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女-人-下-面-的-水-都-是哪来的?

可爱的秘密 2021-01-09 14:12:37

我叫王洋,家住王家岭,初中毕业我就跟着单身汉老叔做起了倒腾铁矿的营生,后来叔得了病,干不动了,我就自己干,现在算是十里八村小有名气的小富户。


表面风光,可实际干这营生不容易,为了挣钱,很多时候都得巴结别人。


这天我开车到市里,就是去见省城来的客户,为了维持关系,胡吃海喝一顿之后,客户说想去洗浴,我也只能陪着了。


到了洗浴,好好洗个澡,神清气爽,酒气散了不少,本以为就这么着了,客户却拉着我要上楼按摩,搞的我很是无语。


我个人其实不怎么喜欢按摩,可是客户喜欢,我也只能陪着,要不然这哥不高兴了,我这手里的货就不好出了。


到了楼上包间,我俩搁床上躺着,听个服务生叽里呱啦在那介绍着各种花式按摩。


都介绍完了,客户忽然神秘兮兮问:“你们这有随便玩的服务吗?”


闻声我尴尬无语,哭笑不得,服务生却是心领神会,嘎嘎笑道:“那必须有啊哥,咱这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你玩不到的。”


客户顿时精神十足:“那你给我叫几个过来,我挑挑。”


服务生面露难色:“哥,你们二位在这一个屋子,不合适。”


“也是昂。小王,我去隔壁开个屋子,你在这爽,哈哈。”客户嬉笑着,穿上拖鞋就自顾自的去了。


我可不好这口,客户喜欢,那我也只能由着人家去了。


我正百无聊赖躺着看电视,忽然有人推门进来,还没见着人,就听见个很细腻的声音:“哥,您是不是叫服务啦?”


这女人说话有浓厚的乡村气息,但是嗓音细腻婉约,确实挺好听。


一听这个我就浑身一抖,又一想,估计她是走错了屋子,于是我就急忙说:“我没叫,是隔壁屋子……”


话没说完,女的进来了。


女的穿着绝对火辣。


简单的包臀裙,顶着一对那么大的半球,白花花的两条腿看起来是那么的耀眼,重点还在于容貌,她没有浓妆艳抹,只是略施粉黛,即便如此,却也显得她俊俏如花的很。


其实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女人我认识!

“嫂子?”我愣了两秒后,不敢置信的唤道。


女人也吓坏了,原本进来还是春风满面的,可是当她看清我的瞬间,所有表情都僵住了,浑身也是猛地一颤。


“洋洋?”


本来我还以为只是相似,可是她喊出我的小名,这说明我没认错人,就是我同村王根哥家的媳妇,杨萱秋!


杨萱秋脸色瞬间涨红无比,尴尬的要死:“怎、怎么是你啊。”


我也尴尬坏了,忙坐起来笑:“是啊嫂子,我陪客户过来洗澡的。你怎么在这?”


这话一问我就暗暗啐了自己一顿!


王洋你是不是傻?刚才她进来嗲嗲的问是不是要服务了,加上她现在这么一身打扮,你说她在这干什么?!


王根算是我本家的哥,命不好,头些年刚结婚,没半年,外出打工就遭遇工伤,残了腿,废了一只手,丧失了劳动能力,打那以后就回村里了。


王根哥父母岁数大,本来家里条件就不好,这么一残,无疑是雪上加霜,让他们家日子过的更艰难了。


后来我就听说,为了让家条件好点,杨萱秋跟着隔壁一女的进城打工了,挣钱还不少,每个月杨萱秋回家一趟,总能带回去不少钱,可她到底在城里干嘛,村里没人知道。


眼下在洗浴竟然见到她,所有疑问应然而揭。


“那什么,我,我在这上班的。”杨萱秋耳根子都是红的了,看也不敢看我,如蚊似的回了我一句。


尴尬的气氛让我也不自在的难受,脑热说了句:“那什么嫂子,我客户在隔壁,是他叫的服务。”


“好、好吧,那你坐着昂洋洋,我,我去工作了。”杨萱秋说话吞吐,眼神闪烁,身子还不停的有些微微发抖。


这节骨眼服务生忽然推门进来了,乐呵呵的:“先生,这位美女怎么样,满意吗?”


