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

最高法院案例:行政协议具有两面性

拆迁律师周刊 2019-11-07 12:10:36

转自行政涉法研究

【裁判要点】

行政协议具有两面性,既有作为行政管理方式“行政性”的一面,也有作为公私合意产物“合同性”的一面。故行政协议既是一种行政行为,具有行政行为的属性,又是一种合同,体现合同制度的一般特征。因此,对于行政协议无效的判断,既适用《行政诉讼法》关于无效行政行为的规定,同时也适用民事法律规范中关于合同无效的规定。

行政权力可以委托,如果没有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也没有专业性方面的特殊要求,行政机关可以将某一事项的一部或全部委托给其他行政机关、下级行政机关乃至私人组织具体实施。涉及国家重大利益以及涉及公民重要权利的领域以外的具有给付、服务性质的行政行为,尤其是以协商协议方式实施的行为,更是如此。

虽然一般认为,受托主体接受委托后仍应以委托主体的名义实施行为,但只要委托主体不是转嫁责任,对委托予以认可,并能承担法律责任,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委托关系成立。虽然《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五款规定,“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所作的行政行为,委托的行政机关是被告”,但如果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参加诉讼更便于查清案件事实,人民法院可以允许其以共同被告或者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受托主体的诉讼参加并不可能对原告的权利义务产生不利影响,因此不能认定为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

请求审查规范性文件的合法性是一种附带请求,一方面限于被诉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另一方面应当在提起行政诉讼时就一并提出附带审查的请求,即使有正当理由,也应在一审法庭调查结束之前提出。

 

【案例索引】(2017)最高法行申2289号行政裁定     

【案由】行政协议

 

【当事人】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范凯,男,汉族,住安徽省太和县。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太和县城关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徽省太和县人民北路99号。

法定代表人张峰,该镇人民政府镇长。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太和县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徽省太和县人民中路46号。

法定代表人刘牧愚,该县人民政府县长。

 

【诉讼由来】

再审申请人范凯因诉太和县城关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城关镇政府)、太和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太和县政府)行政协议一案,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皖行终53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李广宇、审判员阎巍、审判员董保军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一审】

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范凯的房屋坐落于太和县城关镇祥和路村委会(现为银杏社区)管庄。2014年8月28日,安徽省人民政府作出皖政地〔2014〕17号《关于太和县2013年第2批次纳入增减挂钩试点管理使用先行复垦建设用地指标的批复》,同意征用祥和路村等境内农民集体农用地37.8685公顷,农民集体建设用地21.1352公顷,其中包括范庄及管庄的建设用地和集体农用地共计16.6863公顷。2015年4月28日,范凯签订了助拆申请书,放弃自拆,请求城北拆迁指挥部予以协作助拆,并于同日填写了村民一户一宅新建房屋认定申请表和被征收房屋村民人口信息登记表。同年7月18日,范凯与城关镇政府签订了编号为0010451的《太和县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书》(以下简称补偿安置协议),该协议记载:征收人为城关镇政府,被征收人为范凯,房屋坐落于祥和路村4-224,补偿方式为产权调换;征收人补偿范凯补偿及安置费用共计307435元;依照太征字(2014)13号文件,安置范凯房屋面积140平方米,被征收人安置面积中140平方米互不找补。后范凯以该协议不是其自愿签订,而是受胁迫签订为由提起诉讼,要求法院确认该协议无效。另查明,城关镇祥和路村委会原名为杜元村委会,2015年10月10日更名为银杏社区。

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以下简称《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本案中,太和县政府作为征收实施主体,制订了《太和县城市规划区内集体土地征收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暂行办法(修订)》,其中第二条规定:被征收项目所在的乡镇政府、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为拆迁补偿安置实施主体,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负责做好征地动员、公告、公布举报电话、维稳、协议签订等工作。该规定应视为太和县政府委托城关镇政府与被拆迁人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虽然该协议是城关镇政府以自己的名义与范凯签订的,但是太和县政府已经认可了该协议,故太和县政府应对城关镇政府在受委托范围内作出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为本案适格被告。范凯签订的助拆申请书与补偿安置协议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明被诉协议系其真实意思表示,自愿所签,且协议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范凯虽主张其是在受到欺诈、胁迫的情形下与城关镇政府签订的补偿安置协议,但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其要求确认协议无效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作出(2016)皖12行初84号行政判决,驳回范凯的诉讼请求。

