境贫寒,但是就和许多命运坎坷的主角一样,家世清贫的他学习成绩却异常的优异,因为家里有着“养儿不读书,犹如养口猪”这句传家格言,所以刘父刘母拼足了老命硬是把刘伟名供到了大学毕业。

要说刘伟名身上唯一有点特殊的就是他身上的那张毕业证和学士证书,因为上赫然写着清华大学几个大字。

清华大学在中国意味着什么相信不用说,从那里面出来的人那可都是人中龙凤,只不过刘伟名却并不这么觉得,在北京这个上个厕所都能碰见部长级人物的地方,清华大学毕业证书似乎并不能引起多少的关注,就比如像现在,明明毕业在即,整个校园都洋溢着一股犹如解脱的兴奋的气息,但是在刘伟名看来,却并不怎么兴奋,文秘专业的他虽然每年都是年纪第一,拿着国家级的奖学金,有是学生会的干部,这样的经历写在简历上那是令多少人羡慕,只是其中的苦楚只有刘伟名自己知道,文秘专业的对口方向好像除了政府部门外别无他路,虽然有些私营企业也招收文秘,但是这年代除了政府,你见过谁招聘男秘书啊?要知道政府的文秘那可都是公务员,公务员其中的猫腻地球人都知道,笔试很简单,但是那只不过是个幌子,最重要的面试,而面试没有关系走后门,那基本上就等于没戏,现在刘伟名就是这种心理,找了许多政府部门的工作,但是都是没人理会,心灰意冷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去考了江南省政府的公务员,笔试过了,而且是第一名,后来也去面试了,自认答的不错,只是刘伟名知道没什么戏,刘伟名一脚踢飞一个易拉罐狠狠的骂道:“怕个球,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大不了老子去干个体”。

由于学校规定的住宿期就明天截止,在人才市场上找了一天工作也没见有什么结果的刘伟名回到宿舍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准备明天就搬出去,具体去哪?刘伟名还没想好,心里想着是走一步看一步。

“伟名,伟名——”就在这时,同宿舍的死党赵俊的声音传来,接着便见赵俊直接闯进了宿舍还满头是汗,看起来非常的兴奋。

“怎么了?阿俊,打了鸡血啊,这么兴奋,是中了彩票还是今天破了处啊?”刘伟名笑着骂道。

“破chu?又不是没破过,你啥时候见我破chu后这么高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赵俊一脸高深莫测的直接躺在了刘伟名的床上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这赵俊崩计家里有点小钱或者是有点小背景,行事作风都有点公子哥的摸样,赌钱泡妞什么的统统都干,但是只有刘伟名知道,赵俊其实和北京那些公子哥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那就是赵俊违背原则的事情不做,这也是刘伟名和赵俊成为死党的原因。

“先说好消息吧,我都霉了好久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就叫冲冲喜吧。”刘伟名把最后一件衣服放进行李袋里对赵俊道。

“好消息是你的江南省政府公务员过了!”说着赵俊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快递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一愣,不是吧?过了?这不可能,肯定是赵俊这小子耍自己的,刘伟名一脸疑惑的结过快递,撕开,只见信上面说的清清楚楚,刘伟名的公务员通过了江南省政府的考核,已经被录取,要他一周之后到江南省任职。上面江南省政府的公章盖的要多深有多少深,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刘伟名心里狂喜,但是这么些年,一直都是自己在外打工赚生活费和学费经历过无数堪为世态炎凉的刘伟名早就已经练就了一幅荣辱不惊的本事,只是稍微的高兴了一下,便把欣喜之情压在了心里,对赵俊道:“那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就是我放弃了原先准备当公务员的构想,我决定下海经商,估计回到江南省去,到时候我可就要找你这个父母官蹭饭吃了,你说这对于你说是不是个坏消息?”赵俊一脸作弄的表情在那大笑。

“确实是个坏消息。”刘伟名一幅深以为然的摸样点了点头郑重的道。

“你小子怎么不去死啊,有这么对哥们的吗,废话不和你多说,今晚卡迪吧,以前叫你去你总不去,说什么这不是你这种贫困人士去的起的,今天说什么都得去,丫以后可就是官了,怎么得都得庆祝庆祝,别和我穷啊,我知道你上次肯德基发的那笔工资你还没用。”赵俊大叫道。

“喂,你小子是神探啊,连我那笔钱你都知道?”刘伟名大骂着。

骂归骂,但是客还是要请的,刘伟名本就不是一个小气迂腐的人,相反,在社会上走的比一般的学生多得多的他深知这个社会的生存规则,怎么做人他有着自己的一种心得,天快黑的时候便坐上了赵俊的那辆奥迪a4往赵俊所说的卡迪酒吧而去,奥迪a4这种车在北京这种地方是最常见的,北京别的什么没有,就是官老爷多,而当官的人既要衬托身份,又不能张扬,所以奥迪a4a6便成了北京最常见的车型。

