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美丽的记号

尚英工作室 2021-09-18 10:43:52



街角的面馆里,我和扣子每人吃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打卤面。
扣子抬起头来,脸上带着饱餐之后的心满意足。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墙面照进来,扣子被洒了一身的亮色。她今天梳着高高的马尾,没有留刘海,露出来全部的脸颊。扣子的脸长得平淡无奇,右眼角旁边的面颊上,有一块一元硬币大小的淡淡的胎记,这块胎记虽然是淡黑色的,但是打眼还是能够看出来的。但是此刻扣子笑着,整张脸颊神采奕奕,让人觉得她的脸是漂亮明媚的,甚至那块胎记,也长得其如其分,并不多余。
我想起四年前,也是在这里,扣子坐在我的对面,低着头,整张脸都被头发遮住,她的肩头耸动着,在我的对面哭泣。那时候的她,找不到工作,被心仪多年的男孩拒绝,生活找不到方向,看不到光亮。


扣子一直觉得自己是丑的。
其实作为好朋友,我们都觉得扣子只能算长相平凡,算不上丑,但是她很笃定地认为自己长相丑陋。由于脸上的那块胎记,她从来都不扎头发,常年用浓密的散着的头发遮着面颊,我们看到的她的脸,只是窄窄的一道。
扣子不喜欢说话,不喜欢凑热闹,不喜欢站在人前被人注视,从上学到毕业,她都是我们这帮朋友里存在感最弱的。
尽管扣子少言寡语,但是大家还是喜欢跟她做朋友的,因为她是我们这帮同龄人中最善解人意的。我们一帮人叽叽喳喳说得口干舌燥的时候,总是扣子记得给大家分矿泉水;郊游的时候,大家都玩疯了,只有她会默默地帮我们看行李,帮我们拎着忘记拿的东西;我们排练话剧,她就在旁边不声不响地看着,可是等到哪个人忘了词的时候,她就会准确地把那句词说出来。我们遇到不开心的事了,比如考试考砸了,失恋了,她总会成为最好的倾诉对象,她总是耐心十足默默听我们倾诉,然后不停地给我们递纸巾。
若干年来,扣子就像一团淡灰色的影子一样生活在我们中间,由于她的存在感太弱,没有人注意她的喜怒哀乐,朋友们都想不起,她是不是也会有苦恼


直到四年前,我和扣子坐在这家面馆里,面还没有吃完,扣子就哭了起来,大滴的眼泪往下掉,我才知道,原来她的心里,积攒了太多的苦恼。
“没有单位愿意录用我,因为我的长相。”扣子流着眼泪告诉我。她想应聘一份行政助理的工作,可是连续被七八家公司拒绝,最后她在被一家公司当面拒绝后,忍不住问招聘者,自己应聘失败的原因是什么,那个人直截了当地告诉她,“行政助理,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公司形象,他们要选形象好一点的。”扣子说:“其实我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是隐隐地知道答案的,但是有人当面说出来,我的心里还是格外难过。”
我望着对面的扣子,她长发披肩,浓密的头发披散下来,遮着两腮,只露出窄窄一道脸颊,她的眼里此刻含着哀怨和自卑。 “可我觉得你的形象并不差呀。”我说这话并不是完全出于安慰,我觉得客观来说,扣子无法划入美女的行列,可是也不应该纳入丑女的行列。


“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长得难看,脸上还有一块胎记,我一直担心我的长相会影响我找工作,影响我将来的生活,现在,这个问题真的摆在我面前了。如果因为我成绩不好、能力不行被单位拒绝,我的心里还会好受点,可是因为长相被拒绝,这种滋味真是……”扣子说不下去了,眼泪又流出来。
我递给她一张纸巾,“扣子,你别哭,其实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
扣子擦了擦眼泪,说:“南南你知道吗?我长得这个样子,不光没有单位愿意录用我,没有男生愿意追我,甚至在我喜欢的人眼里,也许我就是一个笑话。”说完这话,她用纸巾捂住了眼睛。我此刻明白,她的苦闷不仅来源于应聘失败,好像感情上也遭遇了不顺。