 

【二审】

范凯不服,提起上诉。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行政协议属于行政行为的一种,对行政协议效力的判断应当适用《行政诉讼法》关于无效行政行为的规定。《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行政行为有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或者没有依据等重大且明显违法情形,原告申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本案中,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的主体是城关镇政府。《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根据该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对征收土地工作负有组织实施之责。太和县政府作为组织实施征收土地主体,依照《太和县城市规划区内集体土地征收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暂行办法(修订)》的相关规定,委托被征收土地范围内的城关镇政府具体实施,是太和县政府组织实施征收土地工作的具体方式,并不违反《土地管理法》的上述规定,故城关镇政府作为签订涉案补偿安置协议的一方具有行政主体资格。范凯认为城关镇政府不具有签订协议主体资格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且涉案被征收土地经省政府批准,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经太和县国土资源局公告、太和县政府批准,亦不存在重大且明显违法情形,在此情形下,城关镇政府与范凯依据补偿安置方案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依据充分。因此,城关镇政府与范凯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不存在重大且明显违法情形,范凯诉请确认涉案补偿安置协议无效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政协议区别于一般的行政行为,兼具行政与合同的双重特征,对行政协议效力的判断可以适用相关民事法律规范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本案中,补偿安置协议是范凯本人所签,范凯向相关机构出具了书面助拆申请书,相关行政机关发出停电通知是在协议签订和助拆申请出具之后,不存在受胁迫签订协议情况,故涉案补偿安置协议的签订应系范凯真实意思表示,且协议内容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城关镇政府与范凯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不存在合同无效的法定情形,范凯诉请确认涉案补偿安置协议无效不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综上,范凯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作出(2016)皖行终531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理由和请求】

范凯向本院申请再审称: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的证据不足。原审并未依法查明再审申请人是否受到再审被申请人的威胁、胁迫,签订助拆申请书是否为再审申请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再审申请人使用的集体土地是否已被依法征收,城关镇政府是否具有签订被诉协议的行政主体资格等事实。再审被申请人实施强行停电行为在再审申请人提交助拆申请之前。再审申请人的耕地承包合同和宅基地使用权并未被撤销,至2016年8月仍能领取农补,在此情况下实施征地行为确系违法。2.原审判决程序违法。原审并未对《补偿安置暂行办法》、《太和县城市规划区内集体土地征收房屋拆迁补偿暂行办法(修订)》、太征字(2014)13号文件是否合法这一诉讼请求依法进行审查;原审判决一方面认为城关镇政府系根据太和县政府的委托取得签订被诉协议的行政主体资格,另一方面又同时将太和县政府和城关镇政府列为被告,明显相互矛盾,原审应当裁定驳回再审申请人对城关镇政府的起诉而未裁定驳回,违反法定程序。3.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违法了《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综上,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和二审行政判决;2.依法确认2015年7月18日城关镇政府与再审申请人签订的编号为0010451号的补偿安置协议无效;3.依法审查《补偿安置暂行办法》、《太和县城市规划区内集体土地征收房屋拆迁补偿暂行办法(修订)》、太征字(2014)13号文是否合法;4.一审和二审诉讼费用由再审被申请人承担。

 

【再审裁判理由和结果】

本院认为:本案属于一起请求确认行政协议无效的诉讼,与行政协议本身兼具行政性与合同性的复合性特点相匹配,这类诉讼充满行政和民事法律规范的交织适用。再审申请人在再审申请中提出一系列事实和法律问题,值得逐一回应。

