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闲话】那些年,我们吃垮的饭店

中国企业家杂志 2019-12-01 14:29:04
导语

十年来,杂志社周边的饭店,关了又开,开了又关,路过一个个变换的招牌,有时候,我会想到一张张变换的脸。今年,是杂志社三十周年,感觉还正青春,考验一家公司是否坚挺,也需应该加一个指标:它的员工曾吃垮过多少饭店。


文_本刊记者 何伊凡


上周五,我和同事袭祥德去杂志社楼下的兰花花吃饭,简单点了两碗面条,等了二十分钟,连杯热水也没倒来。我把服务员叫过来,想了解一下大师傅是否和我们的记者一样,都是交稿拖延症患者。服务员连眼皮都没抬,说就忍忍吧,下午我们就关门了。


活了三十多岁,我还没遇到过服务员告诉你“忍忍吧”,但考虑到人家下午就关门了,也就忍忍了,更何况这是兰花花啊。十年前,我入职的第一顿饭,就是在这里吃的。记得有两位女同事一直在饭桌上搭档讲各种黄段子,所有男同事都低着头做羞涩状,我立刻感觉,这是一个气氛多么和谐的杂志社啊。结账时,服务员说我们拿出的一百元是假钞,但掏钱的同事坚持认为给服务员的是真的,到下楼转了一圈才变成假的。双方吵成一团,作为新人,为了表示自己的集体意识,我义愤填膺的摔了个杯子。那时我已留了光头,比现在还胖一点,500度近视眼又忘了戴眼镜,看人的眼神都是直直的,颇有屠夫气质,饭店立刻打了电话报警。在警察来之间,我们决定换一张钱了事,临走发誓再也不来这里吃饭了。


三天后,我们又来了,彼此见面,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说起来,文人真是没志气,为五斗米折腰,而且这5斗米还要自己花钱。虽然它们家干臊子面油有些大,醋里放水太多,楼上模仿陕西大炕的座位实在不舒服,但我们还是常将它当做第一食堂。有一天我和同事萧三匝,从兰花花门前过,突然跳出来一个胖嘟嘟的女服务员,一把拉出老萧,大喊就是你,给钱。我还以为他处处留情,对人家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后来才搞清楚,原来一周前他在这里吃饭,忘了结账,服务员也忘了收,被罚了款。今天看到他从门前过,才唤起沉痛的记忆。


兰花花是我们楼下连续营业最久的饭店,和它相邻的店面,每隔一年多就会换老板,从湘菜换到粤菜,从兰州拉面到驴肉火烧,生意总是不旺,只有兰花花生意最好,直到“忍忍吧”的那个中午,依然满座,我曾经以为它会永远开下去。


兰花花向东50米,是我们的第二食堂“李老爹香辣蟹”,虽然有个“蟹”字,装修又体面,但不要被吓倒。只要点家常菜,性价比还合适。特别是它后来推出了满一百送四十元券的活动,简直是常客福音。我们去两大桌子二十多人,点上600元的菜只需花四百多块,又不喝酒。


对这样的顾客,饭店通常不会喜欢,只是我们能带来人气,属于吃着土豆丝讨论几百亿项目的主儿,热闹,用移动互联网的术语来说是活跃用户,因此并不惹人厌,而且在服务员中交了几个朋友。有个小伙见面就叫我何哥,我们对券的需求太旺盛,偶尔会断档,我告诉他:去,给哥整两张。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一眨眼就飘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塞到我手里几张券。后来他成了领班,我们也不用再这么偷偷摸摸的交易。


去年冬天,七、八个人在李老爹吃饭,临近春节,打工的人少,有个小服务员看起来像刚从保洁晋升,业务不太熟练,端菜时把两个拇指插进来了汤里。吴金勇是金融组编辑,迅速计算出她这个行为应该让饭店给我们打多少折扣。片刻,领班来了,一脸气愤:哥,看你们的人,把人家小姑娘都骂哭了,她要不干了怎么办?我们都楞了,真没见过投诉顾客的。我把他骂了一通,他很尴尬,似乎突然发现,其实我们没那么熟,还是交易关系。我也很尴尬,其实,我们已经很熟了,而这一次又恢复成了交易关系。人的关系,其实脆弱如此。


这件事后,颇内疚,半个多月也没去。春节再又去时,发现店已经关了,不知这位兄弟命运如何。老吴感叹:还有三十多张券没用呢。


兰花花向西八十米,是我们的第三食堂唐都三晋,它和兰花花一样也是陕西风味。猫耳朵、莜面、烤羊背都很赞,它不用券,但可以为附近工作的员工办卡。中企之前的总编牛文文是陕西人,但不喜欢去陕西风味的兰花花,而是最喜欢来这里吃饭,我也最喜欢和他一起来这里,因为有他在总不用埋单。这里隔音效果比较好,编辑部就近聚会有时会在这里。我们的人喝多了有各种怪癖,例如有一次我把一棵发财树的叶子吃光了,饭店也没让我赔,第二天还很贴心的派人来问我有没有撑着。最近几年,年龄渐长,喝酒时也安静了,只默默干杯。去年夏天,它的位置成了一家银行营业部。


就在我们办公所在地一楼,是第四食堂随想。离的这么近却排在第四,因为这并非一个适合吃饭的地方。它首先是个咖啡厅,幽静,采访或者写作都不错,有几篇惊心动魄的大稿,就是从这里产生的。菜就做得很一般,青椒肉丝常常像忘了放肉丝,酸菜鱼里的鱼似乎不用放酸菜就是酸的。它关门之后,有个叫马钺的胖子雄心勃勃要众筹一家咖啡馆,但一想到这样的话喝完咖啡还要自己洗咖啡机,也就算了,成了他夭折的第142个项目。


十年来,杂志社周边的饭店,关了又开,开了又关,路过一个个变换的招牌,有时候,我会想到一张张变换的脸。今年,是杂志社三十周年,感觉还正青春,考验一家公司是否坚挺,也需应该加一个指标:它的员工曾吃垮过多少饭店。


【本文为《中国企业家》原创内容,如果您愿意支持原创精品财经文章,请长按下方图片并“识别图中二维码”打赏,8.8元起,谢谢~】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