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老公半夜添我下面,要飞了,好想被填满.......

唯美情感故事 2019-11-07 15:54:10

第001章 阴谋

昨天我用赵雨辰的淘宝账户搜婚纱,意外地在“猜你喜欢”中看到了大量系统推送的情趣内衣,在待收货中,果真看到三套暴露的性感内衣,收获地址是他现在住的小区。

这个男人,果真憋太久了,背着我悄悄买回这些小玩意,肯定想结婚那晚用来助兴。虽然有点埋怨他,却又有些娇羞,甚至还有一丝心疼和亏欠,若不是我心里有阴影不愿跟他婚前做,也不至于把他憋成这样。

为了保全他的男人颜面,我就当不知道这事,新婚之夜……好好配合他、就是了。

今天下班后我匆匆赶回家布置婚房,距离婚礼不到一个月,赵雨辰又面临职位晋升,所以筹备婚礼的事都落在我身上。

刚把婚纱照挂在墙头,正准备拍张照给赵雨辰发过去,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大力地踹开,巨大的响动惊了我一跳,手机都掉在了地上。

回头一看,门外竟是葛天兰,垮着一张脸,估计买菜时跟人发生了口角,便小心翼翼地问候她:“妈,你怎么了?”

我对赵雨辰有感情,所以尊重葛天兰,自一个月前她住进我的婚房起,我就跟赵雨辰一样唤她一声妈,即使她有不少坏毛病,我都忍了。

“你说你,长这么瘦做什么,以后生的出来孩子吗?”她随手丢下菜篮,篮子里的鱼腥味混着血水淌在光洁的地板上,不晓得她在楼下受到了什么刺激。

她没什么文化丈夫去的又早,所以脾气不好,我不想在大婚前跟她闹别扭,就没理她。

我没出声,葛天兰的火气更大了,“你吱一声啊!我们赵家这一辈儿就雨辰一个男丁,赵家儿媳的责任大着呢。”

“我明天抽空去医院做个婚前检查吧,免得你担心。”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想着法子安抚暴躁的葛天兰。

“你堂妹最近没地儿住了……”葛天兰对我温和的态度还算满意,转入另一个话题,刚说到一半,被我突然响起的手机打断了。

“妈,我接个电话。”我一边拎起地上的菜篮子往厨房走一边接电话,刚接通,那头传来我亲妈幸灾乐祸的声音,“田茉,你赶紧给我死到新世纪酒店来,你的好男人正在我对面房间跟别的女人打炮呢。”

神经病!

我知道她不喜欢赵雨辰,嫌弃他是穷山沟里来的,家里的穷亲戚一大堆,葛天兰又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但她也不至于这样诽谤赵雨辰吧!

赵雨辰是这个世上唯一关怀我的人,比她这个亲妈强多了。

“你赶紧过来,要不然,我帮你抓奸,闹到他公司去。”我妈丢下这句话,就把电话挂了。

而身后葛天兰又开始跟我絮叨赵雨菲要过来住的事,说实话,我不怎么愿意,我见过赵雨菲两次面,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总觉得她满身红尘气息,我怕了这种人,不想跟她同住一个屋檐下。

借故对葛天兰说突然接到公司加班电话,我得回公司一趟。

既然出了门,那就去新世纪酒店看看我妈到底闹什么把戏。

刚走进酒店大厅就看到我妈,她穿着一身闪亮的高级定制旗袍,勾勒出玲珑的曲线,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四十三岁。

我本想多问她几句,但见她板着脸,不想搭理我的样子,我只好一声不吭地跟在她身后,淡定地看她胡闹。

她拉我进了一件房,刚关上门就吩咐我,“现在给赵雨辰打电话。”

打就打,谁怕谁,我掏出手机给赵雨辰拨了过去,他那边竟然关机!

