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小面五十强——一杯朝阳,一杯月光

旅者的心迹 2021-01-10 06:41:42

因为一座城,在桥与江水的交融里,聆听城市深处,脉搏与血液的回响;因为一个人,在梦与回忆的徘徊里,思索灵魂真处,伤感与激昂的游唱。

学习历史者,或可说是病处或可说是可贵,便是知足而回望,回望真实存在的虚妄,以及虚华浮生的现实,用感性的目光去感受与前人不知多少次思忖游荡的心弦,再用理性的笔体写下一杯朝阳,一杯月光。

长江岸以南的区域,似是大陆漂移或是未知的风与水的作用,南岸的形状恰似勾勒出渝中南线的形态,用一陆相拥,用一水相吻,城与城切肤的分离,以及水与山熔流的热气,合而为长江大水墨,为南岸铺张开一片浩瀚之气。

提及南岸,想得到的是南坪的车水马龙,棒棒叫嚷着生意奔忙;南滨路的浪漫夜景,情人拥吻着感受时光;龙门浩的索道来往,游人喧闹着江水随响;珊瑚坝的悠远岁月,可惜不再有飞机起降;弹子石的火锅滚烫,食客饮酒罢今夜未央。

在重庆的老街中,如果说下半城的“十八梯”是艺术品,代表了重庆的市井文化,那么与之一江之隔,位于南岸区的下浩老街,便如同一碟花生,就着小酒,便能哼唱出一曲江湖。当天空泛起鱼肚,心头有雨的人盼着一杯朝阳,洒落后,江雾被上升的气温烘出氤氲的梦境,浮在长江上,似是仙境却知是人间。而当南山灯起,眼底有霜的人才知月光微凉,透过楼宇森森,望着朝天门,哼上离人的歌然后安放自己的心

下浩里,无关繁华,无关浮躁,被踏的歪歪扭扭的青石板路蜿蜒在半山上,从龙门浩直至长江岸,带着烟火的味道从上而下,古老的巷弄里闻得熟油辣子的香气,因时脱落的青瓦白墙不知何时的雨给带来了片落青苔,青灰色屋檐的雨水不断向下滴落,串起一段段晶莹。

建筑犹如一把尺子,能衡量历史和文化,衡量人类对美的理解,不同时代的趣味,衡量人心。我对建筑是门外汉,可以说我的尺子是自制的,不标准,但重庆的老建筑中有一些曾与我的生命和生活轨迹默默相连,我的尺子只听从我内心的声音。

有人说,下浩老街的气质在于——从容,于是,在重庆酷暑尚未到来的一个细雨纷飞的日子里,我们得以,与一条洗净铅华、淡定自若的老街相遇。青色的屋顶被大片绿色掩映着,接连几天的大雨将青石板路冲刷得更加油光水亮。街上行人稀疏,倒让老街平添了些许神秘的气息。穿行在纵横交错的小巷中,建筑成为历史的最忠实见证,青石板路上,典型重庆老街风貌还略有残存,几栋老旧的吊脚楼历经风霜,已经露出泛黄的色彩。而不时在窗边出现的补网,直把人带入,那早已消失的南岸渔家记忆中。


行至一处三岔路口,往右,是密不透光的葡萄藤,青绿色的葡萄即将成熟,延伸到五六米远处,搭建出一方小小的田园之乐。


叹息又怅惘的是,曾经这里是陪都时期,链接渝中南岸的通途。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不少小型企业陆续迁入下浩正街,一时间这里成了工业的繁华必争。如今这些早已不可见,或是只有细心的旅人才能在消损的字迹中看到老厂的痕迹,随着南滨路的开发,长江大桥东水门大桥的修建,下浩老街曾经的繁华已经衰落。漫步下浩,生人勿进的“拆”字及“危险”随处可见,城市化把老与久剥裂的那么痛彻心扉,不容滞缓。诚然,向前走就不该犹豫踯躅地回眸,可能此时还能与这破屋旧瓦有着片刻的交集是我的荣幸,而罢叫声“拆得好”,已是我一个旅人最大的珍惜了。落后意味着消亡,即使珍惜与维护,那也只是属于还有念想的人罢了。


