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爱的如此狼狈》秦家明 黎姝姝 全文阅读

小说影视资源站 2021-01-10 07:03:48

第1章求你,停下

“小妈,怎么样,我和我爸,谁能让你更爽,嗯?”

明亮的化妆间内,男人将女人压在墙上,暧昧的气氛旖旎一室。

黎姝姝痛楚地弓起背脊,臀部不停地向后缩,“家明,求你,快停下,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爸要过来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嫁给我爸?”

秦家明扣紧她的腰肢,一把扯下她的婚纱抹胸,痛恨地道,“黎姝姝,你怎么就这么贱,一听说我要脱离秦家就爬上了我爸的床,不是说爱我吗,不是说非我不嫁吗,可搞了半天,你就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

“不是的……”

“不是什么?难不成你想告诉我你和我爸是真爱?”

秦家明讥诮地说着。

“痛!”黎姝姝梨花带泪地摇着头,“家明,我知道你恨我,可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小妈了,我们好聚好散吧。”

“去你的好聚好散!”

秦家明眸光如血,腰部的力道愈发蛮横。

“不……”黎姝姝被他撞得七零八落,连灵魂都要破散。

而这时,咔哒两声,化妆室的门,被转了两下,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姝儿,你在里面么,为什么要锁门,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要走红毯了。”

黎姝姝浑身一颤,那是秦家明的父亲,秦国风的声音!

黎姝姝慌乱地绷紧了身体,仓皇地喊道,“我、我在补妆,我马上……啊……”

一个又凶又狠的冲撞,让她的喊声骤然一震。

秦家明咬牙切齿地怒声,“黎姝姝,你有本事就让我爸看看你这贱样,看他还娶不娶你!”

“姝儿?发生什么事了,还有谁在里面?是家明吗?”

“我……我不小心扭到脚了,家明在、在给我揉脚……”

黎姝姝磕磕绊绊地说着,以乞求的眼神看向秦家明,“家明,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可我……”

她想要解释,却开不了口,只能任眼泪愈流愈凶。

秦家明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心头就像被针扎着一样难受。

这个他心心念念要娶的女人,这个他爱了四年的女人,竟然一转身就爬上了他爸的床,这种背叛,叫他怎么忍!

浑身都被一股戾气所笼罩,秦家明不顾黎姝姝的哭求,猛地将她提抱起来,朝着门扉走去。

黎姝姝被他大胆的举动吓得一骇,“家明,你、你要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呵,怕了?”秦家明冷冷一笑,空出一只手,就要打开门。

“不!”

黎姝姝慌乱地颤着眸,急急地反肘去按住他的手,却根本无法阻止他扭开门把的动作。

咔哒。

宛若地狱的声音。

黎姝姝浑身僵硬,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应变能力。

秦家明地将门打开……


第2章不会放过你 

门缝中,秦国风穿着新郎服的身形渐渐清晰,可在门半开的一瞬,却是只看到秦国风转身的背影,“家明,那你先照顾着你小妈,我去通知婚礼延迟一会儿,顺便,再拿点冰块给她敷脚。”

黎姝姝大吁一口气地软下了身体。

秦家明却是愠怒地关上门,将她抵在门板上,“黎姝姝,本事挺大,我爸这些年玩过多少女人都没动过再婚的念头,你竟能让她娶你,还这么关心你,你的床上功夫究竟是有多厉害,嗯?!”

黎姝姝痛得面色发白,却是咬牙隐忍,一声不吭。

秦家明以为她是懒得和自己说话,冷冷地说,“黎姝姝,别以为嫁给我爸就有好日子过,敢背叛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男人拉上裤链就离开了,留下黎姝姝衣不蔽体地瘫软在地上。

而她刚将婚纱整理好,化妆间的门,就再次被打开和关上。

恐怖的气息笼罩。

黎姝姝惶恐地抬眸,果然对上了秦国风那双阴鸷的眼。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秦国风抬脚,毫不留情地踹上她的腹部,“还敢继续勾引我儿子,你是不是想你那妈快点死?!”

黎姝姝惶恐地摇头,“不是的霍先生,我、我和家明已经分手了,他只是痛恨我的背叛,我没有勾引他,求你,饶过我母亲吧。”

“想你母亲活,就记住我的警告,听到没有!”

