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抢孤:抢在年关前孤棚顶招待好兄弟

台海杂志 2021-09-06 08:50:01

抢孤为大社当地建醮,即三年一科的王船祭典当中的一环,每到这时,朱氏祠堂热闹不断,各种民俗活动轮番上演。图/林财民


隆教是福建龙海的极东之地,这里背靠山麓、面朝台湾海峡,冬春时节,这里的烈风却能吹得人脚下不稳,浑身冷透。在每三年的正月,隆教辖区下的红星村大社社区会通过抽签和掷筊的方式来确定当年年底抢孤活动的四大会首、飞虎等,对许多人来说,能被选中是他们一辈子最值得称道的事。抢孤当天,大社人在搭设很高的孤棚上摆放供品,外村的参与者要徒手攀上孤柱,翻过孤棚,取得放置在最高处的顺风旗,形式很是奇特,故每到这一天,大社自然村朱氏宗祠附近一带热闹非凡,下自七八岁的孩童,上至七八十岁的老翁,男女老少,从四里八乡汇聚到这里,这里也就成了人的海洋。自2011年12月,台湾首次组团前来观摩后,春节前夕,两岸抢孤勇士便开始角力龙海隆教乡。


在两岸三地都存在着相传百年的抢孤活动,时间最久的是福建漳州市辖下的龙海市隆教乡红星村大社的抢孤活动,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台湾、香港则有相传百年的历史,过去整个北台湾(新竹以北的地方)都有这个习俗,抢孤在台湾延续200多年,现在最负盛名的是宜兰头城抢孤和恒春抢孤。从名气上来看,隆教乡的大社不如台湾和香港,但这里依然保持着古朴的社区仪式,每三年不间断地举行,以无形的力量维持大社这个社区永续发展,日久成为一种历史记忆,不断更新的形式叙述,赋予其生生不竭的动力。

2011年,台湾首次组团来观摩。畲族乡族人争相与台湾电音三太子合影。图/台赛摄影师 林世泽


636年历史

两岸抢孤发端于龙海隆教乡

隆教畲族乡地处龙海市最南境,东与厦门隔海相望,西邻漳浦县,下辖有10个行政村,辖区的大社自然村1520位乡亲,是一个朱姓的单姓村,仅少数村民非朱姓。抢孤棚据说始自明代洪武年间,朱姓始祖朱明武来此开基后即有。12月28日,记者在抢孤的前一天下午抵达大社,见到连孤棚也准备就绪了,等着第二天晚上的活动,小吃摊商也早已涌进附近,开始营业。


孤棚是抢孤活动中主要的硬体,也是竞技的关键场域,是众人目光的焦点。只见在村里祠堂前大埕,竖立有6根12米长的大杉木,约有4层楼高,孤棚旁竖立着一个小饭棚。饭棚是缩小版的孤棚,约一层楼高,棚顶堆满本村及外乡的善男信女奉敬朱王爷及孤棚顶“人客”的猪头五牲、猪脚鸡鸭、菜饭水果等祭品。“人客”是大社对孤魂野鬼的婉转说法 。


据村里耆老介绍,过去没有饭棚,2011年7月份,大社抢孤协会去台湾宜兰头城抢孤期间,学习到的台湾经验,另辟一个饭棚,分担孤棚顶的祭品,自此,大社人不再为如何摆平祭品问题而发愁了。有意思的是,原先大社的孤棚顶并没有顺风旗,也是那次交流后,孤棚顶上才立起一面顺风旗。据说,此旗若竖立于船头,将可庇佑渔船一帆风顺,满载盈舱。

烧王船是当天下午的重头戏, 游客、摄影发烧友、台湾同胞和大社人一路跟随相送。


五十多岁的村民朱国明是搭孤棚的好手,他一脸喜气地告诉记者,他的手艺传承自父亲,大社的孤棚,用 6根大柱排成2-2-2型排列,下端埋入土里1米左右深竖起,柱子的起竖顺序也有讲究,按照北、西、东、南的方向先后起竖,然后在顶端用厚木板连接铺成一个6米乘以5.2米的平台,约31平方米。让人意外的是,看似简单造型的孤棚,得要36人、花上一天时间才能完工。由于抢孤活动具有危险性,棚底架设了安全网。棚顶还特意开了一个天窗,顺着叠加绑上天的木梯,就可以轻松爬上棚顶,开此天窗的目的即是方便成功登顶者下来,同时也是应对万一在天亮前没有选手翻上孤棚,好让选手省去翻孤棚这项高难度动作,赶在鸡叫之前攀上孤棚。据悉,截至目前,仅1984年那届开天窗让选手登顶。


