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面馆

散文百家 2019-06-04 03:10:45



请点击上面散文百家关注我吧,免费订阅!




我所住的小镇是个很小的地方,跟网友聊天时介绍本镇之袖珍,我说:在街这头大喊一声,街那头就能听到,省了话费了。当然这话夸张了。可是小镇之小也是事实,小而不精,以至于默默无闻,以至于引不来外资,只能自谋生路。

“民以食为天”这个道理放天下皆准。精明的商人看准了这块市场大有发展潜力,于是小镇开满了各种饭馆、酒店、排挡,以及各种风味小吃的摊点。即使走错路也能找到吃的地方,且可供选择的余地相当大。面对面说不定开着两家,排排座说不定排上四家。若单论饭店的规模及数量,远道来的客人还以为这个小镇不知怎么繁华,人口如何之众,不然这些饭店酒庄之类的如何生存。

本人是这个小镇土生土长的土包子,小镇的繁华较之小时候,只怕大多数人都会热泪盈眶地高喊一句:感谢政府,感谢党!但若横向比较,在这整个地区,小镇的经济一直倒数第一。不知换了多少任领导,这个光荣的“第一”始终稳守。若说人口,计划生育推行了这多年,人口的负增长呈可喜态势,然而外来人口迅速填补这一空缺,小镇依然人丁兴旺。于是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小镇亦步亦趋,各种饭店,美食城更如雨后春笋。就这么个巴掌大的地方,那么多饭店如何分那块“蛋糕”不得而知,反正各自看着风风光光,宾客盈门。即使偶有几家撑不下来,也要挂个“内部装修,暂停营业”的遮羞牌,一旦易主或者融资成功卷土重来也不至于丢了面子。

那些个富丽堂皇的地方,我这一介小民除了设宴请客或者随礼赴宴之外绝少涉足,而那些小饭店不是觉得卫生不达标就是菜还没我家先生做得地道,遂不光临。去的最多的当数小镇为数同样可观的面馆。

本人是工薪族,不是朝九晚五类的,是朝七点半,晚五点。早上一抹开眼就赶着上班了,没时间做早点,只好上街随便糊弄一下肚子。这话是对先生撒娇时说的,对我来说,去尝一下各处风味各异的面条可是最大享受了。本人爱吃面食。用老妈的话来说就是南方人长了个北方人的胃。我们家几代找不出爱吃面食的主,只是偶尔换换口味或者懒得做饭才下一回面条,要像大米一样每天当主食可受不了,而我偏偏天天吃就是吃不厌,这只能说是基因突变了。

只要有新面馆开张,我铁定去捧场,且喜新不厌旧,确有奇招能勾住我的胃,我当“不思量,自难忘”。对新来的同事介绍吃早点的去处,我如数家珍。

镇东的那家老字号面馆,只做一样面条——“鳝丝面”。据说他们的烹饪方法是祖传的,且传男不传女。光这一说法就够吸引人的。曾去过几回,店面狭小,宾客众多,每回都要等上起码半个小时。为了吃碗面搭上我半个月奖金,划不来,遂趁星期天的时候去。那鳝丝确实跟别处不一样,现杀现做,且香、嫩、滑、糯,尝一口回味无穷,确实人间美味。然而终因不耐等候的时间,也因绕道,很少光顾。

镇东另一家面馆以做“羊肉面”出名。店名也很独特,叫“口吕品”。小镇甚少人家养羊,物以稀为贵。此处一开张,即刻宾客如云。这是一家夫妻店,男人腿脚有些不便,守着煮羊肉的大锅,有客人来,点上一碗面,女人下面条,男人称羊肉,配合默契。闲时,男人拿着勺子一勺一勺把汤浇上不曾浸没的羊肉上,怕凉了变了味。溢出的香味勾住了路人的鼻子。一碗面条十五元,若嫌羊肉太少不够解馋,另加量,也另加价。这个价对我这样的工薪族来说有点奢侈了,只能偶尔去打打牙祭。

这种做单一特色面条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面馆都是大杂烩,什么面都有,牛肉面,鳝丝面,花腰面,雪菜肉丝面……

