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废墟断墙后的异空间:小房间里盘腿而坐的老人

周易先生 2022-02-06 07:39:19


记述人|史钧


我们那个小城在东部算是三线城市,房地产风潮来得比较迟,直到去年新市长上任之后,才在西城区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拆迁工作,说要彻底改变城市面貌,可是没想到在一个城中村遭到了强烈抵制,很多人家都树起了红旗,坚决和拆迁队对着干,据说是出了人命。我记得大批拆迁户聚集在市政府门前请愿,敲锣打鼓要求政府主持正义,,和警察冲撞得厉害,有人被打得血头血脸,现场鬼哭狼嚎。后来人群被特警驱散,,,影响比较大。新市长顶不住压力,拆迁工作就被拖下来了,原本好好的一片居住区被拆成了废墟,到处立着孤伶伶的断墙,好几个捡破烂的老头老太太在破墙之间搭起帐篷收拾垃圾,此外很少有人再进那片拆迁区。

我在西城区小学当数学教师,每天放学后都要经过那片废墟,有一次周末,因为学校大扫除,回来迟了点,走到废墟附近时已经太阳落山了。当时也不知是怎么了鬼使神差,我突然想去那废墟里转一转,想看看能不能找点便宜货。




刚走进废墟时,并没有什么异常,四周很安静,几个捡破烂的乞丐浑身脏兮兮的,用浑浊的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走进他们的领地,满脸都是警惕的神情。我没有搭理他们,在乱石和砖块之间来回走了几趟,见也没什么值得收藏的东西,想想也是,凡是能拿去卖点钱的物件大概都被那些乞丐找走了。正在我准备转身出去时,却无意中看到一面黑色的墙。

正是那面诡异的黑墙,至今仍然是我的梦魇。

现在想来,我甚至都没搞清楚那面墙到底是乞丐做饭生火熏黑的,还是被墨水涂黑的,或者那里本就是用黑砖砌起来的,反正和四周墙壁相比是很显眼的黑色,面积也不大,只有小黑板那么大一块。至于具体在哪面墙上,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后来我再没敢去那里看过。


当时只是感觉那面墙有点诡异,就凑上去瞅了瞅,见有几块砖头已经松动,我就一时手贱,把砖头抽了几块下来,一块一块扔在脚下,结果发现后面有一个黑乎乎的小洞,我顿时好奇心大起,就连续抽掉了好几块砖,洞口变得越来越大,里面好像是个小房间,但黑乎乎的看不清东西,外面的光线似乎照不进去,当时我也没注意是不是太阳落山的原因,就拿出打火机,把手伸进洞中照了照,隐约发现里面摆着一些木制家具,正中间放着一张长形的木桌子,很陈旧的那种,对面墙上有两扇小木门,暗红色的漆,已有部分剥落,很有沧桑感,似乎后面是个小柜子,如果能拿下来的话,估计也就是手提箱那么大。我不禁一喜,心想要是什么红木之类的古董就好了,鸡翅木的也不错啊。


想到这里就抬腿跨了进去。确实是一间很小的房子,不知什么原因显得很暗,阴森森的感觉。但当时我已经被冲昏了头,根本不知道什么害怕,而且外面的乞丐还在来来往往地捡着东西,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房间,不然肯定也会跟上来凑热闹,我就想着在他们发现之前迅速检查一遍,可是墙上基本没有什么东西,就是左手墙上还贴着一张财神爷画像,那已经是六十多年前的老皇历了,我就挪开了桌子,照了照墙上挂着的那个小柜子,像是嵌在墙里面的,上面没有锁,我先打开了一扇柜门,立即闻到一股浓浓的霉味,我弯腰连打了几个喷嚏,这影响了注意力,抬起头来时想也没想,顺手就打开了另一扇门,可能因为开门太快,带出的风把打火机给弄灭了,我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柜子里有东西,但看不清是什么,就急忙又把打火机点着,迫不及待地向里面一照,结果一下闪瞎了我的眼。


当时心里只想着能找点值钱的东西,谁想照亮里面一看,差点把我吓得半死,那小柜子竟然盘腿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没穿衣服,身子精瘦,七老八十的样子,皮肤都垂下来了,正翻着白眼珠看着我。当时我那个怕啊,根本来不及细看,只是大叫了一声,扔了打火机就跑,路上还被砖块绊了一跤,把脚也给崴了,但根本顾不上疼痛,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废墟。虽然我没敢回头看,但用余光发现那几个乞丐都停下来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了什么事情跑得这么狼狈。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如果事情只是到这里为止,恐怕我还会找几个大胆点的人再回去看看,说不定那柜子里只是坐着一个躲风避雨的等死的老乞丐也未可知。最恐怖的是,当我跑出了废墟以后,正好遇见一个熟人路过,就和我打了个招呼,这让我情绪稳定了下来,站在路边假装没事似的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悄悄瞅空往回看了看,那面被我掏出了一个小洞的黑墙还在,左右几个乞丐正在弯腰捡着什么东西,也没见什么异常。但当我再向那墙后面一看,顿时魂飞魄散——后面哪有什么小房间啊,那根本就是一堵孤伶伶的断墙,两边都没有着落,估计只要重重踹上几脚就能踹倒的样子。

当我看清了情形以后,脑门上顿时出了一层冷汗,再也不顾什么面子了,大叫一声扔下那个熟人就跑掉了。回到家后打开大灯,坐在电视前直喘粗气,家人问我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敢说,怕说出来吓着他们。

我清楚地记得,过了不一会,那熟人就给我打电话,问我出了什么事。我也没跟他解释什么,只是说最近身体不好,可能有点发烧,所以一惊一诈的。谢谢关心。

就是一念之差,让我从此不敢再走那条路,更不要说去拆迁区找小便宜了,连上班的时候都宁愿多绕半公里也不从那废墟边经过。

最近我听说拆迁还要继续,拆迁户都已停止闹事,准备在那里新建一个上档次的小区。不过我心里想,不管你上什么档次,房价有多便宜,我都不会去那小区买房子了。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