这下我不淡定了,可不能在我妈面前示弱,又给他打了一通,照旧关机,打他公司座机也没人接,我有点慌了,自我安慰道:“兴许他回去了,我给他妈打一个。”

“打什么打!”我妈一把抢过我的手机,“你站在门口靠好戏,贴着猫眼仔细看。”

我照做,看到对面门口站在一个艳丽的女人,她疯了一样砸门,一边砸一边骂,大概砸了三四分钟,房门打开,开门的人我认识,是赵雨辰的直属领导甘露,一个性感却不知何原因一直单身的女人。

我不禁后退一步,心里有点发毛,下一刻又安慰自己,没事的,也许是甘露跟上上级开房呢。

猫眼外,那艳丽女人一把薅住甘露的酒红色长发,像提破布口袋似的冲了进去,大有金刚芭比的气场。

不多会儿里面传来热烈打闹的声音,有男有女。

而那男声,的的确确是赵雨辰的声音!

心猛地沉了下来,仿佛被人掏走一般,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寒气遍布全身,愤怒和震惊在脑海里激烈荡漾,像一只即将冲破牢笼的野兽,肆意叫嚣着。

赵雨辰,怎么会跟一个老女人……

我记得没错的话,甘露大了他十岁!

眼前不断闪过他对我好的场景,寒冷冬日的清晨,他把热腾腾的小笼包和豆浆送到我的教室外,炎热夏季的傍晚他在蚊子的攻击中,站在女生宿舍楼下给我送冰冻西瓜,我来大姨妈时他不管再忙都要去校外的汤品店给我买一份乌鸡当归汤……

这一刻,似乎连呼吸都带刀,一下下狠狠地刮在我身上。

无边无际的伤痛席卷而来,心中却保留着一丝警醒,这一切肯定是我妈的诡计!

“田茉,我之前就说你眼瞎了吧,赵雨辰除了长的不错,还有哪点好?连个房都买不起,连带着乡下妈一起在你那吃软饭!”这些话更加体现了她对赵雨辰的厌恶。

“田孟,你别太过分!自己得不到幸福,也想叫我跟你一样孤苦无依,是不是还想叫我跟你一样当一辈子小三啊!”听到她挖苦,我彻底爆发,朝她愤怒地嘶吼。我恨不得上去挠她几把,她为什么这么阴暗!

听了我的话,她眼里闪过愤怒又悲痛的光,还想过来拧我耳朵,我不想跟她多待一秒钟,一把推开她随手拉开了门。

她以为我想冲对面去参战,急忙拉住我,“你现在别过去啊,要悄无声息地把赵雨辰一家扫地出门,把自己的东西夺回来!”

这个女人,没救了!这个时候不想着安慰我、可怜我,却怂恿我报复赵雨辰,拿回自己的房子。

活该她当一辈子情妇,都说婊子无情一点都不假!

进电梯的那一刹,我听到田孟对面的房门口传来艳丽女人洪亮的道歉声,“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我本是来抓我老公的……”

看吧,这一切肯定是田孟的阴谋,她就是不想我嫁给赵雨辰。

我才不会上她的当!

第002章 理亏

回到小区,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才进家门,一进门发现气氛不对,葛天兰板着脸坐在沙发上,双手环在胸前,胸口剧烈起伏,而赵雨菲坐在她身侧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见我回来了,她们没一个人跟我打招呼。

“雨菲,你来了。”因为喜欢赵雨辰,所以我对他的家人极其宽厚。

“看看你做的好事!”葛天兰突然站了起来,从身后扯出一沓颜色陈旧的海报狠狠甩在我身上,被击中的手臂火辣辣的疼。

海报掉在地上露出一角,只是瞥了一眼,头皮顿时一紧双腿跟着发软,这是……七年前的东西,怎么突然出现在葛天兰面前?

我瞄了一眼淡定地玩手机的赵雨菲,是不是她弄来的?她又是从哪儿找到的呢?目的又是什么呢?

六七月的天气里,我竟然出了一身冷汗,大脑混沌舌头打结,不晓得怎么给葛天兰解释那件事。

耳边再次传来葛天兰的咆哮,“田茉,你真恶心!在我家雨辰面前装了四五年的圣女,竟然在七年前就打过胎!怎么,嫌我家雨辰穷,操不起你的逼啊,那跟我家雨辰结什么婚啊!呸,二手货!”

她粗野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我,但她说的都是事实,我不敢跟她争辩,脑袋嗡嗡的响,缓了两三秒,才卑微地乞求道:“妈,你听我解释,雨辰是知道这事的,他不介意……”

“呵!”葛天兰冷笑一声,“我们没人不介意,这婚结不了了,你这种放荡的女人,我们赵家要不起!”

