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不收手不收敛,老资格副省级干部栽了

山东政库 2019-11-07 12:54:49

深度交流、商务合作、广告宣传

请加微信:3302007997 

· · · · · · · ·

第001章:病树前头

· · · · · · · ·


 “老公,你这是怎么啦,三年了,还是蹲在科委那个清水衙门,连屁股都没有挪动一下?”房间里,许菲菲一边整理着被子,一边看着躺在床垫上,蠢蠢欲动的丈夫李佳龙,有点埋怨地道。

  “老婆,很难哪,现在的领导,思想观念都更新了,像老领导那样心系百姓,一生为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在现在的社会,已经很难找了,腐败,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让我随波逐流,我有点做不到……” 三十岁,身高一米八,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貌似潘安的俊美男子李佳龙,苦恼地道。

  “哼,你是死脑筋呀,别人怎么做,你学着做不就结了吗?不要跟我讲什么开明政治、职业道德、社会责任,我要的是钱,是权利,老公,说句实话,你的思想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你好好想想吧,如果别人贪了,而你不随波逐流,他们能放心你吗?我去跟儿子睡了,今晚你就自己好好反醒反醒。”

  “老婆……”李佳龙张开嘴巴,还想再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他只听到“嘭……”地一声巨响,二十八岁,身高一米七二,螓首蛾眉、朱唇皓齿、凹凸有致、风韵独特、婀娜多姿、美艳绝伦的妻子许菲菲,穿着宽松的睡衣,生气地关上房门,“咚咚”地往儿子的房间走去。

  李佳龙看看紧闭的房门,又看看席梦思床垫上孤孤单单的自己,不禁现入了沉思……

  人生性本善,随遇而改观。贫穷思饱暖,乐在有三餐。富贵生念,挥金流水般。一个庄稼汉,追求三五旦。一任清知县,敛银过十万。薪水高低不用管,想汤你就汤,想瓢你就昌,潜规则就是那般。

  兴城,华夏国海滨重镇。为华夏南部经济特区,也是南部最大的港口城市。

  身为兴城市科委副主任李佳龙,年仅三十岁就当上了副处级干部,在当地算是个年轻得志的少壮派。

  可是,曾经风靡一时的他,这三年来却不太顺利,原因就是以前提拔他的市委副书记退休,李佳龙便一直没有找到他认可的靠山。

  看着以前在自己后面的人赶了上来,有的还超过了他,李佳龙心里也不是滋味,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自己能力不如别人吗?不是的,只不过是请客送礼,阿谀奉承的事,他很不愿意去做,他认为,堂堂华厦国政府官员,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使我不得开心颜。

  但是,你不愿去做,并不代表别人都跟你一样清高。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却不常有。

  现今社会,不是千里马等着伯乐来发现,而是千里马要去找伯乐,伯乐高兴了,你才会成为千里马,不然,你有天大的本事,我就是不用你,你能怎么着?吃了我?

  在妻子许菲菲的苦苦相逼之下,李佳龙不得不重新审视华厦国的官场,终于,他看出了门道,自然也就在暗修社交功夫、官场潜规则,悄悄地寻找机会。

  这一天,省里面的人来兴城检查科技下乡的情况,市政府里面分管科技的副市长不在,市委分管组织工作的杨一柱副书记亲自陪检,李佳龙也跟陪。

  其实,陪检查组也只不过是三陪,陪参观,陪吃喝,陪玩乐。

  几天下来,开销上万元。

  李佳龙明里面是陪检查组,实际暗暗地把陪同功夫都下在陪杨一柱身上,杨一柱看到他这么懂事,而且是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不说,能把握得很准,就对他有了好感。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送走检查组返回的路上,杨一柱开心地笑着对他李佳龙道:“小李,有空到我家坐坐。”

  李佳龙一听,顿时心花怒放,受宠若惊。他装模作样、万分激动地拉着杨一柱的手,不停地抖动着,开心地道:“谢谢,谢谢杨书记关心,我一定到您家来,向您好好学习学习。呵呵……呵呵……”

  春风得意马蹄急。

  李佳龙一溜烟跑到家,张口便大叫了起来:“老婆……老婆……”

  没有人应声,李佳龙侧耳一听,厨房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应该是妻子在洗菜,没有听到他的叫唤,他便悄悄地了进去,猛地抱住了许菲菲。

  “啊……”一声惊叫过后,许菲菲转头看到是李佳龙,便生气地道:“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李佳龙没有出声,而是顺便抱起她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嘿嘿”笑着,便转身跑在房间里面唱起了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李佳龙反常的举动,许菲菲猜是自己的激将法起作用了。

  可是,李佳龙不停地乱吼乱叫,让她听得心烦,没有脱围腰地从厨房里面出来,生气地用脚踢开了他们的房间门,放下脸来骂道:“杂种,是吃错了药?还是老母猪发情?”

  李佳龙看到了妻子在骂他,并没有生气,而是得意地手舞足蹈地唱道:“老婆老婆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妻子许菲菲看他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娇滴滴地道:“老公,有什么高兴的事,告诉我吧,让我和你一起分享。”

  “小乖乖呀小乖乖,我来说,你来猜……”

  李佳龙没有回答,又唱了起来,许菲菲看他的样子是不想说,只得娇怒地骂了一声:“疯子。”

  然后,便“呯”地一声,把他的房间门关了起来,气冲冲地到厨房做饭菜,让他自己在房间里面疯。

  晚饭的时候,许菲菲特意夹了一块红烧牛肉放在李佳龙的碗里面,才微笑着,关心地道:“老公,你今天到底高兴什么?”

  李佳龙还是没有回答,又唱道:“你爱猜猜猜,你爱想想想,我爱看看看,你那着急的模样……”许菲菲没有办法,立即沉下了脸,赌气大口大口地吃饭,不理他。

  到了晚上,许菲菲洗了澡,就去自己去睡觉。

  李佳龙一看,把胃口吊大了,就急忙跟着妻子进房,谁知许菲菲一进房间,就反手嘭地把门关了起来。

  还好,李佳龙反应快,没有碰到头,但是,房间已经被关起来了。

  李佳龙扭了几下,没有扭得开,急忙拿出钥匙来开门,许菲菲干脆上了反锁。

  进不了房间,怎么过夜呀?