刘伟名知道卡迪这个酒吧,这个酒吧据说都是富贵人来的地方,而且这里的老板对顾客有着年龄的限制,超过四十岁便不能进来,当然,他们不可能拿着身份证去比对,只是以视觉上来衡量罢了,由于这两个条件,这个酒吧便是北京的太子党的聚集地,都说物以类聚,刘伟名想这些公子哥都选择这里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跟着赵俊进了酒吧,酒吧里那叫一个昏天暗地,但是比较起其余的那些酒吧这里还是好很多,起码这里都是有点身份的人,就算是装也会装出有点素质的摸样,所以说这个酒吧其实环境还不错。

刘伟名和赵俊找了地坐下后,便一个点了点喝的,其实赵俊来这就是泡妞的,赵俊就特喜欢来着泡妞,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里的妞基本上都是打着来着钓金龟婿的,只要你稍微装的点,她们便会哭着喊着求你和她,当然,也不排除在这里遇见女的公子哥,只不过这种几率就很小了,用赵俊的话来说那就是可以忽略不计。

这不,才刚坐一会儿,赵俊便朝着刚刚对着他抛一个媚眼的姑娘走去,丝毫不理会刘伟名愤怒的眼神,还不知羞耻地对刘伟名说他这是不妨碍刘伟名泡妞的机会。

刘伟名一人坐那喝着酒,看着周围衣着光线的男男女女,再看看自己这身算的上比较土的打扮,刘伟名暗道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就这么大呢,但是他从来就不信命,他一直都坚信,命运是掌控在自己手里的,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得到。

而就在这时,刘伟名隔壁的桌的吵闹声把刘伟名从自己的思考中唤醒,只见是几个年经轻轻的男的围着一个女的在那嘻哈大笑,而那女的看起来是非常的愤怒,因为酒吧本来就吵,所以刘伟名还是没能听的清他们在说什么,可是这种事情闭着眼睛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这是酒吧这种娱乐场所经常发生的桥段,无非就是几个流氓纠缠一个女的,或者说是一个纨绔子弟纠缠一个女的。

就明前来看,刘伟名猜想应该是后者,而且那几个男的明显是喝醉了,站着都有点摇晃。

刘伟名不是个愤青,相较来说,他还是个比较势利的人,没办法,这都是在社会上锻炼出来的,所以说他绝对不会像小说里常用那样英雄救美,其实刘伟名这本帐算的清清楚楚,他一个平头老百姓,为了一个恕不相知的美女去得罪几个公子哥,他没那么傻,而且连这个女的是不是个美女都还不清楚。

刘伟名饶有兴致的看着事态的发展,事情的发展显然超出了刘伟名的预测,那女的没有一般的大喊大叫,而是直接站了起来,率先出手推了一个男的一把,本来男的就喝醉了,再被这么一推,便直打直的倒在了刘伟名的面前的桌子上,把刘伟名还没有来得及的酒水全部打翻。

刘伟名开始有点火气,更令刘伟名恼火的是那个酒醉的男的非但没有半点要想刘伟名赔罪的意思,反而瞪着眼睛看着刘伟名嚷道:“看什么看,小心大爷我弄死你。”

刘伟名不由得一顿火起,在社会底层混的他深知一个道理,这个世界是个人吃人的世界,你想不被人欺负就得比别人强势,这样就没人敢欺负你,虽然这个观点有着一定的局限性,但是还是有他的道理的,刘伟名拿起一瓶啤酒对着这个醉醺醺的酒鬼就是一下,砰的一声脆响——

少说话多做事一向是刘伟名的座右铭,他打架从来就是要打就打绝对不会有多余的话的,见到这边的状况,另外两个酒鬼也回过头看到这和一幕,见到自己的同伴被打,二话不说,拿起酒瓶就朝刘伟名而来,从小吧农活的刘伟名的身体又岂是这两个公子哥能比的,更何况对方现在还是醉的,没两下就被刘伟名给打翻在地。

而这时在一旁正和美女动手动脚的赵俊也见到了这一幕,急忙赶过来,对刘伟名道:“这么了?伟名?”。

“没事,就是这几个小子惹了我。”刘伟名淡淡的道。

“你小子还真的不怕死,竟然敢打我,我让你明天就给蹲大牢,永远也别想出来。”那个当先被刘伟名打翻的男人在地上骂着。

赵俊一把走向那个男人,滴着头慢慢的道:“他是我朋友,不想你和你父亲一起蹲大牢就马上给我滚。”

那男的一见赵俊立马变了个样,恭敬的道:“俊少,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是你朋友,对不起,我马上就走。”

说完一步三摇带着另外两个男的灰溜溜的走了。

从这事刘伟名看出了许多名堂,原本以为赵俊只是一般的有钱二世主而已,现在看来赵俊在这北京城还是有点势力的,但是信奉少说话多做事的他不会去问这些事,因为他知道,在当官的家庭里,你去问对方家庭情况是一种忌讳。

“哪来的土包子啊,是想英雄救美还是怎么?”