“婶娘,干嘛生那么大气啊,你别忘了,这婚房还是人家晓茉买的呢,一个不高兴把你们撵出去,你们住哪儿啊。”一直安静的赵雨菲出声了,听上去像是安慰葛天兰,实质上却是一盆热油,立即把葛天兰的怒火烧得更旺了。

“什么她的房,都是我家雨辰的。”葛天兰不满地瞪了赵雨菲一眼,说这话时,她俨然已经忘记,这房子的首付跟装修都是我一个人出的。

“十八岁肚子里都敢死人,你现在还能下蛋吗?”葛天兰不客气地推了我一把,我一个踉跄,坐在了沙发上,不禁抱头痛哭起来,那个被我小心翼翼掩藏了七年的秘密,突如其来地暴露在她面前,比我赤身裸体地站在大众面前还令我难堪、痛苦。

七年前,我的确打过胎。

大一军训时突然大出血,随即我成了校园的“名人”,没多久各种诋毁我的海报在学校张贴的到处都是,若不是我那个风流妈有些小本事,我就被学校劝退了。

那场意外给我带来数不尽的麻烦,我本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现在一想不过是些自欺欺人的把戏。

“看到你就烦,你给我滚!那么小就不知羞,跟你那无耻的妈一模一样。”葛天兰一手叉腰另一只手捂着胸口,鼻翼不断扇动,大口喘着粗气,脸色涨的通红。

“晓茉,你暂时去雨辰那里住一晚吧,我在这帮你劝劝婶娘。”赵雨菲把我往起来扶,不待我反对,就把我推到门口。

我理亏在前,不好跟她们争辩,只能灰溜溜地被她们扫地出门,像只丧家犬。

我不晓得温馨的家是一种什么体验,没经历过,田孟带给我的只有耻辱和麻烦。

我就是这么可怜,除了赵雨辰,似乎没有一个依靠。而赵雨辰,他到底有没有出轨?

不由得苦笑一声,现在的问题不是我要不要赵雨辰,而是赵家要不要我。

从小到大,我似乎一直这样卑微、怯懦、倒霉。

打车来到赵雨辰的小区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没想到他家的灯竟然亮着,突然想起下午听到的男声,我莫名的紧张,快步走到他家,门开的一刹,看到他一个人在客厅吃泡面,又顿时松了一口气,心安的同时有有点愧疚,他为了我们的小家没日没夜的加班,我却在田孟的挑拨下怀疑他,实在不应该。

他朝我微笑,问我怎么来了,我笑了笑没说话,他就知道肯定是他妈给我找茬了,轻声劝道:“宝贝别生气,我明天过去教训她。”

“雨辰,你妈知道我七年前流产的事了。”

他跟我好了四五年,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对他产生强烈的依赖,根本离不开他。在他向我求婚时,我想都想便答应了,可现在……那事突然横在我跟葛天兰之间,这该如何解决?

“她知道了?”赵雨辰淡淡问了一句,扒拉完最后一口泡面,一边擦嘴一边安慰,“没事的,跟你过日子的人是我,不是我妈,你暂时忍一忍,等你们再相处一段时间她会发现你的好。”

这话还是挺动人的,我的未婚夫是天底下最体贴的男人。

“晓茉。”他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我们甘总说了,下周提升我做市场部副部长,这段时间我不停地加班辛苦你了。”

听到他要晋升,我特别高兴,这段时间的辛苦和委屈都值了。赵雨辰这人挺骄傲的,又有能力,只是一直不得机遇,毕业四年了,工资却没我的高,他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多少有些在意,现在好了他总算靠自己的实力升职了。

之前的不快迅速被我抛到脑后,在他的安慰下我洗了个澡就睡了,夜里他继续在外面工作,困了就在沙发上休息。

早上醒来时,他还在睡觉,我怕吵醒他,轻手轻脚地出去给他买早餐,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门口,手里拎着双人份的豆浆油条。

这人,我熟悉的很,赵雨辰大学时的同班同学李薇薇。

“你怎么在这儿?”她一张嘴,就把我问懵了。我是赵雨辰的未婚妻,我在这有什么问题?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李薇薇含蓄的笑了笑,“我住他楼上的,下楼买早点时顺便帮他带了一份。”

我记得没错的话,李薇薇当时追过赵雨辰,但是赵雨辰并不喜欢她,原因很简单,她那会儿又丑又肥,根本没现在漂亮。

从她笔直的双腿扫到她高挺的胸部,危机感油然而生,我的腿或许比她的长,但我的胸一定没她的大。

这个女人是不是整容了,比之前漂亮多了,她该不会对赵雨辰还没死心吧?