  “老婆老婆开开门……老婆老婆开开门……”

  李佳龙并没有办法,便站在门口,不停地哀求。

  许菲菲烦不得了,才在里面道:“你要开门干什么?”

  “做家庭作业。”李佳龙就像一个淘气地小孩子一样嘟着嘴道。

  “明天做,今天我没有心情。”许菲菲暗想:“你跟我装疯卖傻,我就断你的粮草……”

  “老师说了,今天的事情今天做,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李佳龙学着儿子的声音道。

  “不行,哪个叫你跟我装疯卖傻,人家好好地问着你,你不好好地回答。”许菲菲生气地道。

  “老婆,现在我乖乖的了,你想知道什么,你就问我吧。”李佳龙乖巧地道。

  “我不爱问了,你要说就说,不说就滚远点,少来烦我。”

  “好好好,我说我说。”李佳龙清了清嗓子,用甜美的声音道:“老婆,我们时来运转了。”

  “什么时来运转?少跟我卖关子,快说。”

  “市里面管组织工作的杨一柱副书记叫我去他家坐坐。”

  “什么……”

  忽然,房间门“嗡”地一下就开了,许菲菲瞪大了眼睛,双眸里面绽放着奇异地光彩,高兴而又不信地道:“你说什么?市里面管组织工作的杨一柱书记叫你去他家坐坐,不会吧?”

  “是真的,今天下中午在送检查组回来的路上,他亲口跟我说的。”

  “呵呵,看来你小子还有两下子。我还以为老书记退休了,你的脑子也跟着退了呢。”许菲菲说着,伸出纤纤玉手,用食指轻轻在按了一下李佳龙的太阳穴,一时春风满面,俏脸上笑出了一朵花。

  “呵呵,哪能呢,你老公这么聪明能干,会跟着退了吗?只不过是以前不想做,而现在是不得不做罢了。你看看,这一次,机会一来,只要两三天下时间,我就把杨书记哄得哪里痒痒都不知道抓了。”

  “呵呵……这还差不多,是个乖孩子。”许菲菲又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拍了拍李佳龙的肩膀,娇笑着道。

  一时间,房子里面充满了温馨。

  许菲菲本来就是一个大美女,现在刚沐浴完,犹如出水芙蓉,光鲜亮丽。特别是她娇笑起来,花枝乱颤,乃浪翻滚。

  李佳龙看着,哪里受得了。

  冲进去抱起许菲菲便往房间里面而去。

  看着李佳龙如狼似虎的样子,许菲菲开心地咯咯直笑,花枝乱颤道:“呵呵,看你就是这样子,猴急,你要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去,洗澡后再来。”

  “老婆,管他脏不脏,我等不得了。”

  “不行,这样不卫生,容易生妇科病,难道你忍心让我生病吗?”

  许菲菲态度很强硬,有点卫生常识李佳龙还是知道,只好说道:“好好好,我去洗,我去洗,唉,为什么听话的总是我……”


· · · · · · · ·

第002章:拜访杨副书记

· · · · · · · ·


 拜访杨副书记,对于李佳龙夫妻来说,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得提上日程表来研究、讨论。

  讨论结果,李佳龙的任务是负责调查杨一柱平时的爱好、习惯,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

  许菲菲负责购买礼品、精心打扮自己,让杨一柱对她夫妻有个好感。

  李佳龙经过多方调查、访问,还动用上了他所有的亲朋好友,终于在一个朋友的口中听说杨一柱最喜欢福建安溪的铁观音。

  于是,李佳龙小夫妻俩就决定送铁观音给杨一柱。

  这几天,许菲菲也没有闲着,她特别到美容院做了一次美容,本来她长得就光鲜亮丽,风韵独特,要身高有身高,要身材有身材,容貌有容貌。这次做了美容后,整体看上来更是容貌绝美,丰胸肥臀,风韵不减。

  她的美貌加上人会说会,交际能力极强,所以在外贸公司当公关部经理。

  茶叶来自许菲菲的公司,她们那里并不经营茶叶,许菲菲专门拜托去福建出差的公司推销员买回了四盒上等铁观音。

  星期五,李佳龙也到美发店做了一次美发。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到了晚上,李佳龙夫妻俩坐在沙发上,他看了看妻子,妻子点了点头,示意开始,他又先喝了一口水,调整了一下笑容。许菲菲一看还不满意,特意帮他做了一个脸部按摩,准备就绪,他才打通了杨一柱的电话,温柔地道:“你好,书记,我是李佳龙,您星期天晚上有空吗?”

  许菲菲把小脸也靠在李佳龙的肩上,乖巧地听着李佳龙与杨一柱的通话。

  “哦,是小李呀,你好你好。星期天晚上嘛……现在还不好说。哎小李,今天是才星期五,时间还早嘛,到时候再联系吧……”

  “好的好的,书记,那您忙……您忙……”

  “嗯,到时候再联系啊,再见,小李。”

  “书记,再见。”李佳龙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声音会有这么温柔。

  李佳龙打完了电话,猛地伸出了左手的两个指头,高高地举起,大声地道:“耶……”

  “哼……你高兴什么?人家说到时候再联系,意思说是说:我……不……想……让……你……去……”许菲菲冷冰冰而又激动地点着头说道。

  “哈哈哈哈……憨老婆……傻老婆,这就是你不懂了吧,这是领导在摆架子,他明明想让我们去,但是他不愿明说,也不会爽快地答应,他是要给我们一点困难,意思是说,领导可不是这么好见的,要准备好东西,懂吗?”

  “真的吗?老公,你真厉害。”许菲菲撒娇地抱着摇着李佳龙的右手高兴地道。实际上,这些,许菲菲比他懂,只不过是她想给李佳龙点面子罢了。

  “呵呵,这不算什么,小菜一碟,你老公厉害的不在这里。”李佳龙得意地笑着道。

  “呵呵,不在这里,在哪里?”许菲菲以为他在吹牛了。

  “呵呵,真要我说吗?”