这时突然一个女声传到刘伟名的耳朵里,刘伟名抬头一看,只见那女的正一脸不善的说着自己。

刘伟名没想到自己替她打翻了人她倒还对自己不满,特别说说话很难听,刘伟名抬头盯着这个女的,不得不承认,这个女的非常漂亮,而且年纪也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刘伟名显然对于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没点兴趣,一下午的好性情被这个女人破坏殆尽。

刘伟名盯着女人说了声:“神经病”,便转身离开酒吧,准备回去。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后便女的非常的愤怒地朝着刘伟名喊着。

“我说你是三八。”说完径直出了酒吧门,见刘伟名走了,赵俊也只好跟着出去了,只是刘伟名不知道,在他刚出门之后,就有两个酒瓶子跟着他的身影砸在了酒店的墙壁上。

第2章 出岔子

第二天,刘伟名便带着随身行李登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刘伟名的老家是江南省明阳市,这次刘伟名死马当活马医的去报江南省政府的公务员这也是原因之一。

从北京到明阳的路程确实不短,从北到南,直到晚上才到明阳,幸好赶上最后一趟回老家的私人中巴,等到刘伟名下来中巴又步行了十里来路到家时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农村里的人不像城市里的夜晚那么色彩斑斓,大家都是一天黑便睡觉的,家里早已经关了灯的。

刘伟名深吸一口气,轻轻敲着门,半响后刘父刘母才开门,一看见是儿子回了,老两口都高兴的不得了,赶紧架锅煮饭,当得知刘伟名以后就在省政府工作了老两口那个高兴啊,虽然刘伟名反复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公务员而已,但是在老实巴交的父母看来,省政府里面的官那可就相当于省长省委书记之类的啊,刘伟名知道和父母说不清楚,也就任他们去说,他懒的理会。

中国人从心底里都有着炫耀的本性,这不,第二天,刘伟名在省政府工作的消息就在刘伟名父母可以的宣传下在刘家村传开,一个个以前对刘伟名都不太待见的人看见刘伟名都一个劲的点头问好,那恭敬的摸样就差要下地三拜九叩,更有些妇女竟然上门为刘伟名提亲做媒——

老两口倒是兴致非常高昂地接待一批又一批的到访者,刘伟名懒得理这些人,便把门一关,睡在床上想着工作的事,相对于父母对于自己在省政府工作的高兴,刘伟名却显得有点落寞,官场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里只有利益,刘伟名一没背景而没金钱,到了那里面估计也只有喝点东北风的打杂。

虽然刘伟名自觉实力不错,但是现在这年代,在官场里面能力只是其一,或者说只在其中占很少的一个比例,更重要的就是人脉和手段,虽然刘伟名不知道这次自己是踩了什么运,竟然破天荒的进了省政府当公务员,但是刘伟名猜想,估计进去了日子也不好过,刘伟名在床上想着这些事辗转反侧,最后他还是安慰自己,人定胜天!

就不信我刘伟名就没有出头之日!

五天就这样过了,因为省会林阳市离明阳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刘伟名提前一天带着行李到了林阳,刘伟名在林阳没有任何认识的人,而且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所以便找了个便宜的招待所住了一晚,在入住前刘伟名还特意问了一下招待所的女老板从那到省政府的路线,这是刘伟名做事的一贯风格,只要是自己必须做的事,他就会花十二分的精力去做好,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政府一般都是八点上班,刘伟名六点便起床了,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便退了房坐上公交车在省政府门前下了车,等到八点,许许多多的小车进了省政府大门后,刘伟名猜想估计是上班时间到了,又等了一会儿,毕竟人家刚上班就去找人办事任谁都会有点不舒服,刚过九点,刘伟名便决定进去,这时被省政府的门卫给拦住,刘伟名好说歹说最后拿出省政府的任职文书才进去。

找到了人事处,刘伟名看着众多的办公室有点傻眼了,好在还有个门卫大爷,刘伟名很恭敬的散了烟之后才问到报道要去人事处二科,刘伟名在挂着人事处二科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

这时门打开,里面坐着有五六个人,每个人都是一张办公桌,上面架着一台电脑在那说着笑着,甚至刘伟名还看到有两个人在玩着qq游戏,刘伟名完全不知道该找谁报道,便轻轻地问着:“各位领导好,我是省政府刚招的公务员,不知道该向哪位领导报道?”。

“哦,公务员报道是吧,你是政府招的秘书吧,去里面找我们办公室主任吧。”一个看起来比较和蔼的中年妇女指着里面的小间对刘伟名道。

“谢谢领导!”刘伟名知道自己刚来人生地不熟,凡事都得见人三分笑,起码就算做错了是说错了话别人也不会太怪罪,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刘伟名在小间打开的门上敲了敲道:“主任,您好,我是政府新招的公务员,今天来报道”。

这时里面那个坐着也惦着个大肚子的主任抬起头来看着刘伟名,不冷不淡地说了句进来吧,然后又继续忙着手上的一份文件。

刘伟名何时见过这阵势,摆明了不理会自己嘛,不过刘伟名还是进来就站在办公桌前等着,终于等到那个主任看完了文件,抬起来看自己的时候,刘伟名赶紧从身上掏出今天特意下血本买的一包六十多块的软装黑芙蓉抽出一根双手递给这个主任。主任也不客气,伸手接住,去拿桌上的打火机,刘伟名眼疾手快从身上掏出打火机给这个主任点上火,虽然这个主任还是对着刘伟名没任何表示,但是细心的刘伟名还是发现这个主任看自己的眼神多了一丝的柔和,没了刚进来时的冷漠。

“你是今年的公务员?什么职位?”主任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份文件问刘伟名。

“省政府办事处秘书.”刘伟名恭恭敬敬的道。

“办事处秘书?你什么名字?”这个姓王的主任眉头一皱带着一丝疑惑的问道。

“刘伟名。”

见到王主任的摸样刘伟名不禁心头一跳,暗道难道事情有变?

