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清醒的人最荒唐

不多讲故事 2020-01-14 08:11:39

我曾在国内知名IT培训机构学过编程。那是一个叫某客的学校。

之所以隐去了直白的学校名称,是因为我不能给某客丢人。毕竟我是那一届培训出来学的最差的学生。找的工作薪资也是史无前例的最低。

 

嗯,我的工作就是去了另一家IT培训机构当老师。

朋友们都说我刚从某客学完编程就有胆量教别人,这很马不多

 

我在工作了近一个月后,觉得自己完全能够胜任老师这个职业,被我教的学生总是仰慕地吹捧我:老师,我们什么时候能学成你这样的水平呀!

讲真,我是真心实意毫无欺骗地回答的:你们学完就可以达到我这个水平了。

 

教室里的学生集体唏嘘,表示我太谦虚。

我表示很无奈,真的,你们从培训班出来,就是我这个水平了。因为我就是刚培训完来教你们的。

当然,后半句话我并没有讲出来。我怕学生们集体退学费。

 

我自从到某客学习编程,及至如今从某客毕业走向工作岗位。一直对某客抱有崇敬的态度。认可其办学宗旨,颂扬其办学模式。我亦推荐许多想学编程的朋友去。更渴望着自己在努力几年之后有资格回到某客去当老师,目前我正在为此积蓄能量。

某客具体有多好?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在某客认真学习,毕业后可以到同行去当老师。

嗯,这很马不多。

 

讲真,我确实很喜欢老师这个行业,提前预习,努力备课,丰富自身专业知识,转头去教学生的时候讲的头头是道,洒脱自如。

尽管我给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傍上了所谓的价值,但这并不能掩盖薪资低的悲哀。

 

薪资低到郑州市民的工资水平线以下好几丈。

 

薪资低带来的第一个连锁反应就是没钱吃饭和租房。

好在胖仔勇租的红专路42号根据地离公司不远,我就仗着和他多年来的兄弟之情厚着脸皮搬着行李住进来。

租房问题解决,剩下的就是吃饭了。于我来讲,这样的小事完全难不倒我。

不吹不黑,论不要脸,我没服过谁。

于是我开始蹭吃蹭喝的美好生活了。

 

早上买三块钱的千层饼吃一半,中午吃剩下的一半。晚饭回家蹭胖仔勇的大盘鸡,水煮鱼,红烧肉,鱼香肉丝。

直到有一天,美好的生活节奏被打乱,因为我发现自己身无分文,买不起千层饼了。

 

人都是在逆境中才能激发出求生斗志的。

显然,我并没有什么斗志。

我从鼠标垫下把邓小妞留给我的十几张毛爷爷翻出来,数了五遍,又放回去了。

因为在我的价值观里,不能花女人的钱。

 

不能花女人的钱,我只能去骗男人的钱。

我有个朋友叫石头哥,贼有钱又贼好骗的那种。

去年春节,我骗他说回家结婚,他立刻给我转账两千,说是份子钱。

去年秋天我去某客学编程,学费两万,也是从石头哥手里骗来的。

前年夏天,我说自己嫖娼被抓了,他立刻给我转账两万五。

我觉得既开心又难过。

开心的是石头哥真信任我。

难过的是,他妈的竟然相信我会去嫖娼!

我是那种人么?

我是那种有钱人么?

 

 

前前后后骗了石头哥五万块。后来他知道真相后不止一次地找我追债。

我的价值观向来都很正能量:劳资凭本事借钱,为什么要还!

 

如今我买不起千层饼了,就打电话给石头哥继续骗钱。

电话接通了十秒钟。两个人很默契地都没有开口讲话。

 

我肚子饿,就认了一波怂。开口就是谄媚的语气:石头哥!

他没理我,继续沉默。

我继续谄媚:石头哥哥!

他还不理我,继续沉默!

肚子好饿,我抱着电话差点跪下:石头爸爸!

 

石头哥在电话里冲我吼:滚,劳资没钱。

 

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打个电话联络联络感情而已。他张口就给我提钱,我觉得石头哥真俗气。

 

我说:我饿!

石头哥打了个饱嗝:我不饿!

 

我谄媚:你工作忙,要不把钱给我,帮你存个一年半载的。

石头哥告诉我:我再也不会借钱给你了。

石头哥挂电话的时候还对我吼了一句:滚!

