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我遇到的水/老庄

码头 2019-07-04 21:18:29

有生以来,遇见过许多水,常心怀崇敬。

 

最先,出家门拐几个弯有口老井。即使是阳光明媚,深井里的水依然浸在黑暗中,水桶下去,只听得到荡漾,不见水波,充满神秘;汲一桶水上来,方看见明晃晃跳跃的水,清透冰凉。大人打水的时候,我总爱跟着,非常用力地趴着井沿,往下看,只看到井壁上的青草,这时候总是又害怕掉下去又感到兴奋,我对深度和神秘的最初理解可能就来源于井吧。


后来,到了一个叫沙塘的村子读书,除了离外婆家不远的那口老井,再远几步路,翻过小山冈,就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绿油油的时候,田埂边的一沟水,人啊牛啊,趟过去便浊不见底,让人一看就明白这底下有泥鳅之类的活物;安静的时候,则清澈如镜,你蹲下身,会看见一些小鱼苗摆动着小尾巴,齐刷刷地向东,齐刷刷地向西,仿佛就在蓝天白云里寻觅着什么,空灵空灵的。


这时候,偌大的稻田里只有你一人,风再一起,齐齐地一阵浓绿的浪席卷而至,你站起身,一闭眼,任凭稻禾的芳香翻滚,将你包围,一刹那,仿佛天地之间全然是清澈的水——你的灵魂呻吟了一声,舒展了一下久已未动的筋骨……


再后来,转学到一个叫磁灶的小镇,一条河把家与学校隔得老远。放学回家多走偏僻的小路,未到河边便只剩一个人。有时就在河边找一块石头坐下,看着水流,听着水声,呆呆想着这河水的源头会是什么,尽头又在何处;有时会到更小的支流里去,赤脚站在水里,只为感受水流过肌肤的欢畅的幸福;有时候就干脆以手为网,捕捉鱼苗,虽鲜有斩获,但还是一样快活地大叫;还有时会在假期偷偷跑来游泳,湿了的衣服再怎么晾晒也抵不过妈妈的火眼金睛,回家竹枝早就候着了……


我就这样在青山绿水间和流动的水对话,和自己默默对话。只觉天地广大,自己渺小,特别是经过那一潭水时。

 

那潭靠人家的一面是一片金黄的沙地,其他三面全是水田。田埂之下没有什么坡,扔一石子下去,水花溅得老高。潭面似乎泛着幽蓝幽蓝的寒光,即使是三伏天大中午来到潭边,你依然会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直透至脑顶。据说那潭死过人,而且是很多人,每次经过,我非常害怕自己也掉进去淹死,所以从田埂上经过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可是一到那片金黄的沙地,我常常会捡起石片,往潭里打水漂,仿佛之前受了委屈要报仇似的。过了沙地过了人家就是繁忙的公路,现在想来,这沙地竟是用来抵挡潭水的寒气的?


这潭水强化了我对死亡的感知,让年幼的我既敬畏不已,也许正因为如此,我更喜欢流动的水。

 

再大一点又在厦门遇见了海,震惊于水体竟能如此浩大雍容。先是在岸边,看着起伏的波涛,当时竟产生大陆是船的错觉;后来用小小的脚丫试探海浪的力量,不敢往深里走;再后来是直接投入其中,被海水包围,浩瀚和涌动的浩瀚震撼我幼小的心,我第一次明白,这个世界有比父亲的双手更有力量的东西。


后来有一次去湄洲岛,在深夜走在一处无人的沙滩,天上没有月亮,海天一片漆黑,耳边除了海浪的声音,什么也没有。试着朝海里走去,只听黑暗中海浪的怒吼越来越大,我的脚刚开始还比较轻快,后来,变成小心翼翼的探索,一步慢胜一步,生怕一下子跌入深渊,好像上帝在沙滩上挖了一个你知在何处的巨大陷阱似的。好不容易终于探到了海浪,虽然明知并不深,但还是不敢再继续向前走。这次遇到的水,不是遇见,而只是听见,反而更令我感受到水的神秘,总以为这水还有什么东西,什么你未知的东西。

 

后来遇见了瀑布,我想,也许,我天生喜欢瀑布!

 

福建德化的岱仙瀑布,并不算是很有名气的瀑布,但我没想到的是,站在瀑布之下那种感觉会是这般的刻骨铭心!


进入瀑布就像推开一扇沉重的石门,水像被放大数百倍的银针齐射过来,扎得人生疼;一股莫大的压力让你几乎喘不过气来,你要很用力地呼吸才不至于窒息。如果你像我一样没有退缩,你的听力这时候才会缓过神来,耳膜快速地振动,这时候你才明白震耳欲聋的真正含义。你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吸气,却又不由自主地一下子吐掉所有气……适应之后,眼皮这才开始努力挣扎,几次开与合的较量后,它们终于开始适应环境,勉勉强强地睁开了,你看到的是白色的水柱和褐色的山壁。

 

如果你还和我一样蛮横不服气,你一定要昂起头,见识见识水的自由落体的张狂放肆!没错,你需要更大口地吸气,更努力地呼气,更努力地睁开眼睛,你才会看到这神奇的水倾泻而下,仿佛一群奔腾的白马迎面而来!这时候,你的耳朵又开始敏感起来,潜伏在你的内心隐秘之处的灵魂不是苏醒过来,而是一下蹦了出来!你满怀对大自然伟大力量的崇敬之情,几次剧烈的呼吸之后,终于忍不住,用古往今来世界各地的人都听得明白的声音——一声嘹亮狂放的长啸,向水表达了你的由衷敬意! “啊——”这一声狂啸仿佛来自内心最隐秘的地方,仿佛孕育由来已久的原始之力,等待的就是这释放的一刻!你感觉到一种对抗的豪情,它比你站在山巅对着空谷的呐喊还要刚劲有力,还要肆无忌惮,还要原始狂野!一瞬间,你的灵魂和水的灵魂进行了一次痛快淋漓的旷古厮杀!


最近,一直想写在西藏见过的水,多少次都犹豫而未下笔:怕令自己失望。但我知道:一是一条河绝不只有你眼前见到的这一种颜色,二是水安静深邃像阳光下不会言语的玉,三是水与远方有关。面对西藏的水,我只能用沉默表达我的虔诚的敬意了。

 

以后,我还会遇到更多的水,我希望我有心再次用文字表达我对它们的崇敬与感动。


谢谢传阅!欲关注可长按二维码: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