也不晓得我是怎么了,越临近婚期,我这心里越不踏实。说到底,还是自卑心理作祟,我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第003章 糊涂

拒绝了李薇薇的早餐,我亲自下楼买了煎饼果子跟小米粥,在赵雨辰吃早饭时顺手把他换下来的衣裳整理一下,意外地我在他的西装上发现一根酒红色波浪形长发,甘露的身影立即浮现在我眼前,她就留了一头酒红色的长发,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要不要问问赵雨辰?

一想到葛天兰昨晚对我的态度极其恶劣,大有悔婚之意,我便犹豫了,这个时候我不能再跟赵雨辰闹矛盾,我不想嫁不出去,虽然我才二十五岁。

常言道“水至清则无鱼”,我是不是应该糊涂一把呢?

至少赵雨辰对我不错,至少他为我们的小家拼搏,至少我不用无家可归。

“我走了,你也赶紧去上班吧。”在我踌躇之时,门外传来赵雨辰的声音,随即门关上了,他上班去了。

他很放心我,并不怕我在他家搜到什么,是不是说明——他“身正不怕影子斜”?

我是个文化人,不该疑神疑鬼,收拾完他吃过的碗筷,也出门上班去了。

匆忙赶到公司,还没坐稳综合部的王秘书跑过来丢给我一大堆资料,叫我赶紧翻译成英文,下午开会要用。

仔细一看原来是我们公司被家底丰厚的JM收购的资料,JM是美国一家很有名气的大公司,这几年似乎把重心转移国内,申城便是他们国内的重要基地,所以申城但凡有点优势的传媒公司都被强势的JM收购了。听说JM新晋掌舵人很年轻,回国不到一年,搅得申城各行各业都不得安稳。

大三时我的英语就过了专八,后来又跟美国来的留学生口语对练一年,可以说整个高翻部就我译文的速度最快,但这些资料也够我忙上好几个小时。

为了不影响下午两点的会议,我中午都没出去吃饭,总算在一点五十把译文交给综合部部长。

终于松了一口气,我一边逛淘宝挑选礼服一边啃面包,突然王秘书闯了进来,火急火燎地询问:“你们谁会日语?”

倾城文化主要针对欧美客户,高翻部八个人,六个人精通英语,其余两个精通德语和法语,哪有人会日语。

我们部长唐宁立马着急了,朝王秘书翻了一个白眼,“你们综合部并没有给我们高翻部日语翻译的名额,现在说要就要,以为我会变魔术啊!”

听了唐宁的话我暗自窃喜,缓缓站了起来,对王秘书说:“我会,一点。”

何止一点,我大学辅修的就是日语,毕业后还在转门的培训机构学了两年,虽比不上专业的日语翻译,但对付刚才翻译的资料不成问题。

唐宁似乎有点不高兴,冲我阴阳怪气地说:“晓茉,你可别逞能把事情搞砸了,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哎呦我的姐姐,你们高翻部有人出头我就谢天谢地了,要是拿不出人,王总还养你们高翻部做什么,连带着我都要挨骂!”王秘书是王总的侄子,未来的综合部部长,自然不把对公司间接产生效益的高翻部放在眼里。

跟他进了偌大的会议室,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是多么的唐突,满屋子都是人,清一色黑色正装,似乎JM的高管跟我们倾城文化的高管都在,强大的气场压得我不敢抬头,耳边传来王秘书的吩咐,我才顺从地坐在一个皮肤微黑的日本男人身侧,帮他翻译会场上大家的对话。

而我的另一侧坐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从大家的交谈中我知道他是JM老总——蒋亦森,可他气场过于强大,我连侧目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无意间瞥到他放在桌上的手,那是一双洁白修长骨节分明的好手,很难相信一个男人能长出那么好看的一双手。