“听到了,霍先生。”

黎姝姝紧咬着唇瓣,一点点地从地上爬起来,强忍着全身的疼痛,跟着秦国风走上了红毯。

华丽的婚礼舞台,权贵名流的宾客,谁都在私底下骂她是只狐狸精,披着清纯的外表,把足可以当自己爹的A城首富给迷得团团转。

可谁又知道,她是被逼的。

她爱的人是秦家明,秦家明为了她,拒绝娶秦国风安排好的市长千金,甚至,说要脱离秦家自立门户。

秦国风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发生,但他又了解自己儿子说一不二的个性,所以,秦国风派人私底下找到了黎姝姝,将她独居的母亲不知道藏到了哪里,形同绑架地要挟黎姝姝离开秦家明。

当然,这还不够,为了让秦家明彻底断念,秦国风甚至高调地娶了黎姝姝,让秦家明以为黎姝姝是个寡廉少耻的贱女人,狠狠痛恨。

而当恨到一个极致,秦家明,同意了娶市长千金、苏萌伊。

这自然是秦国风所喜闻乐见的。

“家明,既然婚期定在下个月,那你抽空,就和萌伊把婚纱照拍了吧。”

秦家的客厅沙发上,秦国风温和地说着,搂住黎姝姝,亲了亲她的脸颊,“姝儿,本来我们应该这周就去度蜜月的,但家明的婚礼还需要我们的帮忙,所以就只能委屈你等一等了。”

黎姝姝身体僵硬地扯出一抹笑,“嗯,没关系,等家明的婚礼结束,也不迟。”

“uncle,auntie你们好恩爱哦。”苏萌伊甜甜地说着,攀住了秦家明的胳膊,娇嗔,“家明,我正好认识一个摄影师,很多明星都请他拍照呢,我们要不就请他吧。”

秦家明面无表情地睨了黎姝姝一眼,冷笑着说,“我听闻小妈是摄影系毕业的,还自己开了一家工作室,要不,我们的婚纱照,就让小妈来拍吧。”


第3章妖艳贱货

 

空气,有一瞬间的诡异。

黎姝姝更是清晰地感觉到了秦国风搂在她腰间的手,猛然一紧,掐得她几乎痛呼出声。

她知道,这是秦国风的警告。

“家明,我的工作室才开两个月,生意不好,已经打算结业了,我这种烂技术,哪能拿的出手呢。”

黎姝姝试图打消秦家明的念头,秦家明却是勾唇说,“小妈不知道我们这圈子最重要的就是人脉吗,你如今是秦家主母,靠着我和萌伊的婚纱照提升你的知名度又有何难,搞不好,再半年,就能开个人摄影展了。”

黎姝姝有些无措,“可我没有想往摄影方面发展……”

“那小妈是准备当个只会逛街搓麻将的贵太太了?”

秦家明冷冷一哼,“小妈,外界对你的风评可是不大好呢,你要是有点自觉,就该做点什么来给自己挣点脸,别让人在背后说你是只狐狸精,让秦家丢脸。”

一声声的讥嘲,让黎姝姝难堪不已。

秦国风更是沉眸,说,“家明,我知道外界对姝儿有些误解,但我和姝儿是真心相爱,希望你不要妄听流言。”

秦家明嗤笑,眼底尽是不屑。

倒是苏萌伊打圆场地说,“原来auntie还会摄影啊,那我和家明的婚纱照就拜托你了。”

几日后。

秦家明将拍婚纱照的地点选在了B大。

这里是秦家明和黎姝姝共同的母校,那一年她抱着书本在转角撞上了骑脚踏车的他,两人都是摔得手脚破皮,但爱情就这么降临了。

校园的一景一物仿佛还遗留着他们相恋的痕迹,只是如今物是人非,她不但成了他的小妈,还亲手,替他和另一个女人拍婚纱照。

咔擦咔擦。

黎姝姝从未觉得手中的相机如此沉重过。

尤其,周围还渐渐涌上了不少看热闹的学生,指指点点地说:

“咦,那不是家明学长吗,还有那个黎姝姝,真的嫁给学长的爸爸了?”

“新闻都满天飞了还能有假?我就说那黎姝姝长了一张假清纯的脸,肯定是被学长抛弃了就爬上了他爸的床,不能当秦家少奶奶,当个秦家主母也好啊。”

“啧啧,被能当自己爸的老男人睡,真恶心。”

黎姝姝灰白了面色。

苏萌伊眨着眼,狐疑地搂着秦家明的胳膊,问,“家明,你和auntie,以前交往过?”