  “当然啦,这还有假?”

  “那我告诉你吧,在被窝里,哈哈哈哈……走,做家庭作业去……”李佳龙突然转身,抱起了妻子,兴奋地往房间里面走去……

  一个小时之后,房间里面地恢复了平静。

  许菲菲温柔地趴在李佳龙的怀里,不放心地道:“老公,以后,你可不能憨了,要像现在这样子,我才放心呀。”

  “放心吧,领导,以前是我不想做,现在想做了,就一定会比那些蠢猪做得好!”

  到了,星期天的中午,李佳龙又拨通了杨一柱的电话:“书记,您好,您今天晚上有空吗?我们夫妻俩来您家里坐坐。”

  “啊,小李呀,你好你好。今天晚上应该没有事吧,等晚上再联系看吧。小李,再见。”

  “好的,书记,再见。”

  晚上,许菲菲穿上长袖低胸的紫色上衣,刚没膝盖的白色短裙,浓装艳抹地打扮了一番。惹得站在一旁等待的丈夫李佳龙也按耐不住,不停地动手动脚。

  终于打扮完了之后,夫妻俩便提上礼品前往杨府。

  李佳龙早已经从朋友那里打听到了杨一柱家,就在金湖小区A幢二单元608号,他从门口保安问清楚路径后,便来到了杨府上。

  李佳龙热情地把荼奉上,杨一柱瞄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四盒“铁观音”,心中暗喜,脸上却一本正经地说道:“小李呀,来走走我欢迎,不必带礼物!”

  李佳龙毕恭毕敬地回答道:“一点小意思,请书记不要计较。这四盒茶是我爱人许菲菲出差带回来的,请您品尝一下。”

  李佳龙说着,瞅了许菲菲一眼,笑着道:“书记,这是我爱人许菲菲。”这时,他才一转身将妻子介绍给杨一柱。

  许菲菲一听介绍自己了,急忙上前一步,娇笑着道:“杨书记,您好!”主动伸出纤纤玉手,与杨一柱握手。

  杨一柱握着许菲菲温柔娇嫩的玉手,心中倏地动了一下,不禁暗自一惊,心想:“李佳龙这家伙还真不简单哩!居然搞到了这么漂亮地女人,也算艳福不浅吧,有机会,我也要尝尝。”

  他心里打着鬼主意,忘记了还握着许菲菲地纤纤玉手,许菲菲也是社交场上的老手,娇笑着道:“杨书记,你的手力好大哟!”

  杨一柱一下子被提醒,急忙笑着道:“哟,不好意思,杨某乃粗鲁之人,不懂得怜香惜玉,不懂得怜香惜玉,呵呵……。”

  “行礼如仪”之后主客三人坐下闲谈。

  杨一柱的注意力全被妩媚的许菲菲吸引过去了,长袖低胸的紫色上衣,露出了一条若隐若现的白色;刚没膝盖的白色短裙裸露一双匀称健美的白色的美腿,往沙发上一坐,许菲菲微微开一小点双腿,深山里便有一点点展露在杨一柱的面前。

  杨一柱下意识地瞄了两眼,暗暗咽下了几口水,自然而然地将话题对准了她:“许小姐在公司做什么工作?”

  许菲菲一听,身子轻轻扭动了一下,又抿了一下小嘴,眯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用令人欲醉的娇声细语道:“书记,您猜?”

  毫不夸张地说,就这么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便使得杨一柱有些神魂颠倒了。他也眯起双眼打量着她,笑道:“叫我猜呀,多半是公关小姐,猜得对不对?哈哈哈……”

  “哈哈哈……”

  “呵呵呵……”

  李佳龙夫妇都笑了,点头表示同意。如果给他们的笑分类,李佳龙的是一种下级巴结上级的奉承类的笑。许菲菲的是一种渔翁钓到大鱼的那种满足类的笑。

  李佳龙表面在笑,心里却暗骂:“哼,老色鬼……想打我老婆的主意,你做梦去吧……”

  原来,杨一柱的眼睛盯着李佳龙妻子的模样,李佳龙早已经看在心中,只是现在有求于人家,不能当场放脸。

  男人为了升官,对上级领导贡妻,这在华厦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成了一条潜规则,但是李佳龙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愿意做龟之公,戴绿之帽。

  男人追求什么,不就是金钱,权力和美女,凭什么自己的美女要让给别人。

  话又说回来,要想高升,不献上点金钱美女是不可能的,可是,自己是一个堂堂男子汉,怎么会为了升官发财,而贡献出自己的妻子呢?

  这点,李佳龙认为自己做不到。

  夫妻俩笑声一落,许菲菲便及时娇柔地道:“书记,你真有眼力。”

  李佳龙连忙补充:“呵呵,书记猜得不错,她是公司的公关部经理。”

  真是妇唱夫随,配合得天衣无缝。

  许菲菲依然眯起眼,十分媚态地道:“书记也可能听到过,有人竟把公关看成是吃喝玩乐,用色相甚至更糟糕的手段去骗取对方的欢心,您说说这样公平吗?”为了自己的老公,她不惜这么进。

  杨一柱一听,急忙认真地说道:“当然不公平,那是他们的一种误会,其实公关嘛顾名思意就是协调好公共关系嘛,我说不好,我说不好,还是听你的。”

  “嘿嘿……”

  “呵呵……”

  李佳龙夫妻双都在陪着笑。

  杨一柱想到刚才许菲菲所说的吃喝玩乐和之事,便有意地问:“对了,公关是为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这个目的是好的,那么手段呢?”

  许菲菲不愧为公关部经理,她立即意识到了杨一柱的话中之话和脸上的表情,稍作思索,便来个以攻为守:“书记您是搞政治的,不,应该说书记以上都是政治家哪。据说有一句格言:政治只讲目的,不讲手段!”