这下可好,杨萱秋头垂的更低了,不光耳根子,整个脖子都是通红的了,把我搞的也是异常尴尬,欲哭无泪。


服务生看不出来,还自顾自热情的给我介绍:“我可告诉你昂哥,这位美女可是我们这边口碑最好的了,伺候男人的功夫那绝对一流,要不然就让她留下来伺候你吧哥?”


口碑最好,伺候男人,功夫一流?


服务生的这些话入了我耳朵里,让我面红耳赤,浑身燥热的难受。


老实说杨萱秋在我们那一带是有名的俏媳妇,当初王根哥娶她,不知道让多少男的恨的嫉妒的牙根都是疼的。


其实,我也是众多偶尔幻想把杨萱秋压在身下的男人之一。


不过我也就是偶尔没事想着玩的,到不了日思夜想的地步。


我不是想杨萱秋脸蛋儿,我是想她那对半球,那么老大,天天都把衣服撑的鼓囊囊的,我就特想知道,这一对东西抓在手里,会是怎么个感觉。


脑袋里胡思乱想,服务生见我不吭声,竟然就帮我拿了主意,拽着杨萱秋坐下来嘻嘻哈哈说:“你看哥都看你看的着迷了,还不懂点事儿,赶紧陪哥玩会儿?”


“不是,我……”


见状我赶紧解释。


服务生却笑哈哈打断我说:“哥,你就别不好意思啦,你放心,美女伺候的要是不周到,我们一分钱不收,嘎嘎。好了好了,哥好好玩,玩高兴了昂,我出去了,不打扰哥了。”


“你别傻坐着了,赶紧伺候哥啊。”服务生冲杨萱秋颐指气使说了一句,跟着嬉笑着颠颠就出去了,咣当,把门就给碰上了。


杨萱秋还愣着,不知所措:“咳,那什么,洋洋,我……”


哼哧半天,她也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其实我也尴尬的要死,多少也猜到她想说什么了,一番纠结尴尬之后,我干脆硬着头皮,好奇的问她:“嫂子,你做这个多久了?”


杨萱秋从额头到锁骨那里都是通红通红的,显得异常羞臊和尴尬,哼哧半天说:“洋洋,嫂子也是刚刚才做这个的,你……你……”


似乎她一直在给勇气蓄力,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这才总算是开口往下说开了:“你能不能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其实任谁都猜的到她是想说什么了。


我也纠结这个。


王根哥跟我算是本家的亲戚,他爷爷和我爷爷是堂兄弟,而且我俩从小关系就不错,穿开裆裤一起跑着玩了,如今他媳妇竟然跑出来干这营生,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我纠结着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才好,杨萱秋忽然有点急的要哭:“洋洋,你别不说话啊,我求你了好不好?”


噗通。


杨萱秋居然说完就给我一下子跪地上了。


我动容惊跳,赶紧过去往起扶她:“嫂子,你别、别这样,我可受不起啊。”


杨萱秋抓着我胳膊就是不肯起,期期艾艾央求我:“洋洋,嫂子求你,要是你根哥家知道我做的是这营生,我还怎么活啊。”


说着说着杨萱秋的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了,可怜巴巴的跟个泪人儿似的。


原本杨萱秋就挺好看的,这么一梨花带雨,可怜楚楚,显得就更是可人儿惹人疼了。


“嫂子,好了好了,你快起来,我答应你,不给根哥说。”面对她的苦苦哀求,我哪儿有硬心肠拒绝,只能妥协答应了。


杨萱秋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半信半疑的:“你、你说真的,洋洋?你不诓嫂子?”


“我不诓你,嫂子,你快起来,别哭了,我最看不得女人哭了,你还这么漂亮,一哭,都能把人的心都给稀碎。”我苦笑着,有点倒过来央求她的意思。


我就是随口说的,不料杨萱秋却脸上绯红起来,含羞尔笑,扶着我胳膊站起来嘤嘤说:“你、你不诓嫂子,嫂子就不哭了……”


我松了口气,扶着她起来坐下来,哧哧说:“嫂子,村里人都说你跟隔壁村的一女的在城里打工,是不是就是她把你带着做这个的?”