或许是紧张,或许是被美手吸引,一场翻译下来,我竟然出了三四处小错误,不过都不影响会议主题,只是我出了一身毛毛汗。

“晓茉,不错哦,王总在我们部长面前夸你了,我再帮你美言几句,你等着涨工资吧。”王秘书亲自送我到办公室,刻意当着唐宁的面夸赞我,我尴尬地笑了笑,敷衍道:“都是我们唐部领导的好。”

唐宁却不领情,冷哼一身,扭动着纤细的腰肢下班了。

“晓茉,我请你吃个饭吧,谢谢你今天帮我救场。”王秘书倚在我的办公桌旁朝我挤眉弄眼,我正愁没话拒绝他呢,手机突然响起,激动地抓起手机,竟然是我妈打来的。

我扬了扬响个不停的手机对王秘书说:“对不起,我约了人,她就在楼下等我呢。”

抓起包包,我逃命似的进了电梯,刚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我妈的声音,“我在你楼下等你。”

说完这句她就挂了电话,她找我做什么,难道又要带我去抓奸?戏不是这么做的,我一点都不想搭理她!

出了电梯,一眼看到大厅里打扮艳丽的田孟,她一身珠光宝气就不怕亮瞎保安的眼。

“田茉,走跟我捉奸去!”她一把抓住我,说的理直气壮,却给我浇了一桶汽油,瞬间点燃我的怒火。

“你有病吧,当小三当久了吧,整日里不是人家抓你就是你抓人家。”我拉着她往大厦外走,不想叫她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你看看,勾搭老胡的贱人都给我发挑衅的短信了,我能叫她继续嚣张啊。”田孟掏出手机,逼我看上一眼,的确是些骂人的话,田孟遇到了一个不怕事的小姑娘,够她受的!

“我要回去忙了,没工夫跟你闲扯!”怕被她缠上,我急忙挣开她,伸手招出租车。

“田茉,你要是不陪我去,我就在大厅里闹腾,说你不孝顺是个没良心的王八蛋,你老妈的男朋友被人抢了你也不管!”身后传来田孟无理取闹的声音,我严重质疑她有精神分裂,在男人面前跟女人面前是完全不一样的嘴脸。

为了将来的清净,我不得不答应她的要求,跟她打的来到一处豪华公寓,她刷卡进了门,我以为要看到些不堪入目的场景,谁料想里面整整齐齐安安静静什么都没有。

看样子田孟失策了,没堵到那小姑娘。

但田孟一点都没消停,发疯一样把整齐的屋子搞得凌乱不堪,意外地在客厅的沙发缝隙中找到一套性感的情趣内衣。

“看看这个小骚货,穿的这么淫荡!”她扬了扬手里的粉色蕾丝内衣,说的咬牙切齿,“老娘年轻时都不敢这么穿!”

我却觉得那套带桃红色蝴蝶结的蕾丝内衣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迅速从包里翻出手机,登录赵雨辰的淘宝账号,谢天谢地这些年他的淘宝密码没有改。

在他的待评价中我看到那三套签收的情趣内衣,其中一套跟眼前的一模一样。

这也太巧了吧?!

田孟抢过我的手机,眉头却是越皱越紧,自言自语道:“莫非是赵雨辰那个王八蛋故意找了个小妹妹挖我的金主?这对又他有什么好处呢?”

第004章 逆来顺受

“别乱猜了,这些……是他买给我的。你的情敌肯定是个比我还年轻的小姑娘,你就等着被人家碾压吧。我劝你一句,拿着手里的钱正儿八经地做个生意,别再胡闹下去了。”她真的很讨厌赵雨辰啊,什么屎盆子都往人家头上扣,我更加相信前晚看到的都是她刻意布置的局。

“你懂什么!”田孟听到我的话,不屑地瞪我一眼,“就你最傻,你还劝别人过好点,呵呵,总有你哭鼻子的时候。你滚回去给葛天兰那个村姑敬孝去吧,我在这呆一呆,这房子老胡可是写我名下的。”

得了,不劳而获的日子过惯了,她几乎忘记其他的生存能力了,我不强求她,转身离开,身后立即传来她警告的声音,“赵雨辰那小子肯定不是什么好鸟,你别傻乎乎的把自己的一切都送给他,小心他算计你!”

这话听得我恶心,她这辈子除了钱什么都不懂,感情对她来说就是个屁!

