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第一章 猪临城下(上)

没有玖 2019-12-01 12:15:01

大抵世间之物,凡有九窍者,皆可以修行成仙。

只是这修行,好似雾里乘船,彼岸茫茫,不知何时可至;又好似人行深山,山林昏惑,不知行至何处。

但毕竟,天地日月,有前有后;长幼尊卑,有秩有序。所谓无规矩不立,凡人修真,是为成仙,以求长生。为衡量修真者修行进度,修真界这才约定俗成,以其所经历的筑基、结丹、出婴、金身、证道这五个阶段为标准,称之为修行五境。

......

......

时维四月,长街春意正浓。

初晨,清亮的天光明了,三街六市;和煦的春风暖了,万户千门。彤云如絮,晨光似金。

街边的小店蒸笼上白气萦绕不散,

卖菜的大妈半蹲在地费力吆喝着,

赤膊的大汉‘梆梆’地打着烧饼。

三街六市,满是人间的烟火气息。

长街尽头,忽而响起一阵脚步声。

晨光穿过街角颓坯的篱墙,亮了空中细尘,打在云琛的背上。

脚步声一顿。

云琛抬起头,看着热闹的街巷,疲倦的脸庞上泛起一抹笑意。

没有多做停留,他继续走着,沿着巫汤坊的街道,来到一家鸡丝汤面馆前。转了转眸子,他走上前,向着店里面正在忙碌的大娘一稽首,客气地问道:“大娘,请问,去皇宫该怎么走?”

面馆大娘听见声音,擦了擦手,抬眼看去。只见一个青年站在面馆门前,扎着道簪,眉眼端正,眼眸如水。装束极是朴实,虽然面带风尘,可看似朴素的旧道衣上却一尘不染。

青年朴实的着装一下子就让大娘心生了好感。她上下打量了云琛一眼,好奇地道:“你不是本地人吧?”

云琛再一稽首,点头说道:“我叫云琛,自东海蓬莱而来,去大秦皇宫面见皇帝。”

“嘿哟,那可真是远道而来。”大娘极为热络地指了指东边,笑着说道:“你沿着这条街向东走到头,离开巫汤坊后左转,顺着皇城主干道便到了。”

大娘一边口中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拾起勺子,舀出一碗热腾腾的面条。

嘴里虽说,手上却也没闲着,给面条浇上汤,再撒上葱花鸡丝,这时忽然手上动作一顿:“诶,你说你是去大秦?什么大秦?这里可......”

她一抬头,却见云琛已不见了踪影。

大娘嘴张了张,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摇了摇头:“唉,这孩子......”

大娘把心思重新放回到工作上。她捧起面碗,朗声道:“来嘞,热腾腾的鸡汤面。”

这家面馆不大,七八张四方桌子就塞满了空间。靠里的桌子旁,坐着一个身穿红裙的少女,她旁边的椅子上,堆着几个布包,鼓鼓囊囊的,不知里面装着什么。

“谢谢大娘。”少女接过面碗笑道。她的声音糯糯甜甜得,像是嘴里含了块糖果一样。大娘听得眉开眼笑,放下碗后边走边回头,嘴中仍啧啧夸道:“真是个可爱的小丫头。”

听见大娘的夸赞,少女甜甜地笑了笑,甚是俏皮可爱。

所谓相由心生,可也并不绝对。此时的大娘还不知道,在少女这张人畜无害的外表下,究竟是隐藏着怎样的灵魂。

这个时代还没有筷子。少女从桌上筒子里捡出一双细长的木箸,也不急着吃面,而是用箸轻点着桌子,歪着脑袋手托腮,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这家伙还是个修行人啊,他去皇宫做什么?”

皇宫......皇宫......

面馆里敲桌子的声音忽然一顿。

等等,皇宫?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少女忽然贼兮兮地偷笑起来,两眼眯成一对弯弯的月牙,好似一个狡黠的小狐狸。

就在她心满意足地吃着鸡丝面时,云琛已经离开了巫汤坊。

巫汤坊坐落于皇都西南。皇都三街六市,分列东西,中轴对称。又有一条笔直宽敞的大道铺在中轴线上,白玉为栏,青石为砖,云纹雕琢,纵长深远,尽显尊严华贵。

大道尽头,云琛站住了脚步,四周一打量。皇宫,到了。

站在巍峨的皇宫面前,云琛眼神变得无比深邃。和煦的微风阵阵吹来,摆动着他的袖袍。袖袍下,一双攒着,松开,又攒着,显示着这双手主人此刻复杂的心情。

云琛眉眼低垂,想着心事。巍峨的皇宫在前,那些被岁月掩盖的记忆悄然爬上了心头,一幅又一幅的画面出现在他脑海中,从遥远的大洋彼岸,似潮水般涌现。

那是二十多年前,在蓬莱海岸,银色沙子映射着皎月无暇的光,与亿万星辰交相辉映,月如璞玉,光若寒泉。海浪拍击着岸边,把一个昏厥过去的少女送到云琛面前。那是他与双儿的初见。