我就是想打听清楚了,日后好找那个女的好好问问,她干嘛把我嫂子带来做这么一行。


杨萱秋却说:“这不能怪她啊,是我求着她带我来的。洋洋,你不是不知道,你根哥家现在这情况,我要是不出来挣这份钱,一家老小,哪儿还有活头啊?”


说到这儿杨萱秋就又有点要哽咽起来的意思。


我生怕她又梨花带雨,赶紧打住说:“嫂子你可千万别哭,我,我不问了,也不说了……”


杨萱秋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带着嘤嘤的媚气,流转而来,还真让我有点想入非非,却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她故意要给我放电来的。


“洋洋,谢谢你,真的,嫂子谢谢你。”杨萱秋浅笑,真诚。


为了缓解尴尬,我咯咯笑了笑:“没事儿,你也不容易,我理解的。”


“你,你真好,洋洋。要不然……嫂子就伺候你一次吧?”杨萱秋忽然就眨着媚眼,娇滴滴的朝我问了这么一句。


我登时一个激灵,吓到打起了哆嗦,苦着脸叫道:“嫂子你快别开玩笑了,你是我嫂子,我可不敢乱来。”


“刚才服务生已经开了点了,你不做,他们也会问你要钱的。”杨萱秋心疼说。


我明白了,她这是心疼钱呢。


我风轻云淡,无所谓笑道:“没关系,你是我嫂子,这钱权当给你了。”


杨萱秋脸红扑扑,娇笑望着我:“洋洋,咱们村子里,你跟你根哥这一坊,就属你最有出息了,又有钱,人也帅,心眼也好。当初媒人怎么就不说把你介绍给嫂子我呢?”


说到最后杨萱秋竟然还有点异常可惜的口吻,搞的我心里痒痒的,可我也只能当做是个玩笑话了。


我只好哧哧笑笑:“嫂子你就夸我吧,再夸我就上天去了,呵呵。”


“傻弟弟,你真好,还不让嫂子说了?”杨萱秋忽然往我这边挪了挪,距离我很近,这么一来,我就闻见她身上的淡淡香气。


我吸了一口,瞬间有点意乱情迷。


杨萱秋忽然把手很自然的搭在我膝盖上,冲我娇笑说:“洋洋,说真的,嫂子已经做这行了,你又是花钱来找服务的,你就让姐伺候你吧,就当咱们不认识,不行么?”


我是真没想到她会这么坚持,顿时就有点无语,赶紧躲开她的玉手:“嫂子,真的,你快别逗我了,我,我都有点上火了。”


杨萱秋看着我,噗嗤就笑了,咯咯呵呵的。


我脸上一烫,苦笑着解释说:“其实我是陪客户来的,我客户去隔壁玩了,我不好这口,本来就打算看看电视就得了的。”


杨萱秋慢慢收起来笑容,忽然就盯着我问:“那你是对嫂子没兴趣了,看不上嫂子,是不是?”


我瞬间崩溃,慌张起来:“不是不是,嫂子,你可是咱们十里八村出名的俏媳妇,谁家男的见了你,都得流口水。”


杨萱秋抿嘴哧哧笑了,脸上荡起娇红的涟漪,姹紫嫣红,真是好看:“傻弟弟,那你见了嫂子,就不流口水?”


“我……”


我感觉脸上火烫火烫的。哦不,确切来说,是浑身都烫,脑袋都是木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血液都开始倒流了。


“洋洋,你要是不认识我,你会不会接受我的服务?”杨萱秋又往我这边靠了靠,胳膊和我的腿挨着,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皮肤的光滑和细腻。


我燥热的快要炸了:“嫂子,真的,我快扛不住了,你就别逗我了……”


杨萱秋居然更进一步,兰指忽而在我胸膛上划过,千娇百媚说:“傻弟弟,嫂子没给你说笑。嫂子来,就是给客人服务的,而你呢,现在就是嫂子的客人。”


“可,可你是我嫂子啊。”我愁眉苦脸,欲哭无泪。


说真的,要是没这层关系,我可能真的扛不住就办了。


杨萱秋却说:“我现在不是你嫂子,而是你的服务员。”

由于微信字数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欲知后续精彩剧情,猛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