“刘伟名?把你的任职文书拿过来看看。”

王主任带着狐疑的态度,因为关于今年公务员的任职花名册上并没有找到刘伟名的名字。

刘伟名这下知道这肯定是出了岔子,便把手上一直拿着的任职文书递了过去,王主任把这份任职文书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最后确定这份货真价实,不禁觉得这事很是怪异,哪有找了公务员却不给人家安排职位的?

“稍等片刻。”

王主任用异样的眼神大量一眼刘伟名,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王主任脸上的表情立马改变,犹如变脸般的从刚刚对刘伟名的一脸冷漠变成了一张大大的笑脸。

“林秘书长,您好啊,我是人事处二科的小王啊,这里有个叫刘伟名的来我这报道,说是您们秘书处新招的公务员,我看了看他的任职文书是真的,但是下发到我这里的花名册上并没有他的名字,我想问问是怎么回事。”王主任一幅龟儿子的摸样。

“额,额,额,好的,好的,打扰您了,林秘书长,不好意思,好的,好的。”说完后王主任便挂了电话。

“王主任,这事?”刘伟名有点心急,这事摆明了就不太对头啊,千万别搞错,弄泡汤就不好玩了。

“小刘啊,组织上安排你去省委的秘书处报道。”王主任对着刘伟名,神色带着一点戏谑。

“省委?我是参加的省政府的公务员考试啊?”刘伟名没察觉主任的不对劲,换做一脸的郁闷,省委和省政府虽然一样的级别,但是却不是同一个系统的,这他还是知道。

“不管是省政府还是省委都是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嘛,你刚来,年轻人,就得听从组织上的安排。”王主任一脸严肃的摸样。

刘伟名当然知道他这是在装神弄鬼,教育自己这事还轮不到他来做,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鬼,不过刘伟名知道自己刚来,何况还有求于他只得低声下气,旋即装出一副可怜的摸样道道:“对不起,王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参加的是省政府的公务员考试,而这任职文书也是省政府下发的,我的档案也转到了省政府了,我没有任何的凭证,在省委那边也不认识什么人,我怕人家不会搭理我啊。”

“这样啊,我给你开一封介绍信,把情况写在在上面,我想那边领导会安排你的。”王主任想了想,拿出一支笔,抽出一张纸张往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还盖了一个章,塞进信封了,打发刘伟名走了。

刘伟名很想揭开信封,看看里面是什么名堂,又怕犯了大忌,毕竟王主任明显故意封起来的。

打消了拆开的念头,出了省政府的门,刘伟名就往相隔不远的省委办公楼大步而去。

第3章 官场八卦

今天这事肯定八成是黄了,不过刘伟名也不怕,他向来不是个好惹的人,这省政府白纸黑字还盖了公章的人之文书在这里,要是真的出现暗中情况他就准备天天做省政府去闹,这不是政府在戏弄人嘛,把人招了,却不给职位,连档案都调了过来,处理这里,自己上哪去找工作啊。

当然,这只是刘伟名做的最坏的打算,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刘伟名还是有点怕,毕竟人家那是省政府,里面最低级的人那都是科级干部。

来到省委,相比省政府省委的态度稍微好点,毕竟是代表党工作的,门面功夫做的比省政府那边好一点,刘伟名找到了人事处,可人事处拿着刘伟名递给他的那张王主任写的条子,哭笑不得,刘伟名颇为尴尬,见省委人事处的人事主任秦一脸戏谑,自己也凑上去看了眼。

“各位省委领导,兹省政府秘书处公务员刘伟名同志不适合在省政府秘书处工作,请各位省委领导给予该同志一个合适的职位。”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介绍信,小同志,具体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秦主任倒是一脸的和气笑着对刘伟名道。

刘伟名便把今天发生的一幕说了出来,当然不会刻意夸大其词。

“哦,小同志,你也不要太气愤,在官场上就是这样,估计是省政府秘书处那边临时来了个什么关系户,把你的位置给占了,这才把你挤出来,安排到省委工作,他们倒是想得出,省政府还得接受省委的领导了。”秦向天也会是一脸气愤,估计省政府那边做这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不过作为一个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的老同志,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说多嘴了,况且是对一个小公务员,连忙收嘴对刘伟名道:“小刘,你也不要太沮丧,你先拿着这条子到楼上秘书处去问问,运气好或许会有个位置,实在没有也没有关系,你的任职文书上写的清清楚楚,省政府不敢不安排你的,只是那样一来,你以后在省政府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好了,我也不多说了,官场里面的门道很多,你自己小心做事吧,上去吧,就在二楼。”

刘伟名打心眼里感激秦向天,觉得这个领导非常的不错,平易近人,还指点自己了呢,发自真心的递了根烟给秦向天才转身出了人事处的门。

刘伟名来到二楼,找到省委秘书处,门是打开的,里面有八九个人的样子,刘伟名在门上敲了敲,见大家都抬起头来看他了便问道:“各位同志好,我是来报道的”。

“报道?没听说我们秘书处招人了啊?”这时里面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着刘伟名在那议论纷纷。