 

我好失落,握着电话站在公司十六楼的窗子前往下看,写字楼林立在城市的道路旁,立秋时节的阳光有些温和。

支付宝软件提醒我有未读消息,点开看是石头哥的转账——两万块。

 

我觉得石头哥是个表里不一口是心非特没骨气的大混蛋。说了再也不会借钱给我的却又反悔。

我觉得石头哥是个彻头彻尾蠢到没救特没原则的大傻逼。明知我三年五年都还不起还打钱给我。

 

就在当天,我的好朋友庄生在上海求职一个半月连续碰壁身无分文的时候打电话向我借两千块钱。

我手握两万块高额存款很装逼地给了五千。

 

第二天我自信满满地买了三块钱的千层饼,很装逼地多要了一包海带丝。

千层饼配海带丝真好吃。

我满口生香,感叹有钱真好。

 

后来,石头哥来郑州找我。实在没钱还债,就一早躲着出了门。

等我抱着大西瓜回家的时候,石头哥已经自己找上门坐在房间里打王者荣耀了。

这是我和石头哥分别六年后的第一次见面。

 

我觉得石头哥打游戏毫无战略,全靠一身正气往前冲。连续送人头,手机屏幕像一场黑白电影。

我嘴巴向来狠毒,见不得菜逼打游戏,正常剧情来讲,必然会狠狠地嘲讽他。

可是我担心石头哥找我追债,就安安静静地蹲在旁边吃西瓜。装了一波很无辜的吃瓜群众。

 

石头哥收起手机拉着我的衬衫领子出门:陪我去一个地方,还一个心愿!

 

我走在红专路旁的洋槐树阴影下问他:去哪?远不远?我可没钱。

石头哥回头鄙夷我:我工作三年,一共七万存款,全都给了你,你跟我说这个?

 

郑州这座城市没什么好风景,更没什么出名的庙宇。我揣摩了很久也想不出他所说的还一个心愿,是要去什么地方。

直到在洛城龙门站下了高铁,石头哥趁着刚好的夜色带我到了洛城老街,吃了一顿洛城最出名的不翻汤,喝了一场52度的俸皇酒。

 

石头哥告诉我,洛城是河南省最美好的城市。

我不擅饮酒,喝地头皮发麻,想来每年春天全国游客会慕名前来看牡丹,又想来闻名世界的龙门石窟。赶紧把头点地如捣蒜。以示认同石头哥的说法。

如果不是欠他钱,我才不会如此配合。

即使不是欠他钱,我也确实认为洛城是河南省最美好的城市。

 

石头哥告诉我,洛丹丹是一个很美好的女孩。

毕竟欠着他许多钱,我只能继续很配合地点头,不敢多言。

 

后来石头又回了北京。我继续努力工作,在培训机构努力做老师。

和我搭档的老师是一个来自洛城的年轻姑娘。

我问过她:洛城是河南省最美好的城市么?

搭档抬眼看了看看我,反问我:你为什么流眼泪!

 

我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流眼泪,只是想起石头哥那晚喝地酩酊大醉,唱着苦涩的歌拉着我从洛城老街走到大明宫。

他唱: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

他唱:一杯敬故乡 一杯敬远方

他唱: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

他唱:一杯敬自由 一杯敬死亡


他心头有雨,眼底有霜,歌声落寞,背影狼狈。

 

他在大明宫前的台阶上喃喃自语:

年轻时我们放弃

以为那只是一段感情

后来才知道

那其实是一生

 

最近几年我不怎么擅长矫情,就岔开话题问石头哥:

假如你们还在一起。如果洛丹丹生病了需要你照顾。而你刚开了一把王者荣耀。你会怎么选?

石头哥把整个身体趟在台阶上望着天空的下弦月想了好一会才回答我:

我选韩信,因为我韩信玩的比较6。

 

 

因为喝多了酒,那晚的不翻汤没有喝完。

天亮之后,潦草离场。

清醒的人

最荒唐


——2017年8月

 

 

 推荐故事:


《你现在过得很苦,不要担心,以后还会更苦》



 


【谢谢你有看不多讲故事。故事还有很多,我慢慢写,你慢慢看。欢迎分享给自己的朋友哦~O(∩_∩)O~】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