“什么交往,玩玩罢了。”秦家明冷笑着吻住苏萌伊,“我现在要娶的人是你,也只有你,才配嫁进秦家,至于她,搞不好过几天就被我爸休了。”

“嗯……家明,不要吻那么深嘛。”

苏萌伊口中说着不要,藕臂却是主动地勾住了秦家明的脖子,激烈地回吻了起来。

唇齿相依,热力四射。

周围的女生皆是嘘声连连,“看到没有,人家市长千金才是家明学长的真爱,那黎姝姝算个屁啊,顶多就是个有点手段的娇艳贱货,但也只配勾勾老头子罢了。”

越听,越不堪。

黎姝姝转身就冲进了洗手间。

冷水冲刷着她的脸,却怎么也冲不去刚刚秦家明抱着苏萌伊热吻的画面。

挨了好几分钟,黎姝姝才走了出去。

但,还未走几步,手腕就被人扣住,紧接着,拖拽到了一片紫藤架的后方。

黎姝姝惊惶地对上男人阴郁的眼,“家明,你……”


第4章你在和我说教?

“这几天被我爸操得爽么?”

秦家明讽刺地说着,撩起她的长裙,一把罩上了她的两腿间。

“家明你要做什么,快放手!”黎姝姝惶然地推着他的手,却怎么也推不开,相反,他还一把撕开了她的底裤,扔在了地上。

“不要……”黎姝姝羞耻地并拢着腿。

他讥笑一声,“装什么纯,不是欠操吗,一早来就听到你在我爸身下浪叫,你怎么不去拍AV?”

他知道她贱,可谁能想到,他今天一早来秦家接她拍照,在一楼就听到了她的淫叫声,什么阿峰你好棒、阿峰你快点,简直是不堪入耳。

黎姝姝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她能说,那根本不是她吗,那只是秦国风的情妇之一,而她这几晚,除了被秦国风动不动踹几脚外,都只能睡在书房的沙发上,连女佣都不如。

隐忍着泪水,她推着他的胸膛,说,“家明,既然恨我,就别再碰我,你不是要娶苏小姐了么,别做对不起她的事。”

“呵,你现在是在和我说教?”秦家明抬高她的腿,狠狠沉腰,“黎姝姝,记住,我不过就是玩玩你,你不配和苏萌伊相提并论,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个妓女罢了!”

“……”

妓女,他竟然说她是妓女。

黎姝姝紧咬了唇瓣,才能不让自己哭出来。

盈盈水眸,似是带着无尽的委屈。

秦家明烦躁地拍了一下她的臀,“装什么装,这会儿怎么不浪叫了,是嫌我不够用力?还是,怕被人看到你人尽可夫的放荡样?”

“家明,求你,别说了……”黎姝姝捂住耳朵,眼泪终是滑了下来。

“不准哭!”

秦家明愈发暴躁地扯开她的手,十指相扣地摁在两边,咬住她的唇,泄怒似的啃噬。

情火,炙热而狂狷。

倏尔。

“家明,家明,你在哪里?”

不远处,传来苏萌伊娇软又急切的呼唤声。

黎姝姝身体僵硬,连呼吸都停滞了。

秦家明瞳眸微眯,理好衣衫,走了出去。

“家明,你在葡萄架后做什么?”苏萌伊的声音透着狐疑。

“接个电话。”秦家明搂过苏萌伊说,“走吧,继续拍照。”

“可auntie还没回来。对了,家明,我渴了,这里的小卖部在哪?”

“我去给你买水,你等着。”

“嗯。”

对话声越来越远,黎姝姝这才放松身体,将被扯乱的长裙整理好,可内裤被撕坏不能穿了,怎么办。

咔唦咔唦。

有脚步声接近。

黎姝姝猛然一吓,再转眼,就见一只青葱玉手扇下,扇得她跌倒在地。

“黎姝姝,你还有没有廉耻心!”苏萌伊一改之前的娇柔,蹲下身子就用指甲去抓黎姝姝的脸,“你现在是家明的小妈,竟然还敢勾引他,你怎么就这么贱!”


第5章你还喜欢我


黎姝姝被抓得猝不及防,原本光洁的脸颊上,立即多了几道红红的抓痕。

“痛,苏小姐,你别这样,我没有勾引家明,你放开我……”

“还说没有,你当我瞎的?”

苏萌伊愤懑地说着,捡起地上那条被撕成好几半的内裤,狠狠地丢到了黎姝姝的脸上。

再掀开她的长裙。

“贱人贱人!”

苏萌伊怒红了眼,抬手就往黎姝姝的两腿间掐去,“我让你勾引我男人,去死去死!”

“啊不要,不要掐了……”黎姝姝疼得冷汗涔涔,“苏小姐你住手,我真的没有勾引家明……”

“闭嘴,家明也是你叫的么!”