“我说帅哥,你是不是找错地了啊?我们秘书处没听说招人了额。”这时一个年轻的美女也是这办公室唯一的一位女性笑着对刘伟名道。

“哦,我是省政府那边今年招的公务员,今天去省政府那边报道的时候那边人说叫我到省委秘书处来。”刘伟名见没人叫他进去便也就站在门外说道。

“哈哈,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有一个同学在省政府当秘书,他说啊,他们秘书处今年招了两个秘书,一个是凭关系进的,一个是正正经经凭实力进的,他还笑着说,他们秘书处终于有一个和他一样是凭本事进来的啦,以后这秘书处的事终于有个人和他一起做了,结果,他说令他郁闷的是第二天就有个副省长来找他们主任,后来听说,是插了一个秘书进来,我想这位同志估计就是被挤走的那个。”

一个长着一副笑脸的年轻男人说着,刘伟名在心里对这人做了评价,这人估计这一辈子也就只是秘书了,在这种政府部门里面工作最忌讳的就是说些八卦新闻。

“是这么回事啊,你小子也怪不了别人,家里没点背景就不要好高骛远一下就想到省政府来,咱们省政府省委工作的人又有谁是没个背景的,你啊还是回去吧,基本上是没戏了。”另一个带着眼镜,看人说话总是有点阴深深的男人说道。

“李强,你怎么说话的啊,好像咱们省政府省委就全部是靠关系进来的一样,你不要以为你是靠关系进来的那所有人都和你一样,这位同志,你进来坐吧。”原先那个美女横了刚刚那个被叫做李强的男人一眼后招呼刘伟名进去,还给刘伟名倒了一杯水,这令刘伟名非常的感动。

“这省政府真的做的太可恶了,明明都招了人下了文书了还把人挤走不给安排职位,真是太气人了。”美女气呼呼地替刘伟名埋怨,刘伟名因为是新人,对这里面的事还不是很了解便不好说什么。

“张云佳,你就别在这怨天尤人了,这官场里面不都是这样,你也到这一年多了,省政府那边干这事又不是一回两回了,每次都是招了公务员,做足了面子,然后等公务员来了再把人踢走,安排连公务员考试面试都进不了的关系户进来,等这个公务员来了后就把人家往外挤,我听我那个同学说,他们那有个公务员也和这位同志一样,先是被挤到信访部当文秘,信访部本来就没什么油水,哪会人去抢食啊,后来被发配到市里,市里的也是人精,知道上面挤下来的都是没关系的,便放到县里,要县里安排,县里也是一样啊,放到镇里,现在听说那个公务员在镇党政办公室当秘书。”

八卦王来又开始说了道,他这么说不要紧,倒真的把刘伟名吓的半死,开玩笑,就算在省政府当个扫大门的也比到镇里面强,起码见领导的机会多啊!

“那这么不去告,明明安排的省政府怎么就放到镇里去了。”张云佳气愤地说着。

“怎么告?这是组织上的决定,是正常的人事调动,镇里就不是政府部门了啊?所以说,这位同志的事情有点玄。”八卦男有点同情地望了刘伟名一眼道。

“啊,真是世态炎凉,张林,上次不是听主任唠叨过一回,说我们秘书处得找个打字的来吗?既然省政府那边开了介绍信来的,咱们这边肯定不会太驳面子,省委省政府本来就是同一个系统,只是在两栋楼里而已。”张云佳想了一处道。

“这事得你去和主任说了,我们去找他说不是找死吗。”八卦男憋着嘴道,看样子对他们口中的那个主任非常的不满意,还有那么点忌惮。

“我?不好吧?”张云佳一听说要自己去喝主任说心里有点犹豫。

“你放心,你去找主任谈工作他会很乐意的。”八卦男笑的很猥琐。

刘伟名听到这大致上算是听明白了,从自己兜里掏出烟,给办公室里的人挨个的发了一圈烟,态度都很恭敬,只是发到那个李强面前时,那厮头都没抬一下,只是很高傲地说了一句:“放这吧。”

刘伟名心里莫名叹了口气,脸上却没有一丝不自然,依旧面带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啊?帅哥。”张云佳突然转脸对刘伟名道。

“哦,云佳姐好,我叫刘伟名,是今年清华大学刚毕业的大学生。”刘伟名听八卦男说自己这事就张云佳可以帮自己,就对张云佳态度非常的好,对于这种小女人刘伟名还是有自己的办法的,虽然没有提出求张云佳帮自己,但是那声云佳姐就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相信在政府工作的张云佳不可能连这简单的暗示语都听不明白。

“哎呀,都云佳姐啦,看样子张云佳你不牺牲色相去求求主任都不行啦。”八卦男大肆的嘲笑。

“去死啊你,等下主任进来听见,你就得滚蛋了。”张云佳被八卦男说的小脸绯红,一脸的都不好意思。反观始作俑者的刘伟名,倒是像没点事的一样正襟危坐在那,冲着张云佳露出自己一脸的笑容。