孤棚后方的朱氏宗祠前横挂着“第三届海峡两岸抢孤民俗文化活动”的横幅。在宗祠里,记者见到了宜兰头城镇中元祭典协会的交流访问团成员,协会专门组织36人前来交流,其中曾靖杰、曾上泰、柳谕杰准备参加隔晚的抢孤,三人信心满满。此外,恒春镇镇长卢玉栋也组队前来交流。


据漳州朱氏古谱记载及历史传说,大社村的抢孤源于元代的尼姑庵七月中元举办的祭典科仪。1368年,南宋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熹的七世孙朱填,原是漳州长泰县县令,因兵乱迁徙到镇海卫的海头圩,化名朱明武,卜宅大社村尼姑庵前。到了明洪武13年,尼姑庵的尼姑都已失散,这时创业发迹的朱填将尼姑庵改建为朱氏宗庙,宗庙落成之时,举行盛大庆典仪式,为全社民众祈福消灾,祈求风调雨顺,合社平安,五谷丰收,六畜兴旺。庆典仪式包括王醮祭典,搭高台做施舍,后演变叫抢孤,从此,抢孤祭典活动历代相传,至今已有636年之久,这也是大社朱氏家族传承朱子文化的一个内容。

漳州龙海市隆教乡大社2017年醮典,竖立于朱氏祠堂前的孤棚,吸引两岸抢孤勇士前来一试。


做醮持续4个月

踩街烧王船演戏轮番上阵

抢孤为大社当地建醮,即三年一科的王船祭典当中的一环,一般在农历11月15日左右。此建醮活动时间持续四个月之久,从农历七月初一日道士到庙里点“疏头”开始,至农历十一月王爷入坛、扎制王船、送烧王船、抢孤等结束。记者抵达的第二天,刚好是整个建醮活动最精彩的一天,朱王爷游街、王船出港、烧王船、抢孤、造布桥等活动皆在这一天举行。


12月29日这一天是抢孤的正日,可以说是整个村子的大事,村里的年轻人说比除夕还热闹,大社人用欢喜的心情,为远道而来的朋友们打点一场难忘的盛会。一早8点,祠堂前大埕前,十几支踩街队伍已经整装待发,锣鼓阵、迎神辇,节庆的气氛浓得化不开,整个村子几乎是全面动员,连小朋友也上场了,原本供奉庙里的神仙也被信众移驾出来,对等待了一早上或者说一年的村子,热情才正燃烧,8点25分,鸣锣、打鼓,礼炮声、鞭炮声、古乐声热闹地响起来,踩街终于开始了,中间当然也夹杂着前来观摩的各村各镇的人。踩街队伍首先要绕着村子巡视一番,以安定人心、驱逐邪煞,也是神明的“例行性任务”。队伍所到之处,人们引颈踮脚,热闹滚滚。沿途不少信众及路人加入队伍,簇拥在辇轿旁,一路迤逦往前进,场面壮观。中午12点多,进香队伍终于回到原点。


烧王船是当天下午的重头戏, 送王船之前,还要再把庙宇里供奉的各路神仙抬出来,在宗祠前奔走数圈,神明轿摇呀摇,时而疾走、旋转,时而左右前后摇晃。据说,这样做是为了表达对神明的尊崇。别以为抬神明轿很简单,其实很累。抬明神轿首先步伐要一致,否则大家七手八脚,摔倒的可能性很高,同时又要保持有力的感觉,表现出威武。见状,台湾的朋友也被现场的气氛感染,参与到抬神轿行列。抬轿“热身赛”之后,便要送王船出港。

孤棚下围满了看热闹的观众。


当天王船出巡的时间迟迟没有掷筊出来,于是记者就到宗祠旁的村民家里逛逛。很凑巧,其中一家的主人曾做过普度会首。朱双辉老人告诉记者,正月初六到祖庙里通过掷筊产生四位会首,按照权利大小依次分别为主醮会首、王坛会首、王船会首、普度会首,四大会首全权负责抢孤前后的事宜,一忙即使近一年,虽然时间长,又很忙,但大家都很荣幸能被选中。时隔多年,朱双辉提起自己曾当过普度会首依然很是自豪。当天,他和家人在厨房里忙个不停,他们准备了一整桌的好料,准备招待外村的亲朋,朱双辉告诉记者,在过去,嫁出去的女儿如果当天有事不能返回村里,必须送一套衣服到娘家来,以此来表示自己有回来。