学校路口的那家只有一个门面的面馆得益于地理位置,每天早上人来客往,络绎不绝。往往一个还没吃完,新来的就在边上等着他让位了,有时还似某相声小段里说的那样“喂,这里,这里,这位就快完了”招呼同伴。听者习以为常,也不为气。门口一老头据一小柜台既收钱也作喊堂的。来客报上自己吃什么面,老头气运丹田,大声往里唱菜“雪菜肉丝面一碗,加一荷包蛋”省却奔波之累,也兼练了嗓子。我估摸着老头年轻时是个什么旦角之类的。

斜对面的面馆布局与这家大同小异,生意却不可同日而语。也是夫妻档,男人在里面掌勺,女人在门口柜台处收银兼服务员。客人报上要什么面,或许因为厨房离得远,女人一趟趟往返于厨房与收银处。客人一旦抱怨速度太慢,女人必定一遍遍解释:现炒的,现炒急不来,没办法。语气里颇自得自己的这一特色。客人一多,服务员端来面,女人就有些分不清谁是谁,胡乱指挥,现场很是混乱。

镇西新近又开了一家面馆了。得了消息,赶去捧场。不知是新开还是位置过偏,我去时偌大的店堂仅我一个食客。两个当家的女人,一个掌勺,一个收银,倒也配合默契。厨房与大堂仅一玻璃相隔,厨房的一举一动皆在客人眼底。或许以此说明他们的卫生是过硬的。等着端上来的功夫细细打量店堂。清一色原木桌椅,比其他面馆都要齐整亮堂得多,临街的玻璃门上别出心裁地写着一副对联,上联:早进来晚进来早晚进来;下联:多吃点少吃点多少吃点;横批:欢迎光临。看着不禁莞尔。欢迎与戏谑的成分兼容,其目的或许也就是博一开怀。

除了这些当地人开的面馆,小镇尚有几家清真拉面馆。光顾过几回。听说那些回回禁忌甚多。首先吃食上禁猪肉,再就是服饰上。那几家面馆的女人终年头上包着一块黑纱布。不知道吃在嘴里的拉面是否正宗?因无从比较,不得而知,可是看着进进出出的女人黑乌鸦一般,终归不爽。再者也怕自己一不小心亵渎了他们的神灵。饮食首要的是食物的色香味,再就是环境,然后是心情。一碗面吃得小心翼翼,终归变了味,去过几回后再不涉足。

早上吃一碗面,对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来说,既经济实惠,又省时省事。人头济济的面馆中同样龙蛇混杂,有白领,有公务员,也有工薪族,人力车夫,甚至有要饭的。有财大气粗的大叫一声:来一碗鲍鱼面。也有瓮声瓮气地说一句:要一碗阳春面。面对面坐下,风卷残云,吃完,嘴一抹,各自付账,各奔东西。

偶有食客手机响,问:在哪呢?

答:吃面。

几个人?

就我一人。

其余挨挨挤挤的皆不是人?环顾他人,并无异常。

有食客吃完起身,门口遇一熟人,招呼:“吃面呢?”点点头出。

“嗯,你吃完了?”点点头进。

或有孩童撒了汤,砸了碗,母亲急了,不顾形象,当众斥责。再有零钱不够,与主家讨价争执……

零零总总,难尽其言,看者皆不为奇。

小面馆进出的是芸芸众生......

 







       作者简介:王建珍,女,江苏苏州吴江人,民企员工,吴江区作家协会会员。




如果您对此类文章感兴趣,请放心扫描下面公众号二维码关注。绝不收取任何费用。



        投稿须知:

         1、原创、首发散文、随笔、请附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文责自负。欢迎大家踊跃投稿!邮箱578216119@qq.com.主题请写公众号投稿(作品题目)。

         2、所投文章五个工作日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谢绝非原创作品。

        3、原创首发(请在文注明),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稿酬。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发给作者。赞赏总金额低于1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感谢您对本刊的关注, 本公众号以文学交流为宗旨,不收取订阅费。谢谢! 

        公众号责编:张伟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