一、被诉补偿安置协议是否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原告请求解除协议或者确认协议无效,理由成立的,判决解除协议或者确认协议无效,并根据合同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作出处理。”因行政协议具有两面性,既有作为行政管理方式“行政性”的一面,也有作为公私合意产物“合同性”的一面。故行政协议既是一种行政行为,具有行政行为的属性,又是一种合同,体现合同制度的一般特征。因此,对于行政协议无效的判断,既适用《行政诉讼法》关于无效行政行为的规定,同时也适用民事法律规范中关于合同无效的规定。而二审法院正是从上述两个层面分别对本案被诉补偿安置协议是否无效作出评判。再审申请人主张,再审被申请人通过停电等方式胁迫再审申请人签订协议。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合同无效。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再审申请人在签订被诉补偿安置协议之前,于2015年4月28日签订了助拆申请书,请求城北拆迁指挥部予以协作助拆,并于同日填写了村民一户一宅新建房屋认定申请表和被征收房屋村民人口信息登记表。相关行政机关发出停电通知系在其签订助拆申请之后。从再审申请人上述一系列行为来看,应当认定签订补偿安置协议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其主张受胁迫签订被诉协议,依据不足。即使再审被申请人采取停电等方式给再审申请人造成了压力,在此情形下签订的协议亦不可能导致损害国家利益,因此并不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无效情形。此外,再审申请人主张,其使用的集体土地未被依法征收,征地行为违法;再审被申请人确定评估机构过程中违反法定程序,和评估机构恶意串通对其房屋评估价格显著低于房屋建设成本。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涉案土地系经省政府批准被依法征收,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经太和县政府批准、太和县国土资源局公告,在此情况下被诉协议的签订亦不存在《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行政行为构成无效的“重大且明显违法”的情形。

二、城关镇政府是否具有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的行政主体资格

再审申请人主张,“城关镇政府不具有签订被诉补偿安置协议的行政主体资格,以其名义签订被诉协议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按照《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五条的规定,“实施主体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确实属于行政行为“重大且明显违法”因而无效的情形之一,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的规定,乡镇一级政府也确实不是国家征收土地以及进行征地补偿、安置的实施主体,但是,行政权力可以委托,如果没有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也没有专业性方面的特殊要求,行政机关可以将某一事项的一部或全部委托给其他行政机关、下级行政机关乃至私人组织具体实施。涉及国家重大利益以及涉及公民重要权利的领域以外的具有给付、服务性质的行政行为,尤其是以协商协议方式实施的行为,更是如此。本案中,太和县政府依法属于征收土地方案的组织实施部门、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准部门,其通过制定《太和县城市规划区内集体土地征收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暂行办法(修订)》,委托被征收土地范围内的城关镇政府具体签订补偿安置协议,更有利于相关工作的开展。本院注意到,城关镇政府是以自己的名义,而非委托主体太和县政府的名义签订协议。虽然一般认为,受托主体接受委托后仍应以委托主体的名义实施行为,但只要委托主体不是转嫁责任,对委托予以认可,并能承担法律责任,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委托关系成立。

再审申请人还主张,“原审判决一方面认为城关镇政府系根据太和县政府的委托取得签订被诉协议的行政主体资格,另一方面又同时将太和县政府和城关镇政府列为被告,明显相互矛盾,原审应当裁定驳回再审申请人对城关镇政府的起诉而未裁定驳回,违反法定程序。”虽然《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五款规定,“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所作的行政行为,委托的行政机关是被告”,但如果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参加诉讼更便于查清案件事实,人民法院可以允许其以共同被告或者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受托主体的诉讼参加并不可能对原告的权利义务产生不利影响,因此不能认定为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再审申请人提出的该项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三、对行政规范性文件的审查

再审申请人还提出,“原审并未对《补偿安置暂行办法》、《太和县城市规划区内集体土地征收房屋拆迁补偿暂行办法(修订)》、太征字(2014)13号文件是否合法这一诉讼请求依法进行审查,属于程序违法。”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行为所依据的国务院部门和地方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制定的规范性文件不合法,在对行政行为提起诉讼时,可以一并请求对该规范性文件进行审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请求人民法院一并审查《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的规范性文件,应当在第一审开庭审理前提出;有正当理由的,也可以在法庭调查中提出。”根据上述规定,请求审查规范性文件的合法性是一种附带请求,一方面限于被诉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另一方面应当在提起行政诉讼时就一并提出附带审查的请求,即使有正当理由,也应在一审法庭调查结束之前提出。再审申请人系在上诉阶段才提出附带审查的请求,并不符合前述《行政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二审法院不予审查并无不当;在再审申请阶段提出附带审查的请求,更不能予以支持。

综上,被诉行政协议不具有法定无效情形,原审法院判决驳回再审申请人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范凯的再审申请。

 

