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上海风物志|香尘:酒酿犹香

享道 2019-12-09 06:16:06



酒酿犹香

香尘


姆妈带回来一大瓶甜酒酿,说是一起打牌的人送的,自家所酿。我开盖一闻,香气袅袅而出,酒香,甜香,尚未尝已微醺。恰好有今秋新摘晒干的桂花,再敲两个鸡蛋,烧上一碗桂花酒酿水铺蛋,这吃口勿要太赞。

记得以前,在村庄秋季的丰收里,每家除了稻米外,总还有百来斤的糯米。这糯米是特地备着用来做些应时应节的家常吃食的,比如腊月的桩糕,过年的八宝饭,正月十五的汤团等。而最时鲜的头道吃法就是用新收的糯米做上一锅醉人的酒酿,基本家家都有做。


那时,做酒酿的酒药据说苏州产的比较灵光,酒味口味都交关好。村里有几户人家娶的是苏州媳妇,但凡她们有回娘家时,便会被托带些酒药过来。我姆妈常把这事托给邻居爱妹婶办,她和她姐姐都嫁在这边,苏州的亲戚也常有来往,所以完全不担心做酒酿时没酒药。说起来,苏州人也不全是温言软语的,爱妹婶的嗓门就经常很大且细而尖锐,特别是那一声声喊孩子回家吃饭的高音,穿透力十足,至今还深刻耳畔,往往她俩儿子还没反应过来,我已听着了,倒省得我姆妈硬扯着嗓子喊我了,于是散伙,各自撒开腿直往家里奔。

做酒酿的时节,得西风起后寒气深重,否则容易因天热酸坏,所以日子是不定的。惟有等看到姆妈烧一大锅糯米饭时便知道今朝家里要做酒酿了。糯米饭通常会做掉一半留下一半,留着吃,白糖拌糯米饭,一碗吃不够。若还有多余,第二天早上姆妈会往剩饭里加盐和香葱,再团起来压成饼,油锅里两面煎一煎,又香又糯真好吃。记得那会,春游时基本穷游,没钱没零食,姆妈便会做这种糯米饭饼装饭盒里给我们当午饭吃,三个饼经常没到中午便全进了肚子。


挑做酒酿的日子必是晴好天气,阳光从灶屋南面的窗户洒进来,靠窗的八仙桌上摆着一口大钢精锅,姆妈会先用筷子把盛在锅里的糯米饭拨得均匀又松软,然后再用锅铲压紧抹平,酒药碾碎后细密匀洒在饭上,最要紧是要用锅铲柄在中间戳个出气洞,最后盖上锅盖,裹上棉花胎,捆扎牢固。通常为防止我们偷动打开而坏了酒酿,索性直接塞进大衣柜里,衣柜有锁,安全,不会坏事。  

苏州酒药的性子有点慢,一般做的三四天便能吃了,它做的起码得再晚两天才行。有次姆妈性急,算早了一天开锅,味道不尽人意,也不想继续用棉花胎裹了塞衣柜,便用绳直接扎紧了锅盖塞我脚后的被窝里,反正我人小腿短根本碰不着。谁知,偏偏就出了万一,我早上迷糊着懒床不肯钻出暖被窝,阿哥怕上学迟到就来拉被子催我,这一拉,锅子就在被窝里翻身了,幸亏抢救及时,洒出来不多。倒是那条被子,整个冬天都散发着一股轻微的酒酿味,且越晒还越香,比阳光的味道都好闻。


做好的酒酿,米粒雪白绵软,汁水清白甘洌。姆妈向来只肯舀一小碗给我们吃,甜淡香浓,两口三口就碗底朝天,馋虫被彻底勾了出来,可是再想多吃是不行的,怕吃醉人。原本我是不相信的,有次住奶奶家时,我和堂弟偷吃奶奶做的酒酿,他吃了一大碗,等吃晚饭时发现他人不见了,结果是在春凳底下找着了面色潮红呼呼大睡的他,还真是吃醉了。

酒酿除了直接吃,还衍生出了一些美食,而桂花通常是它的最佳搭档,比如最常吃的桂花酒酿小圆子,桂花酒酿水铺蛋,冬日里暖暖一碗,足以让五脏六腑祭得倍觉舒畅。便如此刻,我一碗下肚,意犹未尽,对姆妈说到底是人家自家酿的,太好吃了,香得跟侬以前做的差不多,门口超市卖的那种根本没法比。姆妈听了还过来一句,算侬识货,这瓶吃光了我们自己也做点吃吃。


萧萧索索的冬天里,新醅酒酿,红泥火炉,管它有雪无雪,端上一碗,香甜又消寒,这才是入骨入髓的江南美味啊,惬意!惬意!



关  于  作  者

About the Author



香尘,上海嘉定人,文字爱好者。有散文、小说、诗歌发表。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