说实话,刘伟名除了黑点,长的还真的挺耐看的,他的脸线条菱角分明,给人很刚毅的感觉,而且简单的衣着也很精神,一米七八的正常个子,放在南方算得上是高大了。

真的很帅,这就是张云佳现在的想法,正值小女怀出年龄的张云佳从刘伟名一进来就有点小鹿乱撞的感觉,说是刘伟名叫她一身姐,其实她和刘明是同年的,张云佳是去年分到这的,有没有关系,这个办公室的人都不清楚,都只觉得这小泵娘除了是个一等一的美女外,就只剩下没心机到没心没肺啦。

八卦男一听张云佳一说起主任,便马上住口,还很是小心地回头偷偷地四处望了望,一脸紧张的摸样。

刘伟名看着笑了笑,这小子还真不是个走仕途的料。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体型胖胖的男人走进来秘书处,男人一进来,八卦男便走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摸样,其实刘伟名见他手中的那份文件都是倒着的,而更令刘伟名诧异的是本来一脸高傲的李强这时候马上做出一副孙子摸样,卑躬屈膝地站起来,笑着很是谄媚地对这胖男人道:“主任好。”

第4章 省委秘书处

男人点了点头,也没怎么理会,倒是看到张云佳时,脸上顿时露出菊花笑脸,对着张云佳道:“小张啊,中午有没有空,有空的话和我一起吃个工作餐,上次你写的那篇关于今年救灾的报告有点问题,我想有些地方的欠缺,需要修改修改啊,额,这位是?”

说完后的胖主任忽然看到一旁的刘伟名疑惑道。

刘伟名真的想吐,没见过这么直白的gou引的,好歹也是当官的啊。

“哦,主任啊,这位是我表弟,今天到省政府报道,不过省政府好像推荐到了我们办公室,主任,你知道的,我表弟工作没落实好我哪有心思吃饭啊?”张云佳反应倒是很快,连忙装出一副很烦躁的样子。

“你表弟?什么情况?”胖主任问道。

“这是省政府公务员的任职文书和推荐信,你看一下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张云佳见状,从刘伟名手里一把抢过文件袋掏出任职文书和推荐信给盼主任。

胖主任拿过任职文书和推荐信慢慢地看着,刘伟名见状赶紧抽出一根烟双手恭敬地递给主任,还一脸笑容地掏出打火机替他点了火,这套拍马屁的招数刘伟名这个兼职跑了五年的业务员和推销员怎么会不知道。

胖主任看着刘伟名的表现很满意,但凡当领导都喜欢手下的人把自己当做上帝一样来对待,这是权力的象征,虽然他不可能真的对你提出什么上帝的要求,但是有时候你稍微弯下的腰身就会让他心里舒服很多。

“这个小问题,我们办公室刚好缺少一个科班出身的文秘,很多工作都不好完成,这事我和秘书长说说,应该问题不大,小张同志啊,关于中午的工作餐你得准时啊。”说着有意无意地暗示了张云佳一下就走到最里面的那张大办公桌前坐下,摊开手上的刘伟名的任职文书拿出电话一脸媚笑不停地点头打着电话。

“云佳姐,大恩不言谢,这个恩情做弟弟绝对不会忘。”刘伟名很感激地对张云佳道,同时很巧妙地拉近了和张云佳的距离。

“没事,这个死胖子一直在打我主意,有的利用白不用,今天中午你和我一起去和这个胖子吃放,我还真怕这个胖子做出什么事情来。”张云佳一脸没事地对刘伟名笑着说道。

刘伟名还真的觉得张云佳笑起来真的有倾国倾城的效果,一米六二的个头,纤长的腿配上丝袜,配上修身的套裙就显得身材非常的苗条加纤细,而且细心的刘伟名发现了张云佳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屁股特别的翘,这样更显曲线。而且通过刘伟名的一番了解知道,张云佳是个很清纯的女孩子,这从她的言语和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知道。

“刘…刘伟名同志,以后你就是省委秘书处的一员了,小张啊,你带你表弟去后勤部把他安排一下住宿还办公桌的问题吧,记得,中午的工作餐不能缺席,那篇救灾报告领导可是下午就要用的,必须合理做到完美。”胖主任打了下招呼,随后还不忘提醒张云佳一句。

“谢谢主任,中午我一定到。”张云佳笑着应付了一句,其实心里正在骂着死胖子。

“谢谢主任,主任的这份恩我刘伟名没齿难忘。”刘伟名又拍了一记马屁,但是又显得不那么的明显,拍的胖主任心情大好。

“刘伟名,我看你是个很不错的同志嘛,以后的工作一定要好好努力,好了,先去把自己的住宿问题弄好吧。”刘伟名难得的笑了两声。

“好的,谢谢主任。”说完便跟着张云佳出了办公室的门。

“云佳姐,这个主任是个什么级别的啊,我看还蛮和蔼的嘛。”刘伟名有意无意地套着办公室里德情况。

“你说那个胖子啊,他是个什么官,不过是个办公室主任而已,副处级。”张云佳撇撇嘴,一脸不屑的道。

“副处级?不是吧,省委的部门领导起码都是正厅啊。”张子龙惊讶道。

“你错了,我们这个秘书处的全名叫做综合秘书处,这里的秘书都是一些干这文秘事情的,而真正的秘书处理那些秘书都是省委各个领导身边的秘书,死胖子当了这个办公室主任都不知道拍了多少马屁。”