老人与老房子是登对的,命运也是无比相似的,下浩里在这里经历了几代人,他们在这里呱呱坠地,然后淡然离去。从辉煌时期的耕耘砖瓦,双手谋生,再到弥留之际的怀念遗忘,泪目双行。这里一切都是旧的,只有晨起的朝阳,深夜的月光,还常在常新。


喜欢重庆有一点在于它的交通因素,天然的地理屏障给老房子了更多私隐的空间。外面珠光宝气或车水马龙,而这里,下半城的住宅区充满梯坎,只有步行,如同苦行般一步步忖度着即将消失的土地,带着爱与虔诚用眼光所及记录。

想着不久后,愤怒的推土机,不容置喙便重锤落下,经营百年的维稳一瞬间化为粉碎。当百年间老重庆人司空见惯的吊脚住宅被夷为平地,然后又建立起建筑风貌博物馆,将历史束之高阁,我不敢说是好是坏,或许长久来看,我们不能为当下痛心便阻隔城市发展的步伐,而后子孙万代不识吊脚楼,只顾楼房森屿的指画,那将是永久的不幸。所以我用最感性最切痛的珍惜来感受这一切,愿常被人铭记,不遗忘。


IV.南岸区

南七面庄 南岸-花园村

寻面第一次走入南岸区,南坪的繁忙与繁华背后,有的是巷巷里的宁静,招牌的牛肉面,实实在在八九块软糯却富有咬劲的牛肉,最出彩的是椒香四溢,温润清亮的调料调和着面条,卷携着肉糜香气的汤汁,鲜嫩的藤菜清雅无比。

 


吴记豆花面 南岸-万寿路

两顾茅庐才吃到的傲娇店面。豆花带着鲜美温润的豆香与温度,浮在面上,一抖便如孩童脸颊颤巍抖动,吃来是鲜嫩无比,杂酱有着类同于京酱的口感和香味,与豆花相互配搭构成奇鲜,面条富于弹性,辣椒不燥,豆香不腥,肉浓不腻,混合而来是十足的满足与回甜。

 


?哥牛肉面 南岸-六公里

因老板跛脚而得名,同样沉寂于市井的面馆,被周边的老邻居踏烂了门槛,没有连锁经营的贵气,更没有日久平乏的傲气,老板就认认真真做好每一碗面。醇香麻辣至极的底料,清新鲜香的汤头,面条弹软吸饱汤汁,寒冬之中激醒了沉寂的味蕾,大汗淋漓后余口还有牛肉的浓郁。

 


杨八面庄 南岸-六公里

依旧是在主城开的铺天盖地,原以为总店会因此有着特殊的包装,没想到依然保持着苍蝇馆子的样貌,除了旅人更多的是街坊四邻,信口说来小面的浓淡汤头,宽细面条的要求,老板面善手快,豌杂面最是叫座,豌豆耙却豆香氤氲保持细密,杂酱更是香嫩酥软,面条劲道,三者相应互不抢夺。

 


耍耍面 南岸-珊瑚路

无数明星饕客趋之若鹜的面馆,名气虽大但确实有些夸张了,比起味道来讲,更吸引人的是老板开店的故事,略带江湖味儿,说是本身嗜牛肉面,吃遍了重庆江湖所有的面店,去粗取精自成一派,终熬煮成自家耍耍面的坨子牛肉面。店家的卤味也有着不错的口碑,豆腐干厚实弹软,老卤汁浓郁无比,浸透整片豆干,感受五味八料的同时,辅佐着小面的麻辣鲜香,却有江湖一脉。

 


四娃面庄 南岸-上新街

位于南岸的下半城,依旧是苍蝇馆子的风格,但独特在面碗,一二三两各有不同的大小,一两小面的青瓷碗直戳萌点,面条配搭的是嫩绿的小油菜,豌杂叫座,依旧是浓郁的豌豆香气和肉糜的鲜美,辣椒不多却激得满满鲜美。碗底抹净后的一碗豆芽汤,泛起甜味,齿颊留香。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