下午5点,在傍晚的夜色下,王船出发了,队伍随着既定的路线巡游,在鼓乐和鞭炮声中穿过一大片田地,到达一千多米远的河滩,游客、台湾同胞和当地群众一路跟随。夜幕降临时,人潮陆续涌进朱氏宗祠四周,宗祠前两侧摆了近300个八仙桌,桌上供品琳琅满目。这里的供品来自各家各户,猪、鸡、肉、水果,虽然数量有异,当地人普度、祭拜无主亡灵之情却毫无二致。除本社每家每户一份,还有一部分是外村的善男信女答谢抢孤棚客人的。此外还有丰富多彩的民俗表演,宗祠旁搭建了三个舞台,歌舞团、唱大戏、布袋戏表演,总有一样让观众感兴趣。


仅用2分5秒

台湾勇士抢孤成功

普度至午夜12点左右结束,抢孤棚活动才正式开始,这也是当天最为人们所热衷的。现场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很多人都是特意从外地赶来,有的人是刷朋友圈知道有这个活动,当即穿着睡衣和拖鞋就直奔现场。


大社的抢孤活动只能让外村的民众报名参赛,本村人绝对不许参加!凡是报名参赛者必须经过一道程序,到神明前掷筊,三次都通过了,你才有资格抢孤,紧随其后的排名顺序也是掷筊决定,依序攀爬,否则,就得等下一届再来参加挑战。而在台湾并没有这项规定,只要选手年满18周岁即可。


虽然抢孤的时间都是通过掷筊决定,但一般在最后一个时辰开始,当抢孤选手爬上孤棚时,大多过了子时,也就是到了新的一天。对此,台湾学者邱彦贵表示,在此时抢孤,是把抢孤视为阴与阳,危险与平安这两种极端的衔接点,经历这个过程后,回归现实,危险也解除了,以后就是平安顺遂。


晚11点30分,孤棚现场敲响铜锣,两岸首届抢孤民俗活动正式开始。1号选手是来自台湾的柳谕杰, 身手矫健的他,很快就顺利爬到孤棚底下,短暂的休息过后,他小心翼翼地开始尝试抓住孤棚平台的木板边缘,但经过多次努力,还是没有找到能成功倒棚的支撑点和发力点,体力不支的他最终遗憾地放弃。2号选手也是没有挑战成功,连起步都很困难。主要因为,大社的孤柱重复循环使用了近20年,表面很光滑,在比赛过程中,光溜溜的孤柱充分考验参赛者的体力、耐力和技巧。

台湾选手曾上泰以2分5秒的成绩拔得头筹。


3号选手是来自台湾的曾上泰,这位年轻的选手很有活力,比赛前,还在宗祠里大方展示自己的肌肉与身材,到了正式比赛的时候,他深情肃穆地对着柱子虔诚拜拜,然后在大家的连连惊呼中,只用了30秒就成功登顶了,很快就要面临最难的倒棚,一开始,他有点小失手,不知道另外一边是不能爬的,在孤棚底下教练及伙伴的呼声中,他很快就找到正确的那一面,在一番摸索后,他的手指找到了着力点,紧贴在木板的他双脚悬空,依靠手臂的力量,利落地翻过孤棚顶,拿下第一面顺风旗,这突如其来的画面,赢得满场观众最热烈的掌声,同时也让现场气氛沸腾到最高点。曾上泰前后只用了2分5秒,就拔得头筹,刷写了记录。


“超级开心,我跟家人朋友讲,我一定要拿冠军,我做到了。”曾上泰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第一次参加抢孤,一开始觉得很简单,实地观摩之后发现不简单,赛前一直很紧张,“柱子需要有一点点手汗才能爬上去,我之前有带过攀岩粉来试试看,就超滑,要手汗,有一点水分才能巴住柱子。因为我们本身就在做训练,只要手能抓住就能顺利通过。”曾上泰告诉自己,为了这次活动,他备战了一个月,本身就是健身房教练的他每天都在做训练备赛。  

 