张云佳骂着,刘伟名想她看来对这个主任是真的挺厌恶的。

刘伟名笑而不语,心里道,也难怪他今天进了这个所谓的秘书处却感觉不到一个是有那种当大官的气质的,当官的首先得学会稳重,要做到喜怒都不行于色,很显然,他们这些人留在这综合秘书处是有原因的。

或许真的是因为刘伟名长的帅,也可能是因为刘伟名调的那句云佳姐真的很令张云佳欢心,在为刘伟名分宿舍和办公桌的事情上张云佳很上心,一直和后勤处的老王在那磨机着,或许是男人都见不得美女的撒娇,最后刘伟名分到了一间副处级级别的单身公寓.

到底是省委的宿舍,公寓里面设施很齐全,这令刘伟名很高兴。

虽然张云佳很厌恶那个叫做高金平的主任,但是到底还是知道自己在人家的屋檐下生活,不得不低头,中午还是乖溜溜的邀请高进平一起吃饭,只是吃饭时带上了刘伟名。

吃饭的地点就定在了省委办公楼不远处的金陵酒楼,在进去之前,刘伟名就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荷包,总共只有一千大洋了,想想,吃顿饭应该是够了,刘伟名便对张云佳道:“云佳姐,这顿饭我请,你可千万别和我抢,你今天是为了我的事才被逼上这来的”。

“你请个什么啊,不是那个死胖子请吗?你很有钱啊?”张云佳笑着道。

“人家好歹是领导,何况人家怎么说也是帮了我的忙,要人家请吃饭怎么都说不过去,你说是不?”刘伟名当然不会当面说张云佳一点都不知道人情世故,只是找着理由说着。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既然你要请那你就请吧。”张云佳想了下野觉得有道理。

刘伟名要了一个包厢,按理说一般都是先到的点菜,但是刘伟名留了个心眼,说暂时不点。

第5章 工作

接到张云佳请吃饭的电话,高进平兴冲冲的感到金陵酒店,心里暗想,今天一定要把那小妞给办了,不过当推开包厢的门看到刘伟名也坐在那时,高进平心里大叫晦气,拉着一张脸也不打招呼,更不理会刘伟名和张云佳和他打的招呼,直接就找了个位置坐下,脸黑的和迟到苍蝇似的。

刘伟名哪能不清楚高进平心里的想法,对于高进平的态度一点也不恼怒,站起来对高进平道:“高主任,今天的事就多亏了您的帮助,没有您的帮助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不说您是我的再生父母,但是也是我的贵人,今年为了感谢您对我的关爱,我想就表姐的情请您吃顿饭,希望主任您不要介意。”

高进平本来对于刘伟名很是气愤,心里暗道这小子怎么不懂事,但是听刘伟名这么一番话说出来,心里还是非常受用的,连带着本来的怒气都消失的无穷无尽,对刘伟名的好感也好了许多。

刘伟名也正是摸透了高进平喜欢听别人的奉承话才特意这么说的,怎么说人家都是自己的领导,想以后日子好过刘伟名还是知道怎么做的。

“举手之劳而已,小刘你就不要这么认真了,只要你以后工作认真,就是对党对我的回报。”高进平一边笑一边恬不知耻的把自己升到和党同一个高度。

“请主任您放心,我以后一定放心,一定认真完成好您给我的任务。”刘伟名坚定说道。

“好了,小张啊,怎么不说话啊,哟,怎么还没点菜啊。”高进平被刘伟名的几个马匹拍的早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这时见到在一旁闷闷不乐的张云佳忙问道。

“伟名说等您来了再点,他说他不知道您的口味,怕他点的菜不和你的口味。”张云佳看是尊敬,但是话里话外的语气都瞧不出对高进平有太多的敬意,可能是因为是美女的缘故,高进平也没太在意,但是却对于刘伟名的好感更加增进了。

“随便点几个菜就行了嘛,吃饭都是大家一起吃,怎么能光听我一个人的意见呢,小刘啊,你这样做就不对了。”虽然心里很受用,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教训的摸样。

“是是,主任您批评的是,以后我一定改。”刘伟名陪着脸说道。

“好了,点菜吧。”高进平一说,刘伟名便跑到外面找到服务员,拿着菜单进来给高进平点菜。

虽然由于刘伟名在场,高进平今天与美女单独共进午餐的事泡汤了,但是在刘伟名刻意但是却并不露骨的奉承再加上一直送到他面前的美酒的熏陶下,高进平也觉得今天吃的很痛快,平时都是他在领导边上装孙子,哪有今天这样受人尊敬过啊,后来在刘伟名一杯接着一杯的敬酒攻势下,高进平是彻底的倒下了。

送高进平回了家,张云佳便去上班了,由于是第一天,按惯例都是整理自己的私人事情不用上班,所以刘伟名也落得清闲,回了自己的那个单身公寓睡了一下午。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便进了办公室,他的办公桌昨天就送了进来,见自己第一个进来,刘伟名便拿起扫把开始打扫办公室,高调做事,低调做人,这句话一直都是刘伟名的座右铭,他从张云佳的话里已经知道了这个部门是个半死不活的部门,拿着那点基本薪水这样混吃等死这绝不是刘伟名的心愿,他要往上爬,怎么往上爬?