作为和扣子一起长大的朋友,我知道扣子喜欢我们的老同学程冰。虽然扣子从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感情,可是少女时代,那种浓得化不开的情感,盛在心里久了,总是藏不住的。扣子看程冰的眼神,她在程冰面前的羞涩与不自在,她对程冰那些忍不住的关心,暴露了她的心事。
至于程冰喜不喜欢扣子,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程冰是我们上学那会儿,唯一对扣子表现得比较关心的男孩子。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一起排练话剧,照例是大家热火朝天地排练,扣子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我们,在我们哪个人忘了词的时候,她就给我们提词。后来休息的时候,程冰忽然走到扣子身边,坐下来,他说:“寇欣怡,你也参加我们的排练吧。”扣子一愣,程冰又说,“你的声音很好听,不参加进来有些可惜啊。”程冰是那次话剧排练的导演,他站起身来对大家说:“我建议让寇欣怡加入我们的表演,现在每个角色都有人扮演了,但是旁白还空缺,寇欣怡声音条件好,就让她担任旁白吧。”然后他转头轻声问扣子:“寇欣怡,旁白虽然不是站在舞台上表演,但是也很重要,你愿意担任吗?”扣子的脸瞬间通红,过了许久,她点了点头。那次话剧表演,练得最卖力的就是担任旁白的扣子,她把每句词都反复琢磨,每句话说出来的的时候感情都特别到位。
还有一次我们去郊游,照例又是大家四处玩儿,留下扣子看行李。后来起风了,大家就就回来集合,我们看到看行李的除了扣子,还有程冰。程冰坐在扣子旁边,不知给她讲了个什么笑话,扣子正开心又略带羞涩的笑着。
这些不经意的点滴,让暖男程冰捕获了扣子的少女心。虽然扣子从不曾对谁提起她喜欢程冰,但是在好友群中,这成为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高中那会儿,学习压力像大山一样压在头顶,没有几个人正儿八经谈恋爱,扣子和程冰,也没看到有什么发展。大学时扣子没和程冰在一个城市,见面的机会都很少了,但是扣子一直关注着跟程冰有关的每一个消息。
大学毕业之后,没见程冰带回女朋友,我觉得,他和扣子没准有戏。我曾经跟另一个好友小可说:“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撮合一下扣子和程冰?”设计师小可当时正忙着看她的设计图,顺口说道:“你觉得程冰喜欢扣子吗?”我说:“我看程冰当年挺关心扣子的。”小可笑笑,“可是你没觉得,程冰对好多女生都挺关心吗?”这倒是,程冰就是个典型的暖男,好像对谁都挺关心的。现在想想,他对扣子,似乎也没有特别的。我决定还是不去瞎撮合了,就让他们顺其自然吧。
四年前在街角的面馆,扣子哭过之后,告诉我,接连的应聘失败后,她很苦闷,就找了程冰一起吃饭。她喝多了,稀里糊涂地就跟程冰表白了。
“结果呢?”我问扣子,虽然我已经从她的表情中猜到了结果很糟糕。
扣子说:“他好像吓了一跳,表情又尴尬又惊慌。南南,被我喜欢难道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吗?我就这样让人避之不及吗?”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多安慰的话,说出来都显得轻飘飘的。我想程冰也许面对扣子的表白,只是有些惊讶,可是在自卑心太重的扣子眼里,他的反应被夸大了。
扣子又说:“程冰不喜欢我没关系,可是他那么害怕我的感情,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很糟糕的人。南南,你说如果我没有表白该多好,没说出来,很多东西还可以挺美好地藏在心里,可是说出来,那些美好的感觉就没了。”