  不等许菲菲说完,杨一柱便哈哈地大笑起来。

  一直冷坐一旁插不上嘴的李佳龙也跟着笑了。他一面笑一面用微妙的眼光看了一下妻子,显然对妻子的“公关”能力是十分欣赏而又满意。

  杨一柱笑着道:“呵呵……你不仅能说会道,我想也一定是能歌善舞吧?”说着便不停地拿贪婪的眼光打量着许菲菲那苗条动人的身体。

  许菲菲心里高兴,嘴上却说:“书记搞官僚主义了,哪天我们开个舞会,请书记光临您就知道我那点点水平了,我是舞龄不短水平很低哩。哎,书记,要不,什么时候我们举办一个小小的聚会,请你参加,一天忙到晚也该休息休息呀,会休息的人才会工作哩,书记,您说是不是?”

  杨一柱顺口答道,“行呀,你们组织我来参加,不过我对跳舞这一科却是一窍不通哦,还得请你当教师哟。”


· · ·· · · · ·

第003章:出绝招

· · · · · · · ·


 从他坐这么多年的组织工作的副书记的经验来看,许菲菲就像一道合口的美味佳肴,送到他面前,还要邀请他去吃,真是不吃白不吃。

  “呵呵,只要您肯来,包在我身上。我看呀,书记是谦虚了。”许菲菲娇笑道。

  “哪里哪里,我是真不会呀,到时候,许小姐可不要说我笨才好呀,哈哈哈……”

  “呵呵呵……哪会呢?书记这么聪明能干,我还怕你会超过师父呢!”

  ……

  回家之后,李佳龙严肃地对妻子许菲菲道:“老婆,那杨书记的那双色眼,你看到了没有?”

  “哼,真是个老色狼,不过,老公,你放心,对付这种男人,我自有办法。”许菲菲看出了李佳龙的心思,便安慰地道。

  许菲菲虽然这么说,李佳龙却不放心,官场上的事,他见得多了。很多妻子为了丈夫的前途,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所以,他得想个办法,解决眼前的危机。

  第二天晚上,李佳龙找个借口,说要加班,到凌晨01:00多钟才回来。

  由于他一向表现都很好,许菲菲对他也放心,也就没有问他去干什么。

  第三天,李佳龙夫妻便约了杨一柱去酒吧跳舞。

  杨一柱装得笨手笨脚,占尽了许菲菲的小便宜,李佳龙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吃不到葡萄,杨一柱也有他的高招。

  过了一段时间,李佳龙还是在那清水衙门里面转悠,一点要挪动的迹象也没有。

  李佳龙打杨一柱的电话,也经常是占线或都用户正忙。

  一天晚上,李佳龙着急地对妻子许菲菲道:“老婆,如果不想点办法,那四盒铁观音怕是要石沉大海了。”

  许菲菲一听,她知道丈夫的难处,一个家庭,如果没有大把大把的钞票来支撑,怎么过得下去。

  那城建局孙局长的老婆,整天穿金戴银,车出车进,光保姆就有两个,自己什么时候能过到那种生活。为了自己的老公,为了金钱,权利,她暗暗地想:“得出绝招了。”

  她调整了一下心情,温柔地道:“老公,别灰心,我有我的绝招,只要有你老婆我在,我就不信,一个公关部的经理,竟然拿不下一个副书记来。”

  李佳龙一听许菲菲的口气,又想到杨一柱的那双色眼,一下子惊了起来,堂堂男子汉,怎么会让自己的老婆为自己去献身呢。于是,便认真地道:“老婆,对于那个老色狼,我有一个办法,就不知道行不行?”

  “老公,你说吧。”

  “我想,你如此……”

  “啊……老公,不行,你怎么能用女色去贿赂杨副书记呢,听说我们局长跟省经贸厅的厅长关系不错,而省经贸厅的厅长是杨一柱以前的老领导,我跟我们局长说说看,他能不能请厅长帮忙疏通一下。”东西已经送了,只要疏通好关系,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听到妻子这个说,李佳龙也就放心了,他知道,妻子不会去献身。

  第二天早上,一到公司,许菲菲就到外贸局长办公事,把自己老公李佳龙的事情一说,外贸局长龚强也知道李佳龙的才能,同朝为官,人家的老婆来求自己帮忙,不帮,面子上也下不去,便笑着道:“许经理,看在你为公司尽心尽力,成绩突出去份上,我帮你跟我的老领导说一下看看。”

  “好的,谢谢局长,没事我先工作去了。”许菲菲高兴地走了。

  过了几天,许菲菲到局长办公室请领导签字,龚强忽然想起来的道:“哦,许经理,你的事我已经帮你向我的老领导说了,他说,过几天下来兴城看看,他想老朋友啦。”

  许菲菲一听,知道人家肯帮忙了,便高兴地道:“谢谢你,局长,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家李佳龙帮忙的,招呼一声就是了,老厅长下来,我家负责食住和参观旅游。”

  “呵呵,好呀,那我们也跟着沾光了。”龚强高兴地道。暗想高兴许菲菲真会做人。

  “呵呵,局长,这哪是沾光,是你看得起我们呀,平时,请你去吃一顿饭,怕你还忙不过来呢。”许菲菲娇笑着道。

  “好呀,到时候,我通知你,你再通知杨一柱,就看你家两口子的表现了。”龚强高兴地道。

  “呵呵,放心吧,工作上我没有让你失望过,生活上,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一个星期六的中午12:00,许菲菲突然接到龚强的电话,说老领导13:00左右会到兴城,许菲菲乐得跳了起来,欢天喜地地道:“好,那请老领导来兴城民族村,我们为他接风。”