苏萌伊嫉恨极了,光掐还不够,站起身又用高跟鞋的跟去碾黎姝姝的小腹,“黎姝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妄想和家明复合?小心我让霍伯父找人把你轮了!”

“啊——”黎姝姝痛叫出声,那喊声凄厉,惊得栖息在树上的鸟儿都扑着翅膀飞走了。

“黎姝姝!”

突兀的男声从几米开外传来,带着急切和紧张。

苏萌伊心头一紧,是秦家明,他买水回来了?!

眼眸一闪,苏萌伊快速地将黎姝姝的长裙翻下,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往自己头上狠恨一砸,下一秒,抓着黎姝姝虚软的身体就双双倒地。

秦家明冲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黎姝姝坐在苏萌伊的身上,苏萌伊撑着手臂像是要推开黎姝姝。

“呜呜,家明,救我……”

苏萌伊哭噎着看向秦家明,满头满脸都是血。

秦家明瞳仁紧缩,一把拽起了黎姝姝,瞪着她脸上的抓痕,问,“怎么回事?”

苏萌伊心底愤恨,没看到她流血了么,为什么要去关心那个贱人!

“家明,auntie她刚刚用石头砸我头,我的头现在好痛。”苏萌伊虚虚软软地说着,撑起身,倒在了秦家明的腿上。

秦家明拧眉看向苏萌伊头上的血,他刚刚明明听到是黎姝姝在惨叫,难道是他听错了?

苏萌伊又哭着说,“家明,刚刚auntie说你们在这里缠绵,她还说,无论是uncle还是你,都只是她的囊下之物,她还警告我,以后进了秦家门,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呜呜,家明,你真的还对她余情未了吗?”

苏萌伊的话,让秦家明沉了脸,他盯着黎姝姝,阴鸷地问,“你真的砸了萌伊,还说了那些话?”

黎姝姝面色苍白。

刚刚苏萌伊的几脚,让她的小腹到现在都在痛。但同时,也让她知道,苏萌伊的靠山,是秦国风,苏萌伊早就知道秦国风娶她的真相了,否则,苏萌伊不会那么张狂地说出让秦国风找人轮了她的话。

所以,这种时候,她哪敢说一句辩驳之词。

她的母亲还在秦国风的手上。

抿了抿唇,黎姝姝说,“是,是我砸了她的头,谁让她自己走进来看到我在理衣服。而且,你确实还喜欢我,我说错了吗?”

“啪!”

秦家明赤红着眼,愠怒的巴掌狠狠扇下,“黎姝姝,我疯了才喜欢你!我顶多就是把你当个免费的妓女操,还是操完嫌恶心的那种!别再让我看到你欺负萌伊,否则我要你好看!”

抱起苏萌伊,秦家明大步而去。

黎姝姝像片落叶一样凋零在地上,残破的小脸上,嘴角溢着血丝。

“呵,呵呵……”

笑着笑着,眼泪落下,可还是要笑,笑得更大声。

“哈,哈哈,哈……”


第6章晕厥


一个月后。

秦家明和苏萌伊的婚礼。

作为首富之子,作为新任的副总裁,秦家明在短短一个月内,就靠着凌厉的商业手腕,将集团业务拓展,签下了好几个上亿的项目。

再加上秦家明娶了市长千金这件事,一时间,整个A城都知道了秦家明的名字。

宾客云集,香槟宝塔。

“好了,现在,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在一阵掌声中,舞台上的秦家明,掀开苏萌伊的头纱,吻住了她的唇。

多么佳偶天成的一对璧人,男俊女俏,门当户对。

黎姝姝揪紧了桌布,看了一眼,就垂下了眼。

“黎姝姝,记住,安安分分别想使什么绊子,家明的婚礼要是有任何意外,你的母亲,可就难说了。”

耳边,秦国风突然倾身来了一句警告,灯光昏暗,别人还以为两人在调情耳语。

黎姝姝凄楚一笑,两人都交换戒指亲吻了,她还能是什么幺蛾子,更何况,她也没想动什么邪念。

不是她的,终究会失去,灰姑娘的童话,在现实中,真的是不可能的。

仪式部分,一切顺利。

接下来,到了敬酒的环节,黎姝姝身为小妈,要陪着秦国风,带着秦家明和苏萌伊向宾客敬酒。

黎姝姝能感受得到,秦家明看她的眼神很冷漠,或许,是经过之前在B大拍照一事,他已经彻底厌恶她,认为她是个恶毒的贱女人了吧。

这样,也好。

黎姝姝涩涩地想着,乖顺地挽着着秦国风的胳膊,一路假笑着举杯啜饮。

她的酒量并不好,没多久,就有些头晕了,但她强忍着,可越忍,她觉得自己的小腹突然疼了起来。

紧皱着面庞,她掀唇,想说什么,可眼前一黑,整个人就往地上倒去……

“姝儿?”