【合议庭成员】李广宇   阎巍  董保军

【裁判日期】  2017年9月30日

更多内容,请扫描二维码关注。


【优秀征地拆迁律师介绍】












王金龙律师



















王金龙律师,男,汉族,1977年生于山西, 2004年开始律师执业,2008年起主要执业方向为征地拆迁和刑事诉讼。目前专注于征地拆迁维权法律业务,始终坚持“维护被拆迁人权益,与违法征地做斗争”的理念。现任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拆迁一部主办律师,刑事诉讼业务部首席律师,国际注册法务会计师。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北京市朝阳区刑事诉讼业务委员会委员。

在十几年奔波于全国各地近二百起征地拆迁和刑事办案中,积累了丰富的拆迁行政诉讼和刑事辩护实务经验。通过全面丰富深入的拆迁法律领域知识、对于政府法案政策动态的迅速掌握,以及自身对于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诉讼、行政复议等方法的擅长使用,合法合理地为被拆迁人提高拆迁补偿标准,切实维护了当事人的权益。

 

法律领域

征地拆迁维权(主),刑事辩护

执业理念

坚决与践踏法律的人做斗争,哪怕他是国王。

多年的执业过程中,稳重负责,智慧果敢,以坚持维权,有理有节为原则,与地方政府及办案机关深入沟通,灵活制定切实可行的维权及辩护方案,切实维护和保障了上百名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代理案件(以下为律师部分代表案件)

 拆迁诉讼方面

1、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分区薛先生,周先生等人农用地被征收后,通过申请信息公开,提起行政诉讼等为其争取土地补偿款等应得利益。

2、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分区倪老先生房屋以及土地被继子无权处分后,通过申请信息公开、行政诉讼、提出控告等一些列维权措施,为其争得土地征收补偿等各种费用。

3、江苏徐州泉山区七里沟王先生征地拆迁维权案,经王律师代理,用法律手段阻止了强拆,化被动为主动,为争取高额补偿安置打下了有力基础

4、江苏徐州高女士拆迁安置补偿维权案,经王律师代理,确认拆迁补偿协议无效,用法律手段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为争取高额补偿款提供了筹码

5、江苏常州洪女士征地拆迁维权案,经王律师代理,取得关键协商谈判筹码,提供了增加补偿的重要证明

6、江苏南京王女士土地权属登记纠纷案,经王律师代理,用法律手段争取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7、浙江绍兴蔡先生等征地拆迁维权案,经王律师代理,取得了满意补偿安置标准,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8、浙江绍兴蔡先生房屋征收补偿维权案,经王律师代理,为委托人争取了满意的安置补偿条件

9、浙江金华翁女士房屋征收补偿维权案,经王律师代理,通过信息公开、行政诉讼等手段,化不利为有利,为委托人争取了满意的补偿安置条件

10、代理山西省右玉县下堡村百余户村民就右玉县政府违法占地不依法足额给付村民土地补偿款上访控告后成功得以调解

11、代理山东诸暨市蔡某、钟某、邱某等人农用地被征用进行私房建设,律师经过申请信息公开获知当事人所在村庄的集体土地转为农用地未经合法审批,在许可私建房的行政行为也是违法的,现律师已提起行政诉讼

12、山东邹城孙先生等五人征收拆迁维权案,经王律师代理,取得胜诉,为委托人争取了满意的安置补偿。

13、山东邹城孙先生等征地拆迁维权案,经王律师代理,违法征收拆迁行为停止,化不利为有利,并取得重要的协商谈判筹码,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14、香港张先生祖产于2000年泉州市政府拆除,补偿对象和拆迁补偿款去向不明,张先生委托王律师代理追索,现该案正在进行中

15、武汉市长江社区居民经洪山区政府主导被协议拆迁,其中二百户居民委托王律师进行代理,与政府协商、谈判,起行政诉讼


刑事辩护方面

1、田某某故意伤害(重伤)案件,法定刑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自首以及被害人有过错的辩护意见被法院采信减轻处罚处有期徒刑一年。

2、吉林张某强奸致轻伤案,张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且无法定从轻减轻情节,但是,律师没有放弃努力,在被害人警戒、防范并提出巨额索赔要求,律师多次与被害人沟通,做被害人思想工作,最终达成小额赔偿和解协议-要求赔偿五十万元,最终赔偿三万元,据此取得被害人谅解,最终使被害人被法院从轻判决三年。此案,如果没有没有被害人谅解等情节,至少要判决五年六个月。