  这个时候,许菲菲做好饭菜,摆上桌子刚要吃,听说老领导来了,便又把饭菜收起来。

  她儿子李楠一看,摆好的饭菜又收起来,急得哭了,吵着要吃饭。

  李佳龙一看,就让许菲菲给儿子先吃点东西后,送去给她的朋友带着,再去兴城民族村,而自己呢,先去点菜,做好接待的准备工作。

  李佳龙到兴城民族村,订好包间后,便打电话告诉了许菲菲。

  许菲菲打了杨一柱的三次电话,才打通。

  “喂……谁呀……”杨一柱冷冷地道。等了这么长时间,什么好处也没有。

  “呵呵,书记,是我,许菲菲,今天13:00左右,省经贸厅的厅长董兴老爷子下来我们兴城玩,我想请你去陪他老人家一下,书记,你有空吗?”许菲菲热情地道。

  “哦,是吗?要是他老人家来了,我不去,就太不近人情了,他可是我的老领导呀!”杨一柱忽然变态热情地道。

  “谢谢你呀,书记,接风席设在兴城民族村8号包间,麻烦你来早一点啊。”许菲菲娇柔地道。

  “好好好,我会算着时间去了。”杨一柱道。

  兴城民族村,是兴城集旅游,餐饮为一体的服务场所,现在华夏国经济发展了,人们也开始考虑衣食住行了,所以,这里面的生意十分红火。

  8号包间内,李佳龙夫妻俩正坐在餐桌前,焦急地等待着,服务员已经来问过几次上不是菜了,李佳龙总是说等客人来了再上。

  “13:30了,怎么还不见龚强和老厅长的到来。”诈菲菲也有点焦急,又拿出了电话,拨打了出去。

  “喂,许经理呀,老领导刚到机场,马上就过来了。”龚强认真地道。

  “好呀,我和老公已经在这里等着了。”许菲菲高兴地道。

  “哦,我们很快就到了,杨一柱呢?”龚强道。

  “哦,他说他已经到民族村的门口了。”许菲菲也认真地道。

  “哦,好的,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许菲菲急忙调出杨一柱的电话拨打出去。

  “喂……许经理……”杨一柱被耍了几次,这一次学乖了,先问好董兴到不到,如果董兴不来,他就不去了,反正去了也是白去。

  “呵呵,书记,老领导问你来了没有,我告诉他你已经到民族村的门口了,他很高兴。”许菲菲开心地道。

  “呵呵,你说得对呀,我确实已经到民族村的门口了,马上就进来了。”杨一柱说完,急忙挂了电话,他知道老领导真的来了,才急忙朝着兴城民族村而来。

  半个小时后,客人才到齐。

  六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董兴,在秘书和龚强的陪同下,走进了8号包间。后面,跟着李佳龙和杨一柱,他们两个是听说领导快到民族村门口了,出去迎接的。

  宾主入座之后,许菲菲举起酒杯,对着几位领导道:“为感谢几位领导赏脸,我许菲菲敬大家一杯。”

  杨一柱一看许菲菲抬的是葡萄酒,便大声地道:“不行不行,我的老领导特意从省城下来,你喝红酒,太对不起人了吧,我提议,他们夫妻俩今天只能喝白酒。”

  “好呀,我举双手赞成……”龚强一听,高兴地道。气氛很快就上来。

  董兴只是看着光鲜亮丽的许菲菲笑,没有表态,他虽然懂得怜香惜玉,但自己老远的跑到,不让她表现一下诚意,心里也不舒服。

  “好,既然领导们看得起我,我就表现一下了。”许菲菲说完,便走到旁边柜子里面,拿出了两瓶五十三度的茅良酒,打开盖,倒是两杯。端起一杯道:“来,领导们,我干杯,你们随意。”

  “老婆,我替你干吧。”李佳龙一看妻子真要干杯,心疼地道。

  “不行,这个不能代替的,李兄弟,你要敬我们三杯才行呢。”董兴大声地道。

  “呵呵,老公,没有,你看各位领导这么高兴,我霍出去了,来,干……”许菲菲说完,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然后,还翻底给大家看。

  “好呀,我们的许经理,不愧为巾帼英雄,女中豪杰,再来了杯……”龚强大声地道。他知道,只要老领导高兴,李佳龙的事就好办了。

  “嗯……好哇……”董兴也高兴地道。

  “好,我再敬领导一杯。”许菲菲察言观色,知道老领导高兴了,又喝了一杯。

  李佳龙一看,急忙倒了酒,不让许菲菲说话,便抢先道:“唉,现在的年代,真是时代不同了,变成了妻唱夫随,不过,我也不能输给老婆呀,敬各位领导三杯。”

  两个小时后,大家酒饱饭足。

  李佳龙买了单,大家来到了停车场上,服务员已经把纪念品提到了车子前面。

  许菲菲急忙请领导们打开后车箱,让服务员把纪念品装进去。

  在扶老领导上车时,董兴拍着杨一柱的肩膀道:“小杨呀,我看这个小李是个好同志嘛。”

  “呵呵,请老领导放心,好刀我会用在刀刃上的。”杨一柱点头笑道。

  晚上,李佳龙又请大家在兴城宾馆里面用餐,并开了房间让董兴他们住下。

  第二天,夫妻俩又带着董兴他们在兴城各处转转之后,下午四点,才送董兴上了飞机。

  晚上,李佳龙夫妇又请龚强和杨一柱吃饭唱歌喝酒,到了深夜,才回到家。

  “老婆,你真有一招。”这是李佳龙对许菲菲肯定的评价。

  “呵呵,老公,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以后,可要靠你自己了。”许菲菲认真地道。


· · · · · · · ·

第004章:离别之夜

· ·· · · · · ·


  有了龚强和董兴为许菲菲撑腰,杨一柱也不敢再打许菲菲的主意,他知道自己升迁还要用得着董兴,便随时留心李佳龙的事。

  过了半个月,兴城下面最富的一个县——来源县的悬委常务副书记退休,出现了一个空缺。杨一柱及时讲了一大通李佳龙的功劳,并提议,将李佳龙调任来源县的常务副书记。

  李佳龙本来就是一个很有实力的人,在市里面口碑一直都很好,在市里面的很多官员都知道这一点,只是老书记退休了,其他人得不到他的好处,也就没有把他当人看。现在杨一柱提出来,谁也找不出不合适的理由。