“黎姝姝!”

再次醒来,只闻到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

黎姝姝一点点地睁开眼,一个巴掌却扇到了她的脸上,“贱人,你怀孕了!你是不是背着我把药催吐出来了!”

黎姝姝只觉脑门嗡嗡,好半响才反应过来,眼前扇她巴掌的人是秦国风,而秦国风口中,说了两个宛若惊雷的字,怀孕。

她怀孕了?!

秦国风从没碰过她,所以孩子肯定是秦家明的,可,之前化妆间和葡萄架的两次,秦国风都有拿后避孕药逼她吃,所以,她怎么可能怀孕呢?

黎姝姝急乱了,“霍先生,你相信我,我没有事后催吐,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怀孕……”

“你还狡辩!”

秦国风怒极,扬起手还想扇黎姝姝一个巴掌,医生恰好推门而入,说,“霍先生霍太太恭喜,目前胎儿两个月,虽然这次有点轻微宫缩,但注意休息就好,以后避免饮酒和生冷的食物,注意定期检查。”

黎姝姝怔忪,两个月……那就是更早之前,秦家明将她和秦国风“捉奸在床”的翌日,秦家明醉醺醺地将她的第一次强走了,而她悲痛欲绝,也根本忘了吃药。

没想到,就这么有了孩子。


第7章你怀孕了?


 

“嘎吱……”

病房的门,倏尔又被推开。

秦家明身上还穿着新郎的礼服,显然是敬酒一结束就赶来的,他呼吸急促,一双寒眸死死地瞪着黎姝姝的肚子,“你、怀孕了?”

黎姝姝一骇,知道他是刚刚在门外听到了护士的话,一时无措极了。

秦国风眸间闪过恼怒,却是极快地露出笑容,假装欢喜地坐在床头,将黎姝姝搂进怀里,说,“是啊,姝儿怀孕了,我一直想要个女儿,要是姝儿这次能替我生个女儿,那就太好了。”

黎姝姝浑身僵硬,牵强地笑了笑,“嗯,我也希望是个女儿。”

“啊,auntie你怀孕了,恭喜呢。”

苏萌伊从秦家明身后走出,一边挽着他的胳膊,一边笑嘻嘻地说,“uncle竟然这么快就让auntie怀孕了,真是宝刀不老呢。”

秦国风笑笑,“萌伊,还叫uncle么,如今你嫁进了秦家,该改口了。”

苏萌伊娇羞地红了脸,甜甜地唤道,“爸,妈,祝你们恩恩爱爱幸福美满,我和家明,也一定会孝顺你们的。”

“好好。”秦国风笑得合不拢嘴,说,“今天你们也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

“嗯,那我和家明先走了,小妈你好好休息。”

苏萌伊挽着秦家明转身,秦家明不置一词,除了至始至终,那一双寒眸中都喷着火。

待人都走了,秦国风才将延迟的巴掌扇到了黎姝姝的脸上,“贱人,找个时间就把这个孩子流掉,听到没有!”

黎姝姝咬唇,“我知道了,霍先生。”

顿了顿,她又说,“霍先生,现在,家明已经和苏萌伊结婚了,那等我流了孩子,你是不是就能放了我母亲?”

秦国风沉眸,说,“我可以放了你母亲,但你,必须把子宫摘掉。”

“……”

黎姝姝没有想到,秦国风为了防止她再怀孕,竟然要割了她的子宫。

但她现在还能反抗什么。

垂下眼,她唯有点头。

半月后。

“把药吃了,然后自己从楼梯上滚下去。”

秦国风指尖捏了一粒药丸,眉眼冷漠,仿佛说着不痛不痒的话。

黎姝姝惶恐地看着高高的楼梯,整颗心都是抖的。

“愣着做什么,快点!”秦国风不耐烦了,捏着药丸就要塞进黎姝姝的嘴里。

黎姝姝闪躲,被秦国风掐住了喉咙,“贱人,还敢躲!”

“秦总!”

突兀地,有个保镖从楼下匆匆奔上来,神色中有着慌张。

秦国风拧眉,暂时放开了黎姝姝,带着保镖走到了斜对角的阳台,拉上移门才开始说话。

黎姝姝下意识地看向两人,阳台的移门是透明玻璃的,她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没有人知道,她学过唇语,所以她看得懂他们的唇形。

而越看,她的面色越白。


第8章我要见家明!


