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三段嘿嘿嘿并不是它的全部,这片其实很高级

逗比小孩儿 2019-12-01 16:50:58

台湾的小清新电影一直自成风格。


柔光,滤镜,空气里自带着汽水味儿。



既不像日本漫改片,甜得发腻。


和大陆青春片的狗血相比,口味又清淡多了。



然而《我的少女时代》之后,台湾小清新似乎陷入低迷。


最近总算又来一部——


最后的诗句

The Last Verse


豆瓣7.1,在国产青春片领域绝对算优秀了。



这部电影于去年3月上映。


由新锐导演曾英庭执导,曾入围第52届台湾金钟奖8项提名及获颁电视电影类最佳男、女主角奖。



第22届国际釜山电影节,它也强势入围了新浪潮竞赛单元。


男主傅孟柏,台湾天后级歌手的御用MV男主。



尤其是那首《你就不要想起我》,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度。


年轻,但表现力不俗,可以说,如果这部电影少了他,一定会逊色很多。



故事的开始很简单,2000年,最美好的夏天,一对正处于最美好年纪的男女,相遇了。


男主阿施,绰号「诗人」,女主晓萍。


同在一所学校,正在踢足球的男主,对跑步经过的学妹晓萍,一见钟情。



晚上,在加油站打工的阿施,再次遇见来加油的晓萍,他果断抓住机会示好,邀请其来联谊。



溪水淙淙流过的林子里,阿施和晓萍彼此吸引,在伙伴们的起哄声中,牵着手出现。


在一起,恋爱,像所有情侣一样。



也许未来会不容易,也许有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但他们选择乐观面对。



阿施服兵役期间,一直期待着能早点退伍,好找一份工作,赚钱、买房子和晓萍结婚。


而在出版社工作的晓萍,虽然加班很辛苦,还是会经常打电话给在部队的阿施,分享关于未来的计划,还学贷、买房子、还有他们的旅游基金。


美好的生活,似乎已经在向他们招手。




只是,阿施父亲的突然离去,打破了他们当下的美好。


当债主上门追债,阿施才知道,原来父亲生前,还欠下了两百多万的巨额债务。


父债子偿,债主不断上门骚扰,趁阿施不在家,当着晓萍的面,杀掉他们养的狗。



绑架阿施,把他埋在石头瓦砾中折磨一整晚。


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有的骄傲、自尊都化作了满腔的悲愤。



还未开始的美好,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骤然崩塌。



迫于无奈,晓萍找姑姑帮忙,先垫付了其中一部分债务。


女主晓萍,可以说是广大男青年梦中的小姐姐。


一张「初恋脸」,看一眼就感觉春风拂面。



家境良好,却对穷困潦倒的男友不离不弃。


肯拿钱救命,还肯跟着男友过苦日子。


校园时代一路走来的感情,纯粹得让人嫉妒。



面对这样一个完美女友,阿施的做法却意想不到。


他出轨了——


阿施没什么本事,干着最辛苦的房屋销售工作。


卖不掉房子,和女客户辗转各处空房,没事就来一发。



一回头,发现晓萍上了陌生男人的豪车。


争吵,大打出手,无奈分手。



原本相爱的一对,早已身心俱惫。


静静地坐着,如同两个陌生人,彼此静默无言。



这个爱情故事看起来似乎全是套路——


男观众指责晓萍贪慕虚荣,女观众痛斥男主出轨渣男。


而到最后男主(和我们)才明白。


晓萍从未变心,一切只不过是个误会。



表面上,这是个年轻情侣终究敌不过时间,一个误会铸成大错的故事。


其实小编觉得,不妨换个思路——


这对小情侣爱得死去活来,一路同甘共苦,感情固然真挚。


但走进现实的感情,不是一句不离不弃就能解决的。



阿施不怕女友离弃,怕的是她不走。


晓萍主动提过结婚生子,阿施却干脆拒绝了。


就让孩子住在这种破烂地方?



两人大吵一架,晓萍一气之下承认有了别的男人。


傻子都听得出来是气话


阿施也未必是真的误会。



而是相信了自己最愿意看到的——


女友攀上了高富帅。


平衡他的负罪感,拯救他的自尊心。


童鞋们是不是觉得更渣了。


但谁年轻的时候没在感情上犯过不应当的错。


要么渣,要么蠢。



这部台湾青春片不再梦幻,反而被残酷的现实无孔不入。


小编回想同类台湾电影,大致分两种。


《我的少女时代》《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算一种。



美好或遗憾都只属于青春。


美好起来张扬恣意,遗憾起来怅惘淡淡,绝不伤筋动骨。



桂纶镁、张孝全和凤小岳主演的《女朋友○男朋友》,以及这部《最后的诗句》属于另一种。


青春的外壳下,裹着时代的隐痛。



《最后的诗句》中,时代背景以电视新闻的形式频频出现。


作为影片的画外音无处不在。


台湾经济萎靡不振,社会动荡不安——


从男主的父亲做生意失败自杀,到男主深陷债务;



背上债务的男主受到人身威胁,找警察也无法立案。


楼市的低迷,又让他后来的事业毫无起色。


最终决定到大陆找机会,也成为和女友分手的契机。


分手原来也能怪社会。



但我们常说的感情遭遇现实;


所谓的现实,就是无可摆脱的大环境。


男主在大陆打拼,犯罪后锒铛入狱。



回到家乡,听说晓萍有了新男友,却是遇上骗子。


怀孕堕胎,抑郁不振。


一对当初无限美好的情侣,双双走投无路。



影片以一首诗结尾。


男主绰号诗人,一辈子没做什么和诗意有关的事。


走到绝路的诗歌,就是最后的诗句。



整首诗都在回忆晓萍,感情异常纯粹——


我将拥抱她,像拥抱一场纯真的梦。




但小编注意到不太起眼的另一句——


一天清晨醒来,我们都是美好的人,拥有美好的人生。


未必是人心脆弱,总会输给金钱和现实。


有些破败不堪的人生,根本承受不起美好的爱。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