  市委组织部的决定发下来后,李佳龙高兴得要死,他也不得不感叹妻子的社交功夫十分了得,自己仅有的那三万多元积蓄,花得值。

  晚上,李佳龙和许菲菲一阵翻云覆雨后,李佳龙依偎在许菲菲的怀里,抚着她温柔,深有感触地对许菲菲说道:“呵呵,这个老色狼还真贪,送了四盒铁观音都不够,还想要美女,结果被你出绝招,请来个大神,他才这么卖力,帮我谋到了这么好的差事。以后,有他给我撑腰,过两年当个县委书记应该没问题了。”

  许菲菲一听,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抚着李佳龙的老脸,会意地道:“呵呵,放心吧,龚强那里,我会随时给点好处费,至于杨一柱,请他跳个舞,唱个歌,也没有什么啦。”

  “呵呵,老婆,现在的社会,想当官,要有钱,还要朝中有人才行呀!”李佳龙感触地道。

  “呵呵,对呀,你可要珍惜这次机会,以后,靠你自己打拼才行了。”

  “呵呵,放心吧。老婆,我会努力的。”

  “嗯,老公,事情一码归一码,杨一柱处在那个位置上,有这么好的条件,不贪财,不玩女人,好像是心里不平衡吧,你不能学他,到了那里可要好好干,做出点成绩来,不要给我们的杨书记丢脸哟。”

  李佳龙立即坐了起来,拍打着自己的胸膛道:“那当然,夫人请放心,你老公不是扶不起的阿斗,只要有人提拔,肯定会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的。不过要苦了你,我以后一个星期才能回一次家。”

  “不要紧,就是两个星期回来一次,我也不怕。不过,我可警告你,到了那里不准找野女人。”许菲菲威严地道。

  “哎哟老婆,我怎么敢。就是有那个贼心,也没有那个贼胆。老婆,这一去要很久才回来,今天得好好亲热一下。”李佳龙说着就扑了过去……

  他们一边做着家庭作业,一边不停地叫。

  此时的杨一柱,也是刚刚向他老婆交完任务,躺在床垫上,想着心事。

  明天,明天,李佳龙就到来源县政府工作去了,那他的家中只剩下孤儿寡母的,是不是应该去关心一下了,想到这里,他眼前浮现出许菲菲那螓首蛾眉、朱唇皓齿、丰胸肥臀、凹凸有致、风韵独特、婀娜多姿、美艳绝伦的少妇形象,不禁激动得暗暗地笑了。

  来源县,兴城市南部的一个最富裕的县,当年的一个小渔村,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兴城市南部的最有名气的工业基地,光来源科技园里面,就进住了二十多家资产上亿元的高新企业。

  李佳龙一到县里,就真刀实枪干起来。

  常务副书记的办公室,分为两层,外面一层进门的左手边就是秘书的办公桌,再往左摆着一组转角皮椅子,皮椅的前面摆着一张荼机,很明显这是会客厅。往右就是一道门,进入里里层,同样一进门的左边是副书记的办公桌,再往右是一条加宽的沙发,沙发的前面是一张红木做了荼机。

  工作之余,李佳龙首先考虑的就是一个问题——生活。

  一个大男人背井离乡、孤单在外,没有女人,怎么过得下去。

  “兔子不吃窝边草,表层意思是兔子不吃自己窝旁的草,有自我保护在里边,还有一层是早晚是自己的,慢慢吃。引伸意,是告戒人们,别在家门口上做不应该做的坏事。可是,自己刚到来源县,人生地不熟,不吃窝边草,且不是要挨饿。”

  想到这,他把业余工作目标定在了秘书王雪身上。

  他从老书记的口中知道她芳龄27岁,丈夫是省委书记李泽的秘书张扬,这几年虽说要调入省城,可不知为什么,总是没调成,她有一个三岁的儿子,叫张洁白,由婆婆在省城里面带着。

  在来源县,她跟李佳龙一样,是孤家寡人。

  工作上的事,对于科班出生的李佳龙来说,是小菜一碟,他三下五除二就把手上的工作做完,暗暗地在里层喝着荼,听着王雪的动静。

  “嗯……唰……”

  外层传来了王雪的一声娇吟和伸懒腰的声音。李佳龙知道她手上的工作已经做完了,便急忙起身,脸上尽量地多堆些笑容,缓缓地向外层走去。

  王雪见到李佳龙走出来,也急忙站了起来,面带微笑,首先开口道:“李副书记,您有什么吩咐?”

  “呵呵,没有没有,王秘书,你辛苦了。休息一会儿吧。”李佳龙说着,就伸手端起王雪的荼杯,转身就去帮她倒水。

  王雪做梦也想不到副书记会帮她倒水,急忙伸出娇嫩的小手去抢荼杯,嘴上着急地道:“哎呀,李副书记,我自己来,哪能劳驾您帮我倒水呢?”

  “不用不用,我帮你倒,你太辛苦了,照顾女同志,是我们华夏民族男人的美德呀。”李佳龙说着,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王雪的荼杯,另一只手,想拿开王雪的手,就是样,四只手交织在这一起。

  “倏……”

  两人同时被电了一下,三秒钟,李佳龙拉着王雪的手却没有放开。

  王雪立即羞得满面通红,使劲地挣了两下,李佳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温柔的小手。

  这一下,她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羞涩地低头去整理桌子上的文件。

  到这时,李佳龙才大胆地欣赏起这位二十七岁,身高一米六五,大眼睛,柳叶眉,冰肌玉骨、 绰约多姿、容貌绝美,闭月羞花的美少妇来。

  看着王雪不敢瞧他,李佳龙便贪婪地把眼睛伸长,偷瞟向王雪前胸前露出的那点雪-白,灵动的双眸出卖了他,昭显出他的色胆包天!

  这时,王雪好像发现李佳龙在看着她,猛地抬头一看,正巧碰到李佳龙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前胸看,她也是过来人,知道男人长时间碰不到女人的样子,不由得妩媚地一笑,双眸充满诱人力量地看着李佳龙,娇滴滴地道:“书记,你……你看什么?”