 

【秦总,不好了,那老太婆死了!】

【不是让你们看着她吗,怎么会死?】

【今天的外卖不知道怎么回事,吃得我们几个都一直拉肚子,那老太婆就趁机想要爬窗户逃,可她自己一脚踩空,就摔死了。】

【蠢货,让你们看个人都看不好!】秦国风一脚踹在了保镖的身上。

保镖连连求饶,【秦总饶命,那现在怎么办。】

秦国风目光阴戾,【去安排医生,我要那个贱人今天就死在手术台上,以绝后患!】

黎姝姝震惊地瞪着秦国风。

死了……爬窗逃,老太婆……那是她的母亲!

她的母亲死了!

秦国风却想隐瞒她,甚至要她死在手术台上!

仓皇地,黎姝姝奔下了楼,趁着女佣都在忙,从后院的栅栏门溜了出去。

逃,一定要逃,她要去找秦家明,告诉他这一切的真相!

可。

就在她狂奔着冲出别墅区的大门的时候,一辆车,踩着急刹撞上了她。

砰!

黎姝姝被撞飞了出去,意识混沌中,她晕了过去。

叮叮咚咚,有流水的声音。

黎姝姝羽睫轻颤地睁开眼,入目是蓝白色调的房间,落地窗的白纱飘飘,屋外就是大海,鼻尖还能闻到海风的味道。

这是哪?

黎姝姝撑着手臂坐起身,屋内没有其他人,她的手背上打着输液,记忆回笼,她紧张地去摸自己的小腹。

微微隆起的感觉,她的孩子,还在!

是母亲在天堂保佑着她吗。

黎姝姝眼眶通红,拔掉针头,下了床。

这是一栋海景别墅,厨房里好像有声音,可她无暇去看什么,匆匆地走出了大门,前庭正好有一辆保时捷,车门未关,钥匙还插在上面。

黎姝姝坐进驾驶座,将车开了出去。

对不起,车,我一定会还回来的。

一路导航,到了秦家明的家。

她用力地拍着别墅的铁门,“家明,家明,你开门!”

时间已经是八点,黑夜里,黎姝姝的嗓音听着特别突兀。

铁门很快打开,走出的,却不是秦家明,而是苏萌伊。

“贱人,你还敢来找家明!”苏萌伊美目圆瞪,像是要吃人。

“家明呢,我要见家明。”黎姝姝推开苏萌伊,想要进去。

“呵,你以为家明是你想见就见的吗?”苏萌伊讥嘲一笑,对着身后的两个保镖一比,两个保镖会意,立即将黎姝姝一左一右的钳制住。

“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我!”黎姝姝挣扎,却徒劳无功。

苏萌伊对着黎姝姝的脸就扇了下去,“贱人,还敢逃,霍伯父派人找了你半个月,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简直是蠢!”

黎姝姝怔忪,她之前被车撞,竟然昏迷了大半月?

而她也立即反应过来,这些保镖是秦国风派来守株待兔,要将她弄死的!

“不,你们这是犯罪!家明,家明,你快出来,你听我说,我是被你父亲逼的,我的孩子是你的!”

黎姝姝对着门内大吼,以期秦家明能够听见她的解释出来。

然。

苏萌伊哈哈一笑,说,“贱人,你就算叫破喉咙,家明也不会出来的,他去国外出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既然你自动送上门,那你和你肚子里的孽种,就一起去死吧!”


第9章家明你相信我!


 

黎姝姝被两个保镖架着塞进了门口的悍马车。

“不要不要,你们放开我!”黎姝姝抵着脚,怎么都不让他们关门。

“用车门夹她的脚,夹断最好!”苏萌伊环臂冷笑,嘴角轻漫。

轰隆隆……

有浑厚的引擎声驶来。

刺眼的灯光直射,让人惊心。

“怎么回事,在吵什么。”

黑色的阿斯顿马丁内,秦家明冷峻的身形走下。

苏萌伊吓了一跳,几乎是惊悚地看着秦家明,“子、家明,你、你回来了……”

“家明!”黎姝姝用脚蹬开车门,披头散发地冲出来,“家明,救我!”

两个保镖一慌,下意识地攥住了黎姝姝。

黎姝姝挣扎地看着秦家明,泪流如瀑,“家明,他们要我死在手术台上!你父亲绑架了我母亲,要挟我嫁给他,家明,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秦家明瞳仁一瞠,大跨步地上前,攥住她的胳膊,死死地瞪着她,“你说的,是真的?”