回到家,葛天兰正跟赵雨菲坐在沙发上兴高采烈地议论着什么,见我回来后,葛天兰突然收了声,把身边的包装袋往一侧推了推又轻咳两声,赵雨菲像是得到指令,笑着朝我招手,“晓茉回来了啊,这是我今天陪婶娘买的礼服,你跟雨辰结婚那天穿,你看看美不美。”

我看了一下,都是商场里的大牌,一件衣服的价格够我在淘宝买四条婚纱了,葛天兰哪来的钱买这些?她俩还买了五套,少说得五六千!

赵雨菲朝我伸出手,提示道:“给钱。”

“给什么钱?”我有点懵。

“衣服钱啊,我是你的伴娘,婶娘是你的婆婆,买衣服的钱难道不该你出吗?”

吕超萌答应我,在我结婚前一定从美国赶回来做我的伴娘。她赵雨菲什么时候成了我的伴娘了?

“怎么,你不愿意?”葛天兰突然吼了一句,“我们赵家还不想娶你呢!”

仿佛一根针狠狠地刺进我的心脏,我最怕听到她说悔婚的话,我的名声本就不好,若再被赵家抛弃,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了。

“我给。多钱?”勉强地勾起一抹微笑,我问赵雨菲。

“八千八,吉利吧。”赵雨菲说的十分轻松,我却差点没站稳倒在地上。

首付跟装房子花完我所有积蓄,一个月前在酒店订席位时不得不刷信用卡,我一个月工资虽然有一万二,但每个月房贷都要六七千。自己结婚买的婚纱、礼服、喜鞋全是淘宝货,其中花钱最多的婚纱,不过三四百。她们怎么好意思,一张嘴就是八千八!

心底有点难过,但我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又怎么敢表达自己的不满,只得把胸中的委屈和愤怒憋回去,拿起手机给赵雨菲转账。

“田茉,你这婚房只离你的公司近,将来雨辰住过来还得在路上奔波一两个小时才能到单位,你说该怎么办。”葛天兰把问题丢给我,而我不大明白她的意思。

赵雨菲见我不上道,提示道:“买车啊,给我哥买辆车就不解决问题了吗。就知道你会说没钱买不起,你不是有个会挣钱的妈吗,跟她要点呗。”

这娘俩原来动了这个心思!

我毕业三年也没挣到多少钱,房子的花销全靠大二时我做的那笔秘密的大胆交易。所以葛天兰她们以为我的钱是田孟给的,而田孟的确给了我一张卡,可我很硬气,没花卡上一分钱。

没想到葛天兰她们打上了卡的主意。

见我犹豫,葛天兰突然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丰满下垂的胸部剧烈抖动,好似要掉下来。

“实话告诉你,若你不给雨辰买车,这婚肯定结不了!”

好,我买!我跟赵雨辰好了四五年,又到了这个节骨眼,我只能选择息事宁人、逆来顺受。

第二天给唐宁请了半天假,我带着田孟给的那张卡,一并带着葛天兰跟赵雨菲,给赵雨辰买了一辆高配A4,卡里的钱用完了不说还透支了五万。

在葛天兰的坚持下,车主是赵雨辰。

当赵雨辰知道我给他买了一辆车时,十分震惊,瞪了一眼笑的合不拢嘴的葛天兰,然后沉默不语地去了厨房给我们做晚饭,我换了一身衣裳进去帮他摘菜,他一把环住我的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感激说道:“晓茉,你为我付出太多了,我……不值得啊。”

“什么值不值得,我们即将结婚,以后都是一家人。”有他的安慰和体贴就够了,葛天兰再难缠总不可能在我这住一辈子。

而我的的确确配不上他,且他尊重我、考虑我的感受,在一起的这几年从没碰过我,单这点我就觉得自己很幸运。

接下来的几天工作十分繁忙,因为倾城文化要被JM收购,之前的一些工作必须赶在收购前完成,我手里总有翻译不完的资料,经常加班到深夜,赵雨辰也在公司加班。一天下午我八点多结束任务,本想去赵雨辰那看看,约他一起吃个饭,商量一下婚庆的事。

这时田孟给我打来电话,我特别不想接,但她很执着地给我打了三次,毕竟是我妈,我还用她的钱给赵雨辰买了车,不好意思不接。

“田茉,快来救救你妈,你妈要被贱人杀人灭口隐藏秘密了!你做梦都想不到,那个下贱的婊子是谁!”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田孟愤怒的嚎啕声。

“臭女人今天才露出剽悍的真面目啊,呵,真他妈是个泼妇!好在老子玩腻你了,我他妈今晚就弄死你,装纯洁的老娘们!”同时,手机那头又响起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似乎极其愤怒,又似乎充满杀气,接着传来田孟的嚎叫声,她似乎被人打了,那边果真出事了!