3、续某某敲诈勒索案件犯罪未遂、认罪态度好意见被采信,判处拘役五个月

4、辽宁开原团伙网络诈骗案,在公安批捕阶段,为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提出不予批准逮捕、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的意见被检察院采纳,对刘某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

5、山西王某故意伤害案,为被害人代理附带民事诉讼,经过与被告人家属多次协商最终为被害人争取到一百余万元的民事赔偿!如依法只应赔偿三十万元

6、担任北京圣象集团法律顾问,在圣象分店经理合谋财务人员虚构客户资料侵吞公司货款数十万元之职务侵占案件中,代理圣象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提供线索、证据、全力配合办案机关成功侦破此案。

7、河北三河刘某交通肇事罪自首情节辩护意见被法庭采信,从轻处罚,判决缓刑

8、某外籍夫妇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罪,被辽宁省丹东市国家安全局监视居住,担任二位辩护人,涉及中外两国外交关系,属外国各大媒体头条新闻

9、马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指控犯罪数额为100万余元,接受马某的委托担任其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有误--应为假冒注册商标罪,犯罪事实上提出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提出并要求重新清点申请的意见,经重新清点后,数额大大降低,远远少于公诉机关指控的数额!引起法院的注意

10、周某驾驶推土机作业不慎将正在拾荒的苗某铲死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律师担任辩护人后不辞辛苦,无论从刑事上还是民事上都争取到了最大利益,获得当事人的全程认可。

11、王某某以故意杀人罪被检察院提起公诉,律师全程介入,先后多次会见被告人,详细了解案件来龙去脉,提交的故意杀人未遂定性不准,最终被法院采纳,推翻故意杀人(未遂)的指控,改为故意伤害案

12、苏某某合同诈骗案件中,代理被害人,经过往返市郊两地多次,调取证据,查阅大量资料,审阅全部卷宗,提出嫌疑人诈骗金额已超过三十万,应构成合同诈骗罪数额巨大,应予以重判同时追缴诈骗的全部财产,为被害人挽回了损失,打击了犯罪嫌疑人

13、张某某盗窃案,律师从当事人如实供述、主观恶性小、主动赔偿损失、行为后果、偶犯、初犯、悔罪表现、退赃并获得谅解等方面为其进行辩护。最终,法院采纳律师意见,对王某某予以减轻处罚

14、张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一案,公安机关起初定性为故意杀人案,律师担任辩护人后,多次会见被告人,走访调查,查阅卷宗,了解案件细节,提交对张某定性有误,最终改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后多次与被害人沟通,权衡利弊,获得被害人谅解,为张某争取减轻从轻处罚起到重要作用。

15、李某故意伤人案,被害人有过错的辩护意见被采信,由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京0106刑初1221号判决,判决李某犯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两年,附带民事诉讼由被害人要求的152480.26元判决为赔偿53018.16元,当事人的权益得以维护。

16杨某交通肇事案,王金龙律师做无罪辩护,关于自首、无前科等辩护意见被采信,山东省桓台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鲁0321刑初393号判决,判决杨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维护了当事人的权益。


其他民事诉讼以及非诉案件

1、代理燕郊开发区星月云河小区全体业主并成功解决小区旁工厂环境污染问题。

2、北京大草原公司诉李永方股权纠纷案,代理李某某使其不承担民事责任,多年的的执业积累了丰富的的诉讼和非诉经验,为当事人挽回了重大经济损失

3、成功代理王某诉三河市公安局不予办理落户(出生登记)行政复议案

4、代理河北燕郊开发区星月云河小区全体业主与燕郊开发区规划建设局、秦皇岛四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过诉讼、非诉协商、成功解决天洋城小区楼群对星月云河小区采光侵权纠纷,使广大业主得到经济补偿

5、担任山西玉龙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法律顾问期间,参与该集团公司房地产开发拆迁补偿安置、农用地的征用审批、五证办理、工程承包、商品房销售、银行阶段性担保及客户的按揭,以上所有事务的涉法事宜谈判、推进、协调及法律文书的起草修改、签证以及诉讼业务的代理。

6、办理山西玉龙化工有限公司股东清退以及股权转让的谈判,法律文书的起草以及工商变更登记事宜

7、山西玉龙投资集团牛心堡风力发电项目中,参与山西玉龙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北京天润风电投资有限公司的并购、股权转让的谈判,法律文书的起草、修改;该项目的省发改委的立项、省国土资源部门、环保部门的土地、环保报批、推进;该项目的所有工程承包合同、设备采购合同、监理合同等所有法律文书的谈判、起草、签订。