黎姝姝泪眼婆娑地点头,“没错,家明,你相信我,你爸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不想你和我在一起,又怕和你反目,就私下里用卑劣的手段要挟我,我至始至终爱的人都是你。”

“家明你不要听她胡说!”苏萌伊愤懑地上前,“是她背着你爸偷人,被发现了就来找你歪曲事实,你不要被她骗了!”

“我没有胡说!”黎姝姝紧攥着秦家明手,“家明,苏萌伊和你爸是一伙的,她才是在撒谎,我的孩子是你的!”

“你说是就是么?”苏萌伊咬牙,说,“家明,我们口说无凭,你让她做个羊水刺穿就知道的了,她肚子里的孽种,还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呢!”

黎姝姝摇头,“不,家明,你爸一定会窜通医生伪造DNA报告的,苏萌伊是在故意误导你。”

秦家明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他这一个多月来,被黎姝姝怀了秦国风孩子的消息搅得满腔怒气,就跑去国外出差来麻痹自己。

如今黎姝姝和苏萌伊各执一词,他不知道要信谁。

但,打从心底,他纵然再恨,都不可否认,他更宁愿相信黎姝姝。

因为,他该死的,还、惦、着、她!

厉着眸,秦家明反扣住黎姝姝的手,说,“我带你去做羊水刺穿,我亲自找医生。”

黎姝姝欣喜了眼。

苏萌伊攥紧了拳,面上,闪过极致的嫉恨。

须臾,秦家明亲自找了一家正规的、但不太知名,也和秦家没有任何关联的医院,让医生为黎姝姝做羊水刺穿。

而做DNA比对的时候,秦家明更是亲自坐在鉴定科,看着医生操作机器,等待DNA图谱的生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黎姝姝捏紧了拳头,满怀希望地等待着结果。

咔哒。

门扉被打开。

赶到的秦国风,带着苏萌伊走了进来。


第10章孰真孰假


 

黎姝姝防备地看着秦国风,小手下意识地抓牢了秦家明的大手,身体,更是瑟缩着紧贴了秦家明。

掌心的小手,似是传递着依赖的温度。

秦家明冷峻的表情微缓,看向秦国风的眼神,却是凌厉的,“你真的用姝姝的母亲,要挟她嫁给你?”

一声你,而不是爸。

对于秦国风这个父亲,秦家明向来是无感的,一个换情妇像换衣服的父亲,让母亲抑郁而终,这种男人,他才不屑叫爸。

秦国风讽刺地一笑,睨了眼黎姝姝,从兜里拿出一叠照片,甩在秦家明的膝盖上,“我也以为她是个清纯的女人,所以决定收心待她好,但她背着我偷人,开房开到秦家旗下的酒店,被我捉奸在床,这种女人,原来还迷惑过我儿子,还真是贱得让我大开眼界。”

一张张的照片,全是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床照,画面不堪入目,虽然是套房内的监控截图,但还是能看出那张淫荡的女人脸,是黎姝姝,尤其,她后背的梅花形胎记,在骑在一个男人身上时,被拍得特别清楚。

黎姝姝瞠眸,颤抖着手摇头,“家明你相信我,我从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暧昧,这个女人不是我,这些照片,一定是ps的。”

秦国风冷冷一笑,又把手里的笔记本电脑递给了秦家明,“是真是假,你自己分辨。”

秦家主营房地产,秦家明辅修过建筑学,对各种图形软件都很精通,要分辨一张照片是否ps,易如反掌。

面无表情地接过电脑,里面已经有扫描好的照片,秦家明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确定了这些照片是真的,没有任何移花接木的痕迹。

空气,仿佛在瞬间凝结。

秦家明盯着黎姝姝的脸,面色一如西伯利亚的冰川。

黎姝姝懵了,傻了,连语气都结巴了,“家明,不是的,这个女人真的不是我,我的男人只有你一个……”

“霍、霍先生,鉴定报告,出来了……”

诡异的气氛中,鉴定医生弱弱的嗓音传来。

秦家明冷冷地转脸,冷冷地问,“孩子,是我的么?”

鉴定医生觑了觑黎姝姝,又觑了觑秦家明,有些尴尬地道,“抱歉,霍先生,孩子,不是你的……”

“你撒谎!”黎姝姝激动地站起来,冲过去就怒了声,“这孩子明明是家明的,你为什么要扭曲事实,你是不是刚刚被秦国风收买了,你是个医生,你还有没有良知!”

鉴定医生像是被吓到了一般,连椅背都往后缩了缩,“小姐,我刚刚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一起等报告,我怎么被人收买又歪曲事实,你自己做了这么不检点的事,还来责怪我。”

“我说了我没有做过!”