当年的扣子,陷在困境里灰心了很久,我们这些好朋友轮番约她出来,为她宽心,可是终究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后来扣子鼓起勇气到一家公司应聘行政助理再次失败,那家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经理却意外地跟她多聊了几句,劝她去应聘一下本公司的销售员。扣子听了那个人的劝告,去应聘了销售员,结果应聘成功。扣子终于有了一份工作,虽然这份工作非常的辛苦,那段时间我们的聚会扣子很少参加,她特别特别忙。扣子销售的是洗化用品,与同行之间的竞争非常强烈。她总在挖空心思想更好的点子,在大日头底下去调研,在被客户拒绝后再次硬着头皮打人家的电话。无数次的推销,无数次的调研,无数次的碰壁,无数次加班到深夜,扣子退缩过,但是骨子里,她是个倔强的姑娘,行政助理做不成,销售不能再半途而废,她最终坚持了下来。
如今的扣子,已经是她们公司销售部的主管了。褪去了小业务员的青涩,扎起头发,穿着职业装的她看上去十分干练。对于当年招聘她的那位人力资源部经理,她一直心存感激。扣子告诉我,当年她去应聘行政助理,那位人力资源部经理在例行提问后忽然提出一个要求,让她把自己的头发拢到耳后,她虽然一愣,但是还是照做了。后来没有应聘成功,她除了灰心,还觉得愤怒,她问那位经理:“你们不愿录用我,是因为我的长相吗?是因为我脸上的胎记吗?”那位经理摇了摇头,“不是。你长得并不难看,有个胎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你太不自信了,你总是低着头,你的目光总在躲闪,你甚至不敢把自己的脸颊露出来。姑娘,做任何工作,精神面貌都是很重要的。”后来扣子起身要离开的时候,那位经理又说:“姑娘,我建议你应聘我们公司的销售员,这个工作最锻炼人。也许在这个工作中,你会找到自信。”那个人的表情特别真诚,扣子望着他,点了点头。后来扣子说,其实做销售挺打击自信的,不过在一次次的打击中,她渐渐地学会了面对。原来不善言辞的她居然能够面对客户侃侃而谈了,在部门的会议上,她也敢发表自己的看法了,这些点滴的进步,为她带来了惊喜。做最基层的销售员特别辛苦,忙起来的时候,她忘记了自己的长相,忘记了脸上的胎记,她的脸上,开始绽开热情而自信的笑容了。
磕磕绊绊、辛辛苦苦几年下来,扣子不仅升了职,还收获了男友一枚。
扣子的男友大林,是跟扣子同期进入销售部的同事,他和扣子一起从最底层的销售员做起,一起吃了很多苦。一起流汗流泪的日子里,感情不知不觉生长出来,两个人恋爱了。扣子说,她能在销售行业摸爬滚打坚持下来,除了自己不服输,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林的陪伴。
大林我们都见过,人长得挺帅气的,很阳光很欢乐。扣子说,刚做销售员的
时候,她和大林常常联合作战,有时候,两个人一起站在难缠的客户的门外,大林说:“你去敲门。”扣子说:“你去敲门。”两个人争执不下,大林就说我们剪子包袱锤吧。于是两个人就站在客户门外很欢乐的剪子包袱锤,输的人常常是大林,于是他就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故意大步流星走到客户门前,去敲门。有时候在客户那里受了委屈,大林就说:“扣子我请你吃碗面吧。”扣子撅着嘴,“一碗面就能消气吗?”大林笑哈哈地说:“一碗面哪能消气呀,我打算请你吃两碗。”
扣子说起大林的时候总是一脸的笑,她说:“我不是一直留着长头发遮着脸吗,有一次我和大林一起推销给一个公司几百箱饮料,当时人家搬货的人手不够,我们俩就帮着搬,搬着搬着汗流浃背,我热得不行了,就找了根皮筋把头发扎了起来。干完活大林跟我击掌庆祝的时候,看着我的脸,忽然笑呵呵地说‘原来你脸上有块胎记呀!真巧,我脚上也有一块,跟你这个差不多大,我妈说,有个胎记好,将来万一丢了,有记号就容易找回来,也认不错人。’”
后来扣子就一直把头发扎起来,不再刻意去遮挡那块胎记了。
后来大林成了扣子的男朋友,他经常说,扣子脸上的胎记是个记号,是为了让他找到她的记号。扣子说这个胎记很难看,是她自卑的根源,大林却拍拍她的头,“蛮好看的,这是个可爱的记号,哈哈。”

街角的面馆里,打卤面早已吃完,我和扣子还在开心地聊着天。
扣子说:“也许我应该感谢程冰,如果他当初没有拒绝我,我也许就没机会遇到大林了,也就体会不到,大林跟我有多合适,他才是我该等的那个人。”
她能这样说,我就知道,当年的一切在她心里,已经云淡风轻了。
我对扣子说:“一会儿我们到小可那儿去,让她给你好好设计一件婚纱。”我们的好友小可是个婚纱设计师,扣子要和大林结婚了,这婚纱自然要由资深闺蜜来设计。
就要做新娘的扣子,迎着阳光露出了更灿烂的笑容。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