在曾上泰之后,陆续有其他选手经过一番长时间的较量后成功登顶。惊心动魄的抢孤活动直到凌晨才散场,结束以后,道士们还要继续诵经超度、造布桥等,直至天亮才宣告结束。


一脉相承

两岸联合申遗

以前在台湾各地有许多的抢孤活动,但发展到现在,就只剩下恒春和头城了。据史料记载,宜兰县的“头城抢孤”是前朝嘉庆年间由漳州沿海的先民吴沙公开垦宜兰平原时,将家乡富有神奇色彩的抢孤祭典民俗传播到宜兰等地,并落地生根,据说,吴沙为了纪念死亡的无主亡魂,就办理了第一次的抢孤,代代相传也有200多年的历史。恒春抢孤也传承了100多年的历史。


就以这两地的抢孤而言,内涵的意义却有所不同。头城的抢孤每年重竖孤棚,恒春抢孤舞台孤棚如今是东门城外的固定设施,即便不是中元祭,恒春的游人一样能参观高耸的孤棚。宜兰头城是在农历七月三十日办理(如果是小月,在农历七月二十九日办理),旨在表现人间已经够辛苦了,连祭品都如此般的抢夺,要好兄弟赶快回鬼门关,因为这天是关鬼门的日子。恒春是在每年农历七月十五办理,,闲杂人一律不准碰触,因为那是特别要让“好兄弟”(注“好兄弟”是台湾对孤魂野鬼的婉转说法 )攀爬的,随便碰触会带来厄运。

漳州先人把“抢孤”带进台湾,图为台湾宜兰头城的抢孤现场。


记者曾受邀去台湾恒春见证尖叫连连的抢孤现场,印象深刻的是, 启动仪式后,舞台上的嘉宾要手持篮子,往台下扔撒糖果。台下的民众涌到舞台下疯抢,起初记者以为,只要吃到扔撒的糖果会带来好运,直到记者也抢到一粒糖后,这才发现里面另有玄机。原来包装糖果的透明密封袋上贴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各种奖品,例如奖励一袋大米、一箱泡面。民众只要拿着透明密封袋到普度坛前,就可以领取礼品。


台湾抢孤是从1920年起始设有奖金,随着时间的推移,台湾的抢孤活动越来越往竞技化发展,已经演化成一种现代竞技活动。原先恒春的孤柱按照传统,只设立代表东、西、南、北的4支孤柱,然而到了2007年,当地为推动恒春抢孤名气及藉此推动半岛文化观光,于是将传统的4支孤柱扩展到36支孤柱。最初扩展时,当地的耆老们曾有过反对声浪,在经过各方多次的沟通之下,最后决定在36支孤柱中,只在外围的32柱是真正用于比赛,中间保留了4柱净空。一方面是让“好兄弟”攀爬,一方面象征代表四城门的传统4支孤柱。如今,恒春东门外的“竖孤棚”早已是恒春半岛夏季旅游活动的年度亮点之一。


,共同努力申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更有把握,更有希望。


两岸抢孤各有特色

>台湾抢孤的前一天要举办放水灯仪式,希望引导好兄弟上岸吃供品。大社没有这个环节。


>在搭建孤棚上,大社的孤柱为6根,其中有一个母柱为村民祭拜之用,绝对不能攀爬,6根中仅设立2根给勇士挑战之用,第一个爬上去的勇士要戳破大士爷的肚子,取得大士爷肚子里的民众敬献的红包,并把大士爷从孤棚上推下来,寓意——大士爷不是管孤魂野鬼吗?我把大士爷都推下去,我比大士爷还大,上面的东西都是我的,孤魂野鬼不能跟我抢。


>而在台湾,大士爷是不上孤棚顶的。抢孤之前,先要抢饭棚。抢孤时,选手要以叠罗汉的方式爬上20米高、涂满牛油的孤柱,孤柱为12根,每根都能攀爬,第一个爬上孤棚顶的选手,一定要先去把猪头翻个方向,然后再爬上20米高的孤栈。13根孤栈上面分别摆放着不同的祭品,第一个上去的人随便选择要爬哪一根,爬到顶端,以镰刀割断取下顺风旗的抢孤者才算赢得最后的优胜。13根孤栈是不同村子孝敬给神明的,相互的村子之间会互相攀比。




文/《台海》杂志记者 刘舒萍

图/本刊特约记者 王火炎

厦门日报社微信矩阵

昵称

微信号

昵称

微信号

厦门日报

xiamenribao

厦门招考

xiamenzhaokao

厦门晚报

xmwb597

海峡生活报

lifeweekly0592

海西晨报

haixichenbao

台海杂志

taihaizazhi

厦门网

xmnn-cn

遇见婚恋网

yujianw520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