田孟的手机被男人摔坏前我问她在哪儿,她说在那天带我去的……

应该是那栋别墅,我赶紧打车过去。

到了别墅,我傻眼了,原本整齐干净的别墅此刻乱的像被土匪洗劫了一样,田孟躺在地上有力无气的大哭,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靠在沙发上镇定的喝酒的老男人应该就是她嘴里的老胡,而老胡怀里抱着的女人竟然是——赵雨菲!

怎么会是她?!

“哎呦,晓茉你来了,快把你不知趣的妈带走吧,一把年纪了还在这装清纯,告诉胡哥她才三十二,你看看她那老胳膊老腿的,谁信啊!”赵雨菲风骚的倚在老胡怀里,骄傲轻蔑地睨了我一眼,她在我面前骄傲个什么劲,难道她忘了最近是我收留的她吗?

我本想上去跟她理论几句,但一想到跟赵雨辰结婚的日子近了,我不想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只好忍气吞声地走到田孟面前搀扶她。

但田孟不晓得哪根筋搭错了,站起来后硬要跟赵雨菲拼命,赵雨菲仗着老胡宠爱,捡起桌上的玻璃碴直接招呼在田孟的胳膊上,顿时鲜血淋漓。

这个残忍的女人,瞬间叫我想起葛天兰的刁难,有那么一瞬,我猛地意识到或许我跟赵雨辰结了婚也不一定幸福。

“妈,你别闹了,我带你去医院。”呵斥住满脸是伤的田孟,我狠狠瞪了赵雨菲一眼,她竟然完全不把我们一家人,太过分了。

“等等!”老胡叫住我们后又猥琐地问身侧的赵雨菲,“那小娘们真是老骚货的女儿?”

赵雨菲讨好地点头,甚至带点煽风点火的意味,“可不是,跟她妈一样骚呢,十八岁都会堕胎了呢。”

这个贱女人,竟然在外人面前揭我的短,太可恶了!

“你说话注意点,否则咱们连亲戚都做不成!”

面对我的警告,赵雨菲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得意洋洋地朝我翻了一个大白眼,就不怕把美瞳翻出来。

“哎呦,这么浪,那我必须得尝尝味儿。”老胡听了她的话立即朝我走来,吓得我腿脚发软,连受伤的田孟都扶不稳了,差点把她丢在地上,而她手腕上的鲜血汩汩地往外冒,情况十分紧急。

还没说上一句恐吓的话,老胡一把薅住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无情的把田孟推在地上,田孟彻底摔晕过去,老胡冒着浑浊酒气的大嘴朝我的脸凑来,“小美人,伺候好我我给你钱花。”

王八蛋,这都是些什么人!

我大力挣扎,又是推又是咬,却抵挡不了老胡的双手,他把我按在地上粗鲁地撕扯我的连衣裙,泪水很快滚了下来。

我无法阻挡他的侮辱,立即朝不远处的赵雨菲说软话,“雨菲,我是你堂哥的未婚妻,一家人,你不能见死不救,你堂哥会生气的。”

“哼!”哪知赵雨菲冷哼一声,继续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好戏,阴阳怪气地说:“田茉,你真够蠢得,从来没有了解过赵雨辰!”

这是什么意思?来不及细想,下面立即传来“呲啦”一声,我的连衣裙被老胡撕开了,我本能地按住胸口两条腿也紧紧夹住,生怕被他占了便宜,低声乞求道:“胡先生,咱们都是文明人,请你……”

“这事要什么文明!当然是越粗鲁越好喽。”他喘着粗气,嘴里的臭味扑面而来,同时扯下自己的短裤,我感到那根丑陋的东西在我下面试探……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