  李佳龙一怔,老脸“腾”地一下就红到了耳根,语无伦次地道:“啊……没……没什么,没什么,我去倒水,我去倒水。”

  “呵呵,别倒了,你真想看吗?我给你看个够”王雪红润的俏脸上露出了妖魅的笑,说着伸手就要去解自己上衣的钮扣。

  李佳龙一看那阵势,吓得急忙凑近她,拉下她的小手,小声地道:“别别别,这是在办公室,多不好呀。”

  “呵呵呵呵……看你那怂样,我是吓一吓你,你以为我真脱呀?”王雪娇媚地笑着,打趣地道。

  此时,李佳龙已经闻到了王雪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迷人的成熟体香,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沁人心扉,荡人魂魄,哪里肯放过这种调情的机会,便笑着道:“嘿嘿,你以为我怕你脱吗?我是想让你留给我来帮你脱。”李佳龙说着,抬起手就往她的胸前伸过去。

  王雪以为李佳龙真要帮她脱,急忙双手护住胸口,一双媚眼看着李佳龙,娇态地笑着道:“呵呵,书记,您真坏,坏死了,这么羞人。”

  “嘿嘿,这还不算,更羞人的还在后头呢?”李佳龙眯起色鬼般的眼睛,开心地道。

  “呵呵,你有什么阴招狠招怪招烂招全使出来,让我好好见识一下。”

  “好,等下班后,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功夫。”

  “好,这是你说的?我表个态,只要你敢亮剑,我就敢接招。”

  “好,一言为定,中午我请客,吃完饭我们就操练操练。”

  “呵呵,您是大书记,怎么会让您请客呢,到我家,我做给你吃。”

  “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我很老实的,你可不要欺负年青有为的政府官员哟。”

  “呵呵,你老实?鬼才会信呢。”王雪说着,又转头去整理文件。

  李佳龙帮王雪倒了一杯水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不时地看挂在墙上的大钟,哪里有什么心情看报纸,一心盼望着赶快下班。

  “才来一天,就能吃到野味,以后,还能困得着我老李吗?”想到这,李佳龙不禁“嘿嘿”地笑出声音来。他还不知道,王雪是要叫他一起去吃饭,她自己一个人吃没有意思。

  时间过得可真慢,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李佳龙急忙催促着王雪一起去她家。

  可是,出了县政府大门,王雪确把他带到了路边烧烤摊子上吃凉米线,烤豆腐,当着众人的面,李佳龙只得大大方方地掏了钱买单,不过,为美女买单,他很乐意。

  从烧烤摊子出来,王雪就告诉他,她要去找朋友玩,让他改天再去她家里玩。

  这下,李佳龙可不让了,他好说歹说,用尽了浑身解数,才终于说服王雪,带他去她家看看,而且,还约法三章,不准李佳龙动手动脚。

  对于这约法的三章,李佳龙表面上答应,心中却是一万个不答应,不动手动脚,那跟着她去干嘛?


 · · · · · · ·

第005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 · · · · · ·


  一进王雪家,李佳龙就从后面抱住她,吻着她的颈部,闻着她沁人心脾的体香,激动地道:“老婆,我爱你……”

  王雪却是不慌不忙,好像早知道李佳龙会有这一手一样,伸出两个指头,掐住了李佳龙手上的皮子,提起一点,稍一用力,娇笑着道:“李佳龙,忘记我刚才跟你的约法三章吗?”

  “哎哟,美人,不能掐,掐破了,被人看到,多不好呀。”李佳龙急忙笑道。

  “那你还不放手?”王雪道。

  “好好好,我放,我放,不过,老婆,我想了呀?”李佳龙装得可怜巴巴地道。手却不没有放开。

  “呸,你想得美,谁是你老婆?”王雪想不到,李佳龙才跟她第一次见面,胆子就是么大,还好她早有心理准备,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

  “呵呵,王雪是我老婆呀。”李佳龙紧紧地抱着她,嘻皮笑脸地道。

  “那兴城市的那个许菲菲是谁的老婆呀?”王雪生气地问道。

  “是李佳龙的老婆呀。”

  “那王雪又是谁的老婆?”

  “是我的老婆。”

  “那你不是李佳龙吗?”

  “呵呵,非也非也,我是李佳龙,但世界上叫李佳龙的并非我一个。”

  “哼,你少跟我绕弯子,我是有夫之妇,你是有妇之夫,你这样对我,是不道德的,放开,如果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王雪严肃地道。

  “呵呵,老婆,你我出门在外,孤苦伶仃,无依无靠,虽然说你是有夫之妇,我是有妇之夫,可是,远水解决不了近渴呀。我也知道,我们虽然是领导,要做大家的表率,可是,我们也是人呀,也有七情六欲,现在就不要讲什么道德,只讲生理要求,好吗?”李佳龙央求地道,他想,我软磨硬泡,也不搞到你,解决生活上的问题。

  “不行,你放开我,我们不能这样做,你再不放开,我可要喊人了。”王雪威协地道。

  “呵呵,老婆,你就喊吧,一个副书记和他的秘书在家里调情,兴城日报上用这个标题可以吗?”李佳龙笑着道。他知道,家丑不可外扬,王雪也不敢让别人知道她和自己有这种事。

  “你……”王雪再也不说什么,而是手指上一用力。

  “哎哟……”李佳龙手上吃痛,叫了起来道:“老婆,打是心疼骂是爱,掐是感情在呀,你怎么这样狠心,掐自己的老公呢?”