那是二十年前,飞禽鸟兽遮蔽天空,万千海妖围攻蓬莱,蓬莱弟子看见护山大阵无法启动时慌张的呼喊,与被妖兽吞咽撕咬时无助的嘶鸣。

那是二十多前,蓬莱弟子退无可退,父亲一人一剑上天,夕阳昏黄下孑立的背影,与临行前回眸看他的最后一眼。

那是二十年以来,后山湿暗洞窟里面,云暻姐姐细心的照顾,与她瞳孔中映着的,少年几近熄灯的双眼。

那是二十年以后,一艘筏子从中原而来,筏子上那人临死前诉说的来意。

那是二十年以后,他带着秦皇所求的长生药,在银色沙滩上向云暻告别。

......

......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北俱芦洲,曰南赡部洲。单说东胜神洲境内,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黄河长江流域,有一族,名华夏。《左传》有云: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谓之夏。此乃华夏。

而今历春秋战国,六国灭,秦朝一统。

天书有云:三界之内,凡有九窍者,皆可修炼成仙。又道:神仙本无种,凡人可修仙。

千古一帝秦皇嬴政不满足俗世荣华,欲求金丹大道,以得长生。齐国方士徐福进言道:“蓬莱有仙岛。真人用三昧真火炼仙丹,可长生不老。”

秦皇大喜,命徐福带童男童女三千、工匠数千,带五谷携器具,遣数十战舰,入东海寻访仙山。然以失败告终。

而后,再入海,依然无果。徐福担心被始皇怪罪,所幸一去不回。唯有数位忠义之士,仍持始皇夙愿,自取木材作筏,乘一叶扁舟,历经千险,终达蓬莱。

......

......

“那秦皇的使者能到我蓬莱,也算是有仙缘,赐一粒长生药倒是无妨。只可惜他们遇了风浪,七魄早已掉了大半,回天乏力,无药可治。使者已死,既然你要入世,这一趟便要麻烦你了。”

云暻的声音仿佛穿越了时空,此刻犹在耳边回荡。所谓仙人不踏凡地,深山巨谷,雪山巅峰才是他们生活的地方。凡间气息浑浊不堪,除非是入世修行,否则还真没有仙门弟子愿意舍弃仙境一般的地方踏入凡间世界。

同样的,若不是为了去南海找双儿,他也不会离开蓬莱。

受暻姐姐所托,他漂洋过海,不就是为了来到这里吗?等这次送药任务完成,他也就可以动身去南海了吧......

良久,云琛才如梦初醒,眼中焦距逐渐恢复。他愣了愣,环顾四周,嘴角微微一翘,向宫门大步走去。

今天的皇宫异常安静,门前空空荡荡,看不见人影。

要是换做其他人,哪怕是一个终日耕作毫无见识的老农,也知道这皇宫,乃是整个天下守备最森严的地方。

可云琛不同。他来自海外蓬莱,如今初入尘世,哪里知道这些?

而因为某些原因,一个时辰前当他走进皇都时,城门口就不见城防军把手。如今皇宫门前不见站岗的禁卫军,便一点也没有引起云琛的怀疑。

云琛环顾四周,见皇宫门前空无一人,还以为本就是如此的,心也不疑,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一场大幕即将在这个皇都上演,而此时的云琛还浑然不觉。

皇宫长廊回环曲折,彷若迷宫。云琛左顾右盼,四处张望着,有心想找人问路,却竟是看不见人影。皇宫里静静悄悄,只听见脚步声在宫墙间回荡。

“怎么会没有人呢?”云琛挠了挠头,想了想,忽然一个旱地拔葱,跃上宫墙。

这下子,视野顿时开阔了起来。无数宫殿楼榭、长桥怪石映入眼帘,又有三座最高大最宏伟的宫殿前后矗立,极为显眼。

云琛目光扫视着,忽然一转身,就感到眼角边闪起一抹寒光。他甚至来不及继续转头,身子就下意识地向旁一倒。

一柄飞刀从他眼前一闪而过。刀光清寒,映着远天的晨光,亮了他的眸子。

这飞刀从身后袭来,角度实在刁钻。

云琛向旁一倒,堪堪躲过,单手顺势扒住墙头稳住身子,这一系列的动作不可谓不迅捷。刚扒住了墙,几缕发丝从他眼前飘然落下。

他本被束着的头发披散了下来,额前发梢上割痕平整。云琛捂着额,惊疑不定地向清光亮起处看去。

只见两墙之隔外一座重檐庑殿顶宫殿上,一个少年单手扒着顶上一条垂脊,身着虎纹狩猎服,脚踩绿色琉璃瓦,手提红色虎尾輰,半蹲着身子,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云琛单手扒墙,怒道:“你是何人?”

少年轻蔑地看他一眼,就像看着一只偷偷溜进主人家里的老鼠:“哼,废话少说。恶贼,先吃我一鞭!”

说完,手中鞭子便在空中一扫,朝着他冲了过来。

......

......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