黎姝姝厉声地吼着,扭回头,抓着秦家明的胳膊,“家明,你相信我,这个医生肯定是被你爸爸收买了,那些照片也是你爸爸做的手脚,我是清白的,我的孩子是你的!”


第11章他们的婚纱照


若说,照片被做过手脚,秦家明虽然自己做了鉴定,但还是会信。

因为,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也可以做到无缝接木,秦国风花大钱找人做,不是不可能。

但,临时买通医生。

呵,他们刚刚就都在这间鉴定室内,这医院是他临时找的,这鉴定医生也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等着报告,从头至尾秦国风就没和这医生说过一句话,那医生也没动过手机接过电话,怎么收买,又怎么被收买?

嘴角溢着自嘲的笑,秦家明一点点地掰开黎姝姝攥在他胳膊上的手,冷冷地道,“黎姝姝,我没想到你竟能贱到这种地步,长了一张清纯的脸,却比妓女还恶心,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会和你交往!”

“不是的不是的……”

黎姝姝满目通红,眼泪啪嗒啪嗒地掉着,反扑过去,想要抱住他。

“滚开,别碰我!”

秦家明一把将她推开,“黎姝姝,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会亲手把你掐死!”

冷然的背影,不带一丝温度。

“不,家明,你别走,你听我说……”

黎姝姝想追,却被苏萌伊挡住了去路,“贱人,没听到家明说不要你了么。”

“你!”黎姝姝瞪着苏萌伊,又瞪着秦国风,“你们两个狼狈为奸,你们会遭报应的!”

“是啊,人太贱是会遭报应的,比如你。”

苏萌伊冷冷一笑,一脚踹向黎姝姝的腹部,“贱人,凭你也配和我抢男人?还敢怀上家明的孩子,去死!”

“唔……”

黎姝姝煞白着脸,痛楚地捂着自己的小腹,她能感觉到子宫的阵阵收缩,有黏湿的血液从她的腿间流了出来。

她想拿出手机给秦家明打电话,可,手腕却被秦国风一把扣住了。

“你以为,我会让你的孽种活么?”秦国风讥笑着,朝着门口的保镖命令,“把她架住,立即送进手术室!”

黎姝姝挣扎,“你们放开我!秦国风,你这个阴险小人,你害死我母亲,现在又要弄死自己的亲孙子,你根本不是人!”

“家明,救我,家明——”

走廊上,女人的哭声凄厉,却没有任何人来救她。

冰冷的麻醉针被打入了她的身体。

意识迷离间,她听到秦国风对着女医生吩咐,“把这个女人的子宫摘掉,事成之后,我就给你一百万,对了,把这些精神类的药物注射进她的体内,我要她疯疯癫癫地去精神病院,永远出不来。”

……

三日后。

秦家明又一次加班到深夜。

城市的街道华灯璀璨,前所未有的孤寂却笼罩着他。

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他恰好看到了一家正在装修的24小时便利店,门口,好几个杂物箱被胡乱地摆放着。

瞳眸微眯,秦家明恍惚地想到,那便利店原本开的,不是黎姝姝的摄影工作室么?结业了?

拧眉,秦家明下车,走了过去。

那一个个的杂物箱里,全是黎姝姝的物品……夜光的琉璃灯,阿狸的笔筒,还有HelloKitty的小抱枕……

这些,全是他送给她的,她工作室中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他陪她挑的……她还常常沾沾自喜地说,要把他拍成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而她,如果不能被他宠成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她就去练空手道然后给他一个过肩摔……

曾经的誓言是那么美好,可结果呢。

她不但背叛了他,还和不同的男人玩,甚至不知道给哪个男人怀了野种!

秦家明眸光阴郁,转身想走,倏尔,砰砰几声!

又有好些东西被装修工人扔了出来,有一本相册,就这么掉在了秦家明的脚边。

封面的照片,是B大的林荫道,他穿着燕尾服,正亲吻着一个女人,女人婚纱拖尾,带着ps痕迹的小脸上轮廓古怪,但那笑容灿烂,是黎姝姝!

秦家明瞳仁骤缩,这照片,明显是一个多月前,黎姝姝给他和苏萌伊拍的婚纱照,可这脸,怎么就换人了?

秦家明捡起相册,快速地翻着,每一张照片,都是他和黎姝姝……她把苏萌伊的脸,都ps成了她自己……

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家明,你相信我,我从没有背叛过你,我爱的人至始至终都是你,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啪嗒。

相册从指间掉落。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及时通知我删除,谢谢!

【续待未完】

看全本,请加好友撩我哟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