  “哼,李佳龙,我再警告你,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只是想,我们俩人都出门在外,应该互相照顾,才带你来家里面的,谁知,你尽这样耍流氓,下次,我怎么还敢带你回家?”王雪难过了道。

  李佳龙一听,也对呀,如果这次霸王硬上弓,下一次,谁还敢带自己来家里,要从长计议才好呀。

  想到这,李佳龙急忙放开了双手,站在原地,装得老本老实地道:“对不起,王雪,是你太美,太迷人了,才让我产生了非份之想,我保证,下次不这样了。”

  房间里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李佳龙突然放开了手,王雪也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自己好长时间没有男人这么抱着了,心中空虚的感觉刚刚消失,现在心里又觉得空虚了起来。

  她转身看着李佳龙,李佳龙吓得双手垂放在裤子的直线下,低头头,像做错事的孩子那样不敢支声,也不敢看她。

  “扑哧……”

  王雪笑了起来道:“呵呵,一个大县委常务副书记,像个犯法的孩子那样,没事了,来,请坐。”

  “哦……”李佳龙应了一声,乖乖地走到沙发前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身子正正直直地,一动不动。

  王雪倒了一杯茶,转身看到李佳龙的样子,不禁娇笑道:“呵呵,放松点,只要你不抱着人家,想做那种事,我就不会骂你的。”

  “可是,我还是怕呀,要不,你以后不要掐我,不要骂我,也不要对我生气,好吧?”李佳龙道。

  王雪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心一软,便道:“好,我以后不掐你,不骂你,也不对你生气,这样,你满意了吧。”

  “不满意。”李佳龙弱弱地道。

  “还有什么?”王雪笑着坐在了他的身边,看着她道。

  “我要嘛,好雪儿,我老婆这几天来例假,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尝到女人味了,我真是个大坏蛋,对不住你,你不怪我啊……”李佳龙说着,就扑了上去。

  谁知,王雪早有准备,双脚一缩,一对高根鞋的鞋根尖尖地对着扑下来的李佳龙,李佳龙急忙用手扶住沙发,笑起来道:“雪儿,你真高,我服你了。”

  “呵呵,不要这样嘛,我不习惯。”王雪也觉得可笑。

  “好好好,来,喝茶,聊天。”李佳龙一看,今天中午想干掉她是有点困难了,便又装起来君子。

  ……

  没有男人在家,女人就有点不安全了。

  李佳龙到来源县去了,许菲菲的心情也不好过,心中好像少了点什么,一下班,他就到农贸市场买点菜,回家正做着饭。

  “咚咚咚……”忽然,门口传来了沉重的敲门声。

  许菲菲暗想,会是谁呀,老公又不在家,没心情跟你们玩。她走到门口,从防盗门上安装的猫眼向外望去,只见一束玫瑰花挡在了小孔前面,看不清花后面是何方神圣,便警觉地问道:“是谁呀?”

  “是我,杨一柱。”门外轻声地回答,他也害怕被别人听到。

  许菲菲一听是杨一柱,知道是真神来了,开门也不是,不开门也不是。如果开门的话,自己一个小女子,怎么抵抗得了一个大男人的攻击,身体很难保住清白,不开门吧,李佳龙才刚到来源县,脚根还没有站稳,如果惹火了杨一柱,李佳龙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怎么办?”她着急地在防盗门前打转转。

  忽然,她灵机一动,急忙笑着道:“哦,是书记呀,麻烦等一下,我刚才在休息,换一下衣服。”

  杨一柱一听,还以为许菲菲真在睡觉,没穿着睡衣,心中暗喜,便顺口道:“好……”

  许菲菲进了房间,立即拨打表妹刘萍的电话,着急地道:“表妹,你快来我家,有个老色狼来了,我怕应付不了。”

  “好,表姐,你先离她远一点,我马上就到。”她的表妹刘萍也着急地道。有人想占表姐的便宜,作为表妹,她不可能不管。

  “吱……”

  许菲菲整理一下衣服,才轻轻打开防盗门,热情地把杨一柱请到了沙发上坐着,急忙拿出家里面准备给贵宾喝的红袍荼来,沏了一杯,放到杨一柱面前的荼机上,热情地道:“书记,请用荼。”

  杨一柱一听,眉头皱了一下,奸笑着道:“唉,妹子,现在家里又没人,还叫什么书记,多见外呀,你就叫大哥吧。”

  “谁说没有人呀,过一会我儿子就要回来了。”许菲菲认真地道。

  “呵呵,你吓唬谁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五岁的儿子李楠在幼儿园,要下午才会回来呢。”

  “还有我妈也会来呀。”

  “呵呵,你妈来了,没关系,我就一起干了,多一个女人多一份快乐幸福呀,呵呵……”杨一柱看李佳龙的家里面只有许菲菲一个人,便肆无忌惮地道。

  “呵呵,杨书记,真会开玩笑,你是谁呀,猪八戒吗?”许菲菲说着就学习了猪八戒的声音道:“娘,姐姐们不嫁,您就嫁给我吧。呵呵……”

  “哈哈哈哈……”杨一柱被她逗了笑起来道:“对对对,把你的姐妹介绍给我几个,你家李佳龙就可以平步青云了。”

  “呵呵,可惜我只有一个表妹,不过,你可不要打她的主意呀。不然,我三姨是不会放过我的。”许菲菲说着,便用纤纤玉手去推了一下杨一柱的肩膀。

  杨一柱就顺手抓住她的纤纤玉手一拉,许菲菲整个人就扑到了他的怀里面。他刚想要抱紧,许菲菲着急地道:“哎呀,杨书记,不能开这种玩笑,你是有妇之夫,我是有夫之妇,我们都要为自己的爱人着想呀,如果下次还这样,我就不理你了。”许菲菲说着,猛地挣脱出杨一柱的怀抱,转身就扭动着屁股,到厨房里面做饭。

  杨一柱看着她曼妙的身枝,硕大的温柔,满意地笑了。

  他想:“呵呵,这么迷人的女人,不干上一回,枉活一世。”

  他喝了一口荼,听着厨房里面“唰唰”的炒菜声,又回味起刚才许菲菲的体香,哪里还忍受得了,就起身蹑手蹑脚地向厨房走去。

  厨房里面,许菲菲正忙着炒菜,好像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杨一柱悄悄地从后面扑了上去……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没背景,却创造官场升迁奇迹;无权势,却将张狂的公子哥踩到脚下……


超级兵王,解甲归田,当年谜题一一解开


一位落马副市长的“危情记”:权力是最好的春药,除非从未拥有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