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承认吧,你越来越『下流』​了.

张怂怂 2019-11-17 10:32:44


我就知道你又不听歌

唉真替你可惜



我们越来越”下流“了:现在朋友间聊天,总绕不开房价、彩礼、婚礼花销等严肃的议题。


什么是下流?黄耀明的《下流》把香港下流化的心态刻画得淋漓尽致:


他们往上奋斗我们往下漂流

靠着刹那的码头答应我不靠大时代的户口

他们住在高楼我们淌在洪流

不为日子皱眉头

答应你只为吻你才低头


然而现实里,不为日子皱眉头,只为吻你才低头太魔幻现实主义了。二战后美国出现一批垮掉的一代,而现在中国出现了大批“被房价压垮的一代”。曾经我们反感那些功利又现实的亲戚们的功利催婚,但是现在,又有多少年轻人慢慢活成那些曾经被我们鄙视的亲戚的市井模样?





电影《火锅英雄》里,陈坤是一个潦倒落魄的市井青年。陈坤把《火锅英雄》当作演艺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部戏,因为它的存在随时在提醒自己:看,你本来可能会活成这个样子的。


10年前,你曾经想活成什么样子?10年后的现在,你又活成什么样子呢?




几千年来,我们的身心受困于空间的阻隔,主要的社会关系简单而机械,基本有三种:同学、同事、同乡。在这些人里,有的人会让你嫉妒又见贤思齐,而有人的生存意义则提醒你:不能像他那样活。


不能像他们那样活:碌碌无为、斤斤计较、没教养缺学识、气度小心眼多、浸于柴米油盐、滞于鸡毛蒜皮,生命力贫瘠的末流居民。


现在一无所有的我们很笃定:不能活成他们那个样子,可是再过10年,又有几个人能像陈坤一样,指着屏幕中市井的自己,云淡风轻地说一句:看,我本来可能会活成这个样子的。


承认吧,我们中的大多数,岁月越增越下流,慢慢会变成城市中的末流居民。





功利社会里,钱是大多数人的安全感。


过了法定婚龄后,越来越多的人整天给我洗脑:钱对于婚姻的重要性。前几天,就连我们领导也谆谆教诲道:女孩要找什么人结婚?有钱的呗!


这个回答让我瞬间尴尬了,我才更深刻感悟,不管穷人富人,钱都是大家共有的安全感。对此,我觉得存在即合理,可是合理的就一定好吗?可能我阅历尚浅,对此我不同意,但深刻理解。


某届上海电影节的大师讲座上,有影迷问杜琪峰《夺命金》想表达什么,他说:


大部分人都在用钱来当作安全感,任何金融风暴都只是背景,这个背景下人们拿到第一颗糖时,也就是是贪婪和罪恶的开始。这个时候,社会教育和信仰很重要。


赚钱像吃糖,只有第一颗和无数颗,没有其它。这时候,社会教育和信仰终于发挥重要作用了:没人否认钱的重要性,可是有人的信仰是钱,有人的信仰可以是其它。


你可以讨厌讽刺你穷的人,也可以讨厌“为你好”的功利长辈干涉你的婚姻,但不可能讨厌钱。就像我们讨厌营销,但不可否认的是,没有营销就没钱赚:


到重庆瓷器口,提到”陈麻花“无人不知。它的火爆倒不是因为口味多特别,而是任何时候排长队的人群。


知道内情的人明白这些排队的花钱请的托儿,工资日结;不明真相的吃瓜游客自然从众地乖乖排队去了。这个年代,不做点竞价排名、微信推广、大众点评美团刷好评,再好的餐馆也会垮。





所以慢慢的,开始理解、甚至感激这些我们曾经鄙夷的”功利主义者“,因为也许某天,我们的营销要靠他们去拉动——迎合虚荣心和从众心,排长队买麻花,才能拉动消费,我们营销才能赚到钱;也许某天,我们在因为任性坚持自我,吃了土后,后悔没有听他们当年的”为你好“;也许某天,我们最终变成了他们。


他们是谁?他们是我们曾鄙夷的”下流人“—— 向生活的洪流低了头的人,是卡夫卡口中的:

为每天的面包所感到的忧虑,摧毁了一个人的性格,生活就是如此。


所以对于这些苦口婆心的亲戚,对于跟我们价值观不一样的任何人,我们能做的是:理解——理解你不能理解和不理解你的,因为保不定那天,你也会成为他们。




最后,改一下《下流》的歌词:


就算别人都往下漂流,

我们也向上奋斗。


就算为了日子皱眉头,

答应你吻你也低头。



【End】





她更新很慢的

快关注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