作为一个秘书,能力是其次,主要是要领导赏识,但是在这个平时除了自己办公室的人,鬼都不会来一个的部门上哪去接触领导等待领导的赏识啊?这令刘伟名非常的头痛。昨天忍痛请了高进平一顿就是想通过高进平去接触一下更高层的领导,虽然高进平只是个副处级,但是作为秘书处的办公室主任,高进平不像下面这些整天打字写文章的秘书,他多少还是有机会见到领导的,这就是刘伟名的想法。

“哟,小刘啊,你怎么干起打扫卫生的活来了啊?”这是昨天的那个八卦男进来,看到刘伟名拿着扫把在扫地惊讶道。昨天通过张云佳一路的介绍刘伟名知道这个八卦男的名字叫王军,家里虽然去年有点小关系,但是却因为他的那张嘴,一直没得到领导的器重,三年了,一直都在这个部门,所以就懒得谨言慎语。

“王哥,早啊,我刚上班,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见没什么事做,便把地打扫一下。”刘伟名掏出一支烟递给王军。两人见都来的早了,便坐在那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闲聊着。

“咱们这部门有什么事做啊,上面要写什么稿子,什么总结了就会找我们,而且写这东西领导需要表达的内容都会有人说明,咱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领导要表达的内容加上套话就行啦,基本上每天就是一张报纸一杯茶就过完了。”王军虽然回答的很轻松,但是也显示着他的无奈和落寞,毕竟谁不想往上爬啊。

“别灰心,总是会有机会的。”刘伟名不知道是在安慰王军还是在安慰自己。

“有个毛机会,你也是刚来,对一切都充满着信心,等你在这呆上个三年五载后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王军一边自嘲着一边去倒茶拿报纸,准备他一天工作了。

这时候人都到齐了,整个秘书处加上刘伟名总共有八个人,张云佳、王军、李强、李国荣,张立新,还有高进平,有一个听说是生病进了医院,暂时不会来上班。李国荣和张立新二人,刘伟名都认识了,这李国荣和张立新都是一把年纪了,据说是干了一辈子的文秘,一直都呆在这个办公室,现在在这办公室也就是混吃等这退休,什么事都不干,倚老卖老,仗着他们的资历在那也没人去说他们什么。李国荣是一个整天嘻嘻哈哈的老头,喜欢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而张立新却刚好相反,是一个极为严肃的老人,从刘伟名看见他进来,便直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泡了一杯茶,戴上老花镜,拿出一本《三国演义》便开始认认真真的看着,一句话都没有,不过刘伟名从张云佳那得知,张立新文笔很好,是省委的出名的笔杆子,但是不知道做人,便一直呆在这里写文章。

真的如王军所说,这个全是文秘的秘书处当真是没点事做,虽然省委每天都要发出无数份公告,要做无数的报告,但是秘书处也只能是打打文书和公告之类的东西,像领导的讲话报告和省委的一些重要的文件都轮不到他们,这些东西都是要按领导的意思写的,所以只有领导身边的那些秘书才有资格写,当然,就算领导不要身边的秘书写,从领导到他们秘书处这中间还要经过无数的人,谁会放过这次有可能得领带青睐的机会,这也就是这个部门彻底闲下来的原因。

不过刘伟名坚信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句话,这一个多月以来,他每天都在看着江南省近几年来的所有的政府公文,还有不同的领导讲话,从领导多次的讲话文件中,刘伟名基本摸透省委的几个领导的政见是什么,刘伟名在等的就是一个机会。

一个多月过去了,刘伟名也彻底的熟悉了整个省委的部门的一些事情,对于这个办公室刘伟名是感到很无奈的,除了自己和假表姐张云佳之间还偶然说点话,再加上偶尔说点话的王军和李国荣,整个办公室就是死气沉沉,高进平一天到晚忙着在外面跑关系拍马屁,很少在办公室。

新一届的人大就要开始,省委省政府这次关于人事上要有一次大的调整,现在的省委书记是要调到中央,而省委书记是由现在的省长接替,官场里面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上面的人换了,下面的肯定会大换特换,毕竟领导都不可能用不是自己这个派系的人,所以高进平就有了心思,准备往外调。

其实不止是高进平,这个办公室里的人谁不想往外调,只是苦于没有关系门路罢了。

没有信心便就只有懒散,十一点不到,没了高进平在,一个个便自由的提前半个小时下班了,整个办公室就只留下刘伟名一个人在那看着一份快看完的今年政府工作报告。

而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抱着一堆资料进了办公室,从他焦急的眼神还有流着汗的脸颊刘伟名知道这人肯定要什么紧要的事。

“这位同志,你们办公室怎么就没人了啊?老张不在吗?”这男人看着空空的办公室诧异地问刘伟名。

“您说张老吧?他们刚刚出去了,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你是?”男人显然对于从没见过面的刘伟名感到很好奇。

“哦,您好,我是新来的秘书,叫刘伟名。”说着刘伟名站了起来向这位男人握手。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