8、参与建州(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其作为无限合伙人发起成立的建州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江苏徐州天智投资有限公司就天智大酒店6000万元的融资方案的策划、商务谈判、法律文书的起草签订及项目当地的土地部门抵押登记

9、楼某重大交通事故案,楼某在此次交通事故中经抢救无效死亡,对此次事故负主要责任,因原告家庭经济条件十分困难,在此次诉讼中,为原告提交了免交诉讼费申请书,并或准予,减轻原告的诉讼负担,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最终通过律师努力,当事人双方相互协商达成调解协议,化解了此案

10、通过诉讼手段为三河京龙新型管道有限公司在京、津、冀区域内追缴货款并索赔违约金,为公司挽数千万元的经济损失并得到数百万元的违约金营业外收入

11、三河张某继承其叔父遗产继承纠纷案,被继承人死亡后,存于银行的存款因无法定继承人无法取出,律师代理后,提交张某尽了主要的赡养义务应分得遗产的意见,最终被法院采纳,由张某继承部分遗产

12、代理马某、宋某等人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一案,争取使当事人在此次交通事故中所受的损失都得到赔偿,最大程度地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3、代理李某与安某、金某的租赁纠纷一案,通过申请信息公开、启动合法诉讼等形式,促成良好结果,最大程度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14、冯某诉北京某公司合同争议仲裁案,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2017)京仲裁字第0375号裁决书,裁决如下:(1)解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特许经营合同》(2)被申请人向申请人返还加盟费40000元、保证金20000元(3)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律师费3000元(4)驳回被申请人的仲裁反请求。维护了当事人的权益。

近期在办案件

(一)征收拆迁类案件

1、 接受湖南省常德市曹峻华先生等8户委托,代理棚户区改造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已向涉案单位发出信息公开申请书,等待答复。

2、接受四川省夹江县胡女士、石先生委托,代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涉案两诉已被立案受理,等待开庭。

3、接受湖南省湘潭县易俗河镇苏先生委托,代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已向涉案人民政府发出律师函。         

4、接受湖南湘潭县何女士委托,代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该案复议申请法院已受理。

5、接受江西赣州市朱先生委托,代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已向涉案人民政府发出律师函。

6、接受湖南湘潭市岳塘区周先生委托,代理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已就涉案内容提起行政复议

7、接受浙江省诸暨市蔡先生等六户委托,代理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在等待涉案之诉立案受理通知

8、接受天津丰年村马女士等12户委托,代理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涉案之诉已被立案受理,等待开庭。

9、接受山东省淄博区王女士委托,代理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已提起行政复议,等候受理通知

10、接受四川营山县某公司委托,代理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涉案之诉已被立案受理

11、接受天津北辰区张先生委托,代理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搜集了充足证据准备第二次开庭

12、接受湖南湘潭市易俗河六户委托,代理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工作依计划有序进行中。

13、接受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李先生委托,代理代理房屋征收拆迁补偿安置纠纷案,工作依计划有序进行中。

(二)民事案件

14、接受内蒙古林西县孙先生等五户委托,代理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纠纷案,该案已被立案受理,等待开庭。

(三)刑事案件

15、接受天津西青区高先生委托,代理刑事纠纷案,已向西青区人民法院、西青区检察院,申请取保候审、羁押必要性审查


律师宣言

在十余年的律师执业生涯中,受到了上百位当事人的委托,办的案件愈多,愈是明白立德树己的重要性,一个人的品德决定了事态关键,人民在万分无助的时候向法律求援,这时候律师应是其背后坚实的法律后盾,更是为其争取合法权利的利矛。在开始专注于拆迁维权领域后更是感触至深,拆迁律师代理的针对与土地开发相关部门的行政诉讼是遏制非法强拆、将征迁程序导入法治化的重要制衡力量,是敦促依法行政的社会力量,对于中国法制化尤其是征迁领域依法化的推进起到了至关作用。立国先立人,立人先立德,我坚信律师这个职业是历史变革长河中重要的一员,并且将始终与法律为伍,与正义为伴。

联系方式:

电话:13810730449

微信:wanglawyer1977

微博@王金龙律师








Copyright © 重